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二百零二章 再戰活塞

第二百零二章 再戰活塞

    3月18日,中午在波特蘭的猶太人社區中心訓練館里,德雷克斯勒正在健身房里進行著自行車熱身練習,同時他手上還拿著一份報紙,閱讀著甘國陽接受采訪的內容,而在他旁邊的是專心進行臥推訓練的甘國陽。

    在17日開拓者和老鷹進行了第二場比賽,這次是在開拓者的主場進行,甘國陽由于上一場對陣堪薩斯也沒有得到三助攻,繼續被拉姆齊限制上場時間。

    由于這次是主場比賽,所以雖然開拓者以115:100輕松戰勝了老鷹,但是在賽后甘國陽遭到了更多媒體的詢問,他們都想確認甘國陽上場時間受到限制是不是因為他和拉姆齊發生了矛盾,因為甘國陽在場上有限的時間里表現都很出色,并不像有傷的樣子。

    甘國陽則堅稱他和拉姆齊之間沒有矛盾,而且在新聞發布會上也是力挺了拉姆齊,認為開拓者能有現在的成績,拉姆齊是重要的原因。他這種官方的漂亮說辭,也讓那些想找尋“猛料”的記者敗興而歸。

    “看看,看看,你這些話說得,可真的是義正言辭,我覺得你不應該在波特蘭每天汗流浹背地打籃球,而應該去華盛頓中國大使館做你們國家的大使,每天和白宮的人打交道,這樣干凈又體面的工作才真正地適合你。你說是不是,甘。”德雷克斯勒在看到甘國陽昨天說的話時,不禁搖著頭開玩笑道。

    “你不懂克萊德,甘能夠這樣說,說明他現在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家伙了,他知道如何去應對那些心懷不軌的人,這才是男人應該有的表現,不是嗎克萊德。”說話的是開拓者隊的訓練師羅恩-卡爾普,他正在輔助甘國陽進行臥推練習。

    對于甘國陽能在媒體上說出那樣的話,卡爾普顯得很驚訝,因為在他的印象里球星們往往心高氣傲,尤其是年輕的球星,他們身懷絕技而恃才傲物,包括甘和德雷克斯勒在內,往往帶著一種近乎于自負的出事態度。

    卡爾普到現在還記得,開拓者曾經的天王,比爾-沃頓那個紅毛大家伙,最后因為他的傷病而把自己告上了法庭,一同被告的還有開拓者的隊醫隊醫庫克,在此之前,卡爾普和沃頓是生活中非常要好的朋友,如今已然形同陌路。

    在甘國陽剛剛來到開拓者時,卡爾普也聽說了甘國陽要求開拓者換隊醫的要求,這和當年桑普森是如出一轍,最終甘國陽還是聘請了自己的私人醫生。

    這一次拉姆齊教練又因為上場時間和甘國陽出現了矛盾,卡爾普很擔心兩者之間的矛盾會因為一些媒體的煽風點火而激化。

    他卻沒想到,甘國陽很好地化解了媒體的刁難,并在公開場合上與拉姆齊站在了一條線上,這不得不說是甘國陽成熟的表現。

    “你還要再加重量嗎?我覺得你的上肢練習應該差不多了,你應該繼續增強你的臀部與大腿的訓練,這比你的胳膊重要的多。”卡爾普看到甘國陽示意繼續增加重量,提醒他道。

    “天吶,甘,你他媽的怎么能推得動330磅的重量?你難道還要加嗎?”德雷克斯勒看著甘國陽從三百磅的練習開始一直加到三百三,他都開始有些咋舌。

    在甘國陽到來之前,球隊的臥推力量王是替補中鋒諾里斯,這位體格粗壯的球員可以推動310磅的杠鈴。

    但是甘國陽的入隊,很快打破了這個隊內記錄,看上去并不是特別強壯的甘國陽,將這一記錄的數字提高到了330磅,而今天甘國陽似乎要把這一重量繼續抬高。

    “沒關系,給加到350磅,這對我來說應該不是什么問題。”甘國陽自信滿滿地要求卡爾普繼續增加20磅的重量。350磅,大概相當于160公斤。

    “甘,過分強大的力量并不是好事,你應該也知道,這會影響到你的手感。”卡爾普繼續說道,當然還有一方面原因他也是怕甘國陽受傷。

    “謝謝卡爾普,我會練習腿部力量的,不過你也知道,明天要和底特律人要來訪,我怎么能不好好練練我的二頭肌,來好好招待他們一下。”

    聽了甘國陽的話,卡爾普一愣,他轉了彎才想到甘國陽和蘭比爾之間的那點小恩怨。

    “不甘,我剛才還說你已經成熟了,怎么現在又變得和小孩子一樣要和蘭比爾這樣的人斗氣。這個討厭的家伙今年竟然也進了全明星賽,真是不可思議,我們的克萊德都沒有進,你看看克萊德的扣籃多么漂亮,而那個人只會在外面投三分。”卡爾普作為當天護送甘國陽回更衣室的人,對于蘭比爾也是沒什么好印象。

    “他是一個好球員,正是因為這樣我才和他斗氣,如果他只是個在板凳末尾坐著,上來只是犯規找茬的混混球員,我才懶得理他,但我覺得他其實很棒。”出乎意料地,甘國陽卻在為蘭比爾說好話。

    事實上,在那場比賽后,甘國陽有關注過蘭比爾這名球員,他發現蘭比爾的早期經歷和他完全不同,低位秀,球隊沒有和他簽約,去海外淘金,回NBA,繼續得不到重視,然后被交易,在新的地方開始展現出光芒。

    甘國陽能感覺到,在這個外表英俊,內里蔫兒壞的球員身上,一定有著什么過人之處,這也是激發甘國陽去“討厭”他,進而激勵自己的因素之一。

    “好吧,隨你怎么想,反正你要在明天的比賽里好好教訓他!讓我來給你上350磅的杠鈴!”

    ………………

    3月19日,底特律活塞來訪波特蘭。

    距離甘國陽在底特律拳打蘭比爾從而遭到前所未有的嚴厲禁賽的事件,已經過去了三個多月,但甘國陽對于蘭比爾的怒火似乎并沒有完全平息,同樣沒有平息的也有波特蘭球迷的憤怒。

    在波特蘭球迷們看來,雖然甘國陽動手在先,可是肯定是蘭比爾這個壞小子挑釁在前,而且最終的處罰結果是甘國陽禁賽三場,而蘭比爾只禁賽了一場。

    所以,比賽當天,在紀念體育館迎接蘭比爾的,自然是響徹穹頂的噓聲。

    不過蘭比爾這個家伙一向是個把罵聲當贊美,噓聲當歡呼的厚臉皮,這點小意思對“大象”來說只是一點毛毛雨,根本傷不到他分毫。

    “嘿比爾,你知道嗎,為了你,我費盡心機的刷滿了三個助攻。”比賽開始前,甘國陽站在場地上笑著和蘭比爾說道,上一場對陣老鷹,由于他知道下面要打底特律了,所以他抓緊一切上場時間傳球,刷滿了三個助攻后才心滿意足地投入比賽。

    蘭比爾聽到甘國陽的話也咧著嘴笑了笑,他的笑看上去一點都不虛假:“不要厭惡我,你越厭惡我,越打不好比賽,我越開心。”

    蘭比爾雖然在笑,可是他說的話一點都不好笑,而他的話其實也道出了他的生存之道,“讓對手討厭他,進而沒有辦法冷靜地比賽,最終發揮失常,然后蘭比爾和活塞就贏得了勝利。”

    “不比爾,被我厭惡是一種榮幸,因為這意味著你可以經常登上比賽集錦了。”甘國陽沒有和蘭比爾陷入無謂的辯斗,他的垃圾話只想給蘭比爾傳達一個意思,“我就是要打爆你。”

    兩人剛剛交流完感情,裁判就示意兩人去中圈爭球,比賽就要開始了。

    對于蘭比爾這個彈跳基本為零的家伙來說,跳球他也就是走個過場了,甘國陽輕松撥到籃球,開拓者獲得了進攻權。

    本場比賽,吉姆-帕克森再一次傷停,他在上兩場復出后腳部傷勢依舊沒有完全康復,只能再次休戰。

    同時主力控衛瓦倫丁也是繼續高掛免戰牌。

    不過,近幾場比賽德雷克斯勒的表現已經開始讓波特蘭人忘記帕克森,除了兩場比賽獲得三雙意外,德雷克斯勒首發后每場都有2055的出色發揮,而且他在防守上的強度不是帕克森可以相較的,他在快攻上強大的能力也給開拓者的進攻注入了巨大的活力。

    開場第一球,基本充當一半控衛職責的德雷克斯勒持球從左側的底線突破,德勒克斯勒的變相能力一般,但直線速度極快。

    蘭比爾作為活塞的禁區守護者,自然要上前補防。

    但蘭比爾也留了一個心眼,他知道德雷克斯勒傳球能力強,所以他沒有完全補上去,而是小心地注意著身后的甘國陽。

    蘭比爾是擠住了左側的三秒區,不讓德雷克斯勒在左側直接上籃,放德雷克斯勒從底線穿過籃球到了右邊,因為右邊有厄爾-庫雷敦上來補防。

    德雷克斯勒眼看傳球不好傳,左側上籃也有困難,右邊的庫雷敦也補防過來,只能在籃下用一個反手的挑籃將球撥向了籃筐。

    對于十年后的德雷克斯勒來說,這樣的球屬于駕輕就熟,輕輕一挑球就能十拿九穩地進筐,但現在德雷克斯勒的上籃手法還沒有連得那么爐火純青。

    “嘭”,球打在籃板上而后砸在了筐上并沒有進,蘭比爾在籃下早就拉開了架子,準備搶下后場籃板,他可是本賽季目前為止僅次于甘國陽的后場籃板王。

    但他離開感覺到從背后傳來巨力,整個人像是被大山壓住了根本起不來,同時人在往左邊倒。

    蘭比爾處于演員的職業敏感度,順勢向左邊一倒,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

    可他并沒有聽到裁判的哨聲響起,卻只聽到扣籃的重擊聲。

    “哐!”甘國陽擠開蘭比爾,搶下前場籃板,將球扣進了籃筐。

    甘國陽看了看倒在地上還一臉無辜的蘭比爾,對他說道:“起來吧,天亮了。”

    (應該會有第二更!)  

U赢电竞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体育| 竞博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 JBO电竞|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JBO体育| JBO体育|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