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一十三章 m.j

第一百一十三章 m.j

    甘國陽沒有想到,在比賽結束以后,自己竟然會坐在魔術師約翰遜的林肯轎車上,行駛在夜晚的洛杉磯大道上。

    在晚上比賽第四節的最后五分鐘,甘國陽恨不得沖上前將魔術師約翰遜一拳打倒,然后他和約翰遜就可以雙雙下場,開拓者或許能夠贏得比賽的勝利。

    只是這畢竟是籃球比賽,不是拳擊比賽,面對魔術師在最后五分鐘的無所不能并接管比賽,甘國陽想盡力在進攻端給對手以回應,但遭到湖人內外線強力夾擊的甘國陽還是沒辦法力挽狂瀾。

    看著約翰遜在比賽結束后,像身披黃金戰袍的王者般接受大西部論壇球館球迷們的歡呼,甘國陽感到自己好像穿著紅色罪犯服的囚徒,被押送回了球員通道,在更衣室被判處死刑。

    所以,甘國陽在接到約翰遜的電話后,難以相信魔術師會邀請自己出去吃飯,他的第一反應是魔術師不安好心,因為他是開拓者的敵人。

    只是聽到約翰遜口中說的“老朋友”,甘國陽才答應了他,他也想約翰遜并不會有什么惡意,職業球員場上為敵場下為友再正常不過了。

    甘國陽還記得當時在棕櫚泉市參加湖人隊內訓練,和麥卡杜發生沖突時,也是約翰遜為他出的頭。

    但是坐到了約翰遜旁邊,甘國陽還是渾身不自在,或許這種關系的轉換他還不習慣吧。

    “你今天的表現棒極了,你知道嗎,卡里姆在賽后都在夸你,說你簡直無法阻擋,我很少很少能聽到卡里姆夸人,尤其還是一個新人。”約翰遜一邊開著車,一邊說道。

    場下的魔術師和場上完全不同,他喜歡微笑,說話得體動聽,幾乎沒有人能夠拒絕魔術師約翰遜的熱情,就像無法阻擋他的傳球一般——甘國陽也不例外。

    “謝謝,我一直以他為標桿,總有一天我會超越他。”甘國陽看著這個不一樣的魔術師說道。上一次遇到約翰遜,在棕櫚泉市的時候,他還是那樣的嚴肅冷峻,現在已然恢復到了公眾熟悉的狀態。

    “卡里姆一定很樂意聽到你這樣說,他一直在感慨,已經沒有人再愿意練習和使用勾手了,所有人都在跳投,而你的勾手讓他看到了希望,或許他會為此多打十個賽季!”約翰遜笑著開玩笑道。

    “我還,遠遠比不上他,從這場比賽我就能感覺到,我還差的很遠。”魔術師的玩笑也沒有辦法抹去甘國陽失利的郁悶。

    “是的,你和你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才只是一場常規賽而已。你知道,我在新秀賽季就獲得了總冠軍,還拿到了MVP,這讓我覺得NBA也不過如此,第一年我就得到了一切,冠軍,最有價值球員。但很快,在第二個賽季,我們在第一輪就輸給了火箭,那是非常糟糕的一年。往后,82年我們重奪冠軍,但83,84我們又失去了一切。尤其是去年,輸給了凱爾特人,這對我和湖人而言都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所以在棕櫚泉市,我們才會練得那么拼命,那么努力,有幾次甚至打了起來。你和麥卡杜的沖突只是其中的一次而已。我想那天你們訓練結束后一定非常非常的累,那我告訴你,我們每天都那樣。因為我們深知失敗的痛苦,所以才要用無數的汗水與奮斗去避免失敗,獲得勝利。”

    約翰遜也一下子和甘國陽說了很多,他在甘國陽身上確實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內心深處無以倫比的強烈好勝心,這種好勝心帶給約翰遜很多痛苦,卻也讓他有了今天的成就。

    甘國陽聽了魔術師的話,點了點頭,他已經準備以約翰遜和湖人為目標,總有一天要徹底打敗他們。

    “好了,我們到了,美好的四季酒店,你要知道過去對這里我想都不敢想,而現在來這邊和去街邊的麥當勞吃一個漢堡一樣簡單,這就是成功后的獎勵。”

    約翰遜說著把車放在的酒店門口,讓服務生將汽車停到停車場,約翰遜很大方地給了服務生一百美元的小費。

    四季酒店,1961年創立于多倫多的酒店品牌,在經過20多年的發展后,已經在世界豪華酒店中占據了一席之地,并憑借他們的個性化服務聞名于世。

    甘國陽別說后世,在81年來到美國后,他所住過的所有旅館加起來都沒有坐落在比弗利山附近的四季酒店豪華。

    這種豪華不是流于表面的金碧輝煌,而是體現在細節處的精致、典雅,散發著濃濃的華貴氣息,同時又不至于顯得庸俗。

    “是什么樣的大人物,需要要請我到這樣的地方來?”甘國陽跟在約翰遜和服務生身后,走在四級酒店的大長廊上不禁問道。

    “是我的幾個朋友,還有一個你的老朋友。當然,我也是托你的福才能見到他,否則我想見他一面也是夠難的。”魔術師笑著回答道。

    甘國陽有些弄不明白,自己在洛杉磯到底認識什么樣的大人物啊?

    四季酒店雖然是豪華渡假旅館,不過這里當然也有用餐的餐廳,而且各國風味的菜色都有。

    服務生帶著兩人來到了標有中國菜標示的餐廳,顯然邀請人選擇這里就是沖著甘國陽的。

    “嗨,甘!”等甘國陽進到其中的一間包間,一個白色的身影上前來和甘國陽打了招呼。

    “邁克爾!”甘國陽個子太高,他低下頭仔細一看,才發現這個“老朋友”就是他在圣巴巴拉認識的“自殺者”,邁克爾-杰克遜。

    自從三年前邁克爾-杰克遜在圣巴巴拉醫院附近認識了甘國陽,受到了他的啟發和鼓勵,決定全心投入自己新專輯的制作和錄制。

    在1982年年底,杰克遜的新專輯《顫栗》發行,在美國以及全世界引發了音樂狂潮,他本人也在格萊美獎上拿獎拿到手軟。

    甘國陽當時在UCLA也聽到了杰克遜的新專輯以及里面的歌曲《beat-it》,他也因此決定離開UCLA,尋找一個新的環境。

    只是甘國陽沒想到,邁克爾-杰克遜在美國音樂界、娛樂界有如此巨大的成就和榮譽,更沒有想到他還記得自己,竟然在洛杉磯請自己吃飯。

    “抱歉甘,真的好久沒見了,一直沒有辦法聯系到你。正好我到洛杉磯來和我的兄弟們相聚,只是沒能去現場看你的比賽,只能在這么晚的時候,麻煩Magic邀請你過來。”

    邁克爾-杰克遜顯然也是想給甘國陽一個驚喜,所以沒有讓魔術師告訴甘國陽誰是邀請人。

    在包間里的除了邁克爾-杰克遜外,還有杰克遜的兩個哥哥,杰梅因-杰克遜和馬龍-杰克遜。

    杰克遜一家幾個兄弟曾經組成一個樂隊叫“Jackson-Five”(杰克遜五兄弟),從小他們就開始發行專輯,在美國各地演出。

    后來邁克爾-杰克遜選擇了單飛,并取得巨大的成功,杰克遜五兄弟也慢慢沉寂,最終解散。

    邁克爾-杰克遜這兩個哥哥和魔術師約翰遜也是非常好的朋友,在1984年夏季,爭冠失利的魔術師跟著杰克遜五兄弟一起到世界各地巡游,見識了音樂的魅力。

    甘國陽就這樣在四季酒店的中國餐廳里和美國樂壇的流行巨星,邁克爾-杰克遜,以及NBA的超級巨星,他未來最大的敵人,魔術師約翰遜共進宵夜。

    幾人除了聊一些身邊發生的有趣的事外,更多地就是聊音樂和籃球了,畢竟這里有三個音樂工作者和兩個籃球運動員。

    “嘿甘,你在今天比賽中的表現好像是目前為止,新秀里最棒的了,39分,天吶,很多球員一輩子都拿不到這個分數。”邁克爾-杰克遜雖然沒到現場看球,卻也聽了電視新聞報道。

    “沒錯,我想你現在已經是最佳新秀最有力的爭奪者了。”一旁正在費力地用著筷子的魔術師說道。

    甘國陽單場39分的表現在這屆新秀中已然是最強表現,但甘國陽很清楚,在這一年的新秀臥虎藏龍,幾場比賽根本說明不了什么。

    接著,幾個人開始討論起今年最佳新秀的歸屬,除了甘國陽外,幾個人都一致看好休斯敦火箭的奧拉朱旺,他也是甘國陽今年公認的最強競爭對手。

    他們倆在NCAA的競爭也將延續到NBA。

    但甘國陽卻有自己的想法,或者說來自后世的他,能夠有超越當時人們眼界的能力。

    “要知道,坐在這里的有兩個MJ,一個是Michael-Jackson,一個是Magic-Johnson,而我看好的今年最佳新秀,是第三個MJ,公牛的Michael-Jordan。”

    …………

    這場夜宵吃的非常愉快,四季酒店中國餐廳的中國菜也做得非常地道,是在美國最常見的粵菜,食材新鮮,做法考究,讓甘國陽這半個美食專家也贊嘆不已。

    而在這頓飯結束之后,原本魔術師約翰遜還安排了其他特殊活動,但甘國陽想到還在旅館中的王撫西,便委婉地拒絕了約翰遜的好意。

    邁克爾-杰克遜則要主動開車送甘國陽回去,和老朋友相見,讓杰克遜感到異常的開心,在成為炙手可熱的巨星后,他已經很少有這樣的機會了。

    “甘,真是沒想到會和你在這里,在這樣的情況下見面。回想三年前到現在這段時間,就好像是做夢一樣,而你便是夢的開端。”杰克遜開車說道。他現在已經很少開車了,但這次他還是執意要親自送甘國陽回去。

    “是啊,我從沒想到你會是這么棒的歌手,當然,當時在醫院我就覺得,你一定會成功的。”

    “但我想說,今天晚上是我最開心的夜晚之一,并不比我的那些演唱會差,和你聊天總是有很多驚喜。”無論誰和甘國陽聊天深談,總能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東西。

    “老友重逢,大概是這個世界最讓人感慨和動容的事情之一了吧。”甘國陽望著窗外已經開始逐漸沉寂的洛杉磯,想到了這些年回到過去后的種種,以及那些遇到的人和事。

    “你說的話聽上去就像個快要洗手不干的黑手黨老大,可你的NBA生涯才剛剛開始。”杰克遜說道。

    甘國陽笑了笑,但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說道老友重逢,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老朋友約翰尼-斯托克頓。

    那支不敗的冠軍之師,那支激動人心的黑馬球隊,也隨著時間的流逝成為了人們的記憶。

    這支球隊雖然一場未敗拿到了NCAA的至高榮譽,但隊中除了甘國陽和斯托克頓,其他人實在是天賦有限,最終也只有他們兩人進入了NBA。

    斯托克頓雖然因為甘國陽的到來改變了在NCAA的命運,但在1984年的選秀大會上,他還是沒能逃脫去往鹽湖城的命運,和凱文-威利斯互換了東家。

    這也讓甘國陽有些心悸,歷史,或許真的沒那么好改變。

    很快,杰克遜開著車把甘國陽送到了開拓者居住的旅店,杰克遜礙于身份沒法下車為他送行,兩人匆匆道別。

    在旅店中,王撫西已經像個小豬一樣酣然入睡,似乎并不擔心自己的男友會去什么亂七八糟的地方鬼混。

    第二天一大早,甘國陽跟隨開拓者隊一起,坐上了返回波特蘭的飛機,明天,也就是11月8號,他們將要在主場迎戰菲尼克斯太陽。

    這將是兩只球隊本賽季第二次對抗,上一場比賽兩隊經歷了三加時大戰,可謂耗盡心力的一戰。

    “又要打菲尼克斯,我擔心會不會再來一場加時賽?”德雷克斯勒坐在飛機上,看著賽程表“抱怨”道。

    “如果最后時刻我們還落后一分,你可以選擇把球扔到觀眾席上,這樣我們就不用打加時了。”甘國陽一邊聽著音樂一邊說道。

    “為什么是我們落后一分?也可以我們領先一分,然后他們投籃不進,然后我們就贏了。”

    “那我們不應該領先一分,而是應該領先二十分,這樣他們無論進幾個,都沒有用了。”  

U赢电竞 JBO官网| 竞博体育| 竞博JBO| 竞博电竞| 竞博| JBO体育|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 JBO竞博| 电竞竞博|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