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七十四章 魔鬼主場

第一百七十四章 魔鬼主場

    在波士頓的酒店忍受了三天兩夜的騷擾后,開拓者終于可以在27號,東部時間晚上七點,在波士頓花園廣場挑戰凱爾特人。

    在收拾好東西乘車前往花園廣場時,甘國陽在車上發現花園廣場四周早就涌來了大量的球迷,有的開汽車、有的騎摩托,有的步行,有的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現在才五點多鐘啊,人怎么就這么多了?”甘國陽坐在球隊大巴上看著浩浩蕩蕩如同趕集一般的球迷人群。

    迄今為止,甘國陽也是跟著球隊到過許多城市打比賽了,每個城市的球迷都有各自的特點。

    比如湖人球迷舉止比較文明,看球為輔,交際為主。當年甘國陽高中時去大西部論壇球館看球,他覺得比賽前三節很多球迷的心思壓根不在比賽上,而是忙于和周圍的人聊天打屁。

    雖然大西部論壇球館幾乎場場爆滿,但主場的氛圍并不是那么的濃烈。

    相比而言,開拓者的主場,印第安納的主場就要熱鬧,或者說吵鬧許多,這可能也與球場的設計結構有關系。

    而德州的球迷相較而言比較散漫,看球經常遲到,甘國陽在德州打得幾個客場比賽,第一節比賽開始的時候,座位經常還空著一小半。

    看球比較守時的應該是西雅圖球迷,波特蘭球迷也同樣如此,這可能和南北的氣候關系有關。

    甘國陽最討厭的應該是底特律的球迷,這座汽車城市從球員到球迷,都透出一股兇悍霸道的機油味道,他還記得當時他因為拳打蘭比爾被罰出場后,底特律球迷噴涌而來的臟話。

    現在,甘國陽看著身著綠衣的波士頓球迷好像綠色的麥浪從城市的四面八方聚來,心想不知道這里的球迷又會是什么樣子。

    反正從這幾天開拓者在波士頓的遭遇來看,這些球迷是不會給開拓者好顏色了。

    “波士頓的球迷差不多是NBA最可怕的,不過不用擔心,好好打好比賽,在NBA沒有攻陷不了的球場。”米切爾-桑普森似乎看出甘國陽有些緊張,在球員通道里安慰他道。

    “嗯。”甘國陽點了點頭,他倒不是害怕,只是第一次和凱爾特人這樣的隊伍比賽,還是在客場,緊張時必然的。、

    “好了,我們還是先去見識一下波士頓的客場更衣室吧,希望這次他們能把那該死的暖氣片給修好!”桑普森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憶,皺著眉頭說道。

    等到進了客場更衣室,甘國陽才明白桑普森說的話是什么意思。

    在NBA的球館里,主隊更衣室和客隊更衣室有區別待遇是在正常不過的事了。

    主隊更衣室往往空間寬大,設施齊全,各種必備品應有盡有,有些財大氣粗的老板還把主隊更衣室裝修地非常豪華。

    而客隊更衣室則要凄慘很多,空間小不說,很多設備都缺失,裝修什么的就更別說了,就是普普通通。

    甘國陽就記得,在波特蘭紀念體育館開拓者的更衣室里,有最新的水浴放松缸,還有大的按摩椅,而在其它球館的客隊更衣室,這些都沒有,放衣服的柜子也都很小。

    但總的來說,作為職業聯賽,各個球館的客隊更衣室還是能滿足球員們的基本需求的,可是甘國陽還是第一次看到像波士頓花園廣場里,這樣破舊的客隊更衣室。

    空間小自然不必說,除了放衣服的柜子,還有幾張凳子,一塊戰術板,以及幾個小小的淋浴間外,其他就什么都沒有。

    而且,一進更衣室的門,甘國陽就感到一股子陰冷之氣,此時正是一月份,位于北大西洋海岸的波士頓氣溫在零度以下,在球館內由于有暖氣還稍微好一些,可是在更衣室里卻比更衣室外面還要冷。

    “該死的,為什么每到冬天他們的暖氣就壞掉了!下次他們波特蘭打球,一定要把客隊更衣室的暖氣或者冷氣也給關掉!”桑普森在去年肯定也享受過此種待遇,而今年依舊沒有改觀。

    “這里就是波士頓,我們要對陣的是凱爾特人,這些考驗都算不上考驗,真正的挑戰還沒有開始呢,大家快一些換衣服吧,到場上去熱身,球場中的溫度應該稍微好一些。”拉姆齊提醒大家趕快換好衣服,離開這個鬼地方。

    甘國陽也算是見識到波士頓魔鬼主場可怕之處的冰山一角了,冬天不給暖氣,夏天沒有冷氣,這簡直就是讓客隊球員凍死或者熱死啊。

    這種情況下,如果客隊球員沒有做好充足的準備,比賽還沒開始戰斗力就被削弱一半了。

    所有球員很快換好了球衣和外面的運動衫,在球員通道圍成一圈喊了球隊的口號,便率先入場了。

    “Get-out-of-our-house!(滾出我們的主場!)”開拓者剛剛進場,就聽到了來自觀眾席上來自波士頓球迷的怒吼。

    距離比賽開始還有將近兩個小時,但觀眾席上已經坐了許多球迷。

    “東部的球迷總是這么的沒教養。”桑普森眼睛看都沒看那些球迷,嘴里說道。

    自從和桑普森的關系緩和后,甘國陽和他的關系也是越來越好,甘國陽發現桑普森是個很有個性的家伙,不論什么時候總是一臉誰都不鳥的樣子。

    雖然他上場打球就好像上班打卡,可他對于籃球與NBA也有自己的想法,而他的一些想法雖然不一定正確,卻總是很有趣。

    比如他特別喜歡抨擊東部的球隊,認為東部球隊粗野、暴力,他們的球迷也沒文化沒素養,對于波士頓的球迷,他統稱他們為“新英格蘭地區的臭蟲。”

    “扣個籃給我看看,猴子!”開拓者球員在場上熱身的時候,甘國陽上籃成功后發現,籃架背后有個球迷沖著他大喊,稱呼他為猴子。

    甘國陽知道,波士頓地區是全美種族歧視最嚴重的地方,很多黑人球員都不愿意到波士頓來打球,哪怕是凱爾特人歷史上的指環王比爾-拉塞爾,也很不喜歡波士頓這個地方。退役后他常年居住在路易斯安那。

    甘國陽雖然不是黑人,確實整個NBA獨一份的黃種人,這樣招來某些種族份子的挑釁再正常不過了。

    甘國陽現在也懶得和這些球迷計較,而且他也搞不清籃架后面一大堆人里到底是誰在出言不遜。

    過了一個多小時,進入球館的觀眾越來越多,場館里也越來越鬧。

    這時,整個球館突然爆發出巨大的歡呼聲,這個歡呼聲顯然不是給開拓者的,而是給剛剛入場的主隊,波士頓凱爾特人隊。

    “別緊張,這里的球迷就是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看到主隊球員進場還要大呼小叫的,那要是美國總統來了,還不得把館頂給掀翻了。”桑普森還是一臉不屑的樣子,壓根沒有回頭看進場的凱爾特人。

    其實就算美國總統來,現場觀眾估計都不會有這樣的歡呼,美國民眾對待體育運動可比政治的熱情要高得多。

    甘國陽還是回頭看了看,立馬就在身穿白底綠邊運動服的凱爾特人球員中,看到了頂著一頭顯眼金發,身背33號的“大鳥”拉里-伯德。

    甘國陽在后世就聽說過關于伯德的種種近似于傳說的事跡,他也一直很好奇這樣一個看上去身體素質平平,沒有什么特別突出地方的白人球員,會有如此大的能量,在整個NBA開創出一個時代。

    不過,伯德并沒有看向甘國陽這邊,而是在場上自顧自地練起了投籃,這點上他和魔術師一點都不像。

    湖人和開拓者打過幾次比賽,每次熱身的時候,約翰遜都會跑到中場來和甘國陽打招呼。雖然在比賽中約翰遜從來不留情面,但場外他倒是很喜歡甘國陽,甘國陽對魔術師也很有好感。

    而且約翰遜非常喜歡笑,他的微笑能夠感染任何人,而伯德從進場開始就一直冷冰冰的,一如波士頓寒冷的天氣。

    臨近七點鐘,整個波士頓花園球館終于被噪音充斥,整個場地的氛圍就好像進入了比賽關鍵的最后兩分鐘,但實際上比賽根本就還沒開始呢。

    雙方的球員都回到板凳席,準備開始入場儀式。

    “最后一位,來自印第安納西巴頓,畢業于印第安納州立大學的,拉里~伯德!”

    當現場的DJ介紹伯德入場的時候,現場的氣氛達到了第一個高潮,因為在波士頓的主場是沒有拉拉隊的,所以球迷們自然沒法把注意力放在拉拉隊的美女身上,只好把所有的熱情與精力都釋放在對波士頓英雄的歡呼上。

    DJ在介紹完了雙方的球員后,全場又一起奏唱了美國國歌,甘國陽繼續站在那里假裝認真地聆聽。

    之后,雙方的首發球員便脫下運動衣,站上花園廣場獨特而又老舊的拼木地板,準備開始這場東西部榜首球隊的大戰。

    “Welcome-to-boston。(歡迎來到波士頓。)”甘國陽站在中圈時,聽到了來自拉里-伯德的歡迎辭。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竞博| 竞博JBO| 官网竞博| JBO电竞| JBO竞博| 竞博JBO| 电竞竞博| JBO官网| JBO| JBO官网|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