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千年爛隊

第一百二十七章 千年爛隊

    在美國這個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體育運動已經成為人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高度發達的職業體育為人們的業余生活帶來了數不盡的樂趣與激情。

    美國的50個州中,兩個海外州除外,剩下的48個州,每一個都有著自己州的代表性體育運動隊,其中以橄欖球、棒球、冰球和籃球四大球類運動為主。

    有些州的職業體育運動異常發達,比如加利福尼亞州,那里有三只NBA職業球隊,兩支NFL球隊和五支MLB的球隊,獲得的各個聯盟冠軍不計其數。

    像這里著名洛杉磯湖人,截至1984年他們已經拿下了7個NBA總冠軍,未來他們還將獲得更多。

    再比如印第安納州,雖然那里的職業球隊沒有加州那么多,球隊的歷史也不是特別輝煌,可是那里的體育氛圍確實全美最好的地方。

    印州因此被譽為“籃球之州”,“賽車之州”。

    同位于美國中部的俄亥俄州,同樣在職業體育領域有著自己的驕傲。

    在橄欖球屆,他們有克里夫蘭布朗隊,布朗隊曾經四次奪得NFL總冠軍——雖然那是在超級碗設立前。

    在棒球界,他們有克里夫蘭印第安人隊,他們1901年便組隊,在1920年和1948年兩次獲得世界冠軍。

    只有在籃球界,俄亥俄確實實實在在的“冠軍荒漠”。

    這里的兩只球隊,辛辛那提皇家和克利夫蘭騎士,都從未獲得過NBA總冠軍——甚至連總決賽都沒有進入。

    而且在1984年這個時節,整個俄亥俄州已經將近30年沒有奪得過任何一項職業體育聯賽總冠軍了。

    在這里駐留了27年的辛辛那提皇家也將在下個賽季搬離這片土地,前往體育的熱土,加利福尼亞。

    俄亥俄人對于籃球冠軍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了俄亥俄大學以及凌一志只有球隊——克里夫蘭騎士身上了。

    從1970年加入NBA,整支球隊和歷史上所有的新軍一樣,從無到有,從零開始,從爛起步。

    一直到1984年整整14年,騎士絲毫沒有成為聯盟豪強的跡象,雖然在隊中曾經不乏有蘭尼-威爾肯斯、內特-瑟蒙德(甘國陽的第一位老師)、沃爾特-弗雷澤等著名球星,可他們要么能力不足,要么已到職業生涯暮年,均難有大作為。

    雪上加霜的是,到了1978年,騎士迎來了“我稱第二爛沒人敢稱第一”的“傳奇”老板——泰德·斯特皮恩。

    1980年,斯特皮恩取得了騎士隊37%的股權,成為球隊的最大投資人,真正的決策者。

    爾后一直到1983年的三年中,騎士隊的戰績只有66勝180負,勉強超過了百分之三十,排名全聯盟顛底。

    三年時間里,球隊損失了1500萬美金,當時斯特皮恩買下騎士股份不過用了200萬美金。

    三年時間里,他總共為球隊更換過6名主教練,其中僅1981-1982賽季就更換了4名主帥,頻繁的人事變動讓那個賽季球隊只贏得了15場比賽。

    三年時間里,他將騎士隊未來連續兩年的首輪選秀權——1981和1982年,全都拿去交易,致使球隊連續幾年都沒有首輪選秀權。

    其中最著名的一例,就是他把1982年的首輪簽換給了湖人,結果抽簽臉面一向好的驚人的騎士拿到了狀元,便讓當年的衛冕冠軍湖人得到了狀元秀。

    這是NBA歷史上唯一一次衛冕冠軍得到狀元簽的例子,湖人用這支簽選來了詹姆斯-沃西,直接讓紫金軍團完成了鋒線上的新老交替。

    騎士隊則為此付出了慘重代價,整個球隊的重建計劃因此全盤破產。

    對于他這種專門利人、毫不利己的行為,NBA聯盟也看不下去了,在1983年底迫使他將球隊經營權以2000萬美金的價格轉讓給了當地富豪戈登-岡德。

    同時聯盟就為他量身定做一條“斯特皮恩”規則,禁止球隊將其連續兩年的首輪選秀權交易出去,以此來防止斯特皮恩這樣的中二老板學雷鋒。

    到了1984賽季,擺脫斯特皮恩魔掌的騎士依舊沒有什么起色,他們創下客場16連敗的球隊紀錄,整個賽季只贏5個客場比賽。

    以28勝54負排名中央區第四,即便這樣,這也是球隊自78-79賽季以來的最好成績了。

    他們主場入座率平均達到5075人——連開拓者的三分之一都不到。卻還是比上一年提高了30%。

    到了1985賽季,在1984年的年末,騎士的戰績看上去依舊沒有任何好轉跡象,開季他們遭遇了一波9連敗,到目前為止14場比賽過去,他們只贏下了2場比賽,在整個東部墊底。

    面對這樣一支千年爛隊,戰績墊底的騎士,目前風頭正盛的開拓者自然提不起什么精神。

    比賽開始前甘國陽望著里奇菲爾德體育館里稀稀拉拉的球迷,不禁想起了在洛杉磯比賽時,快船主場和湖人主場的巨大反差。

    當時的NBA球館各種設施還比較老舊,尤其一些五六十年代修建的老體育館,如果觀眾比較少的話,整個場館就會顯得特別破敗。

    甘國陽看著這樣的環境,總覺得自己不是在打世界上最高水平的籃球賽,而是在打一場貧困地區募捐友誼賽。

    如果說這場比賽有什么驚喜的話,一個是看臺上為數不多的穿著開拓者球衣的球迷,他們穿著11號的球衣,顯然是為了來支持甘國陽的,里面又不少都是華人。

    甘國陽現在無疑已經成為了在美華人的驕傲,無論他到那里比賽,都會有華人球迷,甚至亞洲球迷出現。

    另一個,便是甘國陽在騎士的首發陣容中看到了熟人,堪薩斯大學“Twin-fools”中較矮的一個,梅爾文-特平。

    這個和薩姆-鮑維組成堪薩斯雙塔,身高6尺11,體重240磅的大中鋒,因為甘國陽,他們命運有所改變。

    在原本的歷史中,他所在的堪薩斯大學同樣倒在了4強賽,只是他們是輸給了尤因的喬治城。

    在后來的選秀大會上,他被華盛頓奇才選中,然后交易到了克里夫蘭騎士。

    而現在,他們在NCAA比賽里死于甘國陽之手,而且死的很難看。

    正因為如此,他的選秀名次落到了第12位,直接被克里夫蘭選中,倒也是殊途同歸。

    他的隊友薩姆-鮑維接替他被華盛頓選中,甘國陽則接替鮑維來到了開拓者。

    甘國陽在來到開拓者后迅速成為首發和主力,而特平也成為了這支騎士的首發中鋒,他們的另一個中鋒馬克-維斯特是一個6尺10的大漢。

    只是兩只球隊的戰績真是天壤之別,一支只輸了兩場,另一支只贏了兩場。

    “哈嘍,特平,好久不見。”甘國陽看著穿著騎士隊服的特平,面無表情的說道。

    “嗨……甘。”特平卻是帶著一絲畏懼回應道,看來四強賽被戲耍的陰影并沒能在特平心中被抹去。

    外加現在騎士糟糕的戰績和開拓者的如日中天,特平看到甘國陽都有些發怵。

    不過,現在的甘國陽已經不是大學的甘國陽了,而開拓者也不是岡扎加斗牛犬,甘國陽不再是第一選擇,所以開場后特平最擔心的事并沒有發生。

    甘國陽主要還是在外線為隊友做策應,做好基本的卡位、擋人任務,而在防守中也是兢兢業業的補位,一副藍領做派。

    在比賽開始前拉姆齊私下和甘國陽交流過,說他這場比賽會讓桑普森做主攻點,要求甘國陽完成好其他任務。

    甘國陽雖然心里不情愿,但拉姆齊的話他還是聽的,所以他也做出了讓步,沒有提出異議。

    只不過當第一節比賽進行到一多半時,開拓者竟然以20:17落后騎士隊三分。

    拉姆齊不得不喊了一個暫停,他覺得球隊是過感恩節過散掉了,竟然在第一節打成這個樣子。

    “我不知道你們究竟在干什么?以為騎士隊是感恩節的火雞嗎,烤好了放在桌子上讓你們吃?拿出我們的強度來!我看不到你們在進攻中的壓迫性,你們的速度去了哪兒!”拉姆齊氣得在替補席大吼。

    整個開拓者都不是很在狀態,范德維奇和帕克森的手感不再像對陣公牛時那么火熱,而桑普森更是手感全無,第一節四次投籃全部丟失。

    甘國陽在進攻上并沒有什么發揮,他只嘗試了一次中投,結果沒有進。

    在防守中甘國陽覺得好像也沒什么激情,而開拓者在鋒衛位置上的防守缺陷再次暴露出來,被騎士的得分后衛沃德-弗林四投全中拿下八分。

    甘國陽在第一次現場看NBA季前賽的時候,就認識了沃德-福林這個球員,當時他還在金州勇士。

    當年甘國陽在奧克蘭看比賽的時候,他和伯納德-金組成的鋒衛線火力強勁,只是成績不佳的勇士最終還是將他交易。

    本場比賽,他的突破急停跳投讓帕克森防不勝防,鎮守內線的甘國陽自然也是沒有辦法。

    “克萊德,你上場,提升一下進攻的節奏;甘,你下來休息一下,卡爾你上場。”拉姆齊做出了人員上的調整。

    甘國陽拿過工作人員遞來的毛巾,擦了擦頭上的汗,一屁股坐在了板凳席上,看著隊友繼續上場比賽。

    “怎么了甘,你似乎不是很興奮,介意我把出手權分配給桑普森嗎?”拉姆齊坐了下來,一邊看著場上比賽,一邊說道。

    “沒有,我只是覺得觀眾太少,讓我沒有表現的欲望。”甘國陽喝了口水說道。

    “我希望你能理解教練的職責,甘。”拉姆齊說完,看了甘國陽一眼,然后又站起來,繼續去場邊觀戰了。

    甘國陽想起了拉姆齊和他說過的話,一個教練不僅僅是要設計出好的戰術,更重要的是要調節好球隊中球員的關系,讓每個人能夠各司其職,讓球星們都能夠滿意。

    只有這樣,球隊才能順利前進,否則不用和別的球隊比賽,內部矛盾就能讓球隊止步不前。

    想到這里,甘國陽也感嘆,哪怕在美國,在NBA球隊這種最靠實力說話的地方,人際關系也是無比重要。

    甘國陽不知道桑普森是否有到拉姆齊那里訴苦,也不知道拉姆齊心中更看重誰,但作為新秀,他還是選擇退讓一步,聽從拉姆齊的安排。

    球隊的內線進攻權更多的交給桑普森,而甘國陽則把精力放在防守和策應中。

    在必要的時候,拉姆齊會為甘國陽安排戰術,讓他用進攻去解決問題,至于什么時候是必要的時候,甘國陽可就不知道了。

    “我他媽的覺得,現在就是必要的時候。”甘國陽看著場上的比賽局勢,心里不禁說道。

    暫停后,開拓者的進攻得到了改善,德雷克斯勒犀利的突破和出色的分球,輕而易舉的撕破了本就孱弱了騎士防線,率領開拓者連續漲分。

    可是防守端,桑普森卻沒有辦法限制特平。

    桑普森對付戈明斯基這樣的老油條是經驗十足,因為他自己也是個老油條。

    可遇上特平這樣生猛型的年輕中鋒,他似乎有些力不能及。

    特平雖然在NCAA上被甘國陽戲耍,但他卻也是實打實在名牌大學鍛煉了四年的優質中鋒,基本功扎實,天賦也不差,身體素質出眾。

    凡是能進NBA,并打得上比賽的,沒有一個沒兩把刷子,再差的球員也都有大爆發的時候,更何況特平還是一輪秀。

    身高和體重上都占據優勢的特平,在開拓者的三秒區中連續摘下前場籃板,并強打成功。

    沒有了后場籃板保證的開拓者,快速反擊就打不起來,沒有快速反擊的開拓者,就沒法拉開比分。

    第一節比賽結束,雙方勢均力敵,打成了32:32平,這也讓現場的騎士球迷相當振奮,為騎士能和西部第一打成這樣而起立鼓掌。

    “我覺得應該是我上場的時候了,讓我去對付特平那個家伙吧,我根本不怕他。”甘國陽對著拉姆齊說道。

    “不,不要著急,聽我的指揮。”背對這甘國陽的拉姆齊冷冷地說道。  

U赢电竞 JBO电竞| 竞博体育| 竞博lol| 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JBO竞博| 竞博电竞| JBO体育| JBO| 竞博电竞| JBO官网|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