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突然開竅

第一百三十八章 突然開竅

    馬刺和開拓者第一節的比賽,并沒有按照拉姆齊設想的發展。

    拉姆齊是想在第一節就打出快節奏的進攻,來沖擊年齡大速度慢的馬刺,但開拓者球員的進攻手感似乎并不是特別好。

    他們好幾次的快速反擊,都在最后上籃那一下偏出,這也迫使拉姆齊不得不叫了暫停,布置開拓者慢下來好好打陣地。

    馬刺隊則是一直不緊不慢,穩穩控制住了比賽的節奏,內外結合打的很有章法,顯示出了這支曾經的豪強,良好的戰術素養。

    甘國陽在第一節表現得中規中矩,進攻中沒有在低位拿過球,而是更多的為隊友作掩護,在高位做策應。

    防守中,甘國陽及時的補防和在三秒區的強力干擾,讓馬刺的進攻同樣受到了極大的阻礙。

    在和吉爾摩爾的直接對話中,甘國陽不急不躁,面對經驗老到的“火車頭”,他沒有露出太多破綻。

    第一節比賽結束前3分鐘,甘國陽被替換下場,開拓者進入了正常的人員輪換時間。

    “做得不錯甘,繼續保持。”甘國陽下場時,破天荒地聽到了拉姆齊的夸獎。

    在之前一個月的比賽中,無論甘國陽在場上表現怎樣,得到最多的還是拉姆齊的怒吼和批評。

    在拉姆齊看來,甘國陽雖然天賦很高,常常得分如探囊取物,摘板也是輕松自如,可他總是不按套路出牌,不懂得照顧整支球隊的運轉,還常常犯一些低級錯誤。

    這些在拉姆齊看來,比投籃不進,籃板被搶還要糟糕,因為他是以MVP的標準來要求甘國陽的。

    一個MVP球員,不僅要得分抓板,更重要的是要成為一直球隊戰術上的運轉核心和精神領袖。

    要做到第一點,就要做好那些不顯山不露水的基本工作,比如一個扎實的掩護,一次改變戰術局面的傳球,一個干凈的投籃干擾,一次完美的預判補防。

    一個球員如果能夠在常規時間做好這些,然后在需要他站出來的挺身而出,用得分蓋帽籃板來擊潰對手,那么他就是真正的MVP。

    在拉姆齊的眼里,現在的甘國陽有了第二層的能力,卻沒有第一層的修為。

    可喜的是,他的進步在以星期為單位不斷顯現出來。

    “拉姆齊竟然夸你了,簡直不可思議。”坐到板凳席上后,德雷克斯勒小聲的和甘國陽說道。

    “是的我也這么覺得,只要我在場上不得分不搶籃板,他就會夸我。”甘國陽開玩笑的說道。

    “我覺得我只要能上場,哪怕他罵死我我都不介意。”德雷克斯勒有些無奈地嘆道。

    甘國陽看著德雷克斯勒有些落寞的神情,心中也不禁有些擔心,自己的到來會不會對德雷克斯勒的前途命運產生不好的影響。

    在之前幾場德雷克斯勒得到大把上場時間,并獲得很不錯的表現后,這幾場德雷克斯勒的上場時間又開始不穩定起來。

    甘國陽非常懷疑,是因為自己的付出,讓開拓者對籃板以及防守的需求沒那么迫切了,所以德雷克斯勒自然得不到太多機會,拉姆齊依舊不太喜歡他那種打球方式。

    一般來講拉姆齊總是把德雷克斯勒當成一個X因素來使用,打不開局面,或者需要死馬當活馬醫的時候,就把德雷克斯勒扔上去折騰。

    這顯然是屈才了,德勒克斯勒雖然不符合拉姆齊心目中合格后衛的標準,但實際上他這種新式全能后衛,是可以當成全隊核心來培養的。

    歷史上的德雷克斯勒最終當然變成了開拓者核心,可甘國陽這個更受拉姆齊青睞的中鋒的到來,會不會改變德雷克斯勒的命運呢?

    甘國陽坐在場下想著這些,沒有注意到場上局勢的變化。

    開拓者雖然沒有打出理想的快速進攻,但場面上并不落下風,甘國陽下場時倒還領先一分。

    可甘國陽一下,馬刺就連得6分,開拓者則一分未得,馬刺在兩分鐘的時間里將比分反超了5分。

    拉姆齊在場邊看得直搖頭,但他卻也沒有對著場上球員大吼,因為有些時候對手進球是無法阻擋的,尤其是進球的人還是馬刺的超級得分手,“冰人”喬治-格文。

    甘國陽來到美國那么些年,NBA比賽也看了不少,現場比賽也看過,可他竟然不知道喬治-格文的大名。

    只能說在沒有網絡媒體的時代,就算有人不知道本國總統是誰,也是不奇怪的事情。

    其實在美國的這些年,甘國陽比賽看的最多的也就是洛杉磯湖人的比賽了,其他球隊的比賽都看得有限。

    而且在升入大學后,他把大把的精力都放在了訓練和比賽中,對待NBA比賽倒是少了很多關注。

    況且彼時的NBA在美國幾大體育聯盟中影響力幾乎到了最低谷,不像后世那樣鋪天蓋地的宣傳轟炸,像喬治-格文這樣沒有太多明星氣質的球星,不為部分球迷所知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只不過在這場比賽過后,這個44號,鞋子上刻著ICE-MAN的瘦弱球員肯定會給甘國陽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神乎其技的“finger-roll”讓防守球員無可奈何,帕克森根本就沒辦法防守住格文在外線的單打。

    “哇哦,這球他媽的怎么進的?克萊德這招我記得你也會,但沒他的那么好。”甘國陽眼看著格文在右側45度持球,一步就過掉了帕克森,然后在肯-卡爾的干擾下,長臂舒展,右手抬起輕輕一撥,球打著轉就進了筐。

    整個動作是那樣輕盈自如,就好像一只雨燕飛到房檐銜了一口泥,然后再輕輕飄走。

    “不敢相信你連格文都不了解,你知道么以前我在休斯敦的時候,看火箭和馬刺的比賽,看到格文的Finger-roll,我簡直要瘋掉了,還能這么進球,然后我就開始不斷的練習,不斷的練習。當時所有人都在這么干,就是因為看了格文的比賽。”德雷克斯勒看著格文的表演,滿臉都是憧憬之色。

    就在這時,第一節比賽還有一分鐘結束的時候,拉姆齊才把德雷克斯勒換上了場,看來是想用德雷克斯勒來做個最后一攻。

    而馬刺則換下了喬治-格文,德雷克斯勒和自己的偶像就這么一上一下擦肩而過了。

    上場后的德勒克斯勒倒是真的立馬發揮了作用,在摘下籃板后,他從后場運球到前場一條龍直沖馬刺籃下。

    和范德維奇以及帕克森不同,德雷克斯勒沖起來那可是多少人都擋不住的,飛到籃下的他沒有扣籃,卻用一個輕巧的挑籃將球打入。

    顯然,他這是在向自己的偶像致敬與挑戰。

    甘國陽站起來為德雷克斯勒的進球大力揮舞毛巾,搞的他好像進了個絕殺一樣。

    “你今天怎么開心的像個猴子一樣?”拉姆齊望著甘國陽問道,今天甘國陽好像特別興奮。

    “因為唐僧再也不對我念緊箍咒了!!”甘國陽斜了一眼拉姆齊說道。

    拉姆齊卻根本不知道他在說些什么,因為“唐僧”和“緊箍咒”這兩個單詞甘國陽根本就是用中文拼音說的,拉姆齊也聽不懂。

    第一節比賽結束,最后一分鐘上場的德雷克斯勒拿下四分,但開拓者還是以24:27,落后了馬刺3分。

    雖然比分落后,但拉姆齊卻覺得球隊打的很不錯,運轉流暢,分工明確,也比較好的貫徹了教練戰術,只是在最后投籃那一下,隊員們的狀態與手感都一般,所以也導致了比分落后。

    “我們在第二節還是需要打快,需要沖擊對手的防線,當然我們在最后的投籃選擇上應該更謹慎一些,我希望你們的手感有所恢復。防守上我們做的還可以,但不能讓格文打開,否則我想我們會有大麻煩。”拉姆齊對于對方的強力鋒衛球員依舊非常忌憚。

    “克萊德,你需要做的更多,我們要在第二節開始全面壓住對方。”

    上半場的領先優勢對于開拓者來說異常重要,因為他們所有輸掉的比賽,都是在上半場落后對手。

    比賽很快重新開始,甘國陽立馬重新披掛上場,和德雷克斯勒一起撐起球隊的內外線。

    甘國陽其實非常喜歡和德雷克斯勒一同在場上,德雷克斯勒的全面和快攻能力,與甘國陽的強攻能力以及一傳非常的搭配。

    拉姆齊雖然不喜歡這倆小子有時候在場上沒頭沒腦的瞎打,但他也承認這兩個人一起的時候總能夠有神來之筆。

    第二節剛剛開始,馬刺正是主力陣容下場,第二陣容在場上過渡的時候,格文和米切爾都不在場,他們的進攻效率立馬降了下來。

    開拓者一下子抓住了馬刺的這段軟肋期,開始連續的快速反擊。

    馬刺剛剛一個中距離跳投不中,甘國陽穩穩地抓下籃板,作勢要長傳。

    但今天馬刺的退防很迅速,已經多次破壞了開拓者簡單粗暴的快攻。

    所以,甘國陽把球傳到了跑到中線附近的科爾特手中延緩了一下,而科爾特并沒有停下了打陣地,而是繼續沖向前場。

    德雷克斯勒已經沖到了三秒區,科爾特一個高調傳球,德雷克斯勒高高躍起,在兩名馬刺球員的夾擊中拿到了球。

    不過,德雷克斯勒沒有強行上籃,落地后的已經看到了跟上的甘國陽,一個擊地傳球把球交回到了甘國陽手中。

    甘國陽已然沖起來誰都擋不住了,單手就抓住了球,在15尺的距離起跳!

    “哐!”一個漂亮的單手扣籃!

    甘國陽由于起跳距離太遠,身體徹底地舒展開才扣到籃筐,所以身體沒有保持好平衡,在地上摔了個人仰馬翻,把德雷克斯勒和兩名馬刺球員都撞翻在地。

    不過甘國陽和德雷克斯勒正是年輕力壯的時候,倒在地上立馬爬起來拍拍屁股跑回去,什么事都沒有。

    現場的觀眾早就坐不住都從座椅上蹦起來了,甘國陽這個漂亮的扣籃已經讓開拓者36:34反超了馬刺兩分。

    馬刺教練立刻叫了暫停,看來他們要換上主力陣容了,不然讓開拓者勢頭起來可就不好辦了。

    “很好,漂亮的傳球,處理的很棒。”拉姆齊又夸了甘國陽一次。

    按照甘國陽以前的尿性,這球肯定是一個60尺的長傳,傳到了就是個好球加助攻,傳不到肯定是個失誤,而且失誤的可能性要比傳到的可能性高。

    而有了科爾特的一個過渡后,開拓者在選擇上就更加靈活,可快可慢,也更加的穩定。

    他沒有再一個人貪功,而是學會了分享球,那么隊友也會將球分享給他。

    拉姆齊看到了甘國陽身上將要具備的第二個特質,也就是成為球隊精神領袖的特質。

    要做到這一點,就要能夠讓身邊的球員變得更好。

    “謝謝,我這輩子都沒得到過這么多夸獎,拉姆齊先生。”甘國陽給點陽光就燦爛。

    “但我們的防守還是不夠好,他們的進攻效率低是因為沒有上主力,希望他們的主力上場后,我們的防守依舊能夠有效。”

    拉姆齊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暫停結束后,喬治-格文和吉爾摩爾都重新回到了場上。

    吉爾摩爾一上場,就在右側低位要位,這是甘國陽本場比賽第一次在低位和吉爾摩爾做直接對話。

    吉爾摩爾是一個左手將,這讓甘國陽在防守的時候有些不適應,但他還是像個八爪魚一般纏上了吉爾摩爾,就像對付賈巴爾一樣。

    吉爾摩爾往后頂了頂甘國陽,發現身后堅若磐石,于是他沒有翻身,也沒有從繼續往內頂,而是橫向往籃筐正面大跨步移動。

    他的速度并不快過甘國陽,可勝在個子高步子大,甘國陽跟上起跳封蓋,卻還是沒能阻止吉爾摩爾的左手勾手投籃。

    球在籃筐上磕了兩下,還是進入網中,兩分,馬刺扳平了比分。

    “防的不錯!不要氣餒,他沒有那么多體力的!”拉姆齊在一旁還是鼓勵道。

    吉爾摩爾畢竟年紀大了,這樣的低位單打,一場比賽也打不了幾個的。

    回到進攻中,甘國陽也在低位要位,科爾特一看,知道甘國陽被打了一個,這回肯定要回敬一個。

    自從上一次和湖人被甘國陽吼著“傳球給我”以后,科爾特對甘國陽就有了一種畏懼,有時候一看到甘國陽在低位要球,就不自覺的把球傳給了甘國陽。

    這次,甘國陽的要位并不深,而是在15尺左右的位置,是一個中距離的點。

    過深的要位雖然距離籃筐更近更容易打進,但也更耗費體力,也更容易遭到包夾。

    就在其他人以為甘國陽要單打的時候,甘國陽一個側身,突然一個高手傳球,把球直接塞向了中路。

    而中路正是德雷克斯勒依靠弧頂肯尼-卡爾掩護,直插籃下,接到了甘國陽的傳球后,輕松上籃得分。

    “漂亮!”連拉姆齊都在場邊大聲叫好。

    這個經典的傳切戰術,正是1977年的開拓者常用的進攻戰術,這個戰術當年在比爾-沃頓的操刀下,根本不需要教練布置,隨時都能打出來。

    看到甘國陽能傳出這樣的球,拉姆齊不禁有些恍惚,也有些疑惑。

    “這家伙,怎么就開竅了?”  

U赢电竞 官网竞博| JBO竞博|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JBO体育| 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lol|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