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零四章 NBA節奏

第一百零四章 NBA節奏

    (NBA一個賽季82場比賽,還有季后賽,不可能場場很細地寫,我要那樣寫讀者也會煩死的,所以一些不重要的比賽就一筆帶過,最多把一些噱頭和歷史淵源說一下。重要的比賽還是會認真寫的。)

    在洛杉磯的英格爾伍德,夜晚降臨,許多在白日里見不得光的勾當在深沉的夜晚中隨著黑暗蔓溢出來。

    大多數居民都在這樣的夜晚緊緊關上自己的家門,圈圍出一小片溫馨安全的空間,來度過常常充斥著毒品、暴力和犯罪的夜晚。

    在英格爾伍德外圍的一片店區,今年4月份的時候曾經遭遇過一次暴力搶劫,大批的黑人暴徒搶劫了這片店區的店鋪,不禁搶去了大量現金,還將一些店鋪設施破壞。

    不過,半年多的時間過去了,這里很快恢復了原樣,店鋪被重新裝修,只是已經加裝了更加堅固的鐵移門,玻璃櫥窗外也裝了鐵欄桿。

    在晚上,這里的店鋪也不再開張,而是早早地關門歇業,因此一道傍晚這邊就一片蕭索,和繁華的洛杉磯格格不入。

    在店區的一家電器點,正民電器店中,燈光卻依然亮著,一場溫馨的小聚會正在這里進行。

    “爸,你還是別喝酒了吧,你身體又不太好……”

    “沒事,我陪小甘喝點,這是紅酒,沒關系的。”

    “控制一下你自己民,我可不希望在醫院里再看到你。”

    “OK,蒂娜,我會注意的。想當年我剛認識你的時候,我和你可是喝了……”

    “夠了!不要在孩子面前說這些沒大沒小的話,我們吃飯吧。”

    這是一場家庭聚會,圍在一張小桌上吃飯的是王撫西一家,和王撫西的男朋友,甘國陽。

    在經歷了主場的兩場比賽后,波特蘭開拓者開始了連續的客場之旅,他們的第一站就是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客場挑戰菲尼克斯太陽。

    這是一場艱苦卓絕的比賽,開拓者在太陽的主場,亞利桑那老兵紀念球館,與太陽進行了3個加時的苦戰。

    在第三個加時,開拓者依靠甘國陽的連續進球,以及德雷克斯勒的關鍵搶斷,最終以140:139一分的微弱優勢拿到了這場來之不易的勝利,也是取得了開季三連勝。

    第二場和超音速的比賽,超音速僅僅在開場給開拓者帶來一些麻煩,很快他們的防線就奔潰在開拓者如潮的攻勢中,以83:119大比分潰敗。

    那場比賽,甘國陽的攻擊力初露鋒芒,全場攻下了25分,也實現了自己在賽前對德雷克斯勒的諾言。

    而到了和太陽的比賽,常規時間表現一直一般的甘國陽,在加時賽爆發,第一個加時他補籃成功將比賽拖入第二個加時,第二個加時他又搶下關鍵前場籃板,助攻范德維奇得分,將比賽拖入第三個加時。

    終于在第三個加時賽,甘國陽找回了手感,連得6分,送菲尼克斯太陽入了地獄。

    在結束菲尼克斯之旅后,開拓者立刻馬不停蹄趕到了甘國陽熟悉的城市,洛杉磯。

    因為和菲尼克斯的比賽是在11月1日,在洛杉磯和快船的比賽將于11月3日進行,所以在11月2日,甘國陽來到了“未來丈母娘”的家——英格爾伍德的正民電器店,吃一頓見面飯。

    王撫西也請了假從斯波坎趕回洛杉磯,她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和甘國陽見面了,正好甘國陽要在洛杉磯待三天,便不顧繁重的學業一定要回來。

    “阿甘,你也少喝點吧,明白還要比賽呢。”王撫西擔心地說道。

    “沒事,既然王叔想喝我就陪他喝一些吧,不會影響明天比賽的。”

    甘國陽平時是基本不喝酒,但他對飲酒娛樂這些事倒看得挺開,在需要的時候他從不抗拒酒精。

    只不過這兩人想多喝那是不可能了,甘國陽發現王撫西的媽媽——一個猶太清教徒醫生,對于王撫西的爸爸那是相當嚴厲。

    甘國陽有些明白,王撫西個性里那份潑辣和霸道是從哪里遺傳來的了。

    一家人在有些寒冷的洛杉磯冬夜,舒舒服服地吃了一頓中餐,所有的菜全部都是甘國陽親手做的,他作為甘家菜第七代傳人,雖然不務正業選擇了打籃球,但做菜的本領卻是耳濡目染從甘有為那里學了不少。

    這頓飯也是讓王撫西的爸爸媽媽吃得贊不絕口,王撫西的爸爸直言已經很久沒有吃到這么正宗獨特的中國菜了。

    一次愉快的聚餐,卻也不得不因為甘國陽要趕回球隊居住的酒店而結束。

    “阿甘,我們什么時候才能天天在一起呢?”王撫西在路燈下擁抱著甘國陽,輕聲地問道。

    “很快的,在你畢業以后,我們就結婚,那樣就能總在一起了。”

    “不,我要每天和你在一起。到時候就算我們結婚了,你還會因為比賽而總在各地奔波。”王撫西想到甘國陽的職業特性,不滿地說道。

    “沒辦法啊,我也希望NBA能集中到一個城市進行,美國可以建設一個專門的basketball-city,想看球就到這座城市里來就行了。”甘國陽開玩笑地說道。

    “什么沒辦法,我有辦法!我在大學學的是運動醫學,以后我就去應聘你們球隊的隊醫!省的讓那個水淼整體在你身邊轉來轉去,聽說她還沒結婚……”王撫西突然說出了他的計劃。

    甘國陽聽了一愣,沒想到王撫西竟然存了這樣的心思。

    今年王撫西是大學三年級,正是選擇專業的學期,而她選擇了運動醫學,立志成為一名運動學醫生,而她更大的目標就是成為甘國陽的私人醫生,現在甘國陽的私人醫生水淼的存在讓王撫西非常的不爽。

    “好吧好吧,可是那樣你起碼得讀到博士吧?不然你可怎么做醫生哦,連個護士都當不了。”甘國陽想到了學歷問題。

    “哼!我會讀到博士的!而且我會在和你結婚后讀博士,我才不會不結婚呢。”王撫西話中帶刺地說道。

    “好啦,不要想這么多了,快些回去吧。這里也并不安全,我也要快些回去了,太晚回去總是不好的。”甘國陽輕輕摸了摸王撫西的腦袋和她說道,雖然王撫西還是帶著一頂鴨舌帽。

    “親我一下吧。”王撫西提出了最后一個要求。

    王撫西的個子雖然不矮,可甘國陽實在是太高了,甘國陽把王撫西抱到了路延上,自己走到下面,減少了一些落差。

    輕輕地在王撫西的嘴唇上一點,甘國陽感受了那一絲絲地冰涼,之后便用力地吻了下去。

    王撫西在寒風中緊緊地抱住甘國陽,只希望永遠能和他在一起。

    …………

    11月3日,在洛杉磯紀念體育中心,甘國陽將要開始他的洛杉磯之旅。

    只不過這場比賽不是對陣西部的王者洛杉磯湖人,而是上個賽季剛剛搬到洛杉磯的快船隊,之前他們的主場在圣迭戈。

    這場比賽最大的看點,就是開拓者的新人中鋒,在上兩場比賽中有出色發揮的華人甘國陽,以及快船的中鋒,曾經的開拓者英雄,比爾·沃頓。

    這位白人中鋒的榮耀,在開拓者拿到了NBA球員所能得到的最高榮譽——總冠軍、總決賽MVP,常規賽MVP,最佳防守陣容,最佳陣容第一陣容。

    他在開拓者到達了生涯的巔峰,爾后卻因為傷病迅速隕落,并在拒絕為開拓者繼續比賽,因此他在1979-1980賽季被交易到了圣迭戈快船。

    然而到了快船也無法改變他傷病不斷的事實,他再也不是那個MVP,再也不是那個無所不能的UCLA出品中鋒了。

    賽前,沃頓和開拓者的主教練拉姆齊熱情擁抱,正是拉姆齊的執教讓沃頓達到了籃球生涯的最輝煌。

    甘國陽在一旁,心情有些復雜。

    他知道,拉姆齊一直想把甘國陽變成第二個比爾·沃頓,在訓練中拉姆齊也一直希望甘國陽能像沃頓那樣,攻傳俱佳,能夠成為開拓者攻防體系的內線運轉軸心。

    甘國陽卻不愿意這樣做,他不想做第二個誰,他只想做第一個自己。

    現在,拉姆齊卻是給了他足夠的選擇權力,讓甘國陽可以盡情發揮自己的進攻天賦。

    “我要讓所有人看到,我不是第二個沃頓,我是第一個甘國陽。”

    不過,對于沃頓甘國陽心中還是非常敬畏的,這位紅頭發的高大白人,膝蓋上纏著厚厚的保護,讓人感覺他的腿隨時都會斷掉。

    甘國陽身上則是沒有任何保護用具,一看就是新人,只是總有一天他也會被許多運動器具武裝起來。

    現場來看比賽的觀眾是稀稀拉拉,這是快船到洛杉磯的第一個賽季,之前這里一直是湖人的主場。

    八十年代中期,NBA的球市已經開始逐漸回暖,尤其是斯特恩上臺后,1984年的黃綠大戰,和一些改革措施的施行,正在把NBA從泥潭中慢慢拉出。

    可是像快船這樣的弱旅,即便來到了大城市洛杉磯,感覺也不像是主場球隊,反而像是客場作戰。

    快船的主場洛杉磯紀念體育館是一座非常老舊的體育館,整座場館處處體現著一股50年代的氣息。

    金屬的圍欄,綠色的墻壁,赤裸裸的吊頂,略顯昏暗的燈光,讓甘國陽渾身都有些不舒服。

    比賽的過程也是平平無奇,實力占優的開拓者在一開場便占據了優勢。

    沃頓早已不復當年之勇,而且他并沒有完全擺脫傷病困擾,不僅沒辦法支撐起快船的攻防,連基本的工作他也只能勉強完成。

    和他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甘國陽從一開場就非常活躍,他成為了這場死氣沉沉比賽的唯一活力分子。

    用力地爭搶每一個籃板,努力地封蓋對手的每一個投籃,進攻防守都無比賣力,和他比起來,沃頓就像80歲的老頭子。

    “阿甘,加油啊!”“大表哥!你倒是扣一個啊!”

    因為場館里的球迷不多,所以王撫西和甘國輝的加油聲是清晰可聞,甘國陽到洛杉磯來比賽,他們當然要來看比賽。

    而除了他們兩人外,竟然還有一個華人加油團,在看臺上聚成一團,專門給甘國陽加油。

    甘國陽的表現已經開始引起全美華人的極大關注,他已經開始成為美國華人的運動英雄。

    甘國陽自己還沒有意識到這些,他的心全都撲在了籃球上,對其它事很少關心,他也很少去思考自己的出現將會給華人帶來多么巨大的影響。

    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沃頓屬于受傷的駱駝,可還沒死。

    沃頓眼看快船被開拓者壓著打,自然是不會顧及舊主情誼,偶爾露崢嶸,在防守端一巴掌扇掉了范德維奇的左手突破上籃,之后快下直沖籃下。

    沃頓身高6尺11,體重230磅,當他沖起來殺到籃下時,基本沒有什么可以阻擋他了。

    “嗶嗶!”裁判的哨聲響起。

    表現得過份興奮的甘國陽在防守中妄圖阻擋沃頓,結果不出所料地犯規了,這是他第一節的第二次犯規。

    沒辦法,甘國陽知道自己肯定要被換下了。

    “甘,表現積極是好事,但不要這么拼命,比賽才剛剛開始。”拉姆齊對不得不坐上板凳的甘國陽說道。

    “我只是想在全場都保持注意力的集中。”甘國陽說道,在大學,貝爾曼就告訴球員,必須從比賽開始的第一分鐘起,就保持百分之百的注意力,直到比賽結束。

    “你錯了甘,你或許在幾場比賽中可以保證從頭至尾保持注意力集中,但你沒有辦法在一整個賽季中都保持注意力百分百集中。即便可以,那么對你也是一種傷害。”拉姆齊一邊關注著場上局勢,一邊和甘國陽說道。

    “這是什么意思?”甘國陽有些奇怪,便問道。

    “如果說NCAA的比賽是400米跑比賽,那么NBA的比賽就是一場5000米的長跑。在400米的比賽中,你每時每刻都要保持很高的奔跑速度,知道最后用盡全力奔向終點。而5000米的比賽不同,在前4800米,你需要的是找尋到一個既不是太慢,同時又省力的奔跑速度,這樣你在最后200米的沖刺中,才能得到第一名。否則即使在途中你拼盡全力,最終也會被對手超越。我說的話你能明白嗎?”拉姆齊繼續解釋道。

    “我……有些明白了。”甘國陽點了點頭。

    拉姆齊的意思甘國陽有些理解了,NBA一個賽季有82場比賽,而且其中有許多背靠背比賽,還要坐著飛機在全美各地飛來飛去,這樣的賽程就是一場長跑。

    相比而言,NCAA的比賽數量少,賽程也不密集,也不用全美大范圍飛來飛去,大學時期有更多的時間去充分準備每一場比賽。

    更重要的是,在NCAA例行賽時,岡扎加大學所在的西海岸聯盟總體實力很弱,甘國陽只要上半場一發力,下半場就能休息了;到了NCAA全國賽,則全是單場淘汰賽,你一個注意力不集中就被淘汰了,所以千萬不能打盹。

    現在NBA分成了常規賽和季后賽,季后賽也是多場決勝,因此在漫長的賽季中,球員要學會打盹,學會把精力放到更加重要的比賽中去。

    這下,甘國陽也開始有些理解為什么在夏季訓練時,拉姆齊光練一些最最基本的戰術內容,而不去準備更加復雜和高級的戰術,因為常規賽根本用不上。

    常規賽,就是需要平穩省力的勻速跑,需要一套合理高效的體系,能夠拿下該拿下的比賽,再啃下關鍵比賽,這樣到了季后賽,才把壓箱底的家伙拿出來,和對手拼刺刀。

    “原來是這樣。”甘國陽想通之后往凳子上一倒,舒了一口氣。

    “看來,我還要很長的時間才能適應這樣的節奏啊。”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电竞竞博| JBO体育| JBO| JBO电竞| JBO体育| jbo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官网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