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人形坦克

第一百五十二章 人形坦克

    “你有沒有在波特蘭亂搞女人?”

    “沒有啊。”

    “你一個人住在這里,有這么有名,有有錢,肯定有不少女的倒貼!”

    “……可我就是沒有嘛……”

    “真的?”

    “當然是真的。”

    “回答這么快,肯定是早就編排好了!我聽說NBA的球星全是花花公子!”

    “怎么會,克萊德就是好好先生嘛,還有范德維奇,還有米切爾,這里又不是洛杉磯,開拓者也不是湖人。”

    “那你要是在洛杉磯,在湖人隊打球,會不會被他們帶壞?”

    “我怎么會去洛杉磯打球嘛,再說就算我去了洛杉磯,那兒還是你家呢,你老爸老媽都在,我怎么敢亂來啊。”

    “那我爸媽不是不在波特蘭么!你是不是就敢亂來了!”

    “……”

    “你怎么不說話?你是不是心虛了……”

    “你開車看著點!大晚上的!過橋呢,別掉到河里去!”

    84年最后的一個夜晚,在波特蘭的大街上,一輛白色的加大版歐寶vauxhall-nova奔馳著,在經過威拉米特河大橋的時候車頭一斜,差點掉到河里去。

    車停在了橋旁,車上兩人也是驚魂未定。

    “別這樣撫西,我一直都好好的,在我的生活里只有親人,朋友,和籃球,沒有參雜其它臟兮兮的東西。”

    “我知道…可我還是擔心,你知道,你總是不在身邊,我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不然你就不要讀書了吧,我掙得錢足夠養活我們倆了,結婚也沒問題,到時候你搬到波特蘭來,就能常來看我的比賽了。”

    “不行!我要把大學讀完,我才不像你呢,中途輟學,文盲!”

    “……”

    “我們走吧,我會好好開車的。”

    歐寶車再度上路,這一下子穩了很多。

    車上的兩人就是甘國陽和王撫西,只不過開車的是卻是王撫西。

    由于圣誕節全美休假,所以王撫西來到了波特蘭和甘國陽一同渡過圣誕與新年。

    自從甘國陽成為職業球員后,王撫西由于堅持學業,所以兩人一直是聚少離多。

    雖然斯波坎離波特蘭比較近,甘國陽報銷機票的話,王撫西每個星期來也不是什么問題,可是甘國陽人并不常在波特蘭,而是要在全美各地飛來飛去,過著緊張的職業球員生活。

    這次圣誕節假期,王撫西終于找到了大塊的時間可以陪伴甘國陽,可是長期沒有見面的兩人,不可避免地發生了一些矛盾。

    甘國陽依舊像往常一樣沉迷于訓練,這讓王撫西很不滿意,她一個人在波特蘭人生地不熟,沒有甘國陽的陪伴,感到非常的孤單。

    所以在車上,王撫西的對著甘國陽開始無理取鬧,以發泄心中的不滿。

    而甘國陽也覺得很無奈,他決定一定要抽出時間來學開車,讓女人開車,實在是太不靠譜了。

    回到位于西區的房子后,甘國陽才發現王撫西竟然在家中做了一桌的中國菜等著他,心中不覺有些愧疚。

    “對不起,我今天真的忘記時間了。”甘國陽輕輕摟住王撫西,靠著她的耳邊說道。

    “哼~”王撫西一下子覺得臉上紅紅的,雖然兩人在一起也很久了,可每次甘國陽溫柔地和她說話時,王撫西總是會感到不好意思。

    “和誰學得做菜?讓我來嘗嘗!”甘國陽看著桌上色澤鮮亮的中國菜,不僅食指大動。

    自從甘有為離開回了舊金山后,甘國陽在波特蘭已經很久沒有好好吃過一頓中國菜了,他自己一向都懶得燒。

    “等等吃!菜都涼了,我再給你熱一熱吧~”王撫西把桌上的菜都端回廚房重新加熱一番。

    菜重新熱好后,甘國陽吃著王撫西做的菜,感到相當的滿足。

    “嗯,不錯,有我爸三成的功夫,能下飯了!”甘國陽邊吃邊說道,不知道是夸她還是損她。

    “才三成啊~你不知道在美國,這個水平已經可以開飯店了!有些中餐館的菜,不知道有多難吃。”王撫西顯然有些不滿甘國陽的評價。

    “哈,以后我退役了,就開一家飯店,叫甘王飯店!保證橫掃美國餐飲市場,讓什么麥當勞、漢堡王,統統進垃圾堆!”甘國陽吃了個半飽又開始吹大氣。

    王撫西看著甘國陽神氣活現的樣子,一下笑出了聲,她總覺得現在的甘國陽,和她剛認識的時候有些不一樣了。

    “甘,你有沒有覺得你和以前不太一樣了?”王撫西看著甘國陽問道。

    甘國陽聽了一愣,“不一樣?哪里不一樣?長高了?還是變帥了?”

    “我記得我剛認識你的時候,你因為丟了高中聯賽的冠軍,每天都愁眉苦臉的,和我一起逛街散步,也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后來你上了大學,一心一意的打籃球,那時我就覺得你總是沉穩老成的樣子,不管是平時還是在賽場上,永遠那么冷靜。現在…我覺得你開朗了好多,不再每天心事重重的,雖然還是癡迷打籃球,但人更加歡快了,也可愛了不少!”王撫西兩個大眼睛滴溜溜地轉,回憶著兩人過往的經歷。

    聽了王撫西的話,甘國陽才驚覺,自己的確變了不少。

    在剛來到美國,來到這個時空的時候,他總覺得自己在做一場夢,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醒來。

    他走在大街上,看著八十年代的風景,常常誤認為自己生在電影之中,自己好比《楚門的世界》中的楚門,一切都是一場戲。

    現在,時光快要走到1985年,他來到這個時空的美國已然3個春秋,后世的記憶在他腦海中的烙印越來越淡。

    相反,方盒子一樣的汽車,17寸的彩電,大耳朵電話機,方格子西服,蛤蟆鏡,喇叭褲,花花綠綠的八十年代生活開始印刻在甘國陽的生命中。

    他開始習慣沒有網絡的生活,習慣每天抽出時間看一看《神探亨特》,看一看《三個活寶》等電視劇,習慣穿著那些他認為土了吧唧的衣服。

    隨著進入NBA這個職業聯盟,甘國陽終于開始融入這個時代,他的性格也開始變得更加開朗樂觀。

    “也許吧,畢竟天天打籃球的日子,讓我覺得很快樂!”甘國陽笑了笑說道。

    “你就知道打籃球!以后等你退役了,你能干什么?”高中時的王撫西還是個籃球迷,現在她對籃球的癡迷程度也開始逐步減退。

    “當籃球教練嘍!”甘國陽脫口而出道。

    “你又不是美國人,當什么教練?”王撫西說道。

    “不是美國人就不能當教練啊?那我還在美國打球嘞。再說,我才不入美國國籍呢,我以后還會給中國打球呢。”在國籍問題上,甘國陽一直很堅持,始終沒有入美籍。

    而且現在他有了美國的綠卡,是不是美國國籍對他的生活都沒啥影響。

    “唉阿甘,你說說,中國現在是什么樣子的?我總是聽到有人把中國說的挺可怕的。”

    “中國嘛……那是一片充滿希望的地方……你要知道,那里擁有著漫長的歷史,也背負著深沉的苦難,但一切就快過去,我相信那里的人民會用自己的雙手,像他們的祖先那樣,創造更偉大的輝煌……”甘國陽想著,此時的中國,正走在快速前進的道路上,雖然前方依然道路荊棘。

    此時,波特蘭開拓者的道路同樣不平坦。

    甘國陽在和王撫西一起渡過一個美好的跨年之夜后,在1月1號新的一年,早早地來到了訓練中心,開始為新年的第一場比賽做準備。

    在29號的比賽當中,洛杉磯湖人在主場113:107戰勝了同城對手洛杉磯快船,將戰績提升到了22勝10負,取得七連勝的同時,超越了波特蘭開拓者,躍升到太平洋區頭名,并重新霸占了西區榜首的位置。

    開拓者則因為分區規則的緣故,雖然在戰績上位居西部第二,但在排名上則被擠到了第三,屈居湖人與掘金之后。

    如果1號的比賽他們輸掉,那么他們和湖人的差距就會進一步拉大,更何況,打完這一場,下下場比賽,開拓者就要再次挑戰湖人。

    為了能夠在榜首爭奪戰中占得先機,本場比賽,開拓者必須全力爭勝。

    但開拓者這場比賽的對手并不好對付,他們要在主場迎戰遠道而來的東部對手,費城76人。

    在上一場和76人的比賽里,甘國陽因為拳打蘭比爾被禁賽,而沒有上場。

    開拓者也是在內線居于絕對劣勢,被爆了20多個籃板球,客場完敗于對手。

    東西部的球隊之間,一個賽季僅有兩次交手機會,所以這場比賽將是本賽季開拓者復仇76人的唯一機會。

    賽前的訓練中,拉姆齊反復強調了籃板球的控制,他在訓練中心反復大吼“把籃板球當成金子去搶!”

    太平洋時間晚上六點半,波特蘭紀念體育館,連續32場比賽爆滿。

    畢竟這場比賽,開拓者面對的是曾經的豪華之師,東部的王者費城76人。

    雖然從1983年奪冠后,76人便開始逐步衰落,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個賽季76人的狀態相當的好,30場比賽結束后,24勝6負的成績比所有西部球隊都好。

    看起來,他們正在從1984年首輪被籃網淘汰的悲劇中緩過勁來,

    而開拓者作為本賽季崛起的新貴,上一場殘陣被76人搞死在光譜球場,自然一萬個不服氣。

    現在主力中鋒甘國陽歸來,又是在主場,當然要報一箭之仇。

    “控制好籃板,甘,這場比賽,一定要把對方的前場籃板控制住,控制住!哪怕你一分都不得,我也沒意見。”比賽即將開始,拉姆齊做完其它布置后,拎著甘國陽的耳朵說道。

    甘國陽作為新秀,卻在聯盟場均籃板上占據了第一的位置,和喬丹一起成為暫時的新秀數據王。

    “我盡力吧。”甘國陽點了點頭說道。

    “盡力?我不是讓你在這里和我說‘我盡力了,但只能這樣了’,必須,我要你必須控制好!”拉姆齊大吼道。

    甘國陽只能再點了點頭。

    如果換成和別的球隊比賽,甘國陽肯定大嘴一張,“沒問題,我肯定搞死他們!”

    可今天他面對的,是費城76人的中鋒,甘國陽的半個偶像——摩西-馬龍,以及甘國陽無比熟悉的光頭大嘴巴——查爾斯-巴克利。

    費城76人的內線,估計是全聯盟唯一比波特蘭開拓者的內線還要矮的球隊了。

    馬龍6尺10,巴克利只有6尺5或者6尺6,比開拓者的兩個6尺10都要矮。

    可是這個內線組合卻比全聯盟任何一個內線組合都要可怕,因為他們就是賽場上的人形坦克。

    本賽季,馬龍和巴克利兩人場均可以拿下8.1個前場籃板,這是什么概念?開拓者全隊場均也就拿16個前場籃板,馬龍和巴克利兩個人就搶了開拓者全隊的一半。

    這意味著這兩個家伙每場要位76人多創造8次二次進攻的機會。

    想著這些,甘國陽就覺得自己的肩頭任重而道遠,上次錯過了和他們交手的機會,今晚可不能讓他們繼續在紀念體育館為所欲為了。

    “晚上好,年輕人。”甘國陽站在中圈,對面的摩西-馬龍突然開口說道。

    但馬龍的話充滿了弗吉尼亞地方口音,顯得含糊不清,甘國陽聽了也沒弄明白他在說什么,結果裁判就在這時,把球扔到空中了。

    摩西馬龍率先起跳,爭奪到了球權。

    比賽正式開始。

    摩西馬龍看上去老實巴交,慢慢吞吞的形象,在甘國陽的眼中立刻變得老奸巨猾起來。

    緊接著,摩西-馬龍再次給甘國陽上了一課,他在低位快速要位,死死地把甘國陽卡在了身后。

    這是甘國陽第一次和摩西交手,和賈巴爾交手的感覺完全不同,摩西-馬龍的力量第一次讓甘國陽有“頂不動”的感覺。

    “嗶!”裁判的哨聲響了。

    馬龍在接球后,直接拔起來上來,甘國陽的手打到了摩西的手臂,被裁判吹了犯規。

    糟糕的開局,第一次防守甘國陽就犯規了。

    但這聲哨響也讓甘國陽冷靜了下來,他摒除了心中的雜念,要和76人的坦克,好好戰一場。  

U赢电竞 竞博| 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JBO| 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 竞博| 电竞竞博| JBO体育| 竞博lol|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