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因小失大

第一百三十一章 因小失大

    甘國陽重生的這輩子如果不去打籃球,打拳擊也絕對是一把好手。

    6尺10的身高在拳壇絕對一覽眾山小,而靈敏的身手和極快的反應速度,也讓他能夠躲避對手的拳頭。

    超出時代水平的力量,可以讓他的重拳毀滅任何一位拳擊手的腦殼,

    超長的臂展,甚至可以在對手在夠不著的距離上,對其發動猛烈的攻擊,讓拳擊比賽變成一場不平衡的“大人打小孩。”

    甘國陽的忘年好友張伯倫曾經就想和拳王阿里來一場拳擊賽,最終因為各種原因沒有實現。

    而張伯倫在NBA中卻是少有的好人,極少與人發生沖突,而少有的一次沖突中他動拳頭打人,還把自己的手腕給打折了。

    甘國陽沒有張伯倫那么衰,而甘國陽在球場上的脾氣也沒有張伯倫那么好,面對蘭比爾一個陰險的阻擋推人,倒在地上的甘國陽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沖動,爬起來對著蘭比爾的腦門就是一拳。

    蘭比爾這貨也不是好對付的,自打他開始拋棄臉面,在場上做個下陰手使絆子的內線打手起,就做好了隨時打人和被打的準備。

    事實上蘭比爾并不是天生暴力狂,他的所有挑釁、小動作不是頭腦發熱的行為,而是有計劃有目的的。

    他的目的就是讓對手失去理智,失去冷靜,這樣他們的真實水平就無從發揮,蘭比爾自然能夠從中得利。

    如果對手為此沖冠一怒大打出手,那蘭比爾就更開心了,這人要是對方的主力球員,就意味著直接廢掉他們的一員大將。

    不過,蘭比爾必然也要為此付出一些代價,比如說挨打。

    在他未來的NBA生涯里,蘭比爾或許將是NBA歷史上挨打最多的球員,他不僅不會因此而獲得同情,反而遭到了大多數人的痛恨。

    現在蘭比爾可沒心思想著以后的事了,而是要想著躲開突然出現的拳頭。

    蘭比爾身高6尺11,比甘國陽還高一些,這廝打球的動作緩慢,可躲起拳頭來的速度卻不滿。

    他眼看著甘國陽一個猛虎翻身,伸出拳頭朝自己沖過來,下意識身體往后一縮一躲。

    他本來個子就高,甘國陽又是從下往上打,所以他的下巴躲開了甘國陽這一拳,但身體卻沒能幸免。

    甘國陽這一拳頭重重打在了蘭比爾的鎖骨上,一陣鉆心的疼痛讓蘭比爾吼出聲來。

    “嗶嗶嗶嗶嗶嗶!!”裁判也是立馬響哨,上前來阻擋雙方球員。

    不過已經來不及了,甘國陽沖起來一動拳頭,活塞的球員已經出動,一部分是上前把蘭比爾拉開,吃了一拳的蘭比爾已經罵罵咧咧要沖上去還甘國陽一拳。

    一部分則橫在了甘國陽面前,貌似要在甘國陽這里討個說法。

    “You're-an-asshole!Do-you-think-where-fucking-is-it?”(你這個爛屁眼,你他媽以為這里是哪兒?)伊塞亞-托馬斯一邊吐著臟話,一邊推著甘國陽,雖然他只有6尺1,卻一點也不害怕6尺10的甘國陽。

    “Don't-nag-me……You're-just-a-good-for-nothing-bum!(別他媽煩我……你他媽就是一個廢物!)”甘國陽一邊推開托馬斯,一邊指著對面的蘭比爾大罵。

    蘭比爾自然不甘示弱,身前拖著兩個隊友,一臉兇神惡煞地對著甘國陽狂吼:“You-stupid-Chinese-jerk!All-of-you-are-just-Shit!(你這只中國蠢豬!你們全他媽的是屎!)”

    這時整個場上已經亂作一團,開拓者球員也都圍上來,德雷克斯勒和范德維奇緊緊抱住甘國陽,不讓他繼續沖動下去。

    甘國陽聽到蘭比爾的話,像看到了紅布的公牛,猛地掙脫開隊友,再一把推開托馬斯,朝著蘭比爾就沖了過去。

    蘭比爾也是條硬漢,根本不躲,隔著兩個人就朝著甘國陽揮起了拳頭。

    由于活塞球員的阻擋,甘國陽沒法沖到蘭比爾面前,但他超長的胳膊發揮了作用,幾拳都打在了蘭比爾的肩膀上。

    “嗶嗶嗶嗶!”裁判依舊在吹著哨子,但在嘈雜無比的紀念球館幾不可聞。

    兩邊的教練和工作人員都跑到了場上,努力控制著場上的局勢,替補球員也上場拉開有可能發生沖突的球員。

    開拓者這邊肯尼-卡爾作為曾經的活塞球員,球隊的老大哥,努力地勸服雙方的球員,讓兩邊沖動的年輕人都冷靜下來。

    德雷克斯勒和范德維奇再次拉開了甘國陽,此時甘國陽已經被隊友和工作人員團團圍住,他現在就是個危險的猛獸,處在傷人的暴走狀態。

    “Clam-down!Clam-down!(冷靜下來,冷靜下來!)”拉姆齊拉住甘國陽的胳膊對著他大聲喊道。

    甘國陽到底沒有完全失去冷靜,聽到了拉姆齊的聲音,他也慢慢平靜了下來,不再試圖掙脫隊友,只是怒視著不遠處同樣被隊友包圍的蘭比爾。

    蘭比爾挨了甘國陽幾拳,都沒有打到要害,肩膀上那幾拳都沒事,只是打在鎖骨上的那一拳讓他夠嗆。

    不過蘭比爾看上去很平靜,雖然甘國陽突然的暴起讓他很吃驚,但這也正是他想要的,反正是甘國陽先動的手,蘭比爾最多吃個技術犯規,而甘國陽在場上肯定呆不下去了。

    果然,場上的情況逐漸平穩了下來,球迷們當然不會有意見,有些人巴不得看到球員打架,籃球賽拳賽一起看了。

    雙方球員和工作人員各自回到替補席,這時主裁判終于出現了,剛才他被淹沒在雙方球員之間,怎么吹哨子都沒用。

    主裁判對著甘國陽吹罰示意他離場,賽場上立刻掌聲一片,甘國陽只得在兩名工作人員的陪同下從球員通道回更衣室。

    “Asshole……You're-shit……Goodbye-Joker!”甘國陽離場時活塞球迷不斷對著他罵罵咧咧。

    還有人拿喝完了空飲料杯以及一些雜物朝他扔過來,但甘國陽都沒有反應,繼續往里走。

    甘國陽雖然在球場上脾氣暴躁,但還不至于和球迷一般見識,而且后世奧本山宮殿事件的結果他還記憶猶新,他可不想讓奧本山事件提前20年上演。

    “Everything-will-be-Ok,Everything-will-be-ok……(一切都會好起來,一切都會好起來。)”跟在甘國陽旁邊的球隊工作人員嘴里叨叨著。

    “I'm-Ok,I'm-Ok……”甘國陽也表示自己已經冷靜下來沒問題了。

    走在空曠無人的球員通道里,甘國陽已經開始為剛才的沖動感到一些后悔了。

    如果他沒有打出那一拳的話,這時范德維奇應該站在罰球線上進行技術犯規的罰球,開拓者可能有機會反超。

    甘國陽還想著一定要在蘭比爾頭上扣一個,殺殺他的氣焰,最終幫球隊贏下這場比賽。

    “Fuck!”甘國陽大吼了一聲,嚇了旁邊的工作人員一跳。

    “對不起卡爾普,讓你們擔心了。”甘國陽對著身邊的工作人員說道,他是開拓者的訓練師,羅恩-卡爾普。

    “不不不,蘭比爾這個家伙確實太過分了,換成是我我一樣會揍他。”卡爾普不忘鼓勵甘國陽。

    “我覺得還是繼續待在球場上,用籃球的方式教訓他比較好……不過他確實很欠打,打完他之后我覺得心里舒服多了。”甘國陽說完自己都笑了笑。

    “不用擔心甘,在籃球場上打架的都是硬漢,隊友不會責怪你的,他們只會怪你為什么不打準一些。”卡爾普說道,他作為開拓者的老臣,在球隊已經工作了將近20年,開拓者建隊時期就在這里工作。

    對于甘國陽這個敢打敢拼,充滿天賦的小伙子,卡爾普打心眼里喜歡他,每次球隊訓練都會特別關照甘國陽,而甘國陽自己訓練又特別刻苦,兩人的關系非常好。

    “希望如此吧。”甘國陽想到自己沒法在場上幫助狀態不佳的球隊,心中又多了一些不甘。

    把甘國陽送到更衣室后,卡爾普和另一個工作人員回到了球隊的替補席繼續觀看比賽,留下甘國陽一個人在簡陋的客場更衣室等待比賽的結束。

    賽場上的一切都在朝著不利于開拓者的方向發展,混亂之后的活塞很快重振旗鼓,擁有了托馬斯的他們再次打出犀利的進攻。

    而開拓者在缺少甘國陽這個內線屏障后,更加沒有辦法阻擋托馬斯的突進,桑普森一人又要進攻又要防守,讓他實在有些吃不消。

    活塞的另一個重要角色,挨了甘國陽一拳頭的蘭比爾就像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繼續在場上興風作浪。

    蘭比爾可不是只會耍小動作,玩陰謀詭計的球場混混,他對后場籃板的保護能力之強,事實上是冠絕聯盟。

    從1982年開始,他在后場籃板方面的統計數據就開始排名聯盟第一,當時的活塞雖然防守差失分多,但蘭比爾絕對是活塞隊中為數不多可靠的防守保證。

    蘭比爾強悍的后場籃板為活塞的快速進攻輸送了足夠的彈藥,也讓開拓者想要沖擊活塞內線,增加二次進攻機會的計劃泡湯。

    在沒有了甘國陽后,少了一個內線穩定輸出點的開拓者把更多的進攻任務分配到了外線。

    甘國陽雖然在開拓者當中不可或缺,但還沒有到絕對核心,少了他打不動球的地步,尤其是范德維奇還在,他總能在關鍵時刻用進球給開拓者續命。

    尤其是他的罰球,全場博得13次罰球的他投中了12個,他全場的投籃次數也不過才12次。

    桑普森沒有了甘國陽的輔助,在防守端更加沒法限制活塞,但他進攻端做的很不錯,面對蘭比爾的那些招數,桑普森很成熟的用一個個的進球來回應,全場他12投8中,拿下了19分。

    只是,在籃板球一項上,開拓者輸給活塞整整20個,助攻也少了6個,就連犯規也比活塞少11個。

    最終活塞在主場以120:112戰勝了開拓者,送給開拓者賽季第三敗,也終結了開拓者的8連勝。

    甘國陽一人坐在更衣室,當然他沒有閑著,而是在更衣室找出幾個杠鈴開始做二頭肌練習,一邊練一邊隱約能聽到球場中央傳來的球迷喝彩聲。

    聲音越想,說明活塞打得越好,說明開拓者的機會可能不大了。

    本來更衣室里是有一臺收音機的,活塞當地的電臺應該有兩隊比賽的語音播報,但甘國陽不想打開它,他怕聽到球隊輸球,怕球隊因為他的沖動而失敗。

    不過該來的總要來,當甘國陽看到更衣室的門被打開,第一個進來的肯尼-卡爾耷拉著腦袋時,甘國陽就知道球隊應該輸球了。

    甘國陽看著隊友一個個沉默著走進更衣室,原本就冰冷潮濕的更衣室,一下子又籠罩上了一層寒冰。

    甘國陽像一個犯錯的小孩一樣,不知道該怎么辦,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去安慰隊友。

    他畢竟還年輕,他有實力,有脾氣,但還沒有學會如何去控制自己的脾氣,也沒有學會如何處理好現在這樣的情況。

    “好了,我們輸了,一場意料中的失敗,因為我們的狀態實在不好。我們的戰術沒有打出來,籃板球的爭搶不夠,失誤太多,沒有限制住對手的進攻,如果這樣的表現還能贏球,那我會懷疑我們是不是在打NBA。”拉姆齊最后一個進來,然后開始了賽后總結。

    他沒有提到甘國陽的那一拳,而是批評了全隊的表現,然后就囑咐大家收拾收拾,準備接受采訪,然后離開這個鬼地方。

    甘國陽拒絕了賽后的記者采訪,在沖了一把澡后直接從球員通道離開去了大巴,他實在沒有心情去應付那些煩人的記者。

    很快,這場比賽本身的結果被人忽略,而甘國陽在這場比賽的“斗毆”成為了話題焦點。

    甘國陽一回到旅店,關于本場比賽的報道就出現在了電視臺上,明天的報紙肯定也會連篇累牘的宣傳,其中大多都是關于甘國陽的負面評價,尤其他在賽后還拒絕了采訪,一些媒體開始將他評價為“自私、暴躁的黃油炸彈,”并將本場開拓者的失利歸咎于他。

    在當時的NBA場上打架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在本賽季更早的時候,76人和凱爾特人的比賽中發生了更嚴重的打架事件,可事件的雙方都是聯盟巨星,最后自然不了了之。

    可甘國陽這個外國來的新秀,打了十幾場球就敢在場上動手打人,媒體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追著咬的好機會。

    反正那時候蘭比爾還沒有像后來那么臭名昭著人人喊打,他這下倒成為了受害者。

    對此甘國陽倒不是很在意,真正讓他在意的是NBA聯盟的處罰決定,剛剛上臺的斯特恩可不會放過這個殺雞儆猴的機會。

    果然,在第二天甘國陽坐飛機前往費城的時候,聯盟發布處罰通告,甘國陽被禁賽三場。  

U赢电竞 JBO官网|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JBO竞博| JBO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官网竞博|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