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九十六章 good-play

第一百九十六章 good-play

    (縱橫今天的定時更新有問題啊,總是要手動發布)

    2月12日,1985年的全明星賽結束后,NBA戰火重燃。

    整個波特蘭開拓者經過將近一個禮拜的休息,將自身的狀態都調整到了最佳,對他們而言,全明星賽后有兩個重要的任務,第一是爭取奪回西部第一的位置,同時穩固西部戰績第二的戰績。

    第二便是進一步挖掘球隊的潛力,爭取在季后賽之前,將整個球隊的化學反應調整到最佳狀態。

    而在全明星賽后的第一場比賽,賽程安排就給了開拓者一個大考驗,他們要在主場迎戰衛冕冠軍波士頓凱爾特人隊。

    這或許是全明星賽后最受人矚目的一場比賽了,上一場在波士頓花園廣場的大戰可謂驚天動地,伯德那個超高難度的絕殺也是成為了NBA歷史上必然的經典畫面,對于凱爾特人球迷和其他NBA球迷而言,這是一場完美的比賽。

    可是對開拓者的球員和球迷來說,以這樣一種結局輸掉這場萬人矚目的比賽,實在是比大比分潰敗還要讓人難以接受。

    現在距離上一場比賽已經過去了兩個禮拜的時間,重整旗鼓的開拓者有機會在這場比賽完成復仇。

    “對于開拓者而言,他們有一個好消息,也有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他們今天是主場作戰,而開拓者本賽季的主場戰績,在全聯盟高舉榜首;壞消息是,開拓者的頭號得分手,奇奇-范德維奇因為肩膀的傷勢,將會缺席本場比賽,這對于開拓者這支依靠進攻火力的球隊而言是一個巨大的損失,要知道范德維奇場均可以貢獻25分,他的存在對于開拓者的戰術有著重要的意義。”在波特蘭紀念體育館的現場,電視臺的解說員又開始滔滔不絕地進行賽前分析。

    同樣,在開拓者的更衣室里面,拉姆齊也在對著球員進行賽前的分析與布置,尤其他要安排在沒有范德維奇的情況下,應該如何排兵布陣,抵御強勁的波士頓凱爾特人。

    范德維奇打全明星賽的時候傷勢還比較輕,全明星賽上拉姆齊作為開拓者的教練也沒有讓自己手下的大將上場太多的時間,只是讓他走了個過場。

    不過回到球隊以后,甘國陽的私人醫生,水淼給范德維奇提出了建議,希望他可以接受比較穩定的治療,將他肩部的問題徹底解決,這樣防止在季后賽當中出現意外事故。

    這一建議得到了范德維奇本人和球隊的同意,目前開拓者的戰績沒有太大的壓力,給范德維奇一點時間好好調養也是為了不給更重要的比賽留下隱患。

    “柯西,你不可能防守住伯德,但一定要記住,盡量逼迫他自己得分,逼迫他投籃,哪怕他十投十中,那么他在第十一次投籃的時候,你也不能讓他做出假動作傳球給機會更好的人。一定要牢記這一點,切斷他們球員間的聯系,你是最重要的一環。我知道這個任務很重,幾乎不可能完成,但你還是要盡力去做。”拉姆齊手中拿著小本本,點著杰羅姆-柯西說道,這場比賽柯西將替代范德維奇補上首發的位置。

    “凱爾特人的每一個點都非常的強,所有人都知道,哪怕他們沒有戰術,也可以打出贏得比賽的籃球,但我們并不比他們差,上一場比賽我們和他們的距離只有一個投籃而已。但籃球場上,一個球的差距,就是生與死、生存與毀滅。凱爾特人是我們最好的試金石,他們身上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打出活力,力爭每一球,這樣我們才能有贏球的機會,永遠把自己放在更低的位置去攀登!”拉姆齊完成了賽前更衣室的小演講,足以看出他對這場比賽非常的重視。

    他說完以后,球員們就離開更衣室,準備上場進行熱身活動。

    這時,拉姆齊拉住了走在最后的甘國陽,讓甘國陽俯下身來并和他說道:“在防守中做好你自己,但你在進攻中要好好學習,不過不要學伯德,你能學好帕里什就足夠了。”

    說完拉姆齊就拿著小本本走開了。

    甘國陽聽了倒是一頭霧水,賽前他知道要打凱爾特人,為了完成拉姆齊三個助攻的指標,他又開始花時間在錄像室里看錄像。

    他不僅看開拓者的錄像,也看凱爾特人和湖人的錄像。

    仔仔細細地看了凱爾特人的錄像后他果然發現了一些門道,首先他終于知道了為什么凱爾特人不需要一個正統的梳理進攻的控球后衛,無論安吉還是約翰遜,雖然他們都控球過半場,但他們在場上的職責更多地像是得分后衛。

    那是因為伯德這個6尺9的前鋒,往往在場上扮演者進攻組織者的角色,只要球在伯德的手里,更多的防守注意力會被吸引,而伯德高超的傳球視野和傳球技術,總能夠為隊友帶來更好的得分機會。

    甘國陽不明白的是,他的得分能力也挺強的,傳球手法也不差,可為什么總是很難發現隊友的機會呢?甘國陽送出最多的助攻還是后場長傳,這種后場長傳是個人都能看出誰有得分機會,難點在于能不能把球傳到手。

    對于甘國陽來講,把球傳到手并不是問題,問題是該把球傳到誰的手上。

    現在,拉姆齊讓甘國陽不要學伯德,學好帕里什就夠,甘國陽想著:“難不成是看不起我?帕里什有什么了不起的?”

    甘國陽心里這樣想,但他還真沒有看不起帕里什,上一場比賽他就領教了,這位不顯山不露水的00號中鋒,只要他在場上,凱爾特人防守就不會有大漏洞,進攻就永遠有一個必須關照的點,任誰都不能忽略他的存在。

    可是甘國陽也知道,翻翻羅伯特-帕里什的數據統計表,他本賽季場均的助攻次數也不過在1.6個,和甘國陽一樣都在為上2個而掙扎呢,拉姆齊讓他學帕里什到底是幾個意思啊?

    不過到了球場上以后,甘國陽的注意力很快被另外一個人給吸引走了,那就是場邊一個拿著大話筒,在那里對著攝像機鏡頭逼逼個沒完的大個子背影。

    甘國陽一邊熱身,一邊探頭探腦地往朝那個大個子看去,他總覺得這個大個子的背影他熟悉極了。

    而當這個大個子似乎完成了電視臺的講話,轉過頭來的時候,甘國陽才看清,這個西裝革履的大個子,就是波士頓凱爾特人的名宿,NBA著名的指環王,比爾-拉塞爾,他的身邊還站著另外一個個子很高的白人。

    在全明星賽的時候,比爾-拉塞爾就作為場邊的嘉賓對現場比賽進行了解說和分析,甘國陽當時看到了拉塞爾,但礙于當時周圍明星太多,甘國陽作為一個小字輩還真不敢上前去和凱爾特人的老前輩套近乎。

    他沒想到,上一場在波士頓的時候拉塞爾沒在場邊出現,這場在波特蘭他老人家卻是來了。

    “嘿比爾,那個小子在看著你笑呢,有時候我覺得這家伙就是個傻瓜。”拉塞爾旁邊的人看到甘國陽正朝這邊看,同時還咧著嘴笑得很燦爛。

    “在你眼里誰都是傻瓜……我很早以前就見過他,他是一個好苗子,難得一遇的天才,如果好好指導的話,聯盟的未來肯定有他的一份。”拉塞爾也看到了甘國陽,便朝著甘國陽招了招手,示意他過來。

    “好苗子……你們這些大個子的情感我從來都捉摸不透,我也從來沒想到中國人竟然會打籃球,我還以為他們只是燒菜比較好吃呢。”拉塞爾旁邊的家伙說話給人感覺很尖酸刻薄。

    而甘國陽看到拉塞爾朝他招手,立刻拿著球跑到了場邊,第一次見到拉塞爾的時候還是高中時去奧克蘭的麥克克勞德中學打友誼賽,在比賽結束后他有幸和回母校的拉塞爾交談了一番。

    當時拉塞爾和他說了一同道理,甘國陽沒聽懂,回去后瑟蒙德又和他說了一通道理,他還是沒聽懂。

    直到今天,很多東西甘國陽已經有領悟,唯獨拉塞爾說的那些話,他還是不敢說完全懂了。

    “你好甘,真的是好久不見了。哦不,我在印第安納波利斯見過你,不過場邊采訪的時候人太多了,而且斯特恩搞的那些聚會我也不想去,所以沒有機會和你打招呼。”

    “是的拉塞爾先生,沒想到您會到波特蘭來,我以為我在波士頓比賽的時候您會到場呢。”甘國陽和拉塞爾握了握手說道。

    “哦不,我雖然是波士頓的球員,但說實話,我一點都不喜歡那里,沒有黑人喜歡那里,相信我。”拉塞爾搖了搖頭說道。

    波士頓種族歧視非常嚴重,即便作為波士頓的籃球英雄,拉塞爾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也決不比普通的黑人少。

    “我也不喜歡那兒,那里的木地板看上去幾百年沒有用拖把洗過了。”一旁的白人記者也說道。

    “哈,這位是我的搭檔,你應該認識他甘,里克-巴里先生,曾經的總決賽MVP,端尿盆之王,哈哈哈~”拉塞爾介紹到,和拉塞爾一起從事場邊解說工作的,正是1975年的總決賽MVP,金州勇士的球星,以尖酸刻薄著稱的里克-巴里。

    在場邊,拉塞爾用很短的時間和甘國陽探討了一下關于籃球的看法,但這短短的談話,卻給甘國陽很大的啟發。

    拉塞爾有兩句話甘國陽牢牢地記在了心里,一是“蓋帽不單是為了阻攔對手的投籃,而是要讓對手不敢投籃”;二是“好的傳球不一定要完成助攻,而是能夠改變場上的局面。”

    拉塞爾說,如果能做到這兩點,那么這就是真正的“Good-play”。

    Good-play,甘國陽第一次開始認識這個詞。  

U赢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JBO| JBO| 官网竞博| 竞博JBO| JBO官网|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