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老友相會

第一百一十四章 老友相會

    (寫著寫著發現又埋了好多梗,四五卷的相關過幾天補上。)

    甘國陽剛剛從對陣湖人失敗的陰影中走脫,卻發現又要和湖人比賽了。

    在NCAA的時候,一場復仇之戰可能需要醞釀整整一年,甚至永遠都不會有復仇的機會,因為那么多的球隊在NCAA全國賽碰面的機會少之又少。

    但在NBA,同一賽區的球隊每個賽季互相之間要進行5到6場比賽,比如這個賽季開拓者和湖人之間有6場常規賽要打。

    到了季后賽,更是有可能迎來連續7場的大戰,“出來混遲早要還”這句話,NBA每年、每天都在應驗發生。

    比如,從洛杉磯回來后,開拓者在主場要迎戰的對手,就是之前和他們打了三個加時的菲尼克斯太陽。

    11月5日清晨回到波特蘭后,甘國陽回到家中,便在家中的跑步機上跑了整整三個小時,用以懲罰自己在和湖人的比賽中,最后三投全未命中的“錯誤”。

    下午他又第一個到達訓練館,在球館中進行基本的勾手練習和跳投練習。

    緊隨其后的德雷克斯勒,到達球館時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以后了。

    在11月6號的早上,球隊又進行了一次全隊攻防訓練,為晚上和太陽的比賽進行了準備。

    11月1號那場三加時可謂一場巨大的消耗戰,那場比賽開拓者的內線被拉里-南斯打穿,讓他一人獨得44分。

    甘國陽在常規時間沒有得到太多的上場機會,但他在加時賽屢屢命中,并在第三個加時命中關鍵球,使得開拓者以140:139一分險勝太陽,從鳳凰城偷走一場勝利。

    之后經歷了兩場洛杉磯之戰,甘國陽已經得到了拉姆齊的信任,不再是偽首發,而是成為了球隊的主力。

    賽前甘國陽更是主動請纓,要求主防拉里-南斯,不讓他再肆意在開拓者禁區穿梭來回。

    拉里-南斯最為人所熟知的,大概就是他在1984年的全明星大賽,第一屆扣籃大賽上,用一個單臂回環反扣,擊敗了扣籃失敗的J博士,成為第一個扣籃王。

    南斯在身材上和甘國陽非常相像,都是6尺10的身高,都有寬闊的肩膀,都有欣長的手臂,但兩人確是完全不同類型的球員。

    甘國陽是一個中鋒,他有著超乎人想象的力量和扎實的低位技術,在中鋒位置上他總顯得比別人小一號,但任何敢忽視他的人,都將付出沉重的代價。

    拉里南斯是一個大前鋒,卻有著一般大前鋒所沒有的快速和靈敏,人們更多地記住了他的扣籃,其實他還是一個出色的蓋帽手和中距離投手。

    在11月1日和開拓者的比賽中,他用蓋帽-快下-扣籃一次次沖擊著開拓者,讓德雷克斯勒見識到什么才是他媽的快攻。

    全場他29投18中,拿下44分,太陽隊其他人沒有得分過20的,幾乎一己之力帶領太陽擊敗開拓者。

    但加時賽,甘國陽主防南斯,他沒有辦法再肆無忌憚地在開拓者籃筐上飛來飛去,甘國陽哪怕犯規,也要面對面地把飛起來的南斯給拽下來。

    而且他還用他致命的勾手給了太陽沉重一擊,使得太陽主場一分惜敗。

    五天之后,太陽造訪波特蘭,兩隊的戰績剛好都是四勝一負,并列西部第一,而11月6日的這場比賽注定有一支球隊要迎來第二敗。

    南斯本想著要在客場報加時賽惜敗的一箭之仇,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他沒有想到隔了兩場比賽后,甘國陽已然不是那個加時賽五次犯規差點被罰下的愣頭青了。

    從比賽的第一次攻防開始,甘國陽這個中鋒就開始錯位防守拉里-南斯,拉里-南斯胳膊長,甘國陽的胳膊更長;拉里-南斯能跳,可甘國陽他擠得不讓你跳。

    甘國陽也不再每球必爭,南斯必進的球就隨他去,不隨便伸手犯規。

    但南斯想要找到這樣輕松打進的機會卻是難上加難。

    甘國陽在進攻中更多地跑到高位,永遠在第一時間退防,第一時間延阻太陽的快攻推進。

    南斯像被套上了韁繩的野馬,再也沒法縱情奔馳了,這場比賽他只拿到了12分,命中率是百分之四十。

    開拓者這邊,面對太陽松懈的防守,范德維奇再次連連發炮,18投13中,用百分之七十二的命中率,高效拿下29分。

    相對而言德雷克斯勒郁悶了很多,帕克森依然是首發主力,他只得到15分鐘的上場時間,而且多是在垃圾時間。

    比賽在第三節就失去了懸念,最終開拓者在主場118:95,23分的優勢輕松戰勝了太陽,五勝一負的戰績繼續排名西部榜首。

    甘國陽拿下了15分,15個籃板的雙十五數據,兢兢業業做好了輔助工作,用他賽后接受采訪的話說,“我覺得今天比賽完了可以不用洗澡。”

    而不善言辭的南斯則在賽后說,“Sunny-Gump,SuperStar。”(甘國陽,超級巨星。)

    還沒有來得及回味大勝后的喜悅,7號開拓者就坐著飛機飛往了丹佛高原,在麥克尼科爾斯體育館對陣范德維奇的老東家,丹佛掘金。

    今年夏天,開拓者和丹佛完成了一筆大交易,交易到開拓者的范德維奇在這個賽季開始的幾場比賽中大放異彩,屢屢轟下高分。

    而丹佛掘金并沒有因為失去了頭號得分手而改變他們的瘋狂打法,他們依然秉承著進攻第一的原則,用永不停歇,潮水一般的進攻去摧垮所有阻擋他們的球隊。

    就在開拓者和太陽比賽的那天,11月6號,丹佛掘金在客場148:130擊垮了洛杉磯湖人,讓人大跌眼鏡。

    回到了主場,丹佛的球迷迎來了他們的老朋友范德維奇,范德維奇也在開場得到了丹佛球迷的掌聲。

    甘國陽則是第二次體會到高原作戰的痛苦,當年在鹽湖城和得克薩斯埃爾帕索分校礦工打32進16的比賽時,兩隊就在缺氧的高原鏖戰,最終比分是35:30。

    這個得分,根本就是掘金和開拓者的第一節得分而已。

    本場比賽,雙方一直纏斗到最后一刻,甘國陽狀態極好,幾乎沒有遭到掘金的包夾,8投7中拿下了15分,并摘下13個籃板。

    但開拓者的防守卻很糟糕,尤其是被英格利什這個家伙用單調乏味的前傾高手投籃轟下45分,并讓他在第四節連續得分。

    甘國陽在關鍵時刻得不到球,桑普森占據了主要的出手,他22次出手15次命中得到全場最高的32分,但第四節關鍵投籃的不中,讓開拓者客場126:128輸給了丹佛掘金。

    賽后甘國陽很不滿意自己得不到更多出手,他也希望能讓德雷克斯勒多上場防守英格利什,而不是讓范德維奇這個漏勺去面對老隊友。

    只是在和湖人的比賽后,甘國陽和拉姆齊之間的關系密切了許多,甘國陽對這位老帥有了更多崇敬之心,便沒有將他的不良情緒爆發出來。

    在一勝一負后,開拓者就要在自己的主場,迎接遠道而來的洛杉磯湖人。

    上一場大戰僅僅過去了一個禮拜,甘國陽對湖人的怒火還沒有消散,兩隊便再次碰頭了。

    甘國陽這個從不看賽程表的家伙,沒有想到這么快又要和湖人比賽了,但他更沒想到,上場比賽得到39分的他,一個禮拜后面對湖人,便只能拿到19分。

    19分,22投8中,拿下17個籃板,對于一個新秀而言,是個足夠棒的數據。

    可是他比上一場少拿20分,命中率只有36%,只得到5次罰球機會,這樣的表現配上開拓者124:130負于湖人的結果,對甘國陽而言不亞于一場災難。

    他感到了無比的沮喪,在他心中早就把湖人、賈巴爾、魔術師約翰遜當成了最大的對手,可是他發現比賽比分雖然一直很接近,但局勢一直掌控在湖人手上。

    魔術師用15次助攻,以及7投6中拿下的15分,輕描淡寫地控制了整場比賽的節奏。

    而萊利從頭至尾對甘國陽的包夾,讓甘國陽每一次出手都異常艱難,他全場也只送出2個助攻。

    比賽結束后甘國陽把自己一個人鎖在了更衣室,拒絕參加賽后發布會,也拒絕了一切記者采訪。

    很顯然他這樣的表現,很快就會遭到媒體的口誅筆伐,波特蘭本地的媒體還算溫和友好,而洛杉磯的報紙可不會客氣了。

    這些習慣于顛倒黑白的報紙,已經開始把甘國陽塑造成“只進不出”的毒瘤形象,這也是他們的老把戲了。

    不過職業比賽的賽程,讓甘國陽根本沒時間去撫慰心中的不甘和難過,他同樣再也不會像高中那樣,輸了一場比賽需要一個星期去恢復,輸了一個冠軍要一個月去療傷。

    他被迫將自己打造成高加索山上的普羅米修斯,無論惡鷹如何來啄食他的臟器,都要在最快的時間恢復過來。

    而且他知道,最應該做的事就是拒絕失敗,射殺惡鷹,讓自己變成赫拉克利斯!

    在接下來和金州勇士與達拉斯小牛的比賽中,甘國陽連續兩場拿下25分,并且命中率很高。

    但開拓者依然沒法解決小前鋒位置上的防守問題,在和勇士的比賽中勇士小前鋒普魯斯-紹特拿下48分,把范德維奇打成了渣渣。

    開拓者憑借甘國陽和帕克森的發揮,才在主場拿下了這場比賽。

    對陣達拉斯小牛時,另一個問題浮現,那就是德雷克斯勒和拉姆齊的矛盾。

    德雷克斯勒再也忍受不了拉姆齊對自己每場十多分鐘的使用時間,和拉姆齊發生了言語沖突,甘國陽被夾在中間里外不是人。

    這場比賽里,首發得分后衛吉姆-帕克森再次發揮出色,拿下27分,幫助開拓者拿下來這場勝利,他的首發位置也再一次得到鞏固。

    德雷克斯勒則被摁在板凳上一分鐘出場時間都沒有得到,德雷克斯勒和拉姆齊的矛盾進一步激化。

    在新賽季進行了將近半個月的時間后,甘國陽在開拓者隊中開始發現,職業籃球隊和大學籃球隊真的不一樣。

    大學籃球隊是學生運動隊,教練相當于球員們的老師,學生聽老師的話天經地義,有不聽話的學生,老師就能懲罰他。

    職業球隊則像一個大公司,球員和教練都是為老板打工的,可是教練這個戰術指揮者,工資卻比球員低很多。

    教練們往往需要樹立自己的權威,要求所以球員能聽他的指揮;而球員拿著更高的工資,如果得不到足夠的機會就會有意見。

    由此產生的教練和球員間的矛盾數不勝數,更不用提還有球員間的矛盾與摩擦了。

    甘國陽本以為自己還像大學那樣好好比賽好好發揮,幫球隊贏下比賽就萬事OK了,但現在看來他這么想似乎太簡單了。

    不過球隊好歹還是取得了8勝2負的優異戰績,一切矛盾沖突都可以在勝利下被掩蓋。

    而接下來則是甘國陽最期待卻也最不希望到來的比賽,1984年11月15日,開拓者將在主場迎戰猶他爵士。

    甘國陽將第一次對陣自己大學時的老隊友,約翰-斯托克頓。

    歷史上的斯托克頓在1984年第16順位被爵士選中,而甘國陽的到來將斯托克頓推上了NCAA全國賽的大舞臺,也讓他的選秀預測順位向上提了不少。

    但斯托克頓還是沒能逃脫去爵士的命運,也是因為甘國陽。

    原本預測可以得到比較高順位的密歇根州立大學中鋒凱文-威利斯,由于臂展的問題,掉落到第16位才被爵士撿到。

    當時甘國陽這個長臂怪在NCAA賽場上的巨大威力,讓臂展成為當年選秀考量的重要因素,而威利斯的臂展悲劇到和他身高差不多,行情自然一路下跌。

    老鷹當時是想得到凱文-威利斯的,但他們知道爵士想要斯托克頓,于是提前摘取了這名控衛,然后和爵士進行了交換,還多拿到了一些籌碼。

    可惜爵士球迷的反應依舊和歷史上如出一轍,即便斯托克頓曾在鹽湖城有過精彩表現,仍然無法阻止球迷對他這個跑不快、跳不高的白人控衛的質疑。

    事實上在開季的十場比賽中,斯托克頓的表現也確實應驗了球迷們的懷疑,他并沒有得到太多出場機會,每場只能貢獻零星的數據。

    他的表現實在太普通了,普通的不像一個職業球員。

    所以當甘國陽在爵士下榻的酒店看到穿著普通衣服的斯托克頓時,便覺得他和一個在房地產公司賣房子的銷售員沒什么兩樣。

    “哈嘍,約翰。”

    “晚上好,甘。”

    “不如去我家吧,在公共場合吃飯不太方便。”

    “沒問題,我喜歡在家里呆著,省錢最重要。”  

U赢电竞 竞博lol|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竞博lol|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 JBO电竞| JBO|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