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起伏不定

第一百四十六章 起伏不定

    “43分,25個籃板,43分,25個籃板,這個數據會不會繼續增加,這個數據會不會繼續增加?距離比賽結束還有2分鐘,哦,拉姆齊將甘國陽換下了。確實,比賽已經沒有了懸念!而甘國陽的數據也定格在了43分25個籃板球,外加4次蓋帽和5次助攻,華麗的數據,更重要的是,他幫助波特蘭開拓者在客場鎖定勝局,避免了遭遇三連敗。”

    “他今晚的發揮絕對是現象級的,他再次創造了本賽季新秀的得分紀錄和籃板記錄。之前的記錄同樣是甘,在11月4號對陣湖人的比賽中,他單場拿下了39分。現在他場均已經可以得到17.8分,14.5個籃板球和2.9個蓋帽,成為了本賽季最佳新秀的有力競爭者。”

    甘國陽雖然保持著這一屆新秀的最高得分記錄,但他的平均得分并不高,因為他每場得分的起伏太大了。

    當然這并不意味著甘國陽的狀態也起伏不定,而是取決于拉姆齊是否決定以甘國陽為主攻點。

    勇士第三節在甘國陽的猛烈攻勢下倒下了,他們為不包夾的策略付出了代價,手感愈發火熱的甘國陽用一個個的進球打擊著勇士的氣勢。

    勇士本身就不是什么強隊,弱隊打球往往就憑著一股氣,那口氣提上來了,大家都打開了,衛冕冠軍也能拉下馬。

    一旦那口氣被頂下去,自然再而衰三而竭,最終一潰千里。

    失去的核心球員的勇士憑借著主場之利和后場雙衛撐著那口氣,被甘國陽一通組合拳打得防守沒了積極性,進攻沒了手感。

    爾后,開拓者其他球員也慢慢恢復了手感,越打越開。

    所謂雪中送炭難,錦上添花易,隨著勇士防線的崩潰,開拓者球員一個個都找回了西部第一的氣勢,腰也不酸了,背也不疼了,一口氣投進三四個投籃也不難了。

    甘國陽不再需要費力的單打,隊友們扛過了進攻大旗,徹底扭轉了局勢,在勇士的家門口將對手放倒。

    “在比賽中你獲得了大量的出手機會,而你把握住了其中大多數的機會,這在之前的比賽中并不多見。這是教練的安排嗎?”比賽結束后,甘國陽被評選為全場最佳球員,他也在場邊接受了記者的采訪。

    “呃…內線的低位戰術一直是我們球隊戰術的重要組成部分,今晚我們在外線的表現有些掙扎,所以內線要承擔更多的進攻責任。我的手感相當不錯,我從之前的比賽中汲取了教訓,打得更加堅決和果斷,給了其他隊員更多的幫助,我感覺好極了。”甘國陽想了想說道。

    “你在比賽中用出了令人驚嘆的勾手,在15尺甚至更遠的地方命中,在整個聯盟也只有賈巴爾可以這樣做到。你是和賈巴爾學的勾手嗎?”

    “賈巴爾無疑給了我巨大的啟發和幫助,我曾經在大學和賈巴爾一起訓練,他的一舉一動對我都有著非常重要的借鑒意義,在和他的兩次交手中我也學到了很多。”

    “好的,謝謝你甘,祝你好運。”

    “謝謝……”

    ……

    比賽終于以一個令人歡愉的結果結束了,開拓者避免了三連敗的厄運,但賽季還在繼續,擺在甘國陽和開拓者面前的,是長的看不到頭的賽程。

    “以后每年都要這樣飛來飛去,飛來飛去,一個地方一個地方的打比賽,就好像巡回馬戲團一樣,無法想象這樣的日子還要過上十幾年。”甘國陽坐在飛回波特蘭的飛機上說道。

    比賽結束后,甘國陽甚至沒來得及回唐人街甘家菜館和父親道別,就隨隊前往機場趕前往波特蘭的最后一架航班。

    甘國陽想到這樣匆忙的日子才剛剛開始,很可能要持續十多年,瞬間覺得一股巨大的壓迫感從心頭傳來。

    “十幾年?你覺得你一定能在這個聯盟待上十幾年?如果你每場都能拿下40分20個籃板,那我覺得你待上三十年都沒問題,而一旦你不行了,那么你就和這個地方以及這種生活說再見了。”坐在后面的肯尼-卡爾聽到甘國陽的話說道。

    甘國陽這才想到,在NBA凡是能打到十年以上的球員,都是很有兩把刷子的。

    如果能打上15年以上,要么是球星,要么就是極品角色球員。

    “我會打上20年,然后讓我的雙手戴滿戒指!”甘國陽回頭說道。

    聽到甘國陽說這話,機艙里面的開拓者球員和工作人員都笑了起來,連坐在前排的拉姆齊嘴角都冒出一抹笑意。

    “哈哈哈,甘,你一定是被這場比賽沖昏頭了,我曾經單場拿下51分,然后還贏下了那場比賽,當時我覺得我就是世界之王!我會拿下NBA總冠軍,然后帶著冠軍戒指回西德,然后被一大群球迷包圍要我的簽名……然后,然后我就被送到波特蘭做治療了。”范德維奇聽到甘國陽說的話,開玩笑說道。

    范德維奇說完,機艙里的球員笑的更歡了。

    甘國陽望著樂的前仰后合的隊友們,臉上也有些掛不住,他知道自己一不小心又吹牛皮了,可一個NBA球員想要拿冠軍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么?

    而且從目前開拓者的勢頭來看,想要獲得總冠軍并不是癡人說夢啊,他們可是西部第一!

    拉姆齊聽到隊員們嘲笑甘國陽的聲音,似乎也有些看不下去,從前面站起來說道:“好了,甘的愿望是好的,如果他真的能雙手戴滿戒指,那我想我們好歹也會戴滿一只手吧。而且我想說,開拓者的目標永遠是冠軍,從我進入nba那年起就是如此。”

    拉姆齊永遠也忘不了他的1977,那個最最美好的賽季。

    但或許這樣的美好來得太早太早了,以至于對拉姆齊來說之后任何一個賽季只要沒有拿到總冠軍都是一種失敗,他為了重現1977年的輝煌糾結了一輩子。

    看來成功太早也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開拓者的球員看來是早就習慣了拉姆齊的那一套,一個個都收聲不再言語。

    甘國陽看了看四周的隊友,突然意識到,在這個位列西部榜首的球隊里,或許除了拉姆齊,還真沒有誰有奪冠的意志。

    甘國陽到現在還記得“永遠不要低估一個冠軍的心”這句話,雖然這句話是十年后被說出來的了。

    一個球隊如果沒有冠軍的心,常規賽打得再好恐怕也無法獲得最終的勝利吧。

    只是現在,甘國陽也只能把這些東西默默地放在心里了,他可不覺得自己怒吼一聲,王八之氣外射就能讓隊友瞬間被感動,然后就跟著他力拼總冠軍。

    他只能用自己的表現,一步一步實現自己的目標。

    在到達波特蘭后,開拓者總算結束了這次客場之旅,下一場他們將在主場迎戰堪薩斯國王。

    堪薩斯國王作為本賽季開拓者揭幕戰的對手,給甘國陽的印象還是非常深刻的。

    不過國王實在是弱旅一支,比金州勇士好不到哪兒去。

    金州勇士是太平洋賽區的最后一名,而堪薩斯國王則是西部另一個分區中西賽區的吊車尾,可以說是西部榜尾雙雄。

    相比而言,國王的情況比勇士更好一些,戰績也更加出色。

    但國王的陣容結構和勇士倒是非常相似,核心球員都是小前鋒,勇士是紹特,國王是埃迪-約翰遜;后場都有穩定的雙能衛,勇士是弗洛伊德與康納,國王則是伍德森;而他們的內線都比較孱弱,有一定進攻能力,但身高不足,缺乏厚度。

    這自然給了甘國陽肆虐的機會,他在賽前就摩拳擦掌準備再來一場高分。

    不過拉姆齊這場比賽沒有再給甘國陽太多的機會,因為開拓者其他球員的狀態都開始回暖。

    首先是吉姆-帕克森,在回到波特蘭后隊醫對他的腳傷做了一些治療處理,帕克森也覺得腳上好了一些。

    比賽中帕克森首節就拿下12分,一掃前幾場的頹勢,在波特蘭紀念球館找回來自己的準心。

    同時波特蘭的替補席也發揮出了更大的作用,之前苦于無人可用的拉姆齊,決定解放板凳上的奧蒂-諾里斯,給了這個身高6尺9的中鋒更多的上場時間。

    諾里斯沒有浪費這個機會,20分8個籃板,這就是他交出的答卷。

    于是,甘國陽不再像上一場比賽那樣可以無所顧忌地開火,全場他只得到9次出手機會,命中6球,還是高效率的拿下15分。

    開拓者也是贏下來這場難得的主場比賽,繼續鞏固他們西部第一的位置。

    而打完這場比賽后,開拓者又要去打客場了。

    “這他媽是怎么安排賽程的?怎么又要打客場?”甘國陽在比賽結束后回到更衣室,在看到工作人員提供的賽程安排后,忍不住大吼道。

    目前開拓者已經打了27場比賽,其中有16個客場比賽,達到了60%,其中包括一次漫長的六連客,一次四連客。

    而這一次的客場只有兩場,卻有可能是NBA最令人頭疼的客場之旅。

    因為波特蘭將要前往美國最南方的德克薩斯州,在德州的大草原上,去挑戰圣安東尼奧馬刺和休斯敦火箭。

    之前開拓者在主場連續迎戰馬刺和火箭,一勝一負,一場輕松,一場艱苦。

    現在他們要去往對手的主場,甘國陽坐在更衣室里已經能夠想像到在那里自己將迎來海量的噓聲和倒彩。

    甘國陽和德州也是早有恩怨,在NCAA總決賽上擊敗休斯敦大學奪冠不算,他們和得克薩斯埃爾帕索分校的那場丑陋之戰已然銘刻在了NCAA歷史上。

    所以,當甘國陽再次率領著一支華盛頓州的球隊來到德州時,不被當地球迷歡迎也是必然的。

    在抵達圣安東尼奧后,開拓者的球員就體會了一把當地球迷的“熱情”,他們的大巴在問路時,被指向了相反的方向,從而晚了2個小時到達旅館。

    之后和馬刺的比賽,同樣給了開拓者當頭一棒。

    上一場年輕有活力的開拓者沖垮了更老的馬刺,而這場在主場以逸待勞的馬刺,用老到的經驗和豐富的戰術給西部第一一個下馬威。

    馬刺的頭號得分手再次抓住了開拓者鋒線防守的漏洞,用21投11中的高命中率,全場拿下31分。

    更主要的是,馬刺全場牢牢控制住了籃板球,老將吉爾摩爾拿下了15個籃板球,其中包括7個前場籃板。

    之前已經連續兩場被老將逆襲的甘國陽,再次被一位巨星老將教育。

    吉爾摩爾雖然活力不再,可他對籃板球的落點判斷卻依舊精準,這讓甘國陽的卡位往往毫無作用,丟了N個后場板。

    全場比賽,馬刺全隊一共抓了60個籃板球,比開拓者多了19個,這讓開拓者處于絕大的劣勢。

    第一節比賽,準備充分的馬刺就以37:22領先了開拓者15分,爾后他們一路領先,沒有給開拓者任何機會。

    無論是拿到22分的米切爾-桑普森,還是送出5次蓋帽的甘國陽,都沒能一己之力力挽狂瀾,他們在半球球館被打的灰頭土臉。

    在坐車離開圣安東尼奧,前往休斯敦的路上,球隊再次陷入了沉默不語中。

    甘國陽坐在位子上,有火發不出,他真的很想在大巴上怒吼,斥責隊友們大家打得都像屎一樣。

    可是他還是忍住了,他不想自己在之前所作出的改變,因為一場失敗便徹底推翻。

    但這樣的起伏不定,被對手胖揍一頓,真的讓甘國陽非常郁悶,他也完全沒有了和隊友們開玩笑的心思。

    這時甘國陽看了看坐在大巴前面,一個人獨享一個座位的桑普森,他作為球隊名義的老大,卻什么話都沒有說。

    甘國陽現在已經沒了奪權的念頭,但這不代表甘國陽認可桑普森的老大地位。

    如果桑普森有老大的做派,他倒是可以考慮支持桑普森,可是這個常常沉默不語的男人并不像一個領袖。

    甘國陽不再是腦子直來直去的毛小子了,經過卡爾的點撥,他明白,或許應該做些什么,才能改變目前球隊內部的權力現狀。

    “將欲取之,必先與之。”甘國陽的腦海中閃過了這句古語。  

U赢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官网竞博| JBO电竞| 竞博| 官网竞博| JBO|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