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回到起點

第二百三十三章 回到起點

    “我覺得我們的處境非常糟糕了。”

    這是開拓者和掘金的比賽進行到第四節,距離全場比賽結束還有5分鐘的時候,坐在替補席上的肯尼-卡爾對著旁邊的甘國陽說的話。

    此時雙方在場上的比分是107:100,開拓者還落后掘金7分,這并不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分數,5分鐘追回7分完全是綽綽有余。

    然而正如卡爾所說,開拓者的處境真的非常糟糕。

    甘國陽本來應該在場上與隊友一起進行最后時刻的戰斗,但身背5次犯規的他,卻不得不提前坐在了板凳上。

    開拓者從頭至尾都沒有找到遏制住掘金進攻的辦法,他們只能等待,等著掘金的手感不那么好的時候,奮起直追。

    可是沒一會兒,掘金就能調整過來,用犀利的進攻重新將兩邊的分數拉開。

    開拓者在場上顯得掙扎而平庸,他們還是可以打出非常好的進攻戰術,但在一些細節處理上卻沒有了前兩場比賽那么出色。

    他們的失誤開始增加,這是最最要命的,面對掘金這樣的攻擊性球隊,任何一次失誤所要付出的代價都有可能非常沉重。

    相比而言,掘金的失誤卻控制的非常好,他們在常規賽就將失誤控制在了很低的水平,如果再考慮到他們高節奏的進攻,這樣的低失誤就顯得更加可怕了。

    而拉姆齊在用人上似乎也受到了吉姆-帕克森的影響,不知是出于平衡帕克森與桑普森的心理的考慮,還是他覺得用這兩人對付掘金的效果確實不錯,帕克森和桑普森的上場時間都得到了增加。

    這樣一來,肯尼-卡爾肯定是沒有意見的,但德雷克斯勒的卻明顯不太高興。

    在前三場比賽中,德雷克斯勒都是負責防守英格利什的防守尖兵,總體來講他的防守效果還是可以的,總歸要比范德維奇好很多,而且他在場上防守英格利什,也給范德維奇釋放了不少壓力。

    而帕克森上場時間增加后,他肯定是防守不了英格利什的,這個任務自然又落到了范德維奇的頭上,如此一來,帕克森在進攻端貢獻的分數,能不能抵消英格利什的得分,還真的很難說。

    更致命的一點在于,開拓者的心氣散掉了。

    無論是帕克森首發還是德雷克斯勒首發,只要球員的心氣在,有斗志,都不是太大的問題。

    可是現在這樣的情況,教練有苦難言,球員互相之間出現矛盾,在場上自然不能有力一起使,一些低級的錯在場上頻繁發生,這對于開拓者無疑屬于二次傷害。

    所以,哪怕每個人都還是打得非常努力,但捏合不到一塊的球隊,怎么能和在主場作戰,士氣旺盛的掘金隊相抗衡。

    “A~Lex~En~glish!(阿歷克斯-英格利什!)”這是場上的DJ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觀眾也發出了巨大的歡呼聲。

    是英格利什,這把剃刀又開始在開拓者的脖子上抹出了一道刀口,他連續兩次在弧頂跳投命中,將兩邊的比分差距又拉大到了11分。

    11分,分差又到了10分以上了,而比賽的時間在不斷地流失。

    “嗶!”裁判的哨聲響起,拉姆齊叫了暫停。

    這時的拉姆齊緊緊抿著嘴巴,手中拿著戰術板,看著球員們低垂著頭從場上走下來。

    “好的小伙子們,還有4分多鐘,我們還有機會。防守,必須要防守,如果我們防不住他們,那么一切進攻都將是徒勞的,所以必須拿出斗志來防守!”

    此時,拉姆齊的話語顯得特別蒼白,誰都知道這時候需要防守,如果用嘴巴就能防守的話,現在落后的就不會是開拓者了。

    拉姆齊還想說些什么,可是看著球員們疲憊的眼神,他一下子也有些語塞了。

    “甘,準備上場吧,做好你的工作,我們還有機會。”拉姆齊有些無力的說道。

    僅僅一場比賽,在丹佛高原,波特蘭開拓者就像一下子失掉了靈魂一般,或者說,他們從來都沒有靈魂?

    或許如此吧,因為本賽季開拓者雖然成績非常出色,但他們似乎從沒有把總冠軍當成最終目標,他們也沒有一個能夠激勵人心的家伙,能在這種沮喪的時刻給予所有人當頭一棒。

    甘國陽很想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將所有的所有都抗著肩膀上,就如同他在岡扎加那樣,死也要拉著球隊沖過終點線。

    可是,激情與底氣不是憑空產生的,甘國陽在所有人的眼中都看到了疲憊,包括拉姆齊的眼中,這種疲憊不是依靠吼聲可以輕易喚醒的。

    “或許,所有人都在等著回家,等我們回到波特蘭,好好休息,就能給掘金迎頭痛擊!”甘國陽在心中這樣想道。

    當他也開始這樣想的時候,就意味著,開拓者最后一絲掙扎的希望也已經失去了。

    結果不出所料,開拓者在丹佛再敗一場,118:109,波特蘭帶著2:0的領先來到丹佛,沒有帶走系列賽的勝利,卻是帶著2:2的結局回到了波特蘭。

    一切似乎都回到了起點,7局4勝的比賽變為了3局2勝,開拓者還是占據著主場優勢,但兩隊的士氣和凝聚力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5月6日,開拓者坐飛機回到了波特蘭,開始為5月7日的天王山之戰做準備。

    這場比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拿下天王山,系列賽的主動權就完全掌握在了手中。

    如果說掘金輸掉這場比賽,還有一個高原主場可以仰仗的話,開拓者要是在主場輸掉本場比賽,那么他們可就站到了懸崖邊上,他們非常有可能在六場比賽里被淘汰。

    所以,全隊在賽前都做了充足的準備,無論戰術上還是細節上,幾乎所有人都覺得回到家以后的開拓者和在丹佛的開拓者是不一樣的。

    只有甘國陽覺得,球隊還是少了一些東西。

    “我覺得拉姆齊的威信在慢慢地喪失,很慢很慢,但確實在丟失。”訓練結束后,甘國陽對阿德爾曼說道,像這樣比較嚴肅的話題,現在甘國陽總會單獨和阿德爾曼討論,他覺得阿德爾曼是一個非常睿智聰明的人,他提出的一些建議總能讓甘國陽受益匪淺。

    “你知道帕克森和拉姆齊的關系嗎?”阿德爾曼突然和甘國陽說道。

    “我……不太清楚。”甘國陽突然發現,因為和帕克森走的比較遠,所以他對這個球員一點兒都不了解。

    現在想起來確實有點奇怪,拉姆齊始終力挺帕克森,似乎并不僅僅是因為他比德雷克斯勒更適合球隊那么簡單,而在帕克森“逼宮”拉姆齊后,拉姆齊的反應好像也有些太大了,他受到的打擊似乎非常大。

    “呵呵,所以你不知道為什么拉姆齊會那么的沮喪,而帕克森應該也不好受。”阿德爾曼有些感慨地說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甘國陽的好奇心被挑了起來。

    “好吧,我就和你說一說,當然,我也是聽別人說的,從總經理茵曼,還有拉姆齊自己那里聽來的。我1983年才來到開拓者,當然,我之前也在這里打過球,但時間并不長。而帕克森,他1979年就來到了這里,現在已經整整六年了,只有桑普森待得時間比他更長。那時候他的新秀賽季打得非常掙扎,非常的掙扎,他可沒有你打得這么漂亮,但他也是首輪第12順位的高順位球員。可以想象,那時候他的自信心肯定受到了很大的挫傷。后來時間到了1980年,全明星賽結束以后,我記得那一年的全明星是在堪薩斯進行的,沒錯,密蘇里的堪薩斯。當時球員們都休假了,全明星后的第一場比賽正好就在堪薩斯進行,有些球員正好就在堪薩斯,就留下來準備比賽,其他不在堪薩斯的,就自己坐飛機去那里。正好在機場,帕克森和拉姆齊相遇了,于是,他們就一起坐著出租車去了球隊下榻的旅館。沒錯,一起坐的出租車,所有和我講這個故事的人都在強調這輛出租車,而就在車里,他們兩人有了一段偉大的談話,而那段談話極大的振奮了帕克森。接下來,帕克森就像按下了得分開關一般,他開始不斷地得分,他開始變成一位出色的得分后衛,他開始進入全明星。直到現在,他還是拉姆齊最信任的得分后衛人選。”阿德爾曼一口氣將他所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老套的故事。”甘國陽聽完后說道。

    “沒錯,非常的老套,教練激勵的菜鳥,菜鳥爆發,對教練感激涕零。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帕克森逼宮拉姆齊!你能想像拉姆齊的心情嗎?我敢肯定,拉姆齊在培養帕克森時所花的心血,并不比在你身上的少。而在帕克森之前,還有一個比爾-沃頓,那個家伙,可以說真正的傷透了杰克的心。現在,難道一切都要重演一遍嗎?還是說,你以后也想這樣?”阿德爾曼似乎也注意到了甘國陽身上對于拉姆齊的些微不滿,以及背后掌控球隊的野心。

    “我?別開玩笑了。以后取代拉姆齊的,是你也說不定啊,元首。”甘國陽深深看了阿德爾曼一眼。

    “現在不是討論這種問題的時候,甘,球隊真的非常的危險。”阿德爾曼回避了這個問題。

    甘國陽聽了也嘆了一口氣,隨即他緊緊地捏了捏拳頭。

    “如果輸球可以帶來改變和爆發,我寧愿輸掉這場比賽,中國有句古話,‘不破不立’!”甘國陽用中文說道,而阿德爾曼則是一臉茫然,不知道甘國陽說的什么。

    但他能感覺到,甘國陽眼中灼人的斗志。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官网竞博| JBO竞博| JBO| JBO官网| 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lol|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JBO电竞|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