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零五章 西部之王

第一百零五章 西部之王

    當終場的蜂鳴器響起時,洛杉磯紀念體育中心的看臺上,已經沒有幾個人。

    這是一場沒有什么懸念和看點的比賽,唯一的看點沃頓VS甘,也因為比分的早早拉開,以及甘國陽長時間坐在板凳上而變得了無生趣。

    甘國陽看著稀稀拉拉的觀眾們開始退場,心中不禁想,這難道就是NBA嗎?

    四場比賽下來,開拓者取得了全勝,其中三場是毫無懸念的大勝,可甘國陽卻并沒有覺得特別的開心和興奮。

    比賽的對抗程度沒有他想象中那么激烈,或許是因為這幾只球隊都比較弱,又或者是甘國陽本身的力量太強了,和他對位過的中鋒都感受到,這個華人球員的力量相當驚人。

    甘國陽現在都有些懷念NCAA的日子了,那種淘汰賽一場定勝負的比賽,要么勝利要么回家,真是每一分鐘都在拼搏。

    而在這里,拉姆齊說的并沒有錯,這是一場漫長的長跑,球隊更重要的是用一個平穩省力的速度跑下去,一直等到沖刺階段再開始發力。

    “哈嘍,甘。”這時,有人向甘國陽打了一聲招呼。

    甘國陽一看,是比爾?沃頓,比賽結束后,雙方都要互相握手致意。

    “你好沃頓先生,拉姆齊教練常常提到你,說你是我學習的榜樣。”甘國陽恭維道,其實沃頓今晚的表現很一般,只拿下12分。

    “不不不,你很棒,你完全可以做你自己;如果當年你留在UCLA,讓伍登老師來指導你就好了,那樣你最起碼可以為UCLA再拿兩個冠軍。”沃頓提到了他的母校。

    “我感到很遺憾,沒能遇到伍登先生,而且我很不喜歡那個法瑪爾,聽說他今年下課了。”甘國陽從錢莫斯那里得到消息,拉里?法瑪爾因為帶隊戰績一般,并且是UCLA失去甘國陽的“罪魁禍首”,在今年被球隊解雇。

    “有些時候,看待一個教練不應該用喜歡或者不喜歡,而要看他能不能給你帶來幫助,我想拉姆齊應該是那種能給你帶來幫助的人。”沃頓意味深長的和甘國陽說道,然后兩人便各自回了球隊的更衣室。

    “今晚我們發揮的很棒,投籃命中率很高,對方拿我們毫無辦法。但我們對籃板球的保護還是有問題,如果繼續這樣下去,下一場我并不樂觀。”拉姆齊在更衣室內總結道。

    拉姆齊屬于典型的好話只說半句,開拓者的球員現在已經適應了聽他“but(但是)”后面的內容,也就是球隊打的不好的地方。

    和快船的比賽,甘國陽得到的上場時間并不多,主要是用桑普森打中鋒,范德維奇客串大前鋒,然后讓德雷克斯勒來打小前。

    整個球隊的進攻節奏被帶得飛快,全隊命中率高達百分之53,范德維奇和桑普森雙雙拿下31分,德雷克斯勒也得到17分。

    只是受制于身高,全隊的防守籃板搶得不是很好,給了快船多次二次進攻的機會,這讓拉姆齊非常的不滿。

    “沒錯,所以您應該多派我上場。”甘國陽在一旁插嘴道。

    在開拓者,只有甘國陽敢在拉姆齊說話時插嘴,雖然他還是個新秀,卻一向“無法無天”。

    “如果你打的足夠棒,那我會一直把你放在場上直到你累死為止。”拉姆齊也習慣了甘國陽的嘴碎,總會適時的反擊他。

    “那真他媽的太棒了,我恨不得48分鐘分分秒秒都在場上。”甘國陽換好了衣服,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說道。

    “OK,具體的布置晚上我會講,甘,KiKi,準備接受采訪吧。”賽后的更衣室和發布會采訪是必不可少的環節,雖然這種環節比讓甘國陽上場跑三十個來回都難受。

    “好吧,這些討厭的記者,一年問下了的問題,都他媽的可以編一本十萬個為什么了。”

    ………………

    11月4日,清晨,洛杉磯英格爾伍德區大西部論壇球館。

    魔術師約翰遜坐著他的林肯車,穿著華麗的毛皮大衣出現在了球館的停車場里。

    昨晚對他來說,又是一個風流之夜,他沒有辦法拒絕那些主動送上門來的漂亮姑娘。

    但有一點,他從不留女人過夜,也不在女人那里過夜,因為每天早上他要第一個到球館去訓練。

    雖然他的私生活常常被人詬病,包括總和球隊的老板混在一起——甘國陽到現在和球隊老板只見過一次,但魔術師對待籃球的態度是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端正,他的求勝欲望超過了絕大多數人的想象。

    在1984年的總決賽中,湖人最后一場比賽輸給了凱爾特人,在波士頓見證了宿敵的登頂,那次經歷給了約翰遜永生難忘的痛苦,他三天三夜沒有睡覺,去反思自己的問題。

    在今年夏天,整個湖人被萊利拉到了棕櫚泉式,開始了地獄式的訓練。

    訓練中的每一球都充斥著火藥味,對抗之激烈甚至達到了總決賽的水準,而且連續不斷地高強度練習,萊利就是想折磨手下的球員,讓他們完成一次升華。

    只是賽季開始后,湖人的開局并不理想,在圣安東尼奧和達拉斯的德州之旅讓他們連吃兩場敗仗。

    好不容易在弱旅金州勇士身上拿到首場勝利,緊接著又2分惜敗給了超音速,讓整個湖人飽受批評,包括洛杉磯的媒體都認為,湖人似乎沒有從上賽季的失敗中汲取教訓。

    這讓心高氣傲的魔術師非常生氣,但他知道,只有用場上的表現和戰績,才能讓那些聒噪的家伙閉嘴。

    回到洛杉磯,他們將有連續的三個主場,第一場拿下馬刺后,第二場則要對付近來風頭正勁,未嘗一敗的波特蘭開拓者。

    約翰遜輕車熟路地來到了更衣室中,換好訓練服,拿起籃球準備每天早上都要進行的投籃訓練。

    “嘿Magic,今天你可是第二個。”負責球館安保的一位老先生看到約翰遜后和他說道。

    約翰遜聽了一愣,難道球隊里還有人比他更早?是賈巴爾?還是邁克爾?庫珀。

    當他走近球場時,并沒有聽到籃球擊打的聲音,也沒有看到在場上有人訓練,難道是那個人跑到健身房去了?

    “早上好,Magic!”空曠的球館中突然傳來問好的聲音,倒是把約翰遜嚇了一跳。

    聲音是從看臺上傳來的,約翰遜回頭一看,才發現竟然有個人在看臺的通道上跑步。

    是甘國陽,此時的他正滿頭大汗的奔跑在狹窄的過道上,耳朵上還帶著耳機。

    “你是怎么進來的?”約翰遜大聲問道。

    “我總歸會有辦法,就像我總能在球場上得分一樣!”甘國陽并沒有停下了的意思,繼續跑著說道。

    “那我打賭你今晚想得分可沒那么容易。”約翰遜對這個曾經闖到湖人訓練營,和鮑伯?麥卡杜發生沖突,看上去有些囂張,但卻并不是太讓人討厭的家伙,是印象深刻。

    在甘國陽身上,魔術師能看到自己的影子,那種毫不膽怯的自信與勇氣與他如出一轍,但他又好像能察覺到他身上有自己宿敵的味道,源自他的囂張與沉靜的完美結合。

    “有多難?比我在這里跑步還難嗎?”甘國陽大聲地說道,臉上卻沒有絲毫表情,他似乎完全沉浸在跑步之中。

    昨天晚上,他幾乎沒怎么睡覺,因為想到將要在球場上和湖人比賽,他就不可抑止地興奮起來。

    尤其是拉姆齊告訴他,“誰能擊敗湖人,誰就是西部新的王者。”

    沒錯,湖人就是現在西部的王者,從1980年到1984年五年中,他們四次進入總決賽,拿下兩座NBA總冠軍獎杯。

    即便81年火箭爆冷淘汰湖人,也不過是曇花一現,隨著馬龍離開火箭,和萊利掌控湖人,西部依然是一家天下。

    這樣的現象將一直持續到90年代初,西部才會脫離魔術師和湖人的統治,當然,那是“曾經”的歷史了。

    現在,這段歷史能否改變,就要看甘國陽的了。

    睡不好的甘國陽干脆早早起來,跑到大西部論壇球館,用一張自己的親筆簽名換來了管理人員的通融,跑到看臺上來用跑步和歌聲讓自己平靜下來。

    甘國陽自己都記不清在看臺上跑了多少圈,他覺得自己似乎永遠也不會疲倦。

    不過,他還是想起了棕櫚泉市參加的那次湖人訓練,在訓練結束時,所有的人都累的說不出話來,甘國陽甚至連道別都沒有和賈巴爾說,因為他看出來,賈巴爾也累的不行了。

    在過去,甘國陽還不是一名職業球員時,甘國陽一支以為湖人是靠快攻、靠簡單進球來節省體力的球隊。

    從那次訓練后,甘國陽就知道,湖人絕對是一支跑不死的球隊,而其他球隊,絕對是被湖人帶著跑死的。

    “甘,我很期待你晚上的表現,不過你再這樣跑下去,我怕你晚上會沒有力氣打球的。”

    “不,如果我不繼續跑下去,我怕晚上力氣太大,會把你們打爆。”

    ………………

    “晚上好朋友們,我是齊克?赫恩,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準備好再一次享受洛杉磯湖人在大西部論壇球館帶來的表演,但我想他們對面的波特蘭開拓者一定準備好了。”

    洛杉磯地區的電臺傳來了齊克?赫恩沉穩而快節奏的話語聲。

    從1961年起他就開始在湖人的主場擔任Play-by-play的解說,負責將現場的情況通過電波傳遞到每一家的收音機中。

    雖然現在已經有了電視轉播,電視臺也都會配備自己的解說員與解說嘉賓,可是洛杉磯地區的球迷還是喜歡打開電視的同時關掉聲音,然后打開收音機,一邊看電視轉播,一邊聽齊克?赫恩的解說。

    開拓者隊確實準備好了,最起碼甘國陽是,早上的長跑并沒有讓他疲憊,相反此時的他精神頭十足。

    “從第一分鐘起就保持你的注意力,就像你在大學時做的那樣,把這場比賽當成總決賽來打。”這是賽前拉姆齊對甘國陽說的話。

    拉姆齊非常重視這場比賽,雖然之前四場比賽開拓者全勝,而且大多是輕松拿下,但正因為如此,才需要用一場激烈的戰斗來驗證之前開拓者實力的成色。

    洛杉磯湖人無疑是最好的對手,他們將是開拓者一直追趕的目標。

    “放松小家伙,你再這樣蹦來蹦去,我都覺得你快要血管爆裂而死了。”入場儀式前米切爾?桑普森對甘國陽說道,甘國陽已經在場邊崩蹦了老半天了。

    “我只是想消耗掉自己的部分精力,否則我怕自己第一節就會六犯下場。”就甘國陽現在的狀況來看,搞不好真會第一節六犯下場。

    “這是一個漫長的賽季,這場比賽也會是一場漫長的比賽,學會放松年輕人。”桑普森對甘國陽一向看不太順眼,只是甘國陽表現出來的實力確實不賴,也讓桑普森慢慢服氣了起來。

    繁瑣的開場儀式結束了,入場介紹對客場球隊來說從來都是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甘國陽已經等不及要上場比賽了。

    在大西部論壇球館,他看過1982年的總決賽,和喬治城在此血戰,對這里他早已習慣,只是今天他要以敵人的身份,來征服這塊王者之地。

    “賈巴爾已經就位,他對面站著的是今年的榜眼秀,一個華人,甘。他看上去好像還沒有魔術師高,在籃球場上看到黃色的面孔,比在太平洋上找到小島還要難。希望他能珍惜在大西部論壇球館的這幾個小時,我相信他會有許許多多的東西要去學,比如學會穿長筒襪。”齊克?赫恩不無嘲諷地說道。

    那時的球員都穿著小短褲,這已經夠讓甘國陽難受的了,可是大多數人還要穿著白色的長筒襪,這更加讓甘國陽無法理解,這又不是在踢足球!

    所以甘國陽從不穿長筒襪,而湖人的球員大多穿著長長的白色襪子。

    甘國陽這個時候可沒功夫考慮襪子的問題,站在他面前的是賈巴爾,從UCLA開始,到棕櫚泉市的訓練,甘國陽多次和賈巴爾交手,永遠都落于下風。

    只是那些都是訓練,這場比賽,將是亦師亦友的兩人第一次在正式比賽上見真章。

    “我不會手下留情的甘。”這是賈巴爾在賽前和甘國陽握手時說的。

    “我也不會照顧老人家的。”甘國陽心中想道。

    而裁判已經將球拋向了空中,大戰一觸即發。  

U赢电竞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电竞|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 JBO|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