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各懷心事

第一百三十二章 各懷心事

    甘國陽聽到關于自己禁賽的消息,是在到達費城后,前往酒店的機場大巴上,當時車上的收音機在播報著昨天的體育新聞。

    這個消息讓車上的開拓者球員以及工作者、教練都非常吃驚,因為禁賽三場實在是有些重。

    到達了酒店后,開拓者方面又打電話向聯盟總裁辦公室質詢,得到了確實禁賽三場的決定,除此之外還要附加2萬美元的罰款。

    這意味著在接下來對陣費城76人、紐約尼克斯以及菲尼克斯太陽的比賽中,甘國陽都沒法上場。

    在球隊下榻的酒店房間里,甘國陽在和拉姆齊商量著接下來的安排。

    “我覺得你還是先回波特蘭吧,你下一場比賽要等到12月6號才能參加,整整一個星期,在這里你沒有辦法好好訓練,你需要調整一下自己,無論身體還是心態。你要知道,到了這個時候,很多新秀球員都會出問題。”拉姆齊坐在房間的沙發椅上,喝著咖啡和甘國陽說道。

    甘國陽則坐在床上,呆呆望著天花板,他以為只要罰款也就過去了,沒想到竟然會被禁賽,還是三場。

    雖然禁賽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在這件事上,甘國陽感覺受到了不公平待遇。

    同樣有惡意犯規嫌疑,并且也動了手的蘭比爾,竟然沒有被禁賽,僅僅罰款了事,并追加了一個技術犯規。

    “我還是希望能夠和隊友們在一起,和他們一起打完最后兩場客場比賽……”甘國陽看著拉姆齊說道。

    “你應該在能夠上場的時候和他們在一起,而不是現在,你現在需要平靜一下,還是回波特蘭吧。”拉姆齊繼續說道。

    “可我覺得我不應該被禁賽,為什么蘭比爾那個家伙沒有被禁賽?就因為他不是先動手的嗎?還是因為這家伙是個白種人!”甘國陽一下子激動了起來,卻沒有注意到拉姆齊也是個白種人。

    拉姆齊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站起來走到甘國陽身邊,看著有些激動的甘國陽說道:“NBA是一個職業聯盟,你也知道這是斯特恩的第一個正式賽季,而你是和他一同進入聯盟的新秀,所以他需要用嚴格的處罰來樹立權威,正好你撞到了槍口上。”

    “你要知道可沒幾個球員敢在新秀賽季便動手打人,當時你跳起來揮拳的時候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而且這是聯盟是一個球星的聯盟,球員里面球星最大,之前J博士和伯德在場上斗毆,結果他們也都沒有被禁賽,為什么?因為他們是超級巨星,他們有總冠軍,有MVP,有無數支持他們的球迷,所以聯盟沒法給他們禁賽,這就是NBA的規則。”

    拉姆齊語重心長的和甘國陽講述這個聯盟光鮮表面下的一些潛規則,當然有一點拉姆齊沒有提到,那就是甘國陽的黃皮膚也是他孤立無援的原因之一,亞裔群體在職業體育聯盟的影響力太小了。

    “我明白,我還什么都不是,雖然我的數據還不錯,雖然我看上去打得很棒,但我依舊什么都不是。”甘國陽聽了拉姆奇的話,心中已經有些釋然了,無論在哪個時空哪個國家,有些東西終歸不會改變的。

    弱者總會被欺凌,而強者總會占到便宜。

    只不過相比而言NBA已經很公平了,因為這里的強大都是靠汗水和拼搏爭取過來的,想要占到便宜,就要付出足夠多的努力。

    “你明白就好,所以你可以先回一趟波特蘭,好好調整一下自己,我們2號就會回去。”拉姆齊拍了拍甘國陽的肩膀說道。

    甘國陽最終還是接受了拉姆齊的安排,在來到費城之后,立馬又買了機票,在訓練師卡爾普的陪同下坐飛機回了波特蘭。

    甘國陽不知道,拉姆齊讓他提前回去的另一個原因,是拉姆齊不希望甘國陽在隊里和桑普森產生更多的矛盾。

    雖然拉姆齊努力在兩人之間平衡,但他已經察覺到,兩人的裂痕可能很難彌補了,在NBA球隊球員們都是心高氣傲的天才,讓其中一人低頭實在太難。

    在和活塞的比賽中,甘國陽和蘭比爾發生沖突,德雷克斯勒、范德維奇、科爾特等甘國陽的好朋友都沖上去解圍,只有桑普森站在一旁看戲,絲毫沒有幫忙的想法。

    拉姆齊現在是絞盡腦汁,想著如何用好這兩個內線,一個狀元一個榜眼,如果因為內部矛盾而決裂的話,就太可惜了。

    幸好,就現在看來兩人私下關系雖然僵硬,但卻沒有影響到在場上的配合,兩人還是有著基本的職業素養,不把私人恩怨帶到球場上來。

    只是一直這樣發展下去的話,交易幾乎是不可避免的,即便現在的開拓者戰績出色,依舊在西部領跑,但拉姆齊能感覺到,這支球隊隱藏著很大的危機。

    一是內線的高度和厚度,全隊最高的球員是6尺11的湯姆-舍夫勒,但他只是個飲水機管理員,每場在垃圾時間上場蹭個一兩分,根本起不到太大作用。

    剩下的主力中鋒甘國陽和主力大前鋒桑普森都是6尺10,體重不到240磅,介于中鋒和大前鋒之間,兩個人的防守技術、籃板能力都還不錯。

    但甘國陽太年輕,經驗不足,容易沖動,桑普森硬件條件一般,一對一沒問題,但撐不起整支球隊的內線。

    除此之外,開拓者內線只剩下卡爾和諾里斯兩人,兩人身高都只有6尺9,標準的大前鋒,但有時也不得不頂到中鋒位置上。

    肯尼-卡爾是一個不錯的內線藍領,得分、籃板、蓋帽、策應都能做,但也僅僅是不錯而已。這家伙還喜歡喝酒,常常帶年輕球員去酒吧,他不把年輕人帶壞,拉姆齊就謝天謝地了。

    諾里斯更加不能指望,雖然偶有爆發,但拉姆齊看得出來,這也是個沒什么太大天賦的球員,他在NBA的道路應該不長了。

    在當時的NBA,沒有強大的內線就肯定和冠軍無緣,甘國陽顯然是一顆希望的種子,但等他發育成參天大樹,還有一段時間要等待。

    拉姆齊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那一天,說不定自己就被解雇了,所以他因地制宜,在這個賽季讓開拓者主打外線,打快。

    二就是外線的防守問題。

    球隊換來了范德維奇,擁有桑普森和德雷克斯勒,以及瓦倫丁,加上替補席上的科爾特,進攻上完全沒有問題。

    開拓者之所以能夠開局取得這樣的好成績,主要依靠的就是外線旺盛的火力,范德維奇強大的個人能力多次扭轉了戰局,帶領球隊走向勝利。

    但隨之而來的問題,也是讓拉姆齊最最頭疼的問題,就是外線的防守。

    在和擁有強力小前鋒球隊的比賽中,對手的小前鋒位置幾乎個個得分大爆發,常常砍下三十、四十分,讓拉姆齊異常無奈。

    還有德雷克斯勒的問題,他幾乎和甘國陽一樣讓拉姆齊操碎了心,他一直對自己的上場時間感到不滿,甚至嚷嚷著要交易。

    德雷克斯勒的確非常有天賦,在隊中僅次于甘國陽,而且二年級的他更加成熟,除了投籃有問題,其它各方面都相當出色,尤他也是替補席上最重要的棋子。

    其他的防守,在開拓者外線防守整體很差的情況下,他的身體素質與活力顯得異常重要。

    只是他并不滿足于做一個替補,從新秀開始他就想做首發,而拉姆齊又覺得他更適合做一個替補,兩人關系因此一直不太好。

    板凳席上還有一個杰羅姆-柯西,目前看來似乎也是個沒什么天賦的外線,不過他的努力程度讓拉姆齊很滿意,以后或許會是個輪換球員。

    拉姆齊就是帶著這樣一支矛盾重重的球隊,迎來了連續客場之旅的倒數第二個對手,1983年的NBA總冠軍,強大的費城76人。

    甘國陽之所以不想先一步回波特蘭,也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好歹也能在場下看看摩西-馬龍的比賽。

    甘國陽始終還記得,1981年自己在圣巴巴拉醫院養傷時,在電視和報紙上看到摩西-馬龍的表現時,那種震撼的感覺。

    尤其他以6尺10的身高,力抗賈巴爾,在球場上如同孤膽英雄一般時,甘國陽就喜愛上了這個圓頭圓腦的黑人中鋒,并且夢想著有一天一定要在NBA賽場和他一較高下。

    1983年馬龍帶領76人,在“fo-fo-fo”的口號下,以摧枯拉朽之勢,總決賽橫掃湖人奪冠后,甘國陽在電視機前像76人的球迷一樣歡呼起來。

    除了馬龍外,76人還有J博士歐文,這也是甘國陽非常喜歡的球員,他第一次看總決賽就是76人和湖人的比賽,雖然76人輸了,可J博士那天外飛仙似的表演還是深深印刻在了甘國陽心中。

    日后,但凡有人說甘國陽扣籃的姿勢像J博士的,甘國陽總是搖搖頭,心里想自己哪里比得過他。

    而最大最大的遺憾,就是與查爾斯-巴克利碰頭的日子,又要推遲了。

    回到波特蘭后,甘國陽獨自一人回了位于西區的家,立刻給舊金山的甘有為和斯波坎的王撫西打了電話,說明了自己的情況,要兩人不用擔心。

    接下來便是無聊的等待,等待開拓者回波特蘭,甘國陽好和隊友匯合。

    當甘國陽一個人待在空空的房子里時,他突然發現自己一旦沒有了籃球,似乎就一無所有。

    他不喜歡喝酒泡吧,不喜歡玩女人,在波特蘭也沒什么太多的夜間娛樂場所。

    在這里他沒有朋友,沒有親人,沒有同學,甘國陽不知道除了訓練場還有什么地方能去。

    此時又是1984年,沒有網絡,沒有PS游戲機,剛剛出品的最新游戲機甘國陽看都不想看,也就是說甘國陽想宅在家里都沒門。

    甘國陽只能在家里的小籃球場上進行反復的投籃訓練,直到飯店自己給自己做了些吃的,然后打開電視想看看有哪些NBA比賽。

    11月29號,全美只有三場比賽進行,其中菲尼克斯太陽和芝加哥公牛的比賽在太平洋地區直播,公牛客場挑戰太陽。

    在上一次和喬丹打完比賽后,甘國陽依舊對喬丹念念不忘。

    但從個人表現上來看,那場比賽的喬丹是要超過甘國陽的,因為喬丹不僅自己得分,而且帶動了全隊。

    甘國陽則是在第三節一個人手感火熱,怎么投怎么有,充其量給隊友刷了幾個助攻,并沒能成為戰術軸心。

    賽后拉姆齊也指出了這點,讓甘國陽心有不平。

    不過看了這場太陽和公牛的比賽,甘國陽也不得不承認,從球隊的戰術地位來講,甘國陽確實不如喬丹。

    新秀賽季的喬丹已然是公牛的一把手,進攻中的戰術存在感極強,既是一個優秀的終結者,也是個出色的發起人,有他在,公牛的進攻明顯上一個檔次。

    只是公牛其他球員的能力都一般,尤其內線,科爾津雖然油,實力天賦真的不夠,被太陽的拉里-南斯和詹姆斯-愛德華茲輪番暴打。

    內線差距過大,讓公牛在關鍵的第四節連續丟失后場籃板,被太陽連連打進,導致喬丹17中9的高命中率泡湯,他們在菲尼克斯以95:100輸掉了比賽。

    對于公牛贏球或是輸球,甘國陽倒是沒什么反應,一場常規賽而已。

    甘國陽看完比賽后,是開始思考現在的自己和喬丹之間有沒有差距,他比喬丹究竟差些什么?

    雖說開拓者和公牛不一樣,開拓者是一只強隊,隊中有不少球星,球隊的目標也是總冠軍。

    公牛則是一支百廢待興的球隊,一切都以培養新人,創造未來為中心,喬丹因此第一年就成為球隊的核心是理所當然的。

    但甘國陽不這么想,他從高中到大學全是球隊核心,到了NBA他也逐漸適應了職業比賽的節奏,NBA似乎沒有想象中那么困難。

    一種想法開始在他的心頭慢慢浮現。  

U赢电竞 JBO竞博| JBO电竞| 竞博JBO| JBO体育| JBO官网| JBO官网| 竞博lol|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官网|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