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雙塔克星

第一百一十六章 雙塔克星

    甘國陽到現在還記得,在高中和大學的比賽時,貝爾曼永遠像一個拿著鞭子的奴隸主一樣,任何在防守中膽敢松懈的球員,都會挨鞭子。

    可到了開拓者,球員們的防守,尤其是外線的防守常常變得可有可無。

    內線的甘國陽和桑普森在防守端都是出色的蓋帽手和補防者,可他們在身高和體重上都屬于中型內線,不能像馬克-伊頓那樣完全坐鎮三秒區,來一個扇一個。

    甘國陽曾經想像大學時那樣,站在三秒區阻擋對手的每一次沖擊籃筐,但他發現在NBA這樣高水平的對抗中,沒有外線球員的協助,想要依靠個人封死對手的外線突破是完全不可能的。

    他自己還常常付出犯規過多的代價。

    十多場比賽打下來以后,甘國陽已經學會了在適當的時候放棄防守,可看著對方球員在籃筐上得分的感覺真的很不好,讓他非常非常的郁悶。

    更不用說,在看到球隊的這些丟分往往是外線防守缺漏而造成的,甘國陽心中的怨氣自然會越來越大。

    其中范德維奇的防守無疑是值得詬病的,雖然他每場可以貢獻30分左右的高得分,但在防守端他卻也常常成為提款機。

    第一場對陣堪薩斯國王,對手的小前鋒埃迪-約翰遜就拿下了30分;對陣湖人,和他對位的沃西14中9高命中率拿下21分;對陣掘金,他又讓老隊友英格利什轟下45分;上一場打勇士,紹特又在他頭上拿了48分。

    這場對陣爵士,剛剛開場一會兒,丹特利就要得分上雙了。

    甘國陽很想沖到范德維奇面前問一問他,到底為什么不努力防守?他是沒有天賦嗎?防守確實需要天賦,可防守更需要的是態度。

    好多球范德維奇都是漏人,或者眼神防守,甘國陽想補都補不上。

    可是有些話甘國陽又不太好說出口。

    雖然甘國陽一向口無遮攔,常常沒大沒小,連鮑伯-麥卡杜都敢打,但范德維奇不同,兩人私下里的關系其實很不錯。

    球隊訓練的第一天范德維奇這個UCLA老臣就找甘國陽的茬,結果兩人成了一起練投籃的好朋友。

    之后每天訓練,甘國陽都要抽時間和范德維奇一起練習投籃,甘國陽爭取要在這個賽季把自己的中距離跳投重新拾回來。

    范德維奇同時和德雷克斯勒的關系也很好,范德維奇非常欣賞德雷克斯勒。

    當德雷克斯勒和拉姆齊發生矛盾時,范德維奇總會為德雷克斯勒說話,并認定德雷克斯勒以后肯定會是一名巨星。

    甘國陽和德雷克斯勒的關系自不必說,兩人是最鐵最好的朋友。

    有了這兩層關系,再加上范德維奇是球隊目前最大牌的球星,一位友好的前輩,甘國陽再怎么著,也不能隨隨便便對著范德維奇指手畫腳。

    所以有些時候,甘國陽寧可德雷克斯勒上場打小前鋒,德雷克斯勒不是防守專家,可他最起碼身體強健,防守意識到位,不會漏人失位。

    不過,拉姆齊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和甘國陽想的不一樣,他也知道范德維奇防守不行,所以他干脆不對范德維奇提防守要求。

    而是徹底的解放范德維奇在進攻中的火力,讓全隊都跑起來打,以攻代守,丟一個進兩個,用進球彌補防守缺憾。

    這讓甘國陽依舊很不適應,對于這樣的NBA節奏,他還需要磨煉很長時間。

    “發球要快,甘!快罰球!Run!Run!Run!(跑跑跑!)”拉姆齊在場邊大喊,讓甘國陽快些發球,好發動快速進攻。

    甘國陽一直覺得拉姆齊如果不做教練,去做個男高音歌唱家肯定也不錯,他的吼聲永遠那樣中氣十足,不知疲倦。

    甘國陽把球發到了瓦倫丁手中,然后開始悶頭跑向前場。

    “Run!Run!Run!”這三個單詞寫在拉姆齊戰術板的最上端,無論拉姆齊在賽前怎么樣的變換戰術,這三個單詞永遠放在最醒目的位置。

    在拉姆齊看來,無論什么戰術,只有跑起來才能發揮作用。

    而這場比賽對陣爵士,拉姆齊更是一刻不停地催促著球員快跑快跑。

    因為爵士擁有雙塔,兩個巨人,一個極其高大,一個靈活敏捷,一旦落陣地打,開拓者很難占到便宜。

    于是拉姆齊在賽前就要求每個球員開足馬力在場上跑,不然爵士雙塔輕易結成防守陣形。

    甘國陽倒是有些不以為意,對于雙塔,他從來都不畏懼。

    在NCAA的Final-four,對陣肯塔基野貓時,野貓隊就有薩姆-鮑維和梅爾文-特平這兩個6尺11以上的巨人。

    結果Twin-tower被甘國陽出色的腳步和靈敏的走位玩成了Twin-fools。

    甘國陽不怕雙塔的主要原因,一是他在對抗中的優勢,內線來說身高雖然重要,但力量卻更為關鍵,甘國陽在力量上的Bug足以彌補他身高上的不足。

    二便是進攻中甘國陽擁有出色的移動能力,和不錯的面筐攻擊技巧,這讓他能從離籃筐比較遠的地方發動進攻。

    離籃筐越遠,雙塔的威力就越小。

    雙塔的主要可怕之處在于對三秒區的填塞封鎖,以及對后場籃板的強力保護。

    甘國陽即可低位硬鑿,又可飄忽在三秒區邊緣的打法,讓雙塔的威力大減。

    甘國陽剛剛跑到弧頂,此時瓦倫丁已經像一條斗牛犬一般,抱著球沖向三秒區。

    瓦倫丁個子不高,但體格粗壯,尤其他的大腿,粗的像大樹墩,看上去就像一條粗矮的斗牛犬。

    他的傳球能力其實相當好,但并不代表他沒有攻擊能力。

    他看準了爵士球員還立足未穩,防守沒有成型,便果斷選擇了突破。

    只是他低估了馬克-伊頓的移動能力和身高,甘國陽眼睜睜就看著馬克-伊頓都沒怎么跳,整個人撲上前胳膊一伸,就把沖到半空中的瓦倫丁給摁了下來。

    緊急跟上的范德維奇撿到了這個球,作勢要投,可是伊頓已經站在了旁邊,像一棵參天大樹罩住了整個籃下。

    范德維奇沒有選擇去挑戰伊頓的蓋帽——伊頓場均可以送出5個蓋帽,今天他剛剛開始刷呢。

    他抱著球一轉身,看到了從中路切入的甘國陽,把懷中的球像遞炸藥包一樣遞給了已經開始加速沖上來的甘國陽。

    甘國陽開場還沒得分,又因為隊友的防守問題,正郁悶著呢,不管三七二十一,接球后直接起跳就要扣籃!

    已經有觀眾從場邊站了起來,要欣賞這可能到來的暴力一扣。

    伊頓當然不會讓甘國陽在他的頭上動土,但他的反應有些慢了,對于已經沖起來的甘國陽,想要阻止似乎有些困難。

    甘國陽的彈跳并不是頂級,但他擁有頂級的腰腹和協調性。

    在空中當他撞到伊頓時,他就感覺可能很難翻越這座大山。

    但他維持住了平衡,將伸出的右手縮了回來,把球遞到了左手,在摔倒之前左手一個低手上籃,憑著感覺把球拋向了籃筐。

    “嗶!”“嘭!”裁判哨響,甘國陽也重重地摔倒在了地板上。

    “球進了嗎?”甘國陽望著上前來拉他起來的范德維奇問道。

    “你說呢,聽聽現場的歡呼聲吧?”范德維奇把甘國陽從地板上拉起來說道。

    整個紀念體育館的聲音分貝一下提高了許多,掌聲和歡呼聲充斥了甘國陽的耳膜。

    甘國陽不禁回想起了在克雷頓大學比賽時,他復制了一個Rock-the-baby時,那種全場瘋狂導致比賽中斷的情景。

    “Feeling-Good!(感覺好極了)。”甘國陽拍了拍屁股站起來,知道自己要上罰球線了。

    之前因為范德維奇防守失位而產生的抱怨情緒,也因為奇奇的這個傳球而暫時消散。

    “抱歉,馬克。”甘國陽看著站在一旁有些無奈的伊頓說道,他這話倒確實處于真心。

    不過爵士的其他球員卻以為甘國陽在挑釁伊頓,伊頓是老實人從不噴垃圾話,隊友自然要為他出頭。

    “你應該像籃筐說抱歉,待會兒你就要向他扔磚頭了。”爵士的里克-格林在甘國陽罰球前說道,想干擾他的罰球。

    甘國陽沒有理他,拿到球后他沒有做任何準備動作,直接張手就投,他覺得自己現在的手感還不錯。

    “Fuck-you~”球還飛在空中的時候,甘國陽就輕描淡寫第回過頭對格林噴道。

    “唰!”球進,甘國陽的罰球依舊相當穩健。

    甘國陽的囂張就是建立在對自己的自信上。

    而且甘國陽還有一個想法,里克-格林是爵士的首發控衛,而斯托克頓此時是他的替補。

    如果能把格林打下去,斯托克頓就能上場了。

    果然,回到防守當中,甘國陽盯上了格林。

    格林在上個賽季打出了生涯代表賽季,賽季場均139,并使得爵士取得了西部第二的好成績,從而入選了全明星陣容。

    成為全明星的他,在場上打的更有自信,更加敢于出手。

    但他不知道甘國陽早就盯上了他,放棄了對伊頓的防守,在格林試圖依靠擋拆在右側45度跳投時,一個巴掌將他的投籃扇下。

    這也是雙塔的局限,讓甘國陽敢于放伊頓補外線,如果內線是賈巴爾或者一個移動性強的內線,甘國陽一般都是不敢往外撲的。

    甘國陽蓋帽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他個子不是特別高,常常讓對手低估他的控制高度,實際上他的臂展非常可怕。

    而且甘國陽的移動速度一向是他的優勢,外線球員一個不小心就會遭到甘國陽的封阻。

    甘國陽的封蓋不禁阻止對手的進攻,還總是能拿到球權,他從來都不喜歡像打排球一樣把球拍上觀眾席。

    “我覺得你還是坐在板凳上比較好。”甘國陽依然沒有放過格林,把球交給瓦倫丁后繼續對著格林叨叨。

    格林一臉的郁悶,但他沒時間反擊,因為瓦倫丁再次像個狗一樣沖向前場了。

    范德維奇在進攻中的發揮確實沒得說,他的位置感極好,在反擊中從右側往底線繞,在爵士的防守陣中穿了一道,依靠桑普森的掩護在弧頂拉出了一個控衛,接到瓦倫丁的傳球直接跳投,球進!

    開拓者連得五分后,終于把分差稍稍拉開,迫使爵士叫了暫停。

    “你們應該上你們的12號!只有12號才適合你們!”甘國陽依然沒有停下叨叨,直接對著爵士替補席吼道。

    格林現在一定非常后悔對甘國陽說出那句垃圾話,他似乎一下子打開了一個潘多拉盒子。

    當時在NBA垃圾話剛剛開始盛行,大部分球隊的球員還是用球技來解決問題,少數大嘴巴則開發出了精神攻擊法。

    在進入NBA后,甘國陽面對這些前輩還有些放不開,對陣賈巴爾、約翰遜這種巨星更是帶著學習的心態。

    可是十場比賽下來,他也不再顧忌這些,尤其和湖人打了兩場,面對沃西與老仇人麥卡杜,甘國陽的嘴巴是一點都沒閑著。

    今天打爵士,格林自找晦氣,這場比賽他注定不會好受。

    “嘿,你沒事吧,KiKi。”回到替補席上,拉姆齊看著范德維奇問道。

    這時甘國陽看了看范德維奇,發現他在擺動著手臂,另一只手輕輕揉著后背。

    “我沒事,沒問題,我感覺還不錯。”范德維奇停止了動作,表示自己沒問題。

    甘國陽卻知道,范德維奇輕揉的地方是背闊肌,他曾經那個位置也受過傷,難道范德維奇背部有傷?

    “OK,我們做的很不錯,只要我們跑起來,爵士的雙塔效果就發揮不出來。但要注意,反擊中要減少不合理的出手,KiKi和克萊德,要在兩個腰位多做軸,甘加強你的切入。瓦倫丁注意選擇,側翼的投射是你的任務。”

    拉姆齊的快速進攻不是快下亂打,而是要利用快速的推進,在前場制造錯位,而范德維奇是錯位的主要制造者;現在他準備派上德雷克斯勒擴大戰果。

    甘國陽則再次被扔到高位去做一個突擊手和攪局者,不過他現在挺喜歡這個角色的,尤其在上半場,這讓他打起來更輕松。

    暫停結束,雙方重新回到了場上。

    而這時,斯托克頓終于被替換上場,甘國陽第一次要和老朋友在球場上對決了。

    “Come-on,John(來吧,約翰)。”  

U赢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官网竞博| JBO电竞|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电竞| JBO电竞| JBO|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