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吉爾摩爾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吉爾摩爾

    甘國陽在經歷了一個多禮拜,總共三場比賽的禁賽處罰后,終于在1984年12月6號,得到解禁,進入了波特蘭開拓者隊的首發名單中。

    甘國陽重回賽場的第一場比賽,就是在面對遠道而來的圣安東尼奧馬刺隊。

    自從1980-1981賽季,馬刺從東部被分配到西部后,它就一直是西部的強隊。

    他們在1981年,1982年,1983年連續三年都在常規賽位列西部第二,兩次打入西部決賽又兩次止步湖人。

    在經歷1984賽季的大衰落后,1985賽季,馬刺已顯頹勢,他們保持了5個賽季的核心陣容已經老化。

    但拉姆齊還是不敢懈怠,在NBA沒有任何一支球隊是真正意義上的弱隊,尤其在大家準備都不算充分的常規賽,以弱勝強,陰溝里翻船的比賽數不勝數。

    況且,現在開拓者本身的狀態并不算最好,甘國陽和桑普森鬧矛盾拉姆齊也是有所耳聞,上一場桑普森的糟糕狀態讓拉姆齊擔心他能否在這一場比賽正常發揮。

    而禁賽了三場的甘國陽剛剛回到賽場,會不會有可能出現不適應。

    還有就是球隊的外線防守,本場要面對馬刺的老雙槍,拉姆齊擔心他們的外線很可能又要被打花。

    “甘,我昨天讓你好好看了看吉爾摩爾的錄像,你看了沒有?”拉姆齊在場邊看到做著賽前熱身的甘國陽,就走近他問道。

    甘國陽雖然才一個星期沒有上場打比賽,卻已經手癢難耐了,在熱身訓練中他就充滿了活力,他甚至接受了波特蘭電視臺的賽前采訪,在過去甘國陽總是躲那些媒體躲得遠遠的。

    “我看了!就是那個有很多頭發與胡子的家伙,他和賈巴爾可真像,除了頭發和胡子。”甘國陽說著望了望對面場地上正在熱身的53號,阿提斯-吉爾摩爾。

    “我是讓你關注他的打法,而不是他的胡子和頭發……”

    “我知道,他只是看上去和賈巴爾像,其實不同,他的防守很棒,我想我會遇到一些麻煩,但相信我沒問題的。”甘國陽總是那樣的自信。

    拉姆齊也沒什么可說的,只能搖了搖頭,他不知道這個臭小子哪里來的這種自信,才打了一個月的NBA,就給人感覺像個征戰多年的老球皮一般。

    不過,拉姆齊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小子除了偶爾頭腦發熱,大多數時候還真的非常值得信賴。

    只是,這次面對的是吉爾摩爾,拉姆齊覺得甘國陽可能不會有那么好過了。

    對于吉爾摩爾,這個身高7尺2寸,無論身材還是發型都和賈巴爾非常類似的高大中鋒,拉姆齊可以說是印象深刻。

    在他指教的第一個賽季,也就是冠軍賽季1977年,他率領波特蘭開拓者在首輪遭遇吉爾摩爾領銜的芝加哥公牛。(當時的公牛被分在西部。)

    三局兩勝的比賽里,兩只球隊打得異常激烈和焦灼,雙方在第二場于芝加哥的比賽中,大打出手,最后開拓者也是輸掉了那場比賽。

    在奪冠后的回憶中,拉姆齊就認為,所有對手里面,第一輪的芝加哥公牛是打的最強硬,最鐵血的一支,開拓者是脫了一層皮才殺入下一輪。

    這支公牛鐵血的根源,就來自他們的超級中鋒,阿提斯-吉爾摩爾。

    甘國陽雖然嘴上放豪言,但他心里也沒什么底,昨天他看了好幾盤關于吉爾摩爾的錄像帶,他發現這個看上去很像賈巴爾的中鋒,很多方面和賈巴爾都不一樣。

    比如他的防守。

    甘國陽感覺到,吉爾摩爾的防守特點,其實和他自己很像,就是注重身體對抗,注重對位置的爭搶,而不是單純依靠身高臂展彈跳去預判、封蓋對手。

    而在進攻端,吉爾摩爾的勾手以及翻身投籃都很不錯,尤其他的投籃選擇很合理,命中率很高,一旦出手就要你命。

    甘國陽還看了這個賽季吉爾摩爾的比賽,是馬刺對陣同州對手休斯敦火箭,吉爾摩爾面對新狀元奧拉朱旺,11投8中,罰球13罰11中拿下27分,而奧拉朱旺只得到14分。

    兩個人在場上大多數時間都是對位的,和奧拉朱旺交過手的甘國陽知道奧拉朱旺是什么水平,看到奧拉朱旺被弄的相當無奈,甘國陽心中也很難輕松的起來。

    很快,甘國陽沒有心思再去擔心這個擔心那個了,開場儀式中,全場觀眾用最最熱烈的掌聲與歡呼,來歡迎甘國陽的歸來,這種熱情甘國陽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感受到了。

    因為距離他上一次在紀念體育館比賽,已經過去了半個月的時間,現在他終于正式回家了。

    “回家的感覺真好!”甘國陽在心里也感嘆,他已經越來越喜歡在波特蘭比賽的感覺。

    雙方一切就緒,甘國陽再次站在了中圈,他覺得渾身都充滿力量,三場禁賽讓他得到了充分休息。

    隨著裁判把球拋向半空,比賽正式開始了。

    年輕力壯的甘國陽輕松把球爭到,開拓者率先取得進攻權。

    根據賽前拉姆齊的準備要求,開拓者本場比賽最重要的就是要不斷奔跑,不斷打快速反擊。

    開拓者本來就是一支擅長打快的球隊,再加上拉姆齊的囑咐,第一次進攻瓦倫丁根本沒停下了組織,而是在外線稍微借助甘國陽的一個掩護,就沖到了內線。

    瓦倫丁在控衛中以強壯著稱,兩條大腿粗的像樹樁,但防守他的馬刺控衛約翰-摩爾同樣是個體格粗壯的球員。

    他擠開甘國陽的阻擋,緊跟著瓦倫丁。

    瓦倫丁謹遵拉姆齊的囑咐開場就打快,可他一下子突地太深了,被摩爾和馬刺內線糾纏住。

    瓦倫丁勉強將球傳給了上前接應的范德維奇,范德維奇在左側虛晃一槍,晃開防守球員,直突籃下。

    范德維奇比較擅長的一個招數就是從底線突破,殺到籃下后利用身體和他的大手,直接上籃。

    這招在對付一些身體不是特別強壯高大的鋒衛防守球員時特別有效,他總能利用身體上的優勢和節奏感殺到籃下得分或者造犯規。

    但這次,他在籃下面對的是吉爾摩爾。

    從1971-1972年起就征戰職業籃壇,最早在肯塔基上校效力,已經打了13個賽季的吉爾摩爾,已經不是年輕時那個單手摘帽的黑色巨人了。

    可他依然擁有豐富的防守經驗和純熟的防守技巧。

    看到范德維奇殺到籃下,吉爾摩爾沒有起跳或者調步伐準備封蓋,而是身體貼了上去,卡住進一步深入禁區的通道,同時高高舉起了他的手臂,在籃下撐起一把巨傘。

    吉爾摩爾知道,像范德維奇這樣的白人球員,最擅長的就是玩時間差,你要是跳起來封蓋,球沒蓋到,搞不好還得送上一個犯規。

    范德維奇看到吉爾摩爾擺好了架勢,就迎著他的防守強行上籃。

    可能是開場手還沒有熱,范德維奇倚著吉爾摩爾的上籃并沒有進,而是磕在了籃筐左側,明顯力道小了。

    這時一直高舉雙臂的吉爾摩爾輕輕松松把籃板球收入囊中,雙手牢牢抓住籃球,把想要從后面摘前場籃板的甘國陽頂在了后面。

    甘國陽近距離接觸到這個巨人,才感覺到他比賈巴爾更加健壯,他肌肉虬結的結實雙臂,讓甘國陽想到了內特-瑟蒙德。

    吉爾摩爾穩穩地控制住了籃板球,把球交給了摩爾,馬刺開始慢慢組織進攻。

    拉姆齊之所以要開拓者不斷地跑,不斷發動快速進攻,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馬刺已經是一只年齡比較大的球隊了。

    這支球隊的核心框架在1982年組建完畢,在1983年迎來重要拼圖吉爾摩爾,但他們還是沒能沖破湖人的統治。

    到現在,他們首發五名球員有兩名三十歲以上的球員,其中吉爾摩爾已經是35歲的老將了。

    在當時的NBA,以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的醫療技術,很多球員在三十歲左右就會到達衰退期,在三十歲后傷病纏身,不得不退役。

    不像九十年代以及以后,很多球員三十歲正是自己的巔峰期,球員們的職業壽命被醫療技術的進步大大延長。

    在這點上,吉爾摩爾和賈巴爾倒是非常相像,打破了時代限制,都是球場上的常青樹。

    即便如此,馬刺也頂不住歲月侵襲,而開拓者則是一支最老球員30歲的年輕球隊,桑普森是所有人里面年級最大的,肯尼-卡爾緊隨其后。

    所以,馬刺自然要打得慢一下,開拓者則在開場就不顧一切的提速。

    可是,馬刺打慢,并不代表他們的進攻不犀利,相反他們擁有聯盟聞名的兩桿外線老槍,和開拓者的范德維奇以及帕克森的組合一樣火力強大。

    摩爾穩穩地運球到前場,此時甘國陽站在三秒區右側緊盯著吉爾摩爾,整個馬刺是以1-4陣形落位,只有摩爾一人站在罰球線外側,其他所有人都站在了罰球線內側,排成了一排。

    這是一種非常省力的戰術,不需要過多的跑位和掩護,進攻的選擇一般有兩種,一是球員拉出來單打,二就是互相之間進行交叉掩護,然后接球就投。

    馬刺的得分后衛麥克-米切爾是一位非常高效的小前鋒,他技巧全面,命中率常年保持在五成以上。

    他站在前場最右側,突然啟動往內線鉆,吉爾摩爾給他做了一次掩護,米切爾甩開了本就腳步不快的范德維奇,繞到了左邊底線。

    摩爾一個直傳球,把球傳向了米切爾。

    米切爾如果接到球,就會直接一個翻身12尺底線跳投,以他的投籃水平是十拿九穩。

    但這一次,他球沒有接穩,因為甘國陽已經追上來補防了。

    在開拓者的防守體系中,是很少出現補防、輪轉的,就是因為拉姆齊認為防守過得去就可以了,大量補防、輪轉既可以提高防守效率,卻也最可能犯錯。

    因此崇尚進攻的拉姆齊一直要求球員不要失位,不要亂補防。

    而甘國陽補過來,倒不是他再次忤逆拉姆齊的意思,相反他是按照拉姆齊的要求,積極參與到對對手外線球員的防守中去。

    因為在沒有甘國陽的三場比賽中,拉姆齊已經感覺到適當輪轉補防對球隊防守的好處,尤其和76人一戰,沒有甘國陽的開拓者內線被鑿的千瘡百孔。

    所以這下子,拉姆齊開始主動要求甘國陽擴大防守面積,積極參與到補防中去。

    米切爾球還沒到手,就被甘國陽一巴掌切掉,但甘國陽并沒有把球斷下,米切爾還是跌跌撞撞把球控制住了。

    這時,桑普森和瓦倫丁也都圍了上來,像這種對手近乎死球的情況,開拓者球員還是會及時夾擊的。

    已經被封死所有可能的米切爾只能在右側底線勉強出手,球砸在了籃筐邊沿,沒進。

    瓦倫丁在一堆人中撿到了籃板球,再次像個牧羊犬一樣持球朝對手籃筐狂奔。

    原本在右側防守失位的范德維奇,立刻投入到快攻中,防守他不行,進攻才是他的拿手好戲。

    范德維奇很快沖到了籃下,瓦倫丁也及時把球傳到了范德維奇手中,范德維奇接球后直接上籃。

    可是馬刺的回防也非常迅速,約翰-摩爾,吉吉-班克斯都回防到了籃下。

    馬刺的先發和其他球隊有一點不一樣,他們沒有首發大前鋒,或者說處于大前鋒位置的吉吉-班克斯并不是一個大前鋒,而是個身高6尺-7的小前鋒。

    可能因為他們的中鋒足夠的高大強壯,所以大前鋒矮一點也無所謂。

    而這一帶來的一個好處是,回防還是非常迅速的。

    班克斯是首發最年輕的球員,但他也是打了四個賽季的老球員了,防守經驗也很老道。

    他沒有去起跳封蓋范德維奇,因為已經晚了,去封蓋只是送犯規而已。

    所以他往籃下一站,又堵在了范德維奇上籃的路徑上。

    范德維奇當然已經停不下來了,只得再次倚著班克斯強行上籃,結果兩個人在籃下人仰馬翻,球卻還沒進,裁判也沒有吹犯規。

    “這他媽的還不阻擋犯規嗎!”拉姆齊在場邊大吼,這里好歹是開拓者主場,范德維奇已經連續兩個這樣的球被對手擋下來了。

    裁判的判罰是沒法更改的,馬刺隊已經發動了快速反擊,在NBA快速反擊是所有球隊的必修課,無論年輕球隊還是老球隊。

    馬刺的快速反擊看上去也是充滿了章法,甘國陽守在籃下等著對手來上籃。

    卻發現,對手的44號繞了一個圈,從弧頂卷切進三秒區,甩開了帕克森的防守,接到摩爾傳球后直沖籃下。

    “來的正好!”甘國陽正想著要給對手一個大帽給自己開胡。

    結果,這個看上去瘦弱的44號根本沒有上籃,而是單手持球輕輕一挑,在10尺的距離上就把球撥了出去。

    “唰!”球空心入網,馬刺率先得分!

    “這球他媽的怎么投的?”甘國陽滿腦子的問號,而44號已經不聲不響轉身走開了。

    甘國陽這才注意到,這個44號的鞋子上似乎有兩個單詞。

    “Ice-Man?”  

U赢电竞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lol| JBO| JBO体育|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 电竞竞博| JBO官网| JBO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