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賽前隱憂

第一百一十九章 賽前隱憂

    甘國陽在亞特蘭塔沒有多逗留,在27號的晚上他就離開了這座可口可樂的老巢城市,帶走的是一紙兩年100萬美元的大額合同。

    而在甘國陽來亞特蘭大之前,法爾克為甘國陽擬定的合同是五年150萬,時間雖然長,可是平均每年卻只有三十萬美元的金額。

    這點上,和甘國陽簽約耐克一樣,不要長時間的合同年限,而是追求平均每年的合同金額。

    此時在亞特蘭大可口可樂總部大樓的總裁辦公室里,羅伯特-戈伊蘇埃塔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后面,顯得有一些疲憊。

    最近的他被稱為世界上最忙碌的人也不為過,從4月23日公布可口可樂推出新產品,停止舊生產線的決定以來,戈伊蘇埃塔和他的額可口可樂公司就成為了媒體最最關注的焦點。

    這個從1980年開始就存在于戈伊蘇埃塔腦中的想法,在經過五年時間的前期調查,討論方案,策劃、研發、做產品實驗,進行街頭調查等等一系列工作準備后,終于被龐大的宣傳攻勢裹挾著推向全世界。

    在4月23日那天,除了甘國陽這種專心比賽不問他事的奇葩,據統計整個美國百分之八十一的電視觀眾知道了可口可樂更改配方的消息,并有將近

    并且在新產品發布的產品調查中,百分之八十的被調查者都認為新的可口可樂口味比傳統的更加好喝,而這些被調查者都是可口可樂想要籠絡的年輕人群體,這讓戈伊蘇埃塔更加堅定了要開啟可口可樂新時代的決心。

    但是在今天,一個打籃球的NBA球員,還是一個來自“社會主義國家,絲毫不懂市場經濟”的中國人,卻用一番話動搖了戈伊蘇埃塔的信心。

    戈伊蘇埃塔之所以重視甘國陽這個NBA球星,并親自去亞特蘭大機場接機,同樣也是看重了甘國陽在年輕人中的號召力,這一點他們的想法和耐克是一樣的。

    耐克已經依靠喬丹和甘國陽的代言,成功讓他們的品牌球鞋在年輕球迷中大賣特賣,一瞬間成為了美國最紅火的運動品牌。

    所以,可口可樂想在剛剛發布新口味的時候趁熱打鐵,趕快拍一則新的廣告,繼續加大新口味可樂的影響力。

    但甘國陽卻告訴戈伊蘇埃塔,決定可口可樂命運的并不是年輕人,而是那些不被可口可樂重視的老客戶。

    可口可樂擁有悠久的歷史,在1985年的時候,這個品牌已經關伴隨著美國人走過了99個年頭,馬上就要來到第一百年,這也是戈伊蘇埃塔選擇今年發布“new-coke”的原因之一,他要在表明,老得口味已經過時了,他都已經99年,快要100歲了。

    甘國陽的說法自然讓戈伊蘇埃塔覺得不屑,他充分相信他的市場調查結果。

    但甘國陽在后世的大學里,學的就是社會學,在社會調查這一專業上,甘國陽還沒有把腦子里的知識全部忘掉,況且可口可樂的這個新產品發布,正是社會調查歷史中的一個經典案例,是甘國陽在大學反復學習過的。

    于是他從多個方面和戈伊蘇埃塔聊了可口可樂所謂的“市場調查”,鞭辟入里地批評了可口可樂這種調查的不嚴謹性和變量不可控性,同時從“事后諸葛亮”的角度挖掘了一些常人根本想不到的方面,比如美國對于可口可樂的民族感情等等。

    這一番話說的戈伊蘇埃塔是冷汗直流,連法爾克都驚嘆于甘國陽豐富的知識,在此之前他也就把甘國陽當成一個輟學的NBA球員,和很多運動員一樣四肢發達頭腦單純。

    不過,不管甘國陽說的多么好,想讓可口可樂現在就放棄新產品的宣傳,重啟傳統口味可樂的生產線那是不太可能了。

    甘國陽也知道新可樂的冬天很快就會到來,到那時候戈伊蘇埃塔想繼續推新產品也推不動,所以甘國陽還是決定和可口可樂公司簽約。

    但甘國陽也提出條件,首先他將合同的年限改為了兩年短約,因為甘國陽知道,NBA估計很快就會迎來第一輪漲薪高潮,到那時候他和公司的廣告合約自然也要重新簽訂。

    其次,甘國陽表示不會為可口可樂做“New-Coke”的產品宣傳,他說他不想為一款失敗的產品做代言,他要等到傳統的可口可樂重新上市,才會為可口可樂代言。

    如果New-Coke并沒有像甘國陽說的那樣失敗,那么甘國陽將免費為New-Coke做廣告,不收取任何費用。

    由于合同的其他細節法爾克早就和可口可樂公司擬定商談好了,所以合約的簽訂還是非常快速的,戈伊蘇埃塔也是存心要和甘國陽賭一把,看一看New-Coke是不是真的會一敗涂地。

    “戈伊蘇埃塔先生,在公司的樓下有一些抗議者,他們說要我們把可口可樂還給他們……不過,他們人不多,都是一些老頭子,馬庫斯先生已經下去處理了,警察也來了。”就在戈伊蘇埃塔在想著甘國陽說的話時,秘書就上來告訴了他一個壞消息。

    戈伊蘇埃塔站起身,從落地窗往樓下看去,發現大樓門口確實聚集著一些人,他們手上還扛著牌子,上面寫著“No-Coke”(不要新口味)。

    “還有別的什么問題嗎?都告訴我吧。”

    “呃,目前來看,銷售并沒有什么大問題,銷量依然非常的好,不過,上漲幅度似乎沒有前幾天那么迅猛了……”

    “我知道了……過一會兒讓市場部的人到會議室,我有一些問題需要和大家討論一下……”

    對于戈伊蘇埃塔來說,接下來的幾個月必然是一段焦頭爛額的日子,但對于回到波特蘭的甘國陽而言,懷揣著100萬美元的合同并沒有讓他的心情好過一些。

    在28號,西部第一輪的最后兩輪比賽結果都出來了,甘國陽的好朋友斯托克頓,在休斯敦和猶他爵士的隊友一起上演了下克上的好戲,他們以98:96兩分的優勢險勝火箭,出人意料地淘汰對手進入了半決賽,他們在半決賽的對手將是洛杉磯湖人。

    而甘國陽和開拓者更加關注的另外一場,丹佛掘金和圣安東尼奧馬刺的比賽,坐鎮主場并且實力更勝一籌的掘金沒有讓馬刺上演黑七,他們135:101大勝馬刺,成功晉級半決賽。

    這就意味著,開拓者下一輪的對手,將是他們在常規賽的克星,掘金隊。

    這個賽季的掘金和開拓者應該說是羈絆頗深,兩隊在休賽期做過大交易,球員們在上個賽季還是隊友,到了這個賽季就變成對手了。

    球員們之間應該說是非常的了解,有些人互相甚至一直是好朋友,所以這必然是一輪混雜了許多元素的系列賽。

    對于甘國陽而言,他倒是沒有那么多的感情因素,反正他一個新秀和誰都是第一年隊友。

    從戰術對位的角度而言,甘國陽也不害怕掘金的內線,無論是他們的中鋒,還是曾經的開拓者前鋒,本賽季的全明星大前鋒卡爾文-奈特,甘國陽都不虛他們。

    倒是如果打馬刺,甘國陽在季后賽遇到經驗豐富老到的吉爾摩爾,他倒還是有些擔心的。

    但這并不意味著甘國陽喜歡和掘金打比賽,事實上在西區所有的對手里,甘國陽寧可和湖人打,都不愿意和掘金打球。

    從防守上來講,掘金是一直主打快速進攻,并且以跳投為主的球隊,他們和開拓者有些相似,但不同的地方在于,掘金屬于全民中投,陣地進攻中反復地利用“畫圓戰術”尋找中投機會,快攻里也常常以中投終結進攻。

    這對甘國陽來說大大增加了他的防守壓力,他沒有一對一防守的任務,卻要反復在三秒區周圍封堵延阻,這對他而言消耗非常大。

    從進攻上來講,甘國陽在進攻端是否會遭到掘金的瘋狂包夾還不好說,但常規賽和掘金的比賽中,甘國陽并沒有得到太多的得分機會,因為拉姆齊對付掘金的主要策略就是和對方對轟。所以甘國陽常常變成練習折返跑。

    而事實上,困擾于這個問題的并不僅僅只有甘國陽一個人。

    29號,在對陣對手確定,比賽的賽程安排也出來以后,開拓者全隊進行了一次針對性訓練,主要就是布置和掘金比賽時的戰術安排。

    “甘,你害怕和掘金比賽嗎?和那群瘋狼。”拉姆齊在訓練休息時走到甘國陽身邊問道。

    “我不害怕和瘋狼比賽,我害怕瘋狼不上來咬我。”甘國陽說道,這其實說出了拉姆齊也在擔心的問題,他最怕的就是甘國陽這個點被在進攻端被廢掉。

    不是掘金內線防守好,而是在快速的對攻當中,甘國陽是英雄無用武之地啊。

    “那你覺得應該怎么樣才能讓瘋狼來咬你?”

    “讓我做核心,然后我們慢下來打,但我知道這不可能,和磨陣地死路一條,我們沒有那種實力。”

    “哈哈,連你都知道,看來我應該聘請你做我的助理教練。不過我有一個辦法,能夠盡可能好的解決這個問題,我想我們應該聊一聊。”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官网| JBO官网| 竞博电竞| 竞博JBO| JBO体育|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