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聰明內線

第一百一十八章 聰明內線

    (歷史上,開拓者是在主場打了兩支東部球隊后,才開始東部客場之行;此處為了劇情方便,將賽程做了修改。)

    美國一共有50個州,有916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除去夏威夷和阿拉斯加兩個遠方領土,美國的本土依然是一個東西跨度4600多公里,南北跨度4500多公里的大國。

    甘國陽1981年來到美國后,以加利福尼亞州為根據地,已經將美國的西海岸大城市都走了一遭,還因為打NCAA和NBA,到過猶他,亞利桑那,丹佛等西部州。

    即便如此,甘國陽的足跡依舊還是停留在西部地區,他到過最遠的地方也就是中部內布拉斯加州,打了一場邀請賽。

    甘國陽的身上,也因此深深地烙印上了西部籃球的風格,大開大合,激情澎湃,仿佛烈火一般燃燒在西部的荒野上。

    在和西部球隊的十場比賽中,甘國陽在進攻中充滿活力,他適應了西部球隊快打旋風的節奏,積極參與快速反擊,常常能夠貢獻精彩的進球。

    因為他的表現,波特蘭的球市無比火爆,連續多場主場比賽都爆滿,甚至他到客場打球,客場球館同樣因為他的到來而坐滿球迷觀眾。

    更重要的是,甘國陽的表現擊碎了許多媒體對甘國陽的看衰,他們認為甘國陽這樣的華人是沒有辦法適應NBA比賽的。

    這也讓甘國陽得到了在美華人的支持,他的存在成為了華人在美國體育界的驕傲——雖然他的生涯才剛剛起步。

    這點甘國陽在到達紐約的時候,有了深刻的體會。

    甘國陽曾經到過的最大城市就是五光十色的洛杉磯,那里宜人的氣候和斑斕的生活在甘國陽的籃球生涯里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而紐約,美國最大的城市,世界的金融中心,代表著整個國家形象的地方,還是第一次出現在甘國陽的人生中。

    “我看到世貿大廈了!”坐在飛機上的甘國陽望著逐漸下降的飛機,通過窗口看到了位于買哈頓島上的世貿中心,不過位于哈德遜河口的自由女神像被大廈擋住,沒有看到。

    “嘿不要這么激動甘,紐約而已,以后每年我們都會來兩次,沒什么大不了的。”一旁的范德維奇看著甘國陽大驚小怪的樣子說道。

    “你不明白,看一眼少一眼。”甘國陽說著誰都聽不懂的話,他心中卻在想,不知道自己來到這個時空后,能不能改變世貿中心遭到恐怖襲擊的命運。

    甘國陽曾經想過自己的到來,或許會改變很多東西,甚至他想嘗試回憶未來可能發生的大災難,并卻阻止這些災難的發生。

    但后來他還是放棄了,不說每年全世界有多少災禍上演,他就算是超人飛來飛去可能也來不及拯救那些可憐的人們。

    況且他說的話也不會有人相信,就算有人相信,可因為他的到來許多事情的改變,可能會讓災難本身也發生改變。

    于是甘國陽也絕了改變世界的念頭,只能順其自然了。

    開拓者在19日的中午到達了紐約,不過他們的對手并不是紐約尼克斯,而是位于新澤西的籃網隊。

    本來開拓者應該直接到紐瓦克,但當時波特蘭沒有直飛紐瓦克的航班,所以他們要轉道紐約和澤西市,才能抵達他們的目的地。

    到了位于牙買加灣附近的肯尼迪國際機場,甘國陽在出機場時,竟然遭到了大批記者的圍堵,他們拿著照相機對著甘國陽一陣猛拍。

    之后更有一些華人球迷在機場等待甘國陽的到來,他們拉著制作簡陋的橫幅,打著為甘國陽加油的標語。

    當時NBA的球星效應還沒有后世那么明顯,NBA除了少數巨星很少能夠受到這樣的待遇。

    甘國陽也知道自己是托了膚色的福,所以他很友好地為幾名華人球迷簽了名,這卻導致圍上來的人越來越多。

    最后,在機場保安和球隊工作人員的保護下,甘國陽從人群中殺出一條血路,登上了前往紐瓦克的專車。

    在路中,甘國陽見識了雄壯的布魯克林大橋,途經曼哈頓,兩次跨過哈德遜河,整整坐了3個多小時的車,才抵達球隊安排的旅館。

    到達旅店時,天都已經快要黑了,拉姆齊也是決定晚上不再安排訓練,讓球員們好好放松一下,好歹也是來到美國最繁華的州了。

    不過甘國陽還是放棄了出去玩樂的機會,他決定待在旅館看看電視,并給舊金山的甘家菜館打了一個電話,知道甘有為安全到達他也放心了。

    除了甘國陽以外,還有一個人也沒有出去,那就是范德維奇,他同樣待在了旅館里,甘國陽便去他的房間找他。

    “KiKi,你的背傷沒問題吧?”甘國陽再次問到了范德維奇的傷病,他總覺得范德維奇的背部看上去沒什么大問題,可好像也不是什么小麻煩。

    “有些不適,已經是老傷了,我找過庫克,他說有些小麻煩,但似乎沒有什么太好的辦法。”范德維奇說道。

    庫克是開拓者隊醫的主治醫生,當年沃頓曾經因為自己的傷病而和他打過官司;甘國陽一開始也是很不信任這位未來“劣跡斑斑”的醫生,差點讓他失業。

    但在開拓者呆了一段時間后他發現,庫克似乎沒有那么糟糕,但他限于醫療水平,好像對一些傷病往往也無能為力。

    “我可以讓布魯米幫你看看,我曾經也因為背部的傷而困擾不已,那是我第一次受比較嚴重的傷病,后來布魯米的治療讓我徹底好了。”布魯米就是水淼,她現在是甘國陽的私人醫生,同時在波特蘭的一家私人診所工作。

    “希望如此吧,我在場上幾乎沒辦法參與防守,后背實在有些難受,進攻已經分散了我太多的注意力。所以,真的很抱歉甘,我知道你在防守端承擔了很大的壓力。”

    范德維奇的話讓甘國陽有些臉紅,心里也是一暖,他現在才知道范德維奇防守那么松懈的主要原因還是傷病。

    甘國陽也知道,范德維奇作為球隊的頭號得分手,在進攻中要擔負很大的責任,相對的在防守中自然會無暇顧及。

    “沒問題,為隊友補上漏洞,是我這個中鋒應該做的!”甘國陽笑了笑,他已經決定不去抱怨范德維奇的表現,他自己要在防守中做的更多。

    “你很棒,棒極了;不過你要知道,東部的比賽和西部可不一樣,你最好有些心理準備,在新澤西還好辦,打完這里的比賽我們就要去中部比賽了,去芝加哥,去克里夫蘭,去底特律,還要到費城。相信我,你的任務會非常艱巨,就算在新澤西,一樣有難纏的家伙。”范德維奇作為一名在NBA打了5年的球員,用他的經驗教導甘國陽。

    “底特律嗎?我還記得你在丹佛的時候,和底特律的那場超級得分大戰,當時我還在想,這就是NBA嗎?雙方就這樣你來我往的進行投籃比賽。”甘國陽想到了那場得分記錄大戰。

    “那已經是1983年的事情了,現在一切可能有些不同了,我剛進NBA的時候還沒有三分線呢,現在一切都變得很快。”范德維奇感慨道。

    確實,在1984年斯特恩正式上臺后,NBA的變化越來越多越來越快;場地邊有了越來越多的廣告,開場的儀式越來越長,NBA的規則越來越多越來越細,場上的噱頭也越來越多。

    NBA的球風似乎也在悄無聲息的發生變化,當然這種變化還很不明顯,需要幾個賽季來呈現,但無論如何,NBA確實在高速發展。

    甘國陽也點了點頭,他知道范德維奇的意思,不要停下學習的腳步,作為一個菜鳥,他還有很多東西要去汲取去改進。

    只是甘國陽沒有想到,學習的機會很快就到來,而且用一種他很不喜歡的方式,給他潑了一盆冷水。

    11月20號,開拓者來到布蘭登-伯恩體育館,客場挑戰新澤西籃網。

    新澤西網隊在1976年伴隨ABA的撤并而進入了NBA,成為了這個聯盟的一員。

    但他們卻在朱利葉斯-歐文的爭奪戰中輸給了費城76人,從而使得這個曾經的ABA霸主淪為NBA的魚腩。

    在進入八十年后,籃網通過幾年的交易、選秀重建,終于在1983-1984賽季在戰績上有了起色,擁有了一套完整的,具備實力的陣容。

    他們在1984年的季后賽首輪,力挫衛冕冠軍,歐文所在的費城76人,爆了一個大冷門,也算完成了對歐文的復仇。

    新賽季的他們可謂躊躇滿志,準備在今年更進一步,但賽季開始不久,他們就折損了替補席上的大將——曾經的76人舊將,“巧克力炸彈”達瑞爾-道金斯。

    當甘國陽看著身著便服的達瑞爾-道金斯時,心中不禁有些遺憾。

    他還記得1981年在洛杉磯看總決賽,當時76人的主力中鋒就是道金斯,他的暴力扣籃給甘國陽留下來極其深刻的印象,為此甘國陽也給自己起了一個“黃油炸彈”的綽號。

    可是道金斯不能上,并不意味著甘國陽能夠輕松面對籃網,相反這場比賽甘國陽陷入了很大麻煩,因為他發現自己防不住對面的中鋒,那個42號,麥克-戈明斯基。

    在進入NBA后,甘國陽遇到的白人中鋒也不少了,杰克-西克瑪,比爾-沃頓,馬克-伊頓,甘國陽覺得都沒遇到什么問題。

    他BUG的力量和出眾的意識,讓他在對位同樣靠力量與意識打球的白人中鋒時,絲毫不落下風。

    而且西克瑪和沃頓當時都受困于傷病,表現一般,他們遇到像開拓者這樣運動力超強的球隊,往往疲于奔命,甘國陽對付他們自然也是問題不大。

    可是今天對陣籃網,遇到的這個身高6尺11,看上去平平無奇,唯一引入注目的就是金色大胡子的白人中鋒,甘國陽卻感覺自己有勁使不上。

    這個戈明斯基打球異常聰明,很少低位單打,卻非常擅長撿漏,無球切入和中距離接球投籃。

    而且雖然他是右手球員,可他的左手相當好使,這多次讓甘國陽的封蓋無功而返。

    “嗶嗶!”“提前判斷位置!不要無謂的犯規!”

    裁判的哨音響起,伴隨著的是拉姆齊的怒吼,甘國陽在封蓋戈明斯基的時候犯規了。

    “過來甘!”拉姆齊把甘國陽叫到場邊,“你要提前判斷他的走位,他們現在內線是大前鋒到低位,中鋒提上到弧頂,你要注意對手大前鋒的落位,切斷兩人的連線,不要追人,也不要追球!要提前站在合適的位置上,聽明白了嗎!”

    籃網的內線常用的一個戰術,是大前鋒落到低位,然后戈明斯基到高位,依靠外線的掩護,伺機切入內線接球上籃。

    戈明斯基左右手都非常棒,上籃手感也很好,甘國陽既要單防戈明斯基,又要注意內線保護,便容易被他飄逸的走位欺騙,好幾次失去防守位置。

    “我明白了。”甘國陽只得點點頭。

    “你先下場休息一會兒吧,讓桑普森去防守戈明斯基。”拉姆齊換下了甘國陽,讓肯尼-卡爾上場,換桑普森去防守戈明斯基。

    甘國陽坐在場下,看著球隊的老球皮桑普森怎樣去防守同樣滑頭的戈明斯基。

    桑普森身高同樣6尺10,他的力量臂展都不如甘國陽,跑跳也因為年齡原因有下降,可是甘國陽卻發現他在單防戈明斯基時效果卻很不錯。

    他既不是用牛皮糖一樣的貼身防守,也不是和隊友一起包夾,桑普森總是能夠站在合適的位置上,正好把戈明斯基的接球路線阻擋住,或者干擾他的接球路線。

    戈明斯基沒法舒服的接球,便立刻退化成為一個普通的中鋒,背打也扛不動桑普森,挨了一個大帽。

    雖然在開拓者隊中,桑普森和甘國陽的關系最差,可是甘國陽也不得不承認這個老狀元很有兩把刷子,最起碼防守經驗是遠勝自己。

    而且桑普森的進攻技巧也非常全面,在和戈明斯基的直接對話中,桑普森占據了全面上風。

    這場比賽他拿到了26分,加上開拓者板凳上替補中鋒諾里斯的爆發——他拿下17分14個籃板,最終開拓者123:106在客場大勝籃網,繼續高歌猛進。

    甘國陽雖然在防守中表現不佳,但進攻中他還是無可阻擋的轟下24分,拿到6個籃板。

    東部之旅剛剛開始,甘國陽就覺得似乎不是很讓他滿意。

    而他們的下一站,將是芝加哥。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JBO电竞| 竞博官网| JBO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JBO| JBO| 竞博JBO| 竞博lol| jbo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