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汽車之城

第一百二十九章 汽車之城

    開拓者前往底特律的道路可謂充滿荊棘。

    打完在克里夫蘭的比賽后,整個美國五大湖地區開始下起了大雪,從克里夫蘭前往底特律的支線航班也被迫取消。

    由于克里夫蘭離底特律并不遠,所以整個開拓者便坐著大巴繞著伊利湖前往西北方向的汽車城。

    離開溫暖舒適的旅館,在風雪中坐著汽車行駛在公路上并沒有想象中的浪漫。

    寒冷的天氣和結冰的路面,讓司機不得不減慢行駛速度,否則一旦出現車禍,整支開拓者可就毀于一旦了。

    “我覺得我們就該坐飛機,等待暴風雪過去,而不是在這該死的路上坐汽車。要是一不小心翻了,哦天吶,那我們明天可就要上頭條了。”坐在座位上的科爾特望著窗外茫茫的大雪抱怨道。

    “閉上你的臭嘴,你最好想想晚上該怎么對付托馬斯,昨天你被戴維斯打得可夠慘的。”坐在科爾特旁邊的甘國陽可不想聽到那些不吉利的話。

    由于和底特律的比賽是背靠背,根據天氣預報大雪一時半會兒是停不了了,所以開拓者才會選擇坐汽車,比賽在今天晚上就要進行。

    一路的顛簸,當開拓者到達底特律市區時,已經是下午了,此時大雪依舊沒有停下。

    到了市區后,整個城市因為下雪導致了道路擁堵,開拓者的大巴又被擱在了半路上動彈不得。

    更糟糕的還在后面,這輛行駛在公路上三個多小時的汽車,在距離酒店兩公里的地方拋錨了,他的發動機似乎受到了寒冷天氣的傷害。

    于是開拓者的球員不得不下車,步行前往酒店,其實這樣或許還能快一些。

    “幸好每年來五大湖地區只有一次,否則一定會瘋掉的。但我想明年我們能不能挑個好點的時間來,不要在這該死的下雪天。”范德維奇頂著雪花,拎著自己的行李走在隊伍的前面。

    “幸好我們不是踢足球的,而是籃球運動員。”和范德維奇走在一起的德雷克斯勒打趣道。

    “我更想做個乒乓球運動員,那樣我應該能拿個世界冠軍。”甘國陽的笑話比這里的天氣更冷。

    很快,一行人終于到達了下榻的酒店,所有人趕忙到房間里安頓好自己,然后舒舒服服洗了一個熱水澡。

    等一切安排妥帖的時候,夜幕也已經降臨到了這座汽車之城,開拓者已經沒有時間集中訓練,必須前往阿倫郡戰爭紀念體育館,準備晚上的比賽了。

    當時的NBA,“Memorial-Coliseum”是常見的球館名,比如開拓者所在的主場球館就叫紀念體育館。

    因為那時商業化在NBA還沒有盛行,許多體育中心都屬于公共事業,在命名上都具有紀念意義,其中大多是戰爭紀念或者老兵紀念。

    而就從1984-85賽季開始,很多球館的冠名權將被賣給商業公司。

    一進入阿倫郡戰爭紀念體育館的場地,甘國陽就感覺這里的氛圍和克里夫蘭明顯不一樣。

    同樣巨大的看臺,克里夫蘭是空空蕩蕩,而底特律卻是座無虛席,離比賽開始還早,觀眾們卻已經早早就坐。

    這種情況甘國陽在波特蘭經常看到,沒想到底特律觀眾的看球熱情一點都不比波特蘭差。

    甘國陽對底特律活塞印象最深的自然是那場歷史得分之最的大戰,那場大戰的主角之一此時已經是甘國陽的隊友了。

    那一年的活塞可謂火力十足,他們賽季場均得到117分,高居聯盟第三位,僅次于丹佛掘金,也正是這兩只球隊才能打出186:184的比賽。

    但他們的防守可謂一塌糊涂,在常規賽他們還能依靠進攻彌補防守缺陷,以東部第四進入季后賽。

    可到了對抗激烈,針對性更強的季后賽,他們在首輪便慘遭尼克斯淘汰,系列賽他們被伯納德-金場均砍下42分,被金一個人打成了篩子。

    到了這個賽季,他們的風格依舊沒有改變,還是奔跑在狂轟濫炸的道路上,這也導致他們的狀態很不穩定,輸輸贏贏,波動很大。

    只不過在這場比賽面對波特蘭開拓者前,整個活塞已經整整休息了4天,而開拓者卻是一路奔波勞碌,匆匆忙忙趕到目的地就要立刻開始比賽。

    甘國陽在場上做著熱身運動,連一向精力充沛的他都感到了一絲疲倦,連續的客場比賽加旅途勞累,讓他感覺到自己的競技狀態并不是特別好。

    紀念球館中的球迷人數越來越多,聲音也開始越來越嘈雜,還沒有正式開打,甘國陽已經快要聽不清球砸在籃筐上的聲音了。

    如果在主場,這樣的感覺會非常的棒,但在客場,想到有這么多的人在敵視著你,這種感覺并不好受。

    很快,開場儀式過后,雙方首發球員站上了球場,開拓者連續第二場的背靠背比賽就要開始了。

    “嗨,甘。”甘國陽還沒站上中圈,卻聽到有人和自己打招呼。

    甘國陽一看,竟然是對方的控球后衛,和甘國陽穿同樣號碼的伊塞亞-托馬斯。

    對于托馬斯,甘國陽是久聞大名,以前他看NBA比賽的時候就覺得,這個小個子控衛是少數打法比較像21世紀球員的家伙。

    當時的后衛球員的運球姿勢看上去都像撅著屁股彎著腰,手上提溜著籃子的老奶奶,而且多是單手運球,換手變向都比較少。

    托馬斯是其中少數運球極其熟練,胯下,變向、轉身體極其流暢的后衛,他將實戰和表演完美的結合了起來,給了當時的NBA觀眾極大的視覺享受。

    之后像喬丹等新晉的后衛,都開始擁有這樣的運球技術,這也代表了NBA外線技術的革新趨勢。

    在和掘金的那場比賽中,托馬斯拿下了47分,是全隊的最高分,甘國陽對他也是印象深刻。

    “你好。”甘國陽禮貌性地回答了一句,對著托馬斯笑了笑。

    而托馬斯也用一個標準的微笑回應了甘國陽,他的微笑如同嬰兒一般甜美,常常讓人覺得這個家伙一定是個友好的人。

    甘國陽是第一次和托馬斯比賽,自然不知道在這微笑背后隱藏著的巨大危險。

    “別笑了小子,待會兒會讓你笑不出來。”甘國陽的耳邊又傳來一個人的聲音。

    甘國陽腦袋一轉,發現底特律活塞的中鋒正站在中圈冷冷地看著自己,是一個高大英俊的金發白人。

    在NBA,球星遍地都有,可帥哥卻是難尋,因為黑人的相貌和主流審美實在有些差距。

    開拓者隊中范德維奇可以稱得上帥哥一名,德雷克斯勒雖然是黑人,卻有著更多白人的相貌特征。

    甘國陽剛毅方正的面孔,更是讓很多美國人對華人的印象大大改觀。

    可他們都沒有這個40號白人來得英俊,他是標準的金發帥男,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神,刀削一般的嘴唇。

    只是他嘴里說出來的話和他的樣貌實在有些不符,就好像一個看上去文靜甜美的女孩,嘴里大喊“操你媽”一樣。

    甘國陽還是被這個中鋒的相貌蒙蔽,處在錯亂迷糊的狀態,換成別的人這么和他說話,他早就垃圾話招呼上去了。

    裁判把球扔向空中,甘國陽在爭球中還是處在了上風,輕松壓過了40號白人中鋒,為開拓者爭到了進攻權。

    比賽開始前開拓者的簡短準備會上,拉姆齊的要求就是“一切按照常規,放開了打。”

    這個要求的意思基本就是沒有要求,因為時間實在太倉促了,根本來不及做賽前分析與準備。

    所以一開場之后,整個開拓者的進攻顯得有些凌亂和遲緩,球員站在場上不知道應該怎么跑。

    拉姆齊也不再像平時那樣站在場邊大吼,這個60多的老頭也被幾個小時的路途顛簸弄的有些精神不振。

    這場比賽估計就是看天吃飯,拼的就是球員們平時的訓練積累了。

    眼看著進攻上沒有什么好辦法,范德維奇自然要站出來,作為開拓者的頭號球員,他有責任擔當第一突擊手。

    活塞的防守也是真不好,在小前鋒位置上對位范德維奇的是他們的7號凱利-特里普卡。

    凱利-特里普卡在風格上和范德維奇很像,都是白人射手型的前鋒,在前兩個賽季,特里普卡一直都是活塞隊的得分王。

    不過范德維奇在體型上要比特里普卡大上一號,范德維奇的身體更加強壯,進攻手段更加全面,尤其他在低位的能力,比特里普卡更加出色。

    當范德維奇面對特里普卡的時候,他用一個背轉身翻身跳投命中兩分,為開拓者首開紀錄。

    “你他媽的最好離我遠點。”就在范德維奇進球的時候,籃下的甘國陽終于忍受不住開始爆粗口了。

    在跳球結束以后,對面的40號球員就一直貼著甘國陽,一邊制造身體接觸,一邊嘴里喋喋不休說些不干不凈的話。

    甘國陽對這個家伙開始的一點點好感早就煙消云散了,沒想到他是這么個討厭的家伙。

    甘國陽本來在球場上就是暴脾氣,對手稍微挑釁他,他都會立馬還擊,無論嘴巴上還是打球上,很少給對手放肆的機會。

    所以當40號球員在范德維奇投籃時,用胳膊肘偷偷地頂甘國陽肋骨的時候,甘國陽終于對著這家伙開始噴口水了。

    而40號對于甘國陽的口水混不在意,一臉懵懂的往前場跑去,這讓甘國陽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到了防守端,甘國陽跑到籃下鎮守屬于他的三秒區。

    可是40號根本沒有進入三秒區,而是站在三分線外做策應。

    甘國陽想著我就在三秒區里等著你進來,可沒想到在三分線外持球的40號中鋒,在外線猶豫了一下,竟然直接投籃了!

    84-85賽季,是三分線引入聯盟的第五個賽季,三分球更多的時候被當成迫不得已的得分手段,或者是秘密武器。

    像一般的后衛、前鋒都極少在三分線外投籃,像范德維奇這樣的投籃高手,平均每場比賽投出的三分球連一個都不到。

    而一個中鋒拉出去投三分,簡直就是母豬上樹了。

    對于來自21世紀的甘國陽來說,中鋒投三分倒不是什么稀奇事,可是他早就習慣了80年代的籃球環境,沒想到對手來了這么一招。

    “唰!”這個球竟然還進了!

    甘國陽一臉的不可思議,拿著球到底線去發球了。

    也是因為賽前的準備不充分,甘國陽沒想到對手的中鋒竟然會投三分球。

    現場的觀眾則是一片歡呼,當時NBA的球員進個三分球,比扣籃都來得珍貴。

    甘國陽注意到,許多現場的觀眾都舉起了大大的牌子,上面寫著“Come-on-Laimbeer!”

    “蘭比爾?這家伙叫蘭比爾。”甘國陽這個時候注意了一下40號球員背后印著的名字,發現他叫蘭比爾。

    “娘們才拉到外面投籃,待會兒我讓你看看什么叫中鋒。”甘國陽對著蘭比爾繼續噴口水,甘國陽一旦開始,那就是停不下來。

    “別他媽的逗我了,黃皮豬。”蘭比爾也開始回擊。

    這下子甘國陽憤怒了,他最討厭別人拿他的膚色說事,更不用說侮辱了。

    “你他媽的等著變成一坨鳥屎吧!”甘國陽說完用力推了蘭比爾一下,準備在籃下卡位。

    “嗶嗶!”可是,裁判的哨聲卻響了。

    甘國陽看著裁判指向了自己,說他犯規了,他瞬間覺得莫名其妙起來。

    這時他才發現,剛剛被他推了一下的蘭比爾已經倒在了地上,仿佛甘國陽剛才那一下有千斤之力般。

    “我只是輕輕推了他一下!這難道不是正常動作嗎?”甘國陽向著裁判申辯道。

    裁判沒有理他,而是拿起球給活塞的球員,讓他們發邊線球。

    “回去防守甘!不要和裁判爭辯!”場邊的拉姆齊提醒道。

    回到防守端,甘國陽沒有繼續站在三秒區里,而是跟住了蘭比爾,他決定不再讓他投三分。

    蘭比爾沒有再投三分,可是開拓者內線卻也因此空虛,托馬斯一個變向突破,外加小拋投,為活塞再添兩分。

    甘國陽在底線拿著球,望著這個長相英俊的蘭比爾,突然感覺到了巨大的危機。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JBO电竞| 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竞博| JBO电竞| JBO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