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迷霧重重

第一百八十四章 迷霧重重

    (本書不會寫成科幻,但需要一個隱藏主線)

    “你是哪里人?先生。”

    “我?我是……我就是波特蘭人。”

    “你的家在哪兒,我可以送你回去…哦不,我的車子已經開不動了,你告訴你家在哪兒,我找一輛出租車載你回去。”

    “我……我也不知道……我是個瞎子……”

    “那你家里人的電話你有嗎?你告訴我,我打電話給他們,讓他們來接你。”

    “沒有…我一個人,我一個人住。”

    “那你……那你怎么會出現在路中央?是有人想謀害你嗎?還是……你有什么疾病,突然暈倒在路上?”

    “不是的……不是……都不是……”

    “好吧,那你先和我一起回家吧,在我的家里,你起碼不會被車撞到。”

    “……真是抱歉先生,麻煩你了……”

    在路上險些壓到那個盲人后,甘國陽確認了這個家伙沒有受到什么傷害,問了他家住在哪里以及一些個人信息,得到的卻全是“不知道”、“不清楚”等模模糊糊的回答。

    甘國陽想著總不能讓他呆在路邊無人看管吧,把他送去警察局的話,甘國陽自己也要糟糕,因為他是無證駕駛,無證駕駛在美國是比較嚴重的違法行為了。

    “我腦子一定是壞掉了,怎么會想到自己來開車呢?”甘國陽回憶自己要開車回來的決定,覺得自己蠢透了,所以他現在只好帶著這個盲人,然后把車一路給推回去。

    幸好甘國陽身體強壯,推一輛車問題還真不大,他正好也把這當成一項鍛煉。

    “您的力氣可真大啊甘先生,竟然可以這么輕松地推動這輛汽車。”這個白人瞎子手扶在汽車框架上,跟著車一起往前走。

    “沒錯,我可是籃球運動員,是中鋒,我必須有足夠的力量。”甘國陽推著把駕駛室的車門打開,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扶著車門用力向前。

    “我知道,甘,NBA的第一位華人中鋒,本有機會成為NBA一名偉大的中鋒……”瞎子好像覺得自己說錯了什么,立馬不說話了。

    而甘國陽卻聽出了他話中不一樣的味道,“本有機會成為”,那就是說甘國陽最后沒有成為偉大的中鋒了?

    “你知道我?”甘國陽聽了他的話心中一動,便隨口問道。

    甘國陽心里突然冒出一個念頭,難道這個家伙也是從后世穿越過來的?

    可是再一下也不對啊,他甘國陽自己也是從后世穿越過來,如果這個瞎子也是從后世穿越過來,那么他應該不知道有甘這個人啊?

    甘國陽再仔細一想他就明白,如果還有人從后世穿越過來,那么應該立馬就能發現,他甘國陽也是從后世穿越的,因為歷史上在NBA根本就沒有甘國陽這號人。

    “當然知道,你現在可是NBA的大明星,是華人的驕傲……我們到了嗎?路上車子多不多?”瞎子轉移了話題。

    “快到了,已經到我家門口了,現在天已經很晚了,沒有什么車子了。”

    “好……那應該就沒什么事了……沒什么事了……”這瞎子一直神神叨叨的,嘴里不知道在念些什么。

    到家后,甘國陽把車子放在了院子里,然后檢查了一下車身,才發現另一邊的車窗竟然破開了一個大洞,好像是被樹干給戳破的。

    “好大的洞啊……竟然有樹干把玻璃戳破了……幸好……”甘國陽一看到這個洞,冷汗就冒了出來,如果說有個樹干能夠在車傾倒時把玻璃戳破的話,那么這個樹干把他的腦門戳破也完全不是問題!

    只能說幸好那個枝干的長度不夠,所以沒有夠到他的腦袋,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設想。

    除此之外,車身的外面也有一些受損,不過不是很嚴重,到汽修廠維修一下應該就沒有什么問題了。

    之后,甘國陽把這個瞎子請到了家里,他總覺得這個瞎子好像知道點什么,反正這個家伙不是一般的人。

    進屋后,甘國陽看了看這個瞎子穿的衣服,就是八十年代的老式衣褲,并不是來自于后世的衣物。

    只不過他的衣服好像是在春季的時候穿的,而不是在現在,甘國陽趕快到里面為他拿了一件大棉襖,披在了瞎子是身上,他已經凍得不輕了。

    喝過一些熱茶后,甘國陽準備再問他幾個問題,然后就找個客房給他睡覺,第二天送他去警察局,讓警察來幫忙解決這個事情。

    明天他還要訓練同時打比賽呢。

    “甘先生,我想問你一個問題。”這個盲人放下杯子,突然說道。

    “說吧,克里斯先生。”這個盲人的名字叫道格-克里斯,一個很普通的美國名字。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說我是從邁阿密來的,你會相信嗎?”克里斯問道。

    “我當然相信,邁阿密,我知道,佛羅里達州,一個美麗的地方。”

    “不,你沒有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說我之前,也就是今天下午還在邁阿密,而晚上我就到了波特蘭,然后,然后……您能明白嗎?”

    說完這話,甘國陽看著瞎子,他的腦袋有些懵,他在想,這個瞎子是不是腦子有問題?下午還在邁阿密,晚上就突然出現在了波特蘭,還倒在馬路中間。

    甘國陽剛想以為他是個神經病,可他一向,他自己來的更神奇,上一刻還在2011年呢,下一秒醒來就到了1981年了,他找誰說理去啊?

    所以對于這個聲稱自己瞬間移動的家伙,甘國陽覺得,搞不好也是真的。

    而且看看這家伙穿的衣服,還真是從南方過來的,否則在波特蘭穿這個,還不給凍死了。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甘國陽回答道。

    “好的,甘先生,我也不知道你是否是在安慰我,但我還是想問你,如果我說,我來自于未來,您信嗎?”

    這句話一說出來,真是差點讓甘國陽嘴里的茶全部噴出來了,難道這家伙真的是穿越者?

    甘國陽又仔細想了一下,如果說他是穿越者,那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和甘國陽一樣,是靈魂的穿越。

    后世的黨磊是穿越到了甘國陽身上,換了一個新的身體,而這個叫道格-克里斯的家伙比較倒霉,穿越到了一個瞎子的身上。

    甘國陽思索再三,他突然有種強烈的沖動,那是一種來自內心的,類似于求生的沖動告訴他,應該相信這個瞎子。

    “我……我相信你,因為……因為我也是從后世穿越過來的。”

    甘國陽說完這句話后,死死地盯著這個瞎子,他已經有些想通了,如果瞎子是后世穿越過來的,那么他肯定知道在NBA的歷史上是沒有甘國陽這一號人的,所以唯一的解釋只有甘國陽也是穿越的。

    只是甘國陽沒想到,瞎子臉上的表情竟然不是“如我所料”,而是略微帶著一些吃驚。

    這說明前半句甘國陽選擇相信讓瞎子預料到了,而后半句確實瞎子也沒能完全想到的。

    “怪不得,怪不得……甘先生,你的運氣可真是不錯,真是不錯。”瞎子繼續神神叨叨地說道。

    甘國陽則顯得有些不耐煩了,既然大家都打開天窗說亮話了,那么就不要再遮遮掩掩,反正這里也沒有第三個人,這純屬穿越者之間的對話。

    甘國陽來到這個時空后那么多年,他無時不刻地不受到自己穿越者身份的困擾,而且無論是誰都沒有辦法明說。

    現在終于有機會一舒胸中的秘密,管它是真是假,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今天從開車回來那個決定起,甘國陽就覺得一切好像命中注定。

    “我來自2011年,本來是一個中國的大學生,有先天的心臟病,再一次沖動后跑去打籃球,結果心臟病發,暈死了過去。等我醒來以后,就發現自己躺在了一家賓館的床上,而我的身體也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之后我發現,我來到了1981年的上海。緊接著我隨著我的父親來到了美國,而后我愛上了籃球,開始學習各種籃球技術,最終進入了帕羅奧圖高中籃球隊,大學時進了岡扎加大學,并且拿到了NCAA總冠軍。后來我又參加了NBA選秀,進入了波特蘭開拓者隊,一直到現在。”甘國陽三言兩語把自己最近幾年的經歷都說了出來,他發現自己的經歷幾乎完全和籃球脫不開關系。

    說完這一切后,甘國陽靜靜地看著瞎子,不知道瞎子會說出什么,或者說,這瞎子根本就是個騙子,是拿自己開玩笑呢。

    “我來自2013年,”瞎子終于說話了,而他的第一句話就讓甘國陽精神一震,這個家伙竟然比自己來得時代還晚。

    “我原來叫維昂-米波,我是意大利裔的人,本來在一家電腦公司工作,我是一個籃球迷,是圣安東尼奧馬刺隊的球迷。2013年的總決賽,是圣安東尼奧馬刺,對陣邁阿密熱火。”

    他這話一說,甘國陽當不知道真假,甘國陽穿越的時候,熱火剛剛輸掉了2011年的總決賽,但他這話一說,甘國陽就明白,這個人的確沒有說謊,他確實是穿越的,因為在現在的聯盟中,還沒有邁阿密熱火呢!

    “沒錯,邁阿密熱火,他們在2011年輸掉了和小牛的總決賽!”甘國陽興奮地說道。

    “是的,他們那一年輸掉了總決賽,這或許是最‘眾望所歸’的一場總決賽失利了。”瞎子笑著說道,顯然他也聽出來,甘國陽真的是從后世穿越過來的。

    “馬刺在前四場和邁阿密戰成了2:2平手,在天王山之戰時,馬刺在主場戰勝了熱火,距離總冠軍只有一步之遙。”瞎子這話讓甘國陽非常吃驚,他沒有想到,到了2013年,馬刺這輛老爺車竟然還能狂飆到這種地步。

    “但在第六場,距離比賽結束還是幾秒鐘了,馬刺還領先三分,結果……雷阿倫的一個三分球,神奇的三分球,扳平了比分,將比賽拖進了加時賽。最終馬刺輸掉了比賽,輸掉了關鍵的第六場。”

    “那第七場呢?第七場怎么樣了?”甘國陽一下子開始關心起三十年后的總決賽來。

    “第七場?我不知道,因為在第六場結束以后,我傷心極了,于是我喝了很多酒,人迷迷糊糊地,我記得我好像走在大街上,貌似被車子撞了一下,然后一醒來……”

    “然后一醒來,你就發現你躺在了馬路中央,可你卻什么都看不見了,還聽到了我的聲音。”甘國陽好像已經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不不不,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瞎子卻否定了甘國陽的說法。

    “我說了,我來自邁阿密,而在比賽的那一天,我并沒有去邁阿密的現場看比賽,我的家在圣安東尼奧。我在醒來以后,同樣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公寓的床上,我的身體也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我接受了他的記憶,知道這個家伙是邁阿密一個電信公司的小職員。我不知道你在穿越后是怎么想的,反正我當時的想法復雜極了,有恐懼,有興奮,有難以置信,你要知道,當我打開他房間里那臺破舊的電視機時,電視上放的,是1978年的新聞!”

    這話說出來,甘國陽才明白,原來這個道格-克里斯,竟然穿越到了1977年,比他還要早的一個年份。

    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么克里斯會是個瞎子呢?

    “克里斯先生,你穿越過來的時候,眼睛不瞎吧?”甘國陽問道。

    “哈哈哈,我當然不瞎,不然我怎么會看到電視上的新聞。你知道,任何一個穿越過來的人,都有一顆改變歷史的心。而正是這顆心,害了我。”克里斯繼續說道。

    甘國陽想起了后世YY小說里,那些穿越到清朝、明朝、民國,然后改天換地的人,他想,任何一個能夠經歷穿越的人,大概都會想著改變歷史吧——除了他甘國陽自己。

    “你知道,我在后世是一個電腦公司的技術員,而在1978年,連一臺個人電腦都沒有出現呢。在后世,就是計算機技術和網絡的時代,如果我能夠早早地開發利用這一技術,那么未來的時候,不就在我的掌控中了嗎?”克里斯想得這一切,也是很多YY穿越的人設想過得,用技術來改變世界。

    “可是,后來我發現,首先,一個人想要利用后世的一些知識發展出一門技術是在是太難了,而且,每當我有所突破的時候,總是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來阻礙我,比如公寓失火,比如路上堵車,最后,我在搞集成電路的時候,終于因為電線的短路燃燒,導致了設備爆炸,我的眼睛被灼瞎了。”

    克里斯這一段話說的甘國陽毛骨悚然,背后的寒毛直豎起,難道說改變歷史就會遭到報應嗎?那他應該改變了不少歷史了吧,雖然他改變的只是籃球的歷史,可是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呀。

    “知道認識您之前,我還不知道我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在今天,我或許明白了一些。”克里斯繼續說道。

    “甘先生,你清楚八十年代NBA的歷史嗎?”克里斯突然問道。

    甘國陽聽了一愣,他還真的不是很了解八十年代NBA的歷史,他只知道黑白雙雄,黃金一代這些耳熟能詳的東西,具體的細節什么他一概不知。

    “我不知道,我在后世雖然是個籃球迷,卻并不是籃球歷史專家。”甘國陽搖了搖頭說道。

    “呵呵,甘先生,那我告訴你,在1984年,一個名叫Sunny-Gump的中國球員率領岡扎加大學奪得了NCAA的總冠軍,然后在1984年的選秀大會上,他被波特蘭開拓者隊選中,并且在聯盟中有著出色的發揮,新秀賽季過半就牢牢占據了籃板榜的第一位。然后還高票當選了NBA西部全明星替補中鋒。但是……在全明星賽前的1985年2月6號,這位未來的希望之星,聯盟中獨一無二的華人球員,卻因為深夜無證駕駛回家,在路上車子出現側翻,被路邊一根樹干撞破玻璃,刺穿了腦袋,經搶救無效死亡……他的死亡給波特蘭開拓者帶來了巨大的打擊,而這樣一位希望之星,卻隕落在了巨星之路,剛剛開啟的時候……”

    “……”

    當甘國陽聽完克里斯的話并且完全反應過來的時候,冷汗已經浸透了他的衣物……而在室內他已經開了暖氣喝了熱茶了。

    “那就是說……就是說……今天晚上,我本來是該死的?”甘國陽已然有些不知所措。

    “沒錯甘先生,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或許,也應該死在那條路上……您現在有些明白了嗎?”

    一切,開始朝著超乎甘國陽想象的方向發展。

    “我只想,好好,打籃球啊……”  

U赢电竞 竞博电竞| JBO| JBO体育| jbo竞博体育| 竞博JBO| JBO| 电竞竞博| 竞博| JBO竞博| 竞博电竞| JBO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 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