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八十章 鳥神獨舞

第一百八十章 鳥神獨舞

    (今天要去丈母娘家拜年,丈母娘家住的新小區,竟然沒有網絡!所以保底一更先貼出來,到時候晚上爭取找個上網的地方上后兩更。)

    “凱爾特人必須在這一節扭轉場上的局面,我們知道,在這個賽季的比賽中,當開拓者在上半場取得領先時,他們的勝率是百分之一百!他們善于把握優勢,在第三節擴大戰果,并最終狠狠地擊倒對手。所以,這對凱爾特人與伯德將是巨大的考驗,但我相信他們的能力。”

    約翰尼-莫斯特在解說席上表達了自己對于比賽的擔憂,因為開拓者本賽季上半場領先的比賽保持了全勝,這意味著凡是被開拓者壓制住的球隊,在后來都沒有翻過身來。

    一來得益于開拓者的總體戰術思路,拉姆齊追求的就是在二、三兩節發力擊潰對手,第二節建立優勢,第三節把優勢保持,最后將對手拖死,這是一種輕松、省力的贏球方式。

    二來在于開拓者是一只以進攻為主的球隊,但凡被翻盤的球隊,往往是要勁兒的時候火力續不上,而開拓者進攻點多,球隊更人能力比較強,能快能慢,想要鎖死開拓者真是千難萬難。

    所以,要想擊敗開拓者,最好就是在上半場就打壓住開拓者的進攻,保持優勢,然后在下半場持續保持高壓。

    開拓者雖然沒有被翻盤,但卻也沒有翻過別人的盤,因為開拓者缺乏強有力壓迫性的防守,這在追分的時候是很要命的,自己追分追的緊,別人卻也能得分,同時時間在流逝,這是很傷士氣的。

    所以本賽季的開拓者就是這么一支擅長打“順風球”的球隊,而且關鍵在于開拓者有能力將比賽的形勢打成“順風”。

    但這場在波士頓花園比賽的下半場一開始,拉姆齊就感覺到,勢頭好像不太對,風向在快速的轉變。

    凱爾特人在下半場率先發球,丹尼斯-約翰遜快速運球過半場,伯德從右側底線提到了右側45度接球。

    丹尼斯-約翰遜立刻分球給伯德,而防守約翰遜的瓦倫丁馬上和范德維奇一起去補防伯德。

    在中場休息時拉姆齊就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防守好伯德,一定不能讓伯德打出手感。

    但拉姆齊的擔心還是變為現實,伯德在三分線外迎著撲上來的兩個人,略作調整,直接出手!

    “伯德,23尺外直接跳投出手,命中了!他投進了這個三分球!62:72!差距縮小到了10分!”

    三分球,甘國陽在進入NBA聯盟后,每場比賽看到的出手數基本不超過5次,有些比賽壓根一個三分都沒有。

    從1980年才引進的三分線,在大多數球員和教練看來不過是用來娛樂的得分方式,或者迫不得已的情況下的投籃選擇。

    在很多專業籃球人士看來,它和扣籃一樣華而不實,只不過是一種商業表演形式,想要用它來贏球,簡直是癡人說夢。

    但甘國陽知道,三分球總有一天會成為NBA球隊的得分利器,也會徹底的改變籃球的空間戰術理念。

    所以,作為一個中鋒,甘國陽也從未小覷三分球,而是抓緊很多空余時間進行三分練習,這常常讓拉姆齊覺得他是不務正業,但甘國陽對此非常的堅持。

    此時,開拓者面對的凱爾特人,就有著當下聯盟的第一三分手——拉里-伯德,雖然他的場均出手數也不過1.6個,每場命中0.7個,命中率百分之42.7,卻已然是聯盟最佳了。

    “Run,Run,Run!(跑!跑!跑!)不要慢下來!”拉姆齊在場邊大喊,好像現在落后的是他們。

    和領先時放慢節奏打成功率的教練不同,拉姆齊就是喜歡乘熱打鐵,喜歡猛追窮寇,在領先握有優勢時一定想方設法擴大優勢。

    在拉姆齊的催促下,瓦倫丁像屁股著了火一樣運球往前場狂奔。

    下半場凱爾特人的防守策略是嚴格地執行人盯人,丹尼-安吉這個老油條像鬣狗跟著角馬一般貼防瓦倫丁,其他人則各自緊盯著對位球員。

    這種情況下,瓦倫丁很難分球,他最好的選擇就是一個人一條龍直沖籃下!

    這種選擇并沒有錯誤,瓦倫丁在身體上面對安吉占據著優勢,籃下甘國陽又把帕里什給吸引開了,于是瓦倫丁帶球甩脫了安吉突破直接上籃。

    可是,鬣狗在追捕角馬時,最常用的手段不是咬喉嚨,而是咬角馬的肛門直到把腸子拖出來。

    安吉這頭鬣狗就在瓦倫丁的背后下手了,他在瓦倫丁上籃時在他背后輕輕一頂,瓦倫丁整個人一下子往前多沖了一段,身體失去了平衡,上籃自然就不穩,球打在籃板上,又打在了籃筐上彈了出來。

    籃板球被跟上的帕里什輕松拿到。

    “犯規!這是犯規!裁判你沒看到嗎?”甘國陽是異常的憤怒,離三秒區很近的他把安吉的動作看得清清楚楚。

    可是這樣的小動作,處在可吹可不吹的邊緣,外加這是凱爾特人的主場,攻防轉換地又太快,裁判一個猶豫也就沒有吹。

    “快回防,快回防!”拉姆齊可沒空和裁判扯皮,他先吼著讓甘國陽快些回去防守。

    此時凱爾特人已經發動了全線快攻,拉里-伯德從左側直奔前場,丹尼-安吉運球從中路快速推進。

    “安吉,傳球,伯德,三分線外接球,出手!球又進了!又是一個三分!又是一個三分!”莫斯特的聲音幾乎都要嘶啞了。

    拉里-伯德在左側三分線外停下后,一接到安吉的傳球,沒有任何猶豫再次三分出手。

    伯德的出手速度并不快,但他的出手點很靠后,投籃的姿勢就好像一架古老的投石機,范德維奇雖然竭力上來補防,可是還是沒有辦法干擾到伯德的投籃。

    球空心入網,波士頓花園廣場在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內進入了狂歡,兩個三分球,將比分變為了65:72,伯德的兩個三分,已經提前完成了場均三分球的出手數,而他的命中率是百分之一百。

    “65比72,七分的差距!伯德,兩個三分球,凱爾特人在下半場打出了令人振奮的開局!”

    而另一邊,拉姆齊并沒有叫暫停,他覺得開拓者還可以支撐下去,只要這次進攻能夠打進,就能夠穩住局勢。

    上半場剛開場的時候,開拓者主打甘國陽和瓦倫丁這兩個點收到了奇效,但到了下半場,凱爾特人意識到了這點,開始加強對瓦倫丁的防守,同時對甘國陽執行嚴酷的包夾。

    “甘在低位接球,伯德上前包夾!甘,球傳不出去了!”

    甘國陽在右側低位拿球后,伯德立刻上前包夾甘國陽,和上半場輕輕騷擾一下的包夾不同,甘國陽明顯感覺到對手的包夾好像兩臺推土機,把他夾在中間往里面死命的碾。

    甘國陽死命地保護著球,他已經沒有辦法出手了。

    但這時他腦中靈光一現,他用余光觀察到了從弧頂中路切入的瓦倫丁,他奮力躲開帕里什和伯德的騷擾,一個單手腦后傳球,把球塞向了中路!

    瓦倫丁正好切入到了中路,并且擠開了安吉的防守,接到了甘國陽這個神來之筆的傳球,直接上籃。

    此時籃下是一頓人擠著,幾乎圍成了一個圈圈,在這種情況下,安吉這個壞小子又在瓦倫丁背后使了黑手!

    他緊跟著瓦倫丁,在瓦倫丁起跳后,整個人墊到了瓦倫丁的身下,瓦倫丁在空中被撞了一下,又一次失去了平衡,再次上籃上過了。

    “嗶!”這一回裁判沒有猶豫,果斷吹了丹尼-安吉的犯規。

    瓦倫丁則在空中落下,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安吉卻還一臉無辜的看著裁判,意思是他什么都沒做,只是在那里站了一下。

    甘國陽終于憤怒了,他兩次看到丹尼-安吉這個壞小子在瓦倫丁上籃時使壞,再也沒能控制自己的情緒。

    “你這個婊子養的小人!”甘國陽一聲怒吼,然后單手用力推了一把安吉。

    甘國陽力量驚人,安吉則身體單薄許多,同時出于職業演技派的素養,安吉是應聲而倒。

    “甘推倒了安吉!安吉躺在了地上!雙方的球員都圍了上來,這是怎么了,看上去一場爭斗在所難免!雙方把比賽中的火氣都發泄了出來,裁判在哪兒,裁判在哪兒!”

    開拓者的其他球員還比較冷靜,桑普森立刻上前拉住了甘國陽,不讓甘國陽繼續有更沖動的行為,甘國陽最近一段時間的賽場上的脾氣都很好,不知為何在今晚面對凱爾特人爆發了。

    而凱爾特人的球員似乎有得理不饒人的態勢,紛紛圍上來想向裁判討個說法。

    “Basketball-is-basketball。(籃球歸籃球)”這時伯德在一旁發話了,這位好勇斗狠的白人,此時卻顯得異常冷靜。

    同時隨著裁判的介入,兩邊也都平靜了下來,甘國陽領到了一個技術犯規,凱爾特人執行一次罰球。

    伯德站上罰球線,穩穩命中這次罰球,他的賽季罰球命中率是百分之八十八。

    同時瓦倫丁也站上罰球線執行兩次罰球,結果瓦倫丁第一罰沒進,可能是剛才摔得不輕,人還迷糊著,第二罰經過調整后,還是投進了。

    66:73,雙方的分差還是7分,開拓者的這次進攻算是白費了。

    凱爾特人繼續進攻,這時下半場的比賽只是進行了不到兩分鐘,伯德已經得了7分,他的上分速度令人恐懼。

    可是伯德的表演只是剛剛開始,在下半場開始后他一直沒怎么說話,沒有向隊友大喊,也沒有向對手噴臟話。

    事實,垃圾話是伯德進行狀態調整的一種方式,當他覺得球隊士氣不振,或者自己的狀態一般時,他就會用光垃圾話來為自己和隊友鼓勁,同時打壓對手。

    而現在,他不是很需要它們,因為他的手感正熱的發燙。

    “丹尼斯持球,他在找伯德,伯德的手感正佳,但開拓者對他盯防地很嚴。伯德在底線,帕里什上來擋拆,伯德繞到了右側45度三分線外!DJ傳球,這里是伯德最喜歡的出手位置三分球出手!He-got-it!(他投進了!)”莫斯特上半場所有的激情加起來都沒有這兩分鐘的多,因為伯德連續三次投中了三分球,在兩分鐘的時間里,他獨得十分。

    波士頓花園廣場因為伯德的精彩表現,進入了本場比賽目前為止的最高潮,許多觀眾拿出了帶來的版畫,上面畫著一只展翅的老鷹,象征著他們心中的英雄拉里-伯德。

    “嗶嗶!”拉姆齊必須要叫暫停了,再這樣下去,幾分鐘之內,開拓者在上半場建立的優勢就會被蠶食殆盡。

    甘國陽在這兩分鐘里主要的內容就是折返跑,外靠一個技術犯規刷了一下存在感,而在其它方面,他無所作為,因為他們很難拿到球,凱爾特人在竭力切斷他與隊友的聯系。

    伯德還是那樣的面無表情,他在下場和甘國陽擦肩而過時,輕輕地問了一句:“Where-are-you,Gump?(你在哪兒,甘?)”  

U赢电竞 jbo竞博体育| JBO电竞| JBO| JBO电竞| 竞博|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JBO| 竞博JBO| 竞博lol|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