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三十章 拳腳相向

第一百三十章 拳腳相向

    開拓者在第一節的表現可謂是一盤散沙,擅長快節奏進攻的他們完全沒有了犀利的反擊,而是像拖著破車的老牛一樣,跟在活塞球員的身后疲于奔命。

    休息了整整4天的活塞則是精神飽滿,從后衛到中鋒都像裝了小馬達一樣跑得飛起。

    整個開拓者表現比較正常的只有范德維奇一人,他在第一節撐起了開拓者的進攻,依靠個人的單打獨取12分,超過了整個球隊得分的一半——第一節開拓者只拿了20分,命中率只有百分之三十。

    不過到了第一節末端,當活塞開始對范德維奇施行包夾時,開拓者的進攻徹底癱瘓了,球員們戰術跑不起來,單打的手感不佳,只能一點點的蹭分數。

    相反,活塞在伊賽亞-托馬斯的帶領下,進攻異常的流暢,瓦倫丁根本沒法限制托馬斯的發揮,托馬斯個人進攻與串聯球隊一把抓,在第一節就拿下了10分4次助攻,帶領活塞33:20領先了開拓者13分。

    甘國陽在第一節打得異常郁悶,叫蘭比爾的40號進攻中從不往里走,就呆在外面扔中遠投。

    甘國陽要是拉出去防,沒有了他保護的禁區就成了托馬斯來去自如的自留地;甘國陽要是不拉出去防,蘭比爾在外面投還真能蒙進!

    為了對付蘭比爾,甘國陽不得不在三秒區和三分線之間的區域大范圍移動,這讓他在防守端消耗了更多的體力。

    更加糟糕的是,甘國陽在第一節又兩次犯規,不得不提前下場。

    除了賽季開始的那幾場比賽,甘國陽容易在防守中沖動,從而過早犯規外,后面的比賽里甘國陽越來越懂得去控制自己的動作,大大減少了自己的無謂犯規。

    可是這場比賽,他的兩次犯規并不是來自防守,而是來自進攻,這一切自然要歸功于蘭比爾。

    開場甘國陽的一次無意推人,被蘭比爾的演技無限夸大,結果裁判吹了甘國陽一次進攻犯規。

    到了第八分鐘,甘國陽在進攻中得球,一個西格瑪步轉面筐,想從正面直接突破,結果蘭比爾在三秒區的邊緣再次倒地,裁判又響哨,判甘國陽帶球撞人。

    甘國陽郁悶的無以復加,他覺得自己的動作和平時的比賽沒有任何兩樣,今天還因為旅途疲勞,力道小了一些,怎么在這兒就帶球撞人了?

    甘國陽看著從地上爬起來,一臉無辜的蘭比爾,第一次產生了沖上前給他的漂亮臉一拳的沖動。

    甘國陽下場后,開拓者的內線防守更加不能看,桑普森一人鎮守內線,往往顧此失彼。

    “我知道大家都很疲憊,但這就是NBA的比賽,我相信你們每個人都經歷過這樣的情況,但我們還是要打起精神來!第一節就落后12分可不是什么好的開始,我們贏下的比賽里,第一節全部都領先,現在的第一節不是個好兆頭。”拉姆齊在第一節休息時沒有大聲呵斥球員,他知道每個人都很累,所以他更多的還是鼓勵。

    “每一個球員這時候都要站出來,尤其是我們的替補,這個時候要依靠你們去沖擊對手。”拉姆齊決定,既然主力的狀態都不好,那么就派上替補,他們的體力更加充沛,上場后或許會有奇效。

    “甘,不要受對手的影響,無論他們說什么怎么做,你只要打好你的比賽,如果你沖動或者沮喪,那么他們的目的就達到了。”拉姆齊還不忘安慰一下甘國陽,讓他不要受對手挑釁。

    甘國陽點了點頭,心里卻還是咽不下去這口氣。

    從來都是甘國陽用語言刺激對手,用表現打壓對方,他自己還從沒被對手這樣耍弄過,他還記得自己下場時蘭比爾經過他時說的“GoodBye-Fish”(再見菜鳥)。

    顯然蘭比爾是故意造犯規,同時用話語去刺激甘國陽讓他失去冷靜。

    甘國陽在后世并沒有聽過蘭比爾的大名,他只知道活塞有個“微笑刺客”托馬斯,而不知道活塞還有個“黑暗王子”蘭比爾。

    當然,在1984-1985賽季,蘭比爾還沒有真正成名。

    在兩個賽季前,他還是一個第65順位被選中,呆在“千年爛隊”騎士隊的“軟蛋”中鋒——因為他只喜歡在外面投籃。

    像他這樣跑不快、跳不高,沒什么特別天賦的白人球員在NBA是最不受重視的一個群體,他在被騎士選中后在NBA無球可打,便跑去了歐洲混了兩年,結果表現竟然不錯。

    這個富二代混混發現打籃球還是挺不錯的,于是回到了美國,回到了NBA,當然在NBA他又被打回原形,變成一個只會中遠投的白人中鋒,每場拿個7、8分,籃板倒是能搶不少。

    終于在1981-1982賽季,他被交換到了底特律——一座冰冷得如同鋼鐵般的工業城市,在這里他終于有了新生。

    他的蛻變來自于1982-1983賽季,那一年他進入了全明星,這是一個賽季前其他人很難想象的,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到了1982-1983賽季,他再次入選全明星,從此他正式成為了NBA的一個明星球員,底特律活塞的內線防守支柱。

    可顯然,蘭比爾沒有絲毫做明星的覺悟,從1982-1983賽季開始,這個相貌英俊的白人內線開始顯露自己鋒利的獠牙,很多中鋒都開始注意到這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白人,在打球時是多么的讓人不爽。

    假摔、小動作、推人、垃圾話,這些慢慢的都開始成為蘭比爾武器庫中的小把戲,其他球隊也都會在準備會上提醒球員,小心蘭比爾。

    只不過當時活塞的成績還比較一般,尤其在季后賽中沒有大的作為,蘭比爾的這些伎倆也沒有引起大眾觀眾。

    當時的甘國陽還在岡扎加大學瘋狂的進行訓練,更加不會關注到這個中部球隊的白人中鋒。

    正好這場比賽前拉姆齊沒來得及開準備會,自然也就沒有人提醒甘國陽小心活塞的危險人物——本來桑普森是可以提醒他的,但但桑普森沒有,兩人在賽場外很少交流。

    于是,在第一節甘國陽便成為了蘭比爾的受害者,他不是第一個,當然也不會是最后一個。

    “我們都忘了和你說了,蘭比爾這個家伙是聯盟里最無恥的內線之一,當然在這里有很多無恥的球員,你要學會和他們斗爭,直到有一天你也變成一個無恥的人。”坐在甘國陽旁邊的肯尼-卡爾和甘國陽說道。

    肯尼-卡爾是整個開拓者球齡最長的球員,他在1977年的選秀大會上在第一輪第六順位被洛杉磯湖人選中,成為紫金軍團的一員。

    當時他在洛杉磯就是賈巴爾身邊的好助手,正因為如此開拓者在對抗湖人,甘國陽在對抗賈巴爾的時候,卡爾總能出一些主意。

    巧合的是,卡爾之后又分別在騎士和活塞呆了幾個賽季,這意味著他和蘭比爾做過好幾年的隊友。

    事實上,在1981年的那筆交易中,他和蘭比爾一起被交易到了底特律,只是一年后,他又被交易來了開拓者,在開拓者穩定了下來。

    所以,卡爾對蘭比爾這個家伙是再了解不過了,他看到甘國陽一臉郁悶的樣子,自然要以老將的身份教導他一下。

    “我從沒見過這么討厭的家伙,雖然我也喜歡噴垃圾話,可我會用籃球的方式打敗對手,而不是像他這樣搞陰謀詭計!”甘國陽聽了卡爾的話,還是氣不打一處來。

    卡爾是整個球隊的老大哥,除了教練外,其他球員都會聽他的話,他是真正的更衣室領袖。

    他最常做的,就是在比賽結束后帶著球隊里的年輕球員到酒吧里喝酒,甘國陽雖然很少一起去,但卡爾卻很喜歡這個個性獨特的中國小子。

    聽到甘國陽的抱怨,卡爾又說道:“對,他就是搞陰謀詭計,他就是喜歡玩這些歪門邪道,可他并不犯法也不違規。聯盟里就是有一些家伙喜歡弄這些玩意兒,到時候我們去了波士頓,你會明白的。”

    “卡爾,準備上場,換下桑普森。”這是站在前面的桑普森對著替補席找了招手說道。

    第二節開始后,拉姆齊換上了柯西、德雷克斯勒、諾里斯等一干替補,主力只留下桑普森和帕克森,替補們相對充沛的精力給開拓者注入了一些活力,在第二節開始階段,他們保持了防守的完整性,進攻手感也開始慢慢回暖,總算沒有被活塞將比分拉開。

    而活塞同樣派上了替補陣容,蘭比爾與托馬斯都下場休息,他們的進攻能量一下子少了許多。

    開拓者在慢慢地把活塞的優勢蠶食,活塞的防守不愧為聯盟前幾爛,尤其在蘭比爾下場后,后場籃板的保護差了不少,這也說明蘭比爾其實很有兩把刷子。

    卡爾聽到拉姆齊的話,立刻脫掉了外衣,站到場邊等待上場。

    在一次開拓者的防守犯規后,卡爾上場替換下了桑普森,由于甘國陽的犯規,桑普森一直沒有得到休息時間。

    桑普森下場坐到甘國陽旁邊后,板凳席上一下子安靜了許多,兩個人互相不理睬,沒有什么話可說。

    卡爾上場后,開拓者的內線高度再次下降,這意味著開拓者必須打快,必須用進攻彌補防守上的不足。

    像一頭小公牛一般的德雷克斯勒在本場比賽中得到了充足的上場時間,他在第一節中段上場后,一直留在了場上。

    他犀利的后場籃板,有效保護了開拓者身高不足的內線,同時一條龍的快速進攻打得活塞措手不及。

    很快,在德雷克斯勒的爆發下,開拓者在第二節比賽進行到第6分鐘的時候,終于把比分追到了40:42,只落后活塞兩分。

    活塞的教練查克-戴利不得不叫了暫停,他要換上主力陣容來抑制開拓者的猛烈反擊。

    “我們打的很好,一定要注意攻防的轉換與銜接,不給對手喘息的機會。我知道我們都很累,但我們這樣打,對手也會很累,他們的防守并不出色,我們可以打出更高效的進攻。”拉姆齊沒有再布置什么特定的戰術,他知道有時候戰術并不一定會起效果,球員們的積極性和專注度對比賽的影響更大。

    這點也是NBA與NCAA的區別所在,NCAA有足夠的時間讓球員去走戰術套路,而NBA沒有。

    “甘,上場后要注意后場籃板,后場籃板,這是我們快速反擊的最重要彈藥!”拉姆齊提醒著甘國陽,后場籃板是開拓者這種快速進攻型球隊的生命線。

    “好的,我知道了。”甘國陽嘴上說知道了,可是他看到活塞隊的替補席上,蘭比爾也站起來脫下了外套,他的腦子就熱了起來。

    “這家伙,我一定要教訓教訓他。”甘國陽不是沒在籃球場上吃過虧的人,可讓他吃虧的是誰?

    啟蒙老師瑟蒙德,大北斗張伯倫,天勾賈巴爾,尤因以及奧拉朱旺,就這些,甘國陽后來也都找回了場子,可蘭比爾算什么?

    甘國陽非要在蘭比爾頭上拉屎拉尿不可,否則他就咽不下這口氣。

    “早上好,寶貝兒。”好死不死,蘭比爾在上場后還對著甘國陽笑著問好,這讓甘國陽更覺得氣血上涌。

    “我會讓你開心的,好好享受把寶貝。”甘國陽當然不會示弱。

    暫停后活塞開始進攻,托馬斯重新上場掌控活塞的進攻。

    托馬斯和魔術師不同,他是一個身高6尺1的小個子控衛,他不像高大的魔術師有著寬廣無比的視野,但他極強的突破能力讓防守方不得不壓縮防線。

    而他精妙的手上功夫,讓觀眾嘆為觀止的同時,又常常讓對手望球興嘆。

    開拓者的新秀控衛科爾特在上一場被戴維斯教訓后,又要面對托馬斯,實在是可憐。

    托馬斯一個交叉運球后從中路直接斜切入籃下,這次蘭比爾并沒有拉到外線,所以身在三秒區的甘國陽自然上前補防。

    面對著撲上前的甘國陽,托馬斯非常冷靜,他迎著甘國陽直接起跳,但沒有攻擊籃筐,而是在空中一個低手傳球,從甘國陽的背后把球遞給了籃下的蘭比爾!

    蘭比爾如果是個身體素質超強的黑人或許就是一個暴扣了,但他是個彈跳幾乎為0的白人中鋒,就在他持球發力準備起跳的時候,補防托馬斯的甘國陽已經轉過了身,一個準確的切球把蘭比爾手中的球打掉。

    沒有犯規!

    甘國陽搶到了這個球,沒有任何停頓,準備后場直接運球發動快攻!

    可他步子剛剛邁出去,卻發現身體好像被什么東西拉住,腿在往前邁,身體卻在向后倒。

    “嘭!”“嗶嗶!”

    裁判的哨聲響起,而甘國陽則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我犯規了?我只是輕輕干擾了他一下!他這是假摔!他哪有那么容易摔倒?”躺在地上的甘國陽耳中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他再也忍受不住,不顧身上的疼痛,從地上一躍而起,朝著那個罪魁禍首一拳打了過去!  

U赢电竞 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 竞博体育| JBO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 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JBO体育|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