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酒吧長談

第一百三十六章 酒吧長談

    (必須要解決主角性格和隊友關系的問題,可能這段寫得有點早,本來準備在賽季更深入的時候寫,但連續的比賽描寫過于單調;而且主角也應該有一些成長了,好歹也是穿越人士啊。)

    甘國陽第一次在比賽結束后沒有回家,而是和隊友一起,待在安迪酒吧直到凌晨。

    當然,甘國陽沒有喝太多的酒,他并不像清教徒那樣戒酒戒色,但也不會在賽季期間大量飲酒。

    相比而言肯尼-卡爾是毫不顧忌,在酒吧暢快地痛飲,連續的客場之旅早就讓卡爾饑渴難耐,在東部的那些城市他根本沒有時間去酒吧。

    卡爾的酒量是極好的,甘國陽就看著他一個人灌進去好幾瓶,而他的思路還是相當的清晰。

    “桑普森這個家伙并不招人喜歡,沒錯,他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因為他是狀元,因為他在開拓者待得時間最長……天吶,開拓者的狀元都有這臭毛病。”說著卡爾又喝了一口。

    開拓者的另一個狀元內線比爾-沃頓同樣是個脾氣古怪的臭石頭,在這點上他可謂聞名全聯盟,所以卡爾雖然沒和沃頓一起打過球,卻也對此有所耳聞。

    甘國陽也抿了一口杯中的啤酒,卻并沒有說話,他的內心并沒有因為卡爾批評桑普森而感到暢快,反而有些堵得慌。

    因為甘國陽仔細想想,自己似乎并不比桑普森好到哪兒去。

    自從來到了開拓者,他就和球隊的兩個元老產生了齟齬,和球隊名義上的老大桑普森矛盾還越來越深。

    這還是在球隊戰績出色的情況下,一旦球隊成績出線起伏,還不知道會球隊內部會變成什么樣子。

    “怎么了甘,不說話了?是不是覺得你自己也和桑普森差不多?哈哈哈,你們這些高順位的天才們,就是互相看不順眼,你看不起我我看不起你,誰都不肯退讓。”卡爾意味深長地說道。

    甘國陽低頭笑了笑,他發現確實是這樣,自己在內心隱隱的有一種看不起桑普森的感覺。

    當時在進入開拓者隊的時候,他只知道德雷克斯勒一個人,兩人在訓練的第一天就碰面,德雷克斯勒用一個隔人扣籃激怒了甘國陽,卻也因此贏得了甘國陽的尊重,兩人成了好朋友。

    后來他又知道了范德維奇,兩人在訓練后比賽投籃,范德維奇近乎百發百中的中距離跳投激起了甘國陽聯系中投的決心,每天都找范德維奇比試,兩人也成了好朋友。

    可以看出,凡是有實力的人,或者訓練努力奮進的球員,都會得到甘國陽的尊重,甘國陽就是這么一個“勢利”的家伙。

    而桑普森,甘國陽開始并不知道他是狀元,因為在后世甘國陽根本沒聽過他的名字。

    他只是發現這個家伙在訓練中總是按時來,按時走,從不早到,也從不加練,這讓訓練狂人甘國陽感到不爽,覺得他根本沒有努力。

    后來甘國陽才知道這個人是1978年的狀元秀,充滿了天賦,而且他在籃下的技術和經驗確實相當出色。

    但兩人因為一次拎包事件而產生了小矛盾,并且因為雙方性格上的原因,這個矛盾裂痕越來越大。

    桑普森看不慣球隊又來了一個心高氣傲,喜歡出風頭的黃皮大個子——桑普森覺得甘國陽那么喜歡在低位拿球進攻,就是為了出風頭。

    甘國陽則不喜歡桑普森得過且過的訓練和比賽態度——甘國陽總覺得桑普森沒有盡全力,否則他一個狀元秀怎么在歷史上名聲不顯。

    不過,肯尼-卡爾看得很清楚,這兩個家伙根本就是一類人,都是從高中開始便一直做老大,頂著萬千光輝進入NBA的天之驕子。

    這類人碰到一起,永遠都不會屈服于另一方,最終的結果往往是兩敗俱傷。

    但卡爾也明白,兩個人又是不一樣的,桑普森雖然貴為狀元,在NBA的表現也相當不錯,但始終沒有什么驚天動地的大成就。

    和上一個開拓者的狀元比爾-沃頓比起來,桑普森確實差的有點遠。

    而且比桑普森早一年進入NBA的肯尼-卡爾也能夠理解,現在的桑普森應該進入被磨光了雄心壯志,只求安安心心打好球,把籃球當成一份工作的年紀了。

    在甘國陽身上,卡爾則看到了大多數剛進NBA時年輕球員的樣子,他們有著火熱的訓練與比賽熱情,在場上不知疲倦,恨不得教練永遠把他放在場上。

    不同的是,甘國陽是其中少數的幾個擁有極高天賦的人,卡爾在那場和湖人的比賽中就感覺到了,甘國陽在低位狂轟湖人內線時那種冷靜與穩定,絕不是偶爾的手感爆發,而是真正的籃球天賦。

    這份天賦與桑普森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這點上拉姆齊教練也應該看出來了,所以才在平日里對甘國陽那樣的容忍。

    肯尼-卡爾早就知道,桑普森和甘國陽之間總會爆發矛盾,只是他沒想到這矛盾的爆發竟然來得那么快,僅僅過去了一個月,兩個人似乎就到了不可調和的邊緣。

    卡爾想到這里,又喝了一口酒,看了看旁邊一言不發的甘國陽。

    “這個黃皮小子,真不是個讓人省心的家伙。不過,或許我可以幫他一把,未來他也許真的會有大成就。”卡爾并不像他在球場上看起來那樣,只是個做臟活累活的藍領工人。

    相反他的腦子很靈活,對他來講NBA是一份很不錯的工作,工資高,而且他也很喜歡打球,只不過這一行競爭激烈,淘汰率很高,尤其對他這種非球星角色球員,很容易被替代。

    當時的NBA,工資雖然比六七十年代高了不少,但還沒有達到九十年代以后一年可以賺一輩子錢的地步。

    所以許多角色球員一邊打球,一邊也要考慮退役以后的生活,畢竟要養家糊口啊。

    卡爾就是其中早早開始準備的人,他早就打算好了,在NBA退役以后,他就要拿打NBA賺的錢成立一個建筑公司,為NBA搞場館建設與裝修。

    在美國想要做生意搞建設,同樣需要資歷與人脈,卡爾覺得甘國陽如果能夠成功,將是一棵值得依靠的大樹,NBA的巨星是聯盟的核心資源,在他們的周圍總能出現各種各樣的機會。

    只要和巨星們的關系好,就能認識更多精英人物,這對擴展生意有百利而無一害。

    腦子中的想法一閃而過,肯尼-卡爾決定指點一下這個毛躁的天才小子,順便拉近兩人的關系。

    “甘,你說你想在全聯盟都變得有名,那你準備用什么樣的方法達到這個目標?”顯得有些醉醺醺的卡爾,突然把話題轉回到了剛開始兩人的談話內容上。

    甘國陽想了想,說道:“打敗所有人。”

    這是甘國陽一直堅信的答案,只要打敗所有人,他就是那個最強的,那個最好的。正如同另一個時空里,喬丹做過的那樣。

    “打敗所有人……嘿嘿……也包括你的隊友嗎?”卡爾接著問道。

    “不…我會…我會和我的隊友一起打敗其他人。”甘國陽補充道。

    “如果有人不愿意和你一起,去打敗其他人,那你應該怎么辦?”卡爾沒有停止疑問。

    “那我就要擊敗他,讓他明白,在球隊里應該聽我的。”甘國陽想到自己在高中與大學,對其他球員實力上的全面壓制,所有人都圍繞他為核心一步步走向了勝利。

    “甘,并不是每一個人都像你一樣,打球的目的就是為了擊敗所有人,有些人是沒有能力,有些人是沒有那個心。但這并不代表他們和你就是敵人,就一定要打敗他們讓他們屈服。任何一個籃球運動員都渴望勝利懼怕失敗,這就像農民渴望豐收,牧民懼怕狼群一樣。只是有些人是為了成為那個最好的,而有些人是為了讓自己的日子好過一點。”卡爾說完又喝了一口。

    “你聽明白了嗎?”

    “沒有……我知道你說的話的意思,但我不明白他意味著什么……”

    “這意味著,你可以成為最好的,但不代表別人要和你一樣成為最好的。你在訓練中打敗了桑普森,然后其他人就會把你當成老大,然后一起去追求冠軍嗎?不,你錯了,其他人會繼續按照自己的生活去打他想要的籃球,更大的合同,更多的享受,更好的生活。這里不是羅馬的斗獸場,把領頭殺死你就能成為領頭,不,你什么都不是。如果你想把所有人一個一個都打敗,那么到最后,就是你被打敗了。”

    卡爾又說了一大堆,甘國陽沒有想到這個黑人大老粗,腦子里竟然有這么多貨。

    這時候他心里才開始有些明白,一支職業球隊并不純粹為了榮譽而戰,還有大量的金錢和崇高的地位。

    不是所有人都像甘國陽這樣只是想獲得比賽勝利,拿到總冠軍,每個人的生活并不只有籃球,他們還有許許多多的其他東西。

    甘國陽的目標只有勝利,但他不能一個人獲取勝利,他如果想要讓其他人幫助他獲得勝利,就應該讓其他人實現他們的目標,讓他們變得更好。

    甘國陽突然想起了高中時的威廉姆斯,和大學時的安德森。

    威廉姆斯原本只會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高中球員,在高中畢業后可能會去某個社區找份零工,最終像許多貧民區的黑人一樣潦倒一生,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

    但因為甘國陽的到來,帕羅奧圖高中獲得了更好的成績,才讓威廉姆斯得到了更多的機會。

    外加有貝爾曼的幫忙,威廉姆斯終于取得了岡扎加大學部分籃球獎學金,成功進入了大學球隊,更重要的是,他是一個大學生了,這和高中生是完全不一樣的。

    威廉姆斯的命運就這樣被改變,而且是向好的方向。

    大學時期的安德森,他最終還是成為了一名律師,在斯波坎工作,他沒有因為獲得NCAA總冠軍而得到任何職業球隊的青睞。

    但他取得了榮譽,取得了他籃球生涯中最大最大的驕傲,在和喬治城的比賽中他發揮了關鍵作用。

    在他老了以后,他可以和他的孫子說,他的爺爺曾經在蓋過尤因的冒,并幫助球隊贏下了比賽。

    甘國陽沒能改變他的命運,但給了他美好的人生財富,而這或許是無價的。

    甘國陽過去沒有意識到,他所做的一切都會給其他人帶來幫助,所以其他人才會和他一起為了目標而奮斗不息。

    可到了更加復雜的NBA聯盟,成人的世界不再那么簡單,今天和你在場上并肩戰斗的人,明天就可能被交易去了死敵球隊。

    過去和你不死不休的老對手,馬上就可能和你成為一起訓練的隊友,一切都變化太快。

    在這個聯盟,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而每個人的利益都是不一樣的,甘國陽想要勝利,桑普森想要尊重,卡爾想要人脈,德雷克斯勒想要上場時間,柯西想要認可,拉姆齊想要重現1977,所有人都在場上努力打球,可每個人的目的又都有所不同。

    甘國陽并不笨,也不是不知好歹的家伙,他畢竟有兩世的記憶,后世作為一個孤兒他也曾經飽嘗世間冷暖。

    但重生后他所得到的天賦,讓他開始忽略人與人交往所必備的一些東西,尤其是在籃球場上,他習慣于用自己的思維去打量別人。

    尤其是他兩世的人生,竟然都缺乏母親這個角色,這讓他在處理問題時往往簡單粗暴,性格直來直往,有時甚至倔強霸道。

    經過老卡爾這么一點撥,甘國陽腦子中有些明悟,他想到過去比爾-拉塞爾和內特-瑟蒙德和他說過的“控制自己”的話。

    他一直沒有深入的理解這些話,或許是因為這兩個老前輩也是功成名就的大球星,說也沒法說透;反而是肯尼-卡爾這個撲街老油條,對這些道理看的更加透徹明白。

    “那……我到底應該怎么做?”甘國陽反復的思考以后,腦子里其實已經有了答案,但他還是問了問卡爾。

    “呼~~很簡單,讓你周圍的人都變得更好,這樣所有人才會幫助你變成最好!”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 竞博| JBO官网| JBO官网| 竞博lol|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