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五十章 斗智斗勇

第一百五十章 斗智斗勇

    誰都沒有想到,火箭和開拓者的比賽,在第一節比賽的最后三分鐘,風云突變。

    德雷克斯勒在搶斷快攻后,火箭發球重新組織進攻。

    開拓者人盯人不再那么緊迫,火箭的對位球員要是往外走,開拓者的球員就不跟,但你要往里進,就是沒門。

    他們做了一個內縮式的防守,五個人繞著三秒區圍成一圈,就是要死守禁區。

    火箭的球在外線導來導去,就是傳不到內線,因為甘國陽對奧拉朱旺是寸步不離,當時的奧拉朱旺還不像后來,卡位技術爐火純青,此時的他面對甘國陽強勁的力量也是落于下風。

    老狀元約翰-盧卡斯如果是在五六年前,這種情況就自己一個人抗著炸藥包往里沖了,可歲月已經摧毀了他的膝蓋,他已經無法沖破開拓者的密集陣。

    球進不去,打不出內外配合,只能把球扔給外線投手靠一些掩護小配合進行中距離打擊了。

    但不得不說,射手有時候就是靠天吃飯的,你要是手感不來,真是面前空得像大海也沒用。

    剛剛替補上場的威金斯得到了進攻機會,他在右翼依靠麥格雷的掩護得到空檔,接球后在18尺的距離跳投出手。

    “呯!”球打在了籃筐上,準度明顯偏差了不少,應該是剛上場準星還沒有調好。

    開拓者球員立刻像池塘里等著喂食的魚兒一樣,一下子聚集到了籃下,就等著這球往下掉呢。

    甘國陽擋住了奧拉朱旺不讓他進來搶籃板,同時拉爾夫-桑普森又不在,球又崩的不遠,他們毫無機會。

    肯尼-卡爾穩穩地拿下了后場籃板,迅速把球交給了德雷克斯勒。

    就在肯尼-卡爾剛剛拿到籃板球的時候,德雷克斯勒已經啟動了,等他接到肯尼-卡爾的傳球時,人都快跑過中線了。

    低著頭狂奔的德雷克斯勒是無可阻擋的,跑回后場的麥格雷和約翰-盧卡斯就像木樁子一樣被他繞了過去。

    在罰球線內一步的地方,德雷克斯勒單手抓球直接起跳,他才不管三秒區里還站著一個威金斯。

    “哐!”一個干脆利落的單手劈扣,威金斯壓根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德雷克斯勒已經落地轉身離開。

    28:25,開拓者用不超過十秒鐘的時間,率先將雙方的分差拉大到超過了一分。

    雙方一分的差距已經維持了好久了。

    德雷克斯勒的發揮改變了場上的局面,將火箭在暫停時候的戰術布置全部打亂,爾后又連續利用快速反擊拿分。

    和之前的比賽相比,德雷克斯勒此時的進攻明顯更加的堅決,在加上他不用再費勁地觀察兩翼,只要注意前方和身旁就可以了。

    火箭明顯被開拓者的變化弄的措手不及,拉爾夫-桑普森下場后,火箭內線高度驟降,而外線的威金斯明顯沒有羅埃德那樣萬金油的能力。

    火箭面對開拓者龜縮不出的防守,內線打不進去,外線投籃的話,先發球員開始疲勞,替補球員手感還沒投出來,結果他們連續三次進攻不中。

    奧拉朱旺被甘國陽貼的非常死,連球都接不到,兩人在第一節就耗上了,各自都只得到了4分,就是要在防守端掐死對手。

    甘國陽為了對付奧拉朱旺而顯得有些空虛的內線,被其他球員你很好地補充了起來,每個人都盡職盡責地保護好內線,不讓火箭球員在三秒區輕易出手。

    火箭球員要想在外面投,那是請君自便,投進了算你的,投不進窩在三秒區附近的開拓者球員就全力爭下籃板,然后便開始發動快攻。

    這種防守策略,馬刺也喜歡用,但馬刺用是因為年紀大了跑不動,而開拓者則是為了跑得更快。

    拉姆齊留甘國陽在場上的原因,一是因為他抓下籃板后的一傳好,二是他年輕能跑,在快攻中能夠跟上德雷克斯勒的腳步,參與進攻。

    相比而言,米切爾桑普森在防守、速度和控制后場籃板上都要略遜一籌,而且年級大了也該休息休息。

    這一套變招,讓開拓者在第一節末段一下子建立了8分的領先優勢,火箭的主教練叫了一個20秒的短暫停也沒用,他總不能把剛剛坐下的拉爾夫-桑普森重新弄上去吧。

    德雷克斯勒在三分鐘之內,拿到6分1次搶斷2個籃板1次助攻,像一個強力助推器一樣,幫助開拓者甩開了火箭。

    第一節比賽結束,開拓者以34:26領先了火箭8分,火箭在最后三分鐘僅僅依靠奧拉朱旺的兩罰一中蹭到了1分。

    “很好,打得非常漂亮,非常棒,棒極了小伙子們。”拉姆齊大聲鼓勵著每一個球員,同時他對自己的戰術調整成功也是感到頗為自得。

    這套進攻策略他在平時的訓練中已經反復演練過多次,平時比賽球員們打反擊隨機應變也會用,但這一直不是開拓者的固定套路。

    這次面對火箭,拉姆齊知道火箭就是喜歡搶前場籃板,就是喜歡搞擴大防守,那我干脆防守時縮成團,進攻時壓成刀,到你搶不著,防不住。

    但第二節開始后,火箭的教頭比爾-費奇也做出了相應的變化,他先是把拉爾夫-桑普森重新派上場,換下奧拉朱旺,然后又讓羅埃德換下了麥格雷,用阿倫-利維爾替下了老約翰-盧卡斯。

    這一變化的主要目的,就是清空火箭的內線,既然你開拓者躲在里面不出來,那我干脆就不進去。

    拉爾夫-桑普森雖然身高達到7尺3,比大多數中鋒的個子都要高很多,但他在打法上卻是不折不扣的鋒線打法。

    第二節火箭第一次進攻,開拓者之前有范德維奇投中了一個中投,把分差進一步拉到了10分。

    防守端,甘國陽在第二節換成去對付拉爾夫-桑普森,但他明顯感到很不適應。

    拉爾夫-桑普森比他高了半個頭,甘國陽想用力量對付他,不讓他往里走,可人家壓根沒想往里走。

    拉爾夫-桑普森站在右側低位,看上去好像想要位的樣子,結果他突然橫移往左側移動,然后依靠米考斯的一個掩護,兜到了左側牛角位。

    由于三秒區附近擁擠,甘國陽沒能跟上桑普森的腳步,拉爾夫-桑普森愛牛角位接到羅埃德的傳球,直接15尺距離的中投出手。

    “唰!”球進!一個漂亮的CS,完成它的是一個7尺3的巨人!

    對這樣的球,換成任何防守人都會覺得無可奈何,真的沒有辦法防守,只能祈禱這個家伙不要投進了。

    再次來到進攻中,開拓者在人員上并沒有做出調整,雖然剛才拿球拉爾夫-桑普森投進了,可不代表開拓者的進攻速度會慢下來,他們不會和火箭打陣地的。

    “Run!Run!Run!”拉姆齊在場邊大吼著讓快跑,而底線發球的甘國陽已經一把把球扔向了前場。

    開拓者是想要打快速攻防轉換,因為帕克森不在場,開拓者少了一個穩定的外線投射點,米切爾桑普森不在場,沒有經驗老到的內線攻擊手,那么拉姆齊覺得,打立足未穩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火箭這邊也不慢,尤其是阿倫-利維爾這個6尺1的小控衛和羅埃德的上場,一定程度上延緩了開拓者的推進速度。

    科爾特接球沖到前場后發現,火箭的防守站位基本沒有太大問題,快速進攻是打不起來了,于是慢下來準備打陣地。

    但這時,從后場跑來的甘國陽突然從中路插入,科爾特心領神會,乘著拉爾夫-桑普森還沒貼上來,一個直塞球傳到了甘國陽手上。

    甘國陽球都沒有運,左手接球后直接單手捏著籃球上籃。

    由于桑普森貼的很緊,這個7尺3的巨人也是竭力干擾甘國陽,但甘國陽有力量優勢,上籃時死死卡住了身位,不被拉爾夫-桑普森壓制,左手低手上籃成功!

    漂亮的快速切入!甘國陽也向球迷們展示了他逐漸嫻熟的左手技術。

    38:28,分差再次來到了10分。

    但再往后,開拓者的進攻就沒那么順暢了。

    隨著火箭同樣可以不斷進球,開拓者的快速進攻少了一樣最有力的武器——后場籃板。

    沒有后場籃板,就沒有辦法在對方還未回防的時候發動快速反擊,從底線發球快攻,總歸要比搶板后快攻慢不少。

    沒有了快速反擊,這套陣容打陣地的效果明顯不好,這使得開拓者的漲分速度變慢,讓火箭開始逐漸把比分往回趕。

    拉姆齊知道,這樣的打法應該持續不下去了,開拓者不是洛杉磯湖人,他手下沒有“沒機會也能創造機會”的魔術師約翰遜。

    在羅埃德投進一個中投,將比分追到39:42時,拉姆齊叫了一個暫停。

    “好的好的,我們出現了一些問題,現在我們要解決這些問題,但我們之前做的很不錯。我們的防守,對方的手感已經回暖,不能再這樣消極地待在三秒區不動了。”拉姆齊說道。

    像這種龜縮式的防守,有時候就是賭博,賭對手投不進然后打反擊。

    賭博最重要的就是見好就收,現在火箭的投籃手感已經開始恢復,如果繼續這樣防,那就是自尋死路。

    “讓我們的防守恢復到正常狀態,我們還是握有領先優勢,保持住這個優勢,所以你們在防守端要給予對方一定的壓力。但更重要的是我們的進攻,我們的陣地進攻,減少傳導次數,增加自主進攻。”拉姆齊說道。

    這里就凸顯出了NBA和大學籃球的不同,大學籃球里,教練在叫了一個暫停后往往會說:“我們來打一個戰術。”

    然后就開始做戰術調整,在戰術板上畫來畫去,告訴隊員們該按照什么套路去打,該注意什么。

    而NBA這樣的職業聯賽,有時候卻顯得很不“職業。”

    教練暫停后有時候就是告訴大家“好好打,你們打得挺好的,繼續保持。”

    或者說“你們打得不行,要打起精神來,集中注意力,加強防守,往死里打!”

    這些話給人感覺說了就和沒說一樣,事實是確實和沒說差不多。

    因為在常規時間,一個球隊的固定戰術套路只有那么幾套,進攻防守思路也就幾樣,具體的戰術跑位雖然多的數不勝數,但這些東西都是在平時訓練時教練要灌輸給隊員并不斷操練的。

    如果到了比賽場上,再教球員們應該怎么跑怎么跑,那都是白瞎。

    真正要布置一個戰術跑位了,往往是要到比賽的最后時刻,到關鍵時刻,才會用一個長暫停進行詳細的戰術布置。

    其他時候的暫停,有時候就是為了給隊員加加油鼓鼓勁,讓大伙休息休息的。

    拉姆齊已經算是NBA教練里面的戰術狂了,每次暫停都有具體安排。

    而他暫停時布置的“減少傳導次數,增加自主進攻”其實就是要球員多單打。

    因為火箭的防守擴得開,多傳球容易失誤,失誤就會被打反擊。

    又因為火箭防守擴得開,防守人與防守人之間互相呼應幫助的難度增大,開拓者這邊一對一的機會增多,所以與其費勁的跑戰術,還不如直接單打。

    “甘,好好休息一會兒。”拉姆齊對甘國陽說道,現在是他下場休息的時候了。

    甘國陽上場的這十幾分鐘里,可以說是一個相當好的團隊球員,作為一個中鋒盡職盡責。

    但他只得到了4分,這讓他有些郁悶,一個撿漏外加蒙了一個中投。

    主要原因除了拉姆齊沒有讓他全力進攻外,還在于上一場對陣火箭得到33分的他,引起了比爾-費奇的重視,讓對位球員對甘國陽一刻不放松。

    為此,奧拉朱旺作為兌子和他兌掉,也只得了4分。

    “我什么時候才能開始得分?”甘國陽突然問道。

    “一個中鋒,不要總想著得分。”拉姆齊看都沒看甘國陽一眼說道。

    “……”甘國陽立馬不說話了,他知道自己要再逼逼,拉姆齊肯定又要搬出執教沃頓時的那套說辭來教訓他。

    當時沃頓是球隊的絕對核心,卻并不是得分王,他的場均得分從未超過20分,無論季后賽還是常規賽。

    但沃頓絕對有場均25分的實力,只是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其它方面。

    “我以后,既要做到沃頓做到的那些,也要做到他做不到的!”甘國陽坐在板凳上想道。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JBO电竞|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JBO官网|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竞博JBO| 竞博JBO| JBO官网| JBO| JBO竞博| 竞博| 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