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火力全開

第一百四十四章 火力全開

    第二節比賽剛剛開始,勇士發球,這時意外出現了。

    紹特在持球從左側運球突破時,絆到了范德維奇的腳上,原本發力往前沖的他立刻失去平衡摔了一個大馬趴。

    人在摔倒的時候總是會下意識地伸出手撐一下,紹特也同樣如此,他在倒地時左手伸出撐了一下地面,結果關節受到了挫傷,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紹特被隊醫扶下了場,他左手撐地的那一下有可能挫傷了關節軟組織,真是糟糕的意外,不知道這場比賽紹特還能不能重返賽場,他已經直接回了更衣室。”

    這個突然而來的事故打亂了勇士的戰術計劃,勇士教練約翰-巴赫只能換上皮特-西伯德克斯頂替上場,這個83年被選中的新秀,菜鳥賽季一場比賽都沒打上,這個賽季才開始作為一個重要替補登場。

    不過,勇士從第一節開始積攢起來的進攻感覺倒是沒有丟,重新發球后,勇士的控衛斯利普-弗洛伊德從底線突破,然后拉里-史密斯中路插上,接球后上籃得分,勇士29:24領先5分。

    “我相信雖然紹特因傷下場,但勇士的兩個后衛將會給開拓者造成很大的麻煩,開拓者的外線防守一直存在問題,他們的防守強度確實低了一些。”詹姆斯-布朗點評道。

    勇士在后衛線上用的是弗洛伊德和康納兩名既能打控衛又能打得分后衛的雙能衛球員——雖然那時候還不流行雙能衛的概念。

    兩個人都是介于純控衛和純得分后衛之間的球員,這讓勇士的后場運轉相當良好,能傳能突,攻防俱佳。

    他們在第一節給開拓者造成了不小的麻煩,照第二節的勢頭看,他們還將繼續破壞下去。

    “帕克森的球被斷下!康納的搶斷!他本賽季場均搶斷達到了2個,他在外線防守上給予了勇士很大的貢獻。”

    瓦倫丁的一次不經意的傳球被康納斷下,勇士發動了快攻。

    康納,這個身體強壯,球風樸實無華的得分后衛,帶著球一路殺到籃下,用一個經驗老到的時間差躲過了跟防的瓦倫丁,輕松上籃成功,為勇士再添兩分。31:24。

    “集中注意力!集中注意力!打出氣勢來……Fuck,這些家伙真不知道他們的在打些什么!”拉姆齊在場邊急的大吼,同時他也不明白最近球隊的狀態怎么會這么差,都到冬眠期了嗎?

    紹特的突然下場不僅沒有讓勇士陷入低潮,反而讓勇士打得更加起勁了,這時開拓者的得分手自然要站出來。

    范德維奇在弧頂三分線內一步接到了瓦倫丁的傳球,然后把球傳給了桑普森過渡一下,自己佯裝內切卻往右側跑了兩步,桑普森再把球傳回給范德維奇,范德維奇接球后直接投籃。

    像這樣極其簡單的戰術——這都不能稱之為戰術,其實很多時候非常的高效,這種傳導球的意義就是讓球員找到自己喜歡的出手點,在自己習慣的出手節奏下投籃。

    當然,這種高效是建立在得分手的個人能力上的,個人能力強,手感好,這種投籃和空位出手沒什么區別。

    范德維奇依靠這種小配合,一場比賽能拿下個十多分,是非常穩定的一種得分手段。

    可今天他的手感真的不算好,過去這種十拿九穩的三分線內一步跳投,現在卻是重重地砸在了籃脖子上,崩出去好遠。

    “范德維奇的跳投…沒進,不過甘拿到了籃板球!巨大的籃板控制范圍,回傳給了瓦倫丁,開拓者重新組織進攻。桑普森在內線要位,勇士隊夾擊!桑普森強行出手,球沒進……籃板被勇士拿下,開拓者似乎陷入了進攻危機。”

    瓦倫丁在拿到球后,把球傳給了在左側要位的桑普森,拉姆齊始終強調,當進攻出現問題戰術打不出來的時候,要么把球給范德維奇,要么傳到桑普森手中。

    可今晚這兩個保險都不頂用,桑普森遭到了勇士的內外夾擊,勇士的夾擊并不兇狠,這點和湖人有點像,以騷擾為主,不因為夾擊而失去防守位置留出大空位。

    受到騷擾的桑普森沒有選擇傳球,而是向底線轉身跳投,但勇士的籃筐好像加了蓋子,就是投不進,球砸在左側崩了出來,這下甘國陽控制范圍再大胳膊再長也夠不著了,他這時候正在右側站著呢。

    勇士再次打起來快速反擊,不過甘國陽在回防時延阻了一下康納,不讓勇士快起來,結果裁判的哨子響了。

    “甘被吹了一個阻擋犯規,糟糕的第二節,甘還在和裁判理論,他覺著這球他沒有犯規。”

    “我只是從側面阻礙了一下,側面,是側面,我沒有動手!”甘國陽在和裁判嘮叨,他現在已經開始學會和裁判去交流。而不是像剛開始那樣被吹了就拉倒了。

    “他在推進,你侵犯了他。”裁判言簡意賅的解釋道。

    “我他媽能侵犯他……”甘國陽一臉無奈的樣子,幸好那時候還沒有零容忍,不然他一個“fuck”出口就要被吹技術犯規了。

    多說無益,像這種判罰裁判是不會更改的,球員們爭辯更多還是為了發泄一下,并希望能稍微影響一下裁判的判罰。

    勇士隊發邊線球繼續進攻,勇士的進攻戰術簡單地像美國的小學數學一樣,內線提高位做雙掩護,雙后衛輪流突破,內線或者跟進或者外提,小前鋒則伺機而動。

    現在小前鋒位置上紹特下去了,西伯德克斯的伺機而動基本也就是空位便投,有人防就傳了。

    勇士的尖刀就是弗洛伊德和康納了,兩人一個快一個壯,拿著球就往里扎。

    當時后衛的突破速度和沖擊力無法后后世相比,他們在運球技巧上更多體現一個穩,還沒辦法把人晃得找不著北。

    所以當弗洛伊德在左側依靠史密斯和懷特海德的掩護兩步竄進內線,準備直接左手上籃時,甘國陽像大樹一樣罩在了他面前。

    弗洛伊德不是傻子,不會強沖內線,他沒什么必勝的把握可以沖擊甘國陽這個場均2.8次蓋帽的新秀。

    但他想用一個擊地傳球把球塞給內切的懷特海德,甘國陽既然來補防,懷特海德自然空了出來。

    甘國陽眼疾手快,知道內線空虛了,一旦球傳出來肯定又要丟分,管他三七二十一,就在弗洛伊德傳球的同時伸出了自己的腳擋在傳球路線上,一腳踢開了球。

    “嗶嗶!”甘國陽這種球在足球場上就是個守門員的優秀防守,擱籃球場上自然是腳踢球違例。

    裁判顯然沒有被甘國陽這種機智打動,給了甘國陽一次警告,他要再這樣就會吃技術犯規。

    但甘國陽這一下倒還真是破壞了勇士的進攻感覺,勇士重新在邊線發球,傳導了幾下,發現沒有什么好的進攻機會。

    便把球傳到了懷特海德手中,懷特海德也是典型的流浪漢型球員,在各個球隊換來換去,每場貢獻點分數和籃板。

    倒是來了勇士隊以后,得分和籃板都到了一個小高峰,畢竟勇士實在是內線無人,他也成為了球隊首發。

    防守他的不是甘國陽,而是桑普森,拉姆齊讓桑普森去防勇士中鋒,然后讓甘國陽去補漏洞。

    桑普森和懷特海德都是1978年的新秀,不過桑普森是狀元,懷特海德卻是個二輪秀,桑普森一直穩定在開拓者做頭牌,懷特海德則四處流浪。

    不過這場比賽,起碼到現在為止,懷特海德的表現要比桑普森更好,他的幾次撿漏和對桑普森的成功防守,讓同期狀元吃了鱉。

    桑普森當然不會讓懷特海德隨便打,而且懷特海德的單打能力也很一般,只是時間到了不得不扔了,便一個翻身隨手跳投。

    球劃出一個高高的弧線,砸在了籃筐上,蹦的老高,沒進。

    “籃板球,甘國陽高高躍起,沒有人能夠搶過他……哦,他沒有傳球,一路直接沖過了半場……要被斷球…他躲過了弗洛伊德,漂亮的運球,起跳,頂著兩個人上籃!……球進了!哦天吶,甘國陽的一個一條龍快攻,現場球迷的歡呼聲,簡直比勇士進球了還要高!”

    “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進球,第二節連續進攻不中的開拓者,依靠這個球打破了僵局。”

    確實讓人想不到,甘國陽自己也沒想到,他只是覺得感覺來了,拿下籃板就直接往前沖了。

    到了三分線外,勇士的防守還沒有落好位置,弗洛伊德想上搶,甘國陽用一個漂亮熟練的背后運球多了過去,閃瞎了無數觀眾的眼睛。

    然后約翰-史密斯知道甘國陽這么沖進來,擋是擋不住了,于是想站著造他一個進攻犯規,被甘國陽機智地側身躲了過去,爾后頂著懷特海德上籃,球在籃筐上彈了四五下,終于落進了籃筐中。31:26,開拓者得分了。

    拉姆齊在旁邊看到這個球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能說什么呢?球隊狀態差成這樣了,有人進球就不錯了,管他是怎么弄進去的。

    倒是開拓者隊替補,一個個像點燃了的小鞭炮,從板凳上竄了起來揮毛巾。

    “一個漂亮的進球,但它也只有兩分,開拓者必須解決進攻中的難題,因為從第一節后3分鐘開始,到第二節2分鐘,這是開拓者的第一個進球。他們依靠的是中鋒的一條龍快攻。”

    “是的,而且他們也要解決防守的問題,甘在內線有著足夠的威懾力,但身高是個問題,而他們外線的運動能力更加讓人擔憂。”

    解說員的擔憂是有道理的,甘國陽進球后,勇士立刻發動了反擊,西伯德克斯在底線接到康納的傳球,15尺跳投命中。

    西伯德克斯都能進球了,而且這種進球方式是開拓者曾經的拿手好戲,鋒衛側翼速度快下,內線走中,控衛快速推進,要么傳給內線上籃,要么傳給側翼中投。

    無論追分還是拉開距離這招總能把對手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現在開拓者卻被勇士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了。

    33:26,分差又被拉開到了7分,開拓者如果上半場落后,那么他們也就危險了。

    這時,甘國陽終于站了出來,他開始在右側低位要球。

    有時候人就是有一種心理,在不需要的時候,別人哪怕給你全程一條龍5折服務都不滿意;而到了饑渴地像條狗的時候,拿起一張女人照片都能擼得飛起。

    現在的開拓者在進攻上就是饑渴成了狗,其他人都有些不想進攻了,從第一節后半段開始到第二節開始投籃就沒怎么進過。

    在這樣發展下去,就會變成大家玩擊鼓傳花,誰24秒最后一個接到就扔,扔進了好說,扔不進就是背黑鍋了。

    幸好,在這種情況發生前,甘國陽撅著屁股在籃下拱開懷特海德,擺出一副“向我開炮”的架勢,接過了燙手山芋。

    “甘在低位接球,翻身勾手,他似乎有些著急了……不過球進了,一個12尺距離的勾手。”甘國陽一旦手上有了感覺,勾手出手都是不用調整的。

    然后,從第二節第4分鐘到第10分鐘,解說員口中的開拓者進攻端變成了這樣:

    “甘在低位接球,翻身勾手……球進!”

    “甘在中路拿球后運了一下,上籃成功……他晃過了勇士兩名防守球員。”

    “甘持球從右側突破,單手扣籃!漂亮的突破!”

    “甘在15尺的地方,沒時間了,直接勾手,球又進了!”

    “甘反跑,空中接力!漂亮的扣籃!”

    “籃下一片混戰,甘拿到了籃板,上籃,不中,再搶,不中,再搶!再投!球進了!裁判的哨聲也響了,勇士防守犯規,加罰!”

    ……

    “甘蓋掉了米奇約翰遜的上籃,開拓者快攻!科爾特推進……他怎么把球回傳給了甘,甘運球推進,從中路長驅直入,起跳,一個15尺起跳的扣籃!”

    “哦~瘋了~”  

U赢电竞 竞博电竞| JBO官网| JBO官网| JBO| JBO电竞| 竞博体育| JBO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lol| 竞博官网| JBO| 竞博官网|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