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老將尊嚴

第一百三十六章 老將尊嚴

    (今天真的抱歉,發生了點事。作者領稿費的銀行卡被盜用了,得到的一點稿費全沒了……打電話給銀行弄了半天,反正……抱歉啦,更新晚了,可能錯別字比較多,見諒。)

    當甘國陽離開安迪酒吧的時候,波特蘭早就陷入了黑暗中,時間已經過了凌晨。

    午夜的波特蘭是那樣的寒冷,坐在肯尼-卡爾車中的甘國陽心中卻是火熱,一來卡爾的話讓他感悟良多,現在真是心思活絡的時候,二來,他看著旁邊酒醉駕車的卡爾,也不禁戰戰兢兢。

    不要好不容易想通一些問題,結果卻因為事故毀了自己,這可是人間最大的悲劇了。

    幸好午夜的波特蘭街上幾乎沒有車子了,卡爾雖然喝了不少酒,但都是啤酒,以他的酒量開車還沒什么問題。

    “波特蘭,美麗的波特蘭,我愛這里,在這里的球迷,更愛這里的啤酒!”一邊開車,卡爾一邊還說個不停,今晚他說得夠多了。

    波特蘭是著名的啤酒之都,這里的氣候非常適合釀制優質啤酒,所以一被交易到這兒,好酒的卡爾就愛上了這個地方。

    他已經決定,以后無論被交易到什么地方,退役以后都要回波特蘭定居工作,開他的建筑公司。

    “甘,波特蘭真的是一個非常棒的地方,相信我,如果在這里拿一個總冠軍的話……天吶,我簡直不敢想象……”

    “我也不敢想象……您能看著前面么……”

    在開拓者所有的球員里,只有甘國陽還不會開車了,其他所有人,哪怕飲水機管理員都有自己的汽車,所以甘國陽只能讓卡爾送他回家了。

    一路上終于還是驚無險,卡爾把甘國陽送到了家。

    “再見卡爾先生,和你談話,我學會了很多。”甘國陽松了一口氣,下車后向卡爾感謝道別。

    在開拓者,除了教練和工作人員,甘國陽從來不稱呼其他人為先生。

    “再見,甘,好好干,我相信你一定會有大的作為,到那個時候你可不要忘記開車送你回家的肯尼-卡爾!”卡爾也不忘強調一下“茍富貴不想忘。”

    “沒問題,卡爾先生,總冠軍會有您的一份……開反了!是那邊!往回開……”

    甘國陽回到家后,一個人躺在床上又細細的把今晚和卡爾的交流梳理了一遍,他決定要做出以一些改變。

    當然具體怎么改變,不是有了一兩個想法就能實現的,需要在實踐中付諸行動,而這又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喝了點酒的,頭有些暈的甘國陽躺在床上,卻怎么都睡不著。

    于是他打開了電視,看看午夜的電視臺有沒有什么與籃球相關的節目。

    作為后世來的人,對于當時的主要娛樂設施電視,甘國陽真是一百萬個不滿意。

    屏幕小不說,那些電視臺的節目也都處處透露著一股子鄉土氣息。

    尤其那些廣告,在甘國陽眼里全是土鱉的不能再土鱉的破創意,比CCTV-5的體育廣告可差了十萬八千里——他倒是沒想,現在的CCTV-5還沒有廣告呢。

    翻了幾個臺,終于在波特蘭當地的電視頻道看到了關于明天比賽的預告。

    甘國陽有個壞習慣,就是從來都不看自己球隊的賽程表,用他自己的話說叫“保持對手的神秘感,以保證自己對比賽的饑渴。”

    所以甘國陽停下按鈕,看看下一場波特蘭開拓者將對陣哪支球隊(當地頻道都是播出自己球隊的比賽),一般來講,電視臺愿意轉播的都是比較精彩的比賽。

    當時NBA的電視轉播推廣正在飛速的發展中,但還沒有達到后世每場比賽都有轉播信號的地步,所以只有一些強強對抗才會得到轉播機會。

    而那些最受矚目的火星撞地球大戰,才能得到全美直播的機會。

    “在今天晚上,太平洋時間19點,我們將轉播波特蘭開拓者在主場對陣圣安東尼奧馬刺的比賽,屆時歡迎觀眾朋友們準時收看……”

    “馬刺?馬刺肯定很厲害吧?可馬刺有誰呢?肯定沒有鄧肯…會有波波維奇嗎……”聽到馬刺這個名字,甘國陽下意識地認為這是一支強隊。

    因為在甘國陽的印象里,從他開始看NBA起,擁有鄧肯的馬刺就一如既往的強大和穩定,而且看上去會永遠強大穩定下去。

    所以他想馬刺在八十年代大概也是一支強隊,不然怎么會得到轉播機會?

    (PS:不要認為當時的NBA球星都是NBA百事通,拉里-伯德在進入凱爾特人的時候,連拉塞爾拿了幾個冠軍都搞不清。)

    就這么想著想著,甘國陽慢慢進入了夢鄉,這是他少有的幾次晚睡,卻也是少有的徹底放松狀態下的睡眠。

    圣安東尼奧馬刺當然不是像甘國陽想得那樣一直就那么強大,這支從ABA合并而來的球隊,在七十年代末期和八十年代初期,達到了自己的第一個巔峰。

    他們在1979賽季,1982賽季和1983賽季,都殺入了分區決賽,數次離總決賽都只有一步之遙,但最終都功虧一簣。

    到了八十年代中期,也就是本賽季開始,馬刺正在逐步進入衰落期。

    上個賽季他們簽下老狀元約翰-盧卡斯,想在1983年輸掉西部決賽后再拼一把,結果卻連季后賽都沒有進。

    這個賽季盧卡斯回到了休斯敦去找尋夢開始的地方,而又老了一歲的馬刺,則在歲月的刻刀中慢慢老去。

    不過,他們在前面的比賽中還是取得了50%的勝率,勉強排在了西部第八,處在邊緣地帶。

    第二天,甘國陽還是一大早就爬了起來,已經連續很多年早起的他,早就形成了頑固的生物鐘,睡的再晚也會準點醒來。

    而且甘國陽并沒有感覺到什么不適,顯示了他強健的體魄,那點酒精根本不是什么問題。

    照常跑步前往訓練中心,甘國陽以為自己又會是第一個,沒想到在到達中心里面的時候,他竟然聽到了拍球的聲音。

    “難道是克萊德?他竟然來的比我還早?”甘國陽疑惑地想到,一般來講,他第一個到,那么第二個到的就是德雷克斯勒了。

    但當甘國陽換好衣服來到訓練場時,才發現在場上訓練的,竟然是米切爾-桑普森。

    在甘國陽的印象里,米切爾桑普森參加訓練就好像白領上下班一樣,不早來一分,也不早退一秒。

    他總是在集合的時間準點到達,在訓練結束后稍作力量訓練便離開。

    他在比賽中也是如此,每場比賽拿下2010,然后他的工作似乎就結束了。

    他很少在其他球員發揮不好時轟下逆天數據,也很少發揮特別差,只拿幾分幾個板。

    他總是那樣的穩定。

    上一場是他為數不多發揮不好的比賽,雖然開拓者贏下了比賽,可他只拿下6分4個籃板,而讓對位的拉里-南斯砍下了全場最高的26分。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在南斯面前吃虧了。

    更重要的是,他還在比賽前一天的訓練單挑中,輸給了甘國陽,加上比賽發揮失常,這無疑讓自尊心很強的桑普森感到顏面盡失。

    所以,今天天還沒亮,桑普森便來到了訓練中心,一個人在球場上揮汗如雨。

    自從來到開拓者隊以后,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了。

    在1978年,開拓者非常幸運地得到了狀元簽,在上上個賽季他們剛剛獲得了NBA總冠軍,上個賽季他們更是達到球隊巔峰,常規賽聯盟第一,要不是沃頓的傷病,他們很有可能衛冕成功。

    開拓者拿這個狀元簽拿下了來自明尼蘇達大學的桑普森,因為在開拓者看來,這個6尺10的球員,既具備6尺11沃頓的功能,可以在沃頓受傷期間頂替沃頓的功能。

    同時他又具備6尺9的莫里斯-盧卡斯(奪冠第二功臣,隊內得分王)的能力,可以在沃頓歸來后充當大前鋒位置的得分手。

    這看上去實在是一個天衣無縫的絕妙選擇,可以天不遂人愿,沃頓最終因為傷病和開拓者鬧翻,提出交易申請,最后去了快船。

    而桑普森也并沒能展現出沃頓那樣驚人的實力,或許他比莫里斯-盧卡斯要出色一些,可他終究沒法帶領開拓者重現輝煌。

    隨著開拓者奪冠陣容被逐步拆散,桑普森最終留下來成為了這只球隊除拉姆齊外最后的元老。

    他在剛進聯盟時的那些雄心壯志,早就被殘酷的競技比賽消磨的差不多了,他所想的就是好好享受籃球,享受他在開拓者中的地位,享受職業聯賽帶個他的優沃生活。

    可是甘國陽的到來,卻打亂了桑普森“平靜”的籃球生活。

    這個家伙處處要爭第一,什么事情都爭強好勝,哪怕賽后跑去洗澡,這個家伙都要爭取第一個去洗第一個洗完。

    雖然他沒有針對桑普森,但他的這種好勝讓桑普森感覺到了危機。

    這個黃皮小子似乎無時不刻地在向他挑戰,不給他拎包,在場上爭奪球權,在訓練中大呼小叫指揮所有人,在桑普森的印象中,這家伙根本就不像一個華人——他聽說華人一個個都乖巧的不得了。

    他覺得自己總有一天會被甘國陽從開拓者“名義老大”的位置上踢下來——這個開拓者看上去并沒有老大。

    只是桑普森沒想到,這一天會來的這樣快,甘國陽會這樣直接地就在訓練中用單挑擊敗了他。

    雖然在成人的世界里,這種單挑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但在競技場上,這樣的一對一單挑,絕不是毫無意義的。

    桑普森確信,其他人不可能因為自己輸掉單挑就認為甘國陽成為了老大,可是他桑普森的“威嚴與地位”受到了極大的損害。

    所以,他在用自己的行動表明,他也可以來的很早,他也可以第一個在訓練場上開始練習。

    甘國陽看著衣服已經被被汗水浸透的桑普森,心中已經猜到了幾分。

    如果甘國陽昨天晚上沒有和卡爾談話,他一定會覺得這是桑普森在向他反擊,甘國陽一定會再次邀請桑普森單挑,然后再打敗他一次。

    但現在甘國陽知道,桑普森不是要回擊甘國陽,更重要的他是要向所有人證明他也是一個努力而有天賦的球員,其他人對于他的尊重是值得的。

    “早上好,米切爾。”甘國陽朝著桑普森喊道。

    正在投籃的桑普森明顯一愣,他已經察覺到甘國陽來了,可他沒想到甘國陽竟然會主動和他打招呼。

    “早上好,甘。”桑普森淡淡地回應道。

    兩人在一大早就互相說了這么兩句話,可這已經是巨大的進步了,因為這是甘國陽來到開拓者后,第一次在早上的訓練中和桑普森打招呼。

    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不可能指望甘國陽立馬轉變態度和桑普森稱兄道弟,甘國陽也是個很驕傲的人。

    兩個人最起碼恢復到了之前互相不影響對方的狀態。

    這個小插曲,其他球員當然沒有看到,他們在甘國陽后面陸續到達,在看到桑普森后都有些吃驚,不過瞬間又明白了些什么。

    拉姆齊到達球館后,訓練正式開始,針對下一場比賽,拉姆齊又做了一些針對性訓練。

    “快跑甘,快跑!我讓你快跑!你要和后衛一樣快速過半場!幾場比賽沒打,你的腿都軟了嗎?”拉姆齊大吼道。

    今天他沒有練什么特殊的進攻或者防守戰術,在訓練中光顧著喊“Run!Run!Run!”了。

    “死老頭子,就知道喊快跑,要是教練都只用這么喊,我也能做教練了。”被驢一樣趕的甘國陽在心中腹謗道,不過他還是咬緊牙關在場上參與快速進攻的練習。

    他知道,拉姆齊這樣練習肯定有他的道理。

    “很好,甘,希望明天的比賽你的精力和今天一樣充沛。記住,明天面對吉爾摩爾的時候,一定要多跑,不要隨便跑到低位去,在那里你會耗費更多的體力。”拉姆齊對停下了的甘國陽說道。

    “吉爾摩爾?誰是吉爾摩爾?”甘國陽一臉疑惑的樣子。

    “天吶,我看一個星期的NBA就能知道所有球員的基本情況,而你竟然連吉爾摩爾都不知道,真不知道你的腦子是干什么用的!”

    “我只管打敗其他人,至于其他人是誰,我可不管。”甘國陽吹牛反正不上稅。

    “下午我帶你去好好看看他的錄像,讓你有個基本的了解,這樣你才能有些心理準備。好了,繼續跑吧,別停!”

    “…………”  

U赢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 竞博JBO| JBO官网|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JBO| 竞博| 官网竞博| JBO| 官网竞博|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