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四十章 一波帶走

第一百四十章 一波帶走

    “冰人”在第二節穩定而無情的得分,讓開拓者始終沒有辦法將差距拉開。

    甘國陽在第二節后半段終于開始扛過開拓者的進攻大旗,馬刺也立刻讓吉爾摩爾去盯防甘國陽。

    吉爾摩爾的防守讓甘國陽相當不舒服,他強勁的力量與7尺2的身高,讓甘國陽始終處在一種被緊緊包圍的狀態。

    但也桑普森不同,甘國陽在低位擁有巨大的能量,這源自于他Bug的力量和扎實的技術。

    無論是面對喬治-麥金尼斯或是達瑞爾-道金斯——這兩人都是強力內線的代表人物,吉爾摩爾都很少有過在低位頂不動對手的感覺。

    而今晚當甘國陽在很深的位置向里面擠的時候,吉爾摩爾竟然感覺自己有些站不住。

    這樣的情況,大概也只有在面對摩西-馬龍的時候才會出現,可現在吉爾摩爾身前的是個看上去并不特別健壯的華人新秀。

    甘國陽關于力量的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

    但他也從未停歇過在健身房的訓練,因為他知道,這些天賦不會自己冒出來,必須通過堅持不懈的訓練才能真正發揮出來。

    在力量訓練中,甘國陽特別注重腿部肌肉、臀部肌肉、背部肌肉以及腹部肌肉的練習,或者說甘國陽最注重的是下肢力量和核心力量的訓練。

    下肢力量的訓練給了他穩定的底盤,這讓他在進攻或者防守中都能站住位置,堅若磐石。

    核心力量的練習,則讓甘國陽在非爆發性力量對抗中,耐力和持久力都相當強大,這讓他在低位如同小推土機一般,可以一路平推過去。

    如果換成七十年代巔峰期的“火車頭”,對付一個小推土機問題還是不大的,可如今已經35歲的他,體重變大了,真實力量卻小了,肌肉開始逐步衰退。

    甘國陽就拿著球在低位一路鑿進去,連著鑿了7分,還造了吉爾摩爾一次犯規。

    當甘國陽再次在低位拿球,翻身一個假動作晃過吉爾摩爾,一步跨到籃下,左手單手灌筐時,球場上的計時器隨著球迷們的呼喊聲一同響起,上半場比賽結束。

    開拓者在甘國陽的帶領下,在第二節占據了場上優勢,雖然格文的進攻無法阻擋,可馬刺同樣沒法抵擋開拓者的進攻大潮,上半場開拓者以61:57領先了馬刺4分。

    中場休息時,拉姆齊重點強調了該如何盯防喬治-格文,拉姆齊給出的方案就是死貼格文,不讓格文接球。

    這個任務交給了瓦倫丁,讓他錯位去防守格文,然后帕克森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進攻當中。

    不過,當下半場比賽開始后,拉姆齊發現自己的精心布置和擔心似乎都是多余的,因為馬刺砸第三節開始崩潰。

    一個強隊和普通球隊的關鍵區別,不在于平均每場的得失分,也不在于紙面陣容的強大,而在于面對突發情況的調整能力。

    比如此時的開拓者已經是一支強隊,他們在面臨投籃手感不好、對箭頭人物防守不利等情況時,能夠及時做出調整,并且得到比較好的效果。

    這體現了一直球隊的潛在能力和戰術執行能力,這也是千變萬化的籃球賽場上,一支球隊能夠掌控當前局面的關鍵所在。

    而本賽季的馬刺,已經沒有了兩年前那種分工明確,戰術執行力強,意志堅韌的特點。

    連續的失敗消磨了核心球員的意志,歲月的流逝讓傷病不斷困擾著他們,如果比賽沿著他們熟悉的軌道行進下去,他們還能夠贏得比賽。

    可如果局勢發生變化,或者自己突然處于不利的境地,這支馬刺已然不能扭轉乾坤。

    第三節,開拓者的進攻依舊猛烈,而馬刺自己卻陷入了手感冰涼的境地,這對一支球隊而言是很正常的比賽低潮期,可馬刺熬不過這段低潮。

    他們守中路放側翼的“保命式”防守在開拓者的內外沖擊下,終于徹底崩潰,防守上解放了的帕克森開始練練發炮,范德維奇手感恢復,桑普森在低位依舊可以高效進球。

    倒是甘國陽,繼續默默無聞地做著輔助工作,卻眼看著雙方的分差越拉越大,比賽幾乎就要失去懸念。

    喬治-格文還是在堅持,吉爾摩爾還是能夠在籃下打進幾個進球,但馬刺總體上已經潰不成軍。

    第三節,開拓者依靠一個31:12的進攻沖擊波,把馬刺打翻在地,然后還狠狠地踩了幾腳。

    拉姆齊終于可以安心的坐下了,看著之前數個賽季高高在上的馬刺,被開拓者打成這般模樣,拉姆齊也是心有戚戚。

    在NBA,無論球員還是球隊,往往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沒有永遠長盛不衰的強隊,也沒有一直落寞墊底的爛隊。

    馬刺從進入NBA后,自七十年代末起的輝煌終于要在八十年代中期落幕,而拉姆齊感覺到,這支開拓者的榮耀才要剛剛開始。

    第四節比賽徹底淪為了垃圾時間,雙方派上替補球員和新秀,開始消磨剩下的時間。

    紀念體育館的球迷也終于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可是開始提前慶祝比賽的勝利。

    上半場拿到13分7個籃板球的甘國陽,在下半場只得到4分,不過抓了10個籃板,他也早早被替換下場,享受主力待遇開始休息。

    當比賽結束的哨聲響起時,甘國陽主動上場,和吉爾摩爾握手擁抱。

    在這場比賽中,甘國陽罕見的沒有噴垃圾話,當然這并不代表他“從良”了,而是因為面對吉爾摩爾這樣的球員,他還真的噴不出口。

    吉爾摩爾雖然防守兇橫強悍,但動作都規規矩矩,沒有過份的小動作,也不會對著對方亂噴。

    相反,在對方球員摔倒的時候,吉爾摩爾都會主動上前將對方扶起來,然后友好地拍拍對方。

    甘國陽這個家伙一向吃軟不吃硬,對手越是和他較勁,他越是來勁;反而對吉爾摩爾這樣規規矩矩打球的老前輩,甘國陽每進一個球,心里倒還有那么一點罪惡感。

    “祝你好運甘,我相信你會成為這個聯盟最好的中鋒。我已經老了,不過下一場比賽將是對你的考驗。”吉爾摩爾對著甘國陽說道,說完拍了拍甘國陽的肩膀,然后慢慢地走回了更衣室。

    甘國陽望著吉爾摩爾高大的背影,想起來張伯倫曾經和他說過的話,NBA的巨人們都是孤獨的歌利亞,沒有人喜歡歌利亞。

    “此時的吉爾摩爾,想必有些落寞吧。”甘國陽雖然對吉爾摩爾并不了解,但從這場比賽他能感受到,這是一個天賦突出,同時又兢兢業業的好球員。

    在他的生涯中,竟然沒有獲得過一枚NBA總冠軍戒指,不得不說這是一大遺憾。

    “不知道我到來以后,能不能改變他的命運?”甘國陽又想到了這個問題,但轉念一想,自己能不能拿冠軍還沒個影呢,還有閑工夫管別人。

    再說,每一個NBA球星都希望手中的冠軍戒指是自己用自己的汗水爭取來的,而不是受別人施舍。

    接下來,甘國陽在更衣室接受了記者的例行采訪,發表一下他對這場比賽的看法。

    “我們球隊的進攻非常棒,我徹底融入了其中,作為這臺機器中的一個零件。過去我可能缺了點什么,比如潤滑油,和其它零件的咬合不是很順暢;現在我覺得我在努力改變,我感覺棒極了,這樣的一場大勝,無疑讓我們所有人都倍感鼓舞。”甘國陽面無表情的用套話回答著記者的無聊問題,雖然他每次都能花樣翻新的用各種修辭來表達自己的感受,可歸根結底,說的都是屁話。

    屁話往往是最保險的話,如果想要說出什么特立獨行的東西來,往往會有大麻煩。

    此時的甘國陽正是想當乖孩子的時候,所以想讓他說出什么有新聞價值的話題來,可真是不容易。

    “你對下一場的比賽怎么看?你對自己有充足的信心嗎?”記者繼續拿著照相機和小本本問道。

    記者這么一問讓甘國陽腦子有些懵,下一場?甘國陽從來都沒有提前看賽程表的習慣,他喜歡保持神秘感。

    甘國陽突然想到,吉爾摩爾剛才也和他說,“不過下一場將是對你的考驗,”甘國陽還沒太在意,卻不知道下一場要面對的是誰。

    “不知道,我不知道下一場要對誰,對我來說,對誰都一樣。”甘國陽無所謂的說道,反正到時候拉姆齊在賽前準備會上會布置戰術的。

    而提問的記者則是眼前一亮,甘國陽這句話可是借題發揮的好題材啊!

    雖然甘國陽的意思是,他確實不知道下一場和誰打,反正到時候打起比賽來應對就是了,一場常規賽而已。

    可記者擅長的就是“有困難要上,沒有困難創造困難也要上”,甘國陽這一席話,稍微扭曲一下,就會變成“我根本不在乎對手是誰,誰來我都干他”這種囂張跋扈的感覺。

    曾經吃過虧的甘國陽依舊不知深淺,有著了記者的道道,看來下場比賽,賽前的口水又是少不了的了,而從中得利的自然是媒體。

    記者采訪結束后,甘國陽終于得以徹底放松,可以好好泡個澡,去浴療池里面給肌肉做個理療。

    “嘿,克萊德,下一場比賽我們要打誰?”甘國陽坐在不銹鋼的浴池里面放松著自己,看到德雷克斯勒正在一旁把腳泡在冰塊中,便開口問道。

    “你這家伙,從來都不看賽程表的嗎?”德雷克斯勒對于甘國陽這個習慣感到異常無語。

    “是的,我只關心明天是不是會下雨,而不去擔心要和誰比賽。會不會下雨掌控在上帝手里,而和誰比賽怎么去贏他們,掌握在我自己手中,不用去擔心。”甘國陽總有一套歪理邪說來支撐自己的行為模式。

    “好吧,那我告訴你,下一場比賽是我等待多時的一場比賽,為了這場比賽我已經準備好久了。”德雷克斯勒說著把腳從裝滿冰塊的桶中拿了出來。

    他每天訓練和比賽結束后都要這樣,來降低自己受傷的幾率,畢竟他這樣的跑得快跳得高的鋒衛球員,是很容易受傷的。

    甘國陽聽了一愣,德雷克斯勒等待已久的比賽?他進NBA也才一年啊,難道已經有什么不共戴天的死敵了嗎?

    甘國陽想到了蘭比爾,心中不禁火起,倒是突然期待起和活塞的比賽來。

    “后天,休斯敦火箭將要到訪,不知道你準備好了沒有。”德雷克斯勒說出了一支甘國陽熟悉無比的隊名——休斯敦火箭。

    作為一個來自21世紀的中國人外加籃球迷,不知道休斯敦火箭那是不可能的。

    尤其是甘國陽,當年讓他愛上籃球的姚明,就是休斯敦火箭的中鋒。

    直到姚明退役,甘國陽都是火箭的球迷,而在姚明退役的那一天,甘國陽也穿越到了1981年。

    即便如此,甘國陽對于休斯敦火箭依然有一種別樣的感情,在來到美國后,他看比賽看的最多的,除了湖人和勇士,就屬當時還擁有摩西-馬龍的休斯敦火箭。

    當時火箭到訪奧克蘭的比賽,甘國陽都有去看,去現場感受摩西-馬龍的威力。

    在馬龍轉會去了76人后,甘國陽也正好醉心于大學籃球,對NBA的關注也少了。

    在自己進入NBA以后,甘國陽曾經和休斯敦火箭距離那么近,只是手握狀元簽的火箭還是跳過了甘國陽,選擇了另外一名中鋒。

    甘國陽的手下敗將——阿基姆-奧拉朱旺。

    對此,奧拉朱旺曾經的隊友德雷克斯勒也同樣耿耿于懷,如果火箭挑了甘國陽,那么開拓者肯定會拿下奧拉朱旺,這樣德雷克斯勒就可以又和好朋友奧拉朱旺做隊友了。

    現在看來,這個愿望要實現,似乎要等上十幾年——如果歷史不被改變的話。

    而甘國陽看上去也是個非常不錯的合作伙伴,在某些方面,他比奧拉朱旺更有天賦,雖然另一些方面并不如阿基姆。

    只是,下一場甘國陽要面對的,可不止一個奧拉朱旺。  

U赢电竞 JBO竞博| 竞博JBO|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电竞| JBO体育| JBO|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竞博JBO|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lol|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