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戰術變化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戰術變化

    休斯敦火箭憑借著奧拉朱旺的偷襲籃下得到兩分,在官方暫停結束后,反超了一分。

    甘國陽因為腦子里想著亂七八糟關于“命運”的高深問題,而漏出了一個大空檔,被拉姆齊大罵。

    “集中注意力,不要想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比賽還很長。”這時,米切爾-桑普森提醒甘國陽道。

    這也是桑普森作為前輩,第一次在球場上提點甘國陽,甘國陽聽到后用力點了點頭。

    從高中開始,甘國陽在場上偶爾就會有走神的臭毛病,這或許是穿越帶來的后遺癥,他總會想一些玄而又玄的破問題,有時還會有做夢的恍惚感。

    在比賽的常規時間還好,要是到了關鍵時刻犯這種毛病,對球隊而言就是致命的。

    甘國陽被奧拉朱旺偷了一個,他自然想要回敬一個,第一節打到現在,他還沒有和奧拉朱旺一對一打過一次呢。

    來到進攻中,甘國陽開始在低位要球,但他的要位相當淺,沒有費勁往里卡的很深。

    在離籃筐15尺的地方拿到球后,甘國陽沒有單打,而是單手持球看了看周圍的隊友。

    而奧拉朱旺可不會分神,他全身心的投入到對甘國陽的防守中,他知道,15尺已經是甘國陽勾手的射程了,上一場在波特蘭甘國陽的超遠距離勾手就讓奧拉朱旺吃了苦頭。

    所以奧拉朱旺自然不會放松,奧拉朱旺的防守和一些牛皮糖式的藍領內線不同,他只是這樣站在你后面,可前面的球員就是不敢輕易單打。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奧拉朱旺的大巴掌可不是吃素的,而且奧拉朱旺的防守站位很出色,看似隨便站的他,其實是放邊留中,身體微微向內轉。

    甘國陽如果想從中路走,基本不太可能,如果想從底線走,那么內線還有更高的拉爾夫-桑普森等著他。

    甘國陽略作觀察,現在他對開拓者的跑位戰術已經有了更多的理解,他特別注意著底角和弧頂兩個位置,開拓者的外線非常擅長從中路空切和底角的0度角投籃。

    不過火箭盯人盯地很死,想跑出空位來可沒那么容易。

    這時,甘國陽突然橫向快速運球往中路走,奧拉朱旺早有準備,橫移一步卡住了甘國陽的去路,他知道甘國陽橫向移動到籃筐正面大勾手那一下非常致命,所以決不能讓他沖到那個位置。

    甘國陽的移動路線一被擋住,他立馬靠著奧拉朱旺往里轉身。

    如果甘國陽的轉身速度足夠快的話,他可以一步過掉奧拉朱旺直接殺入內線,但此時的甘國陽還不具備這種能力,更何況奧拉朱旺也不慢。

    所以甘國陽一轉身,奧拉朱旺立馬也向右移動,繼續貼防住甘國陽,甘國陽被卡住動彈不得,他不得不雙手持球護住籃球,已經沒有辦法繼續進攻了。

    這球,甘國陽被奧拉朱旺徹底防死,計時鐘上的進攻時間只剩下6秒鐘,甘國陽只能把球回傳給了前來接應的范德維奇。

    開拓者的戰術是打不出來了,范德維奇在麥格雷的防守下,也只能自己干。

    他在三分線外運了兩下,直接干拔投籃。

    八十年代雖然出現了三分線,可是投三分的球員少之又少,大家從小都是玩著沒有三分線的籃球長大,都被灌輸著“離籃筐越近越容易得分”的思想,練三分的人自然少之又少。

    范德維奇三分線內一步的投籃極準,但往外一步就超出了他的射程范圍,他每個賽季的場均三分出手數不超過半個,這些出手基本都是沒時間了迫不得已的出手。

    像這一球,眼看時間到了,直接干拔投籃,這樣的瞎蒙投籃進了是狗屎運,不進再正常不過。

    “呯!”球重重地砸在了籃筐前沿,一下子磕出去好遠。

    像三分籃板最難搶不過,崩的遠,難以預判,搶這樣的籃板球基本就看誰站得位置好了。

    而傳完了這個球,看著范德維奇出手的甘國陽正準備往回跑回防呢,反正進不進他都不會去搶前場籃板。

    結果火箭的球員,包括奧拉朱旺都擠到內線去保護后場籃板,可這球卻一下子崩到了三秒區外面,好死不死地正好落到了甘國陽手里。

    對于這樣一份意外之喜,甘國陽用了0.1秒的時間去反應,然后用了0.1秒的時間去做選擇。

    一般來說這樣的撞大運,有經驗的球員肯定會停下來,把球回傳給控衛重新組織一次24秒進攻。

    其實不需要有經驗的球員,只要腦子不抽抽,大多數球員都會這么做,除非對自己的投籃很有信心,在這樣三分線內一步的位置可以很有把握的把球投進,比如范德維奇。

    可甘國陽除了訓練的時候中投投的有模有樣,到了比賽那完全是不頂用,賽季開始到現在他攏共投進了三個中投。

    但剛剛進攻受阻的甘國陽不甘心就這么把球傳出去,他眼看著奧拉朱旺從內線奔著球撲過來,忽略了身旁的瓦倫丁,直接張手一個20尺的跳投。

    換成別的中鋒,這球就讓他扔了,扔進了那是祖墳冒煙,扔不進甘國陽就等著被主教練臭罵一頓吧。

    不過奧拉朱旺有心理陰影,在NCAA總決賽上休斯敦大學就是被甘國陽一個中投絕殺,所以奧拉朱旺無論如何要沖上去干擾這個投籃。

    “傳球!傳球……為什么不傳……”拉姆齊看到甘國陽又腦子發昏選擇中投,急的在一旁大吼,甘國陽間歇性抽風的特質,讓拉姆齊現在有了間歇性狂躁的毛病。

    “嘭……”拉姆齊吼到一半,結果甘國陽投出的球劃出一道搞搞的弧線,砸在了籃板上,打板進筐……

    拉姆齊這下也沒轍了,投進了他自然也沒話說,雖然這球明顯是個運氣球,可籃球場上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球進后,甘國陽用一種不可思議的表情盯著自己的手看了半天,一邊回防一邊朝著場邊的拉姆齊笑了笑,拉姆齊只能無奈地撓了撓頭,轉過身去坐回板凳上不想再看到這個人。

    依靠這個運氣球,開拓者再次以17:16反超了一分,甘國陽也因此得到了開場后的第一分。

    不過甘國陽也知道,這種球一場比賽能有一個算是燒高香了,現在中投還不是他的得分手段。

    剛剛單打時的吃癟,也讓甘國陽從奧拉朱旺那里感受到了壓力,這個家伙確實比大學時更進了一步。

    在大學賽場上,當時的甘國陽是橫掃一切的存在,尤因和奧拉朱旺和甘國陽都有一個級別的差距。

    甘國陽主要是占了“天賦值”的優勢,在某幾項上超越時代的好,而且練習效果顯著,技術進步奇快。

    只是他這樣的特質,被球探們認為是“早熟”,也就是所謂的技術定型,發展潛力一般,外加他華人的身份,在第二位被波特蘭選中,已然是爆了一個冷門。

    而奧拉朱旺能成為狀元,就是因為他展現出了極其巨大的潛能,這個從初中開始才接觸籃球,到大學才開始接受正規籃球訓練的尼日利亞中鋒所具備的天賦是歷史級的。

    他的這種與生俱來的天賦,和甘國陽BUG的“天賦值”比是不遑多讓,這讓甘國陽也不得不感嘆有些人真的是上帝的寵兒。

    甘國陽的那個幸運球過去了剛剛十幾秒鐘,奧拉朱旺就用一個后仰跳投干脆利落第回敬了甘國陽一個。

    和大學時相比,奧拉朱旺的跳投更加的順暢了,之前他投籃的姿勢有些奇怪,是因為他投籃時身體和手部的動作時脫節的,這點上德雷克斯勒也有這個毛病。

    這兩個家伙常常仗著禽獸的身體素質,先把自己扔到空中停頓下來,等防守人掉下去了,他再出手。

    這個壞習慣,德雷克斯勒到現在還是沒能解決,而奧拉朱旺正在逐步的改變這種不好的習慣,他的投籃感覺明顯更加出色了。

    “這才是投籃,你覺得你能像我這樣投籃嗎?”奧拉朱旺球進后對著甘國陽說道。

    過去在比賽里奧拉朱旺沒少被甘國陽噴,現在他也開始回擊甘國陽了;而甘國陽早就不再把各種NBA球星當成偶像了,奧拉朱旺在他眼中也只是他場上的偉大對手,而不是后世他最喜歡的中鋒。

    “我能在最后一秒投中這樣的投籃,你能防住我的投籃嗎?”甘國陽被說道自己的軟肋,便開始翻舊賬刺激奧拉朱旺。

    兩個人就這樣互相在場上較勁,從嘴上到手上到腳上,兩人都要拼個高低,兩支球隊也都針鋒相對地對攻了4分鐘,雙方的比分依舊犬牙交錯。

    當瓦倫丁在防守時將盧卡斯的球捅出界外時,拉姆齊叫了一個暫停,此時開拓者以24:25還是落后火箭一分,距離第一節比賽結束還有不到三分鐘。

    按照開拓者常規輪換的節奏,這時甘國陽應該休息,換成肯尼-卡爾上場,外線則是德雷克斯勒與科爾特,替換帕克森與瓦倫丁。

    但這次,拉姆齊卻改變了常規輪換,將甘國陽留在了場上,肯尼-卡爾替換下米切爾-桑普森,同時外線搭配了德雷克斯勒與科爾特。

    “加快進攻,不要停下腳步,死守內線,放對方投籃,抓到籃板后一定要尋找德雷克斯勒,發動快攻;我不不走側翼攻擊路線,從中路走,甘和卡爾注意跟上,KiKi和科爾特在45度的位置接應。”

    這和開拓者一貫使用的快攻策略不同,開拓者之前都是用“大鵬展翅”式的側翼拉開全線推進快攻,將空間拉的很開,然后從側翼找尋進攻機會。

    可是火箭的側翼防守太厲害了,他們的外線壓迫性太強,你想靠側翼投射牽扯拉開火箭防守基本是做夢。

    既然這樣,拉姆齊決定,咱不跟你扯了,直接用尖刀把對方捅開。

    只是開拓者外線的首發和火箭的外線比,運動能力上純屬弱雞,想靠著帕克森與范德維奇做尖刀,比讓他們搶籃板都不靠譜。

    開場第一個球帕克森在火箭球員的干擾下就上籃不中,這種球只有換成德雷克斯勒才能進,因為他不會上籃,而是會劈頭蓋臉地扣進去。

    “沖擊他們的籃筐,所有的人投入到籃板的爭奪中,我們需要作出一些改變讓他們嘗嘗刺刀的味道。”拉姆齊收起了戰術板說道。

    這套新的策略,是在輸給火箭后拉姆齊和教練組一起反復討論看錄像后得出的結果,拉姆齊也是決定慢慢將之變成第二陣容的主要打法,來增強他們的沖擊力。

    第一陣容雖然非常穩定,但沖勁不足,這也是為什么當他們上半場落后時,到下半場容易輸球的原因,往往會一口氣沖不上來憋死。

    “克萊德,我希望你在休斯敦能夠證明給他們看,他們沒有選擇你是多么巨大的一個錯誤。”拉姆齊又對德雷克斯勒說道。

    雖然已經是進入NBA后的第二年,可對于休斯敦當年沒有選擇他而選了麥格雷,德雷克斯勒依舊是耿耿于懷。

    每次來到休斯敦,他的心情都特別的復雜,所以他每次和火箭比賽都全力以赴,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暫停結束,德雷克斯勒脫去外套,和隊友們一起踏上了球場,而現場的不少觀眾都為德雷克斯勒送來掌聲。

    因為有不少球迷都是從高中起就看著德雷克斯勒打球的,看著他統治休斯敦地區的高中聯賽,看著他進入休斯敦大學并殺入總決賽。

    而現在,他已經成為了對手球隊的一員,可這并不妨礙他們對德雷克斯勒的愛。

    德雷克斯勒則板著臉站在場上,沒喲流露出一絲愉悅的表情,他不想因此而影響自己戰斗的決心。

    這時,火箭發界外球,他們同意作出了人員調整,拉爾夫-桑普森下場休息,換上了拉里-米考斯,同時后場羅埃德被威金斯換下。

    可能是剛剛上場的緣故,邊線發球的米考斯注意力不太集中,發球時太隨意了,一個高拋就朝著盧卡斯扔了過去,球又高又慢。

    這時,德雷克斯勒如同黑豹般沖出,搶在盧卡斯之前伸手斷到了這個球!

    他真的是太快了!

    快到其他火箭球員看他斷球后沖向籃筐,連追的想法都沒了。

    一騎絕塵。

    “哐~”德雷克斯勒用搶斷快攻扣籃,又將比分反超,用時2.5秒。  

U赢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JBO|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官网竞博|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