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二百三十四章節 懸崖邊緣

第二百三十四章節 懸崖邊緣

    “大家晚上好,今天是5月7日星期二,歡迎收聽比爾-肖恩利為您帶來的NBA解說節目。今晚在紀念體育館,波特蘭開拓者將和丹佛掘金隊進行第五場比賽的較量。在之前的四場比賽中,開拓者和掘金戰成了2:2平手,一個令人驚訝,卻又不那么驚訝的結果。開拓者在主場連下兩城,打在丹佛的主場卻又連輸兩場。現在雙方都回到了同一起跑線上,第五場將是極其關鍵的一場比賽,如果誰能拿下這場比賽,系列賽的主動權就會掌握在誰的手中。很慶幸,這場關鍵比賽,是在波特蘭進行,讓我們祝開拓者好運,比賽馬上就要看開始了。”

    5月7日的晚上,肖恩利照常坐在開拓者替補席的后面解說今晚開拓者和掘金的關鍵一戰。

    正如肖恩利所說,開拓者和掘金戰成2:2平,是一個令人驚訝,卻又不那么驚訝的結果。

    從常規賽的對陣情況來看,開拓者面對掘金時成績并不占優,反而以1:3落后,唯一贏下的一場還是在賽季末大局已定時進行的比賽。

    前兩場開拓者連贏兩場,首場比賽是拉姆齊合理布置戰術,外加球隊在主場士氣旺盛,才涉險贏下了比賽。

    第二場開拓者則是一鼓作氣,趁著掘金人困馬乏之時再下一城。

    但隨后在丹佛的比賽,開拓者球員明顯的準備不足,外加掘金本身實力和開拓者接近,打法比較克制開拓者,還有魔鬼主場的地利優勢,竟然連續扳回兩場。

    所以說,開拓者2:0領先后被連扳兩場,是既讓人驚訝,又讓人覺得在情理之中——這支球隊還是太不成熟了。

    在進行完了入場儀式和國歌奏唱以后,距離比賽開始便只剩下幾分鐘了,雙方的首發球員在場邊做著最后的準備,教練也在叮囑球員們一些重要的細節。

    比賽打到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了戰術秘密可言,更重要的就是細節,以及斗志。

    “回到主場的感覺真好。”肯尼-卡爾在上場前對著甘國陽說道。

    整個紀念體育館和之前的任何一場比賽一樣,早早地坐滿了觀眾,他們用喧囂和吵鬧,來為開拓者營造最好的打球氛圍,畢竟這是波特蘭唯一的職業球隊,是所有體育迷最大的驕傲和寄托。

    “是啊,可是我總覺得,和第一場比賽,不太一樣呢。”可是甘國陽卻感覺到,在丹佛走了一遭后,重新回到主場時的感覺,完全不一樣了。

    “比賽即將開始,雙方的中鋒站在了中圈準備跳球,今晚的主裁判是厄爾-斯特羅姆,以及休-霍林斯。好的,比賽開始了,主裁判將球拋向了空中!”

    隨著老裁判厄爾-斯特羅姆將球拋向半空,這場關鍵的天王山之戰,正式拉開了序幕。

    甘國陽在跳球中率先觸到皮球,并將球撥給了瓦倫丁,第一節從開拓者的進攻作為開端。

    賽前的準備會上,拉姆齊提出了兩個最重要的要求,一是降低失誤,二是增加對內線的攻擊。

    從前四場比賽來看,最先的兩場比賽和掘金對攻起到了不錯的效果,因為掘金在高節奏的比賽中出現了大量的失誤,同時開拓者的進攻效率也比掘金更高。

    但在后兩場比賽中,掘金開始將比賽帶入了一個更加快速的節奏,并且在內線球員的輪換上花了心思,盡可能地讓開拓者的內線支柱甘國陽不好受。

    甘國陽畢竟還是缺乏季后賽經驗,他的調整與應對能力明顯不足,這也導致了他在開拓者輸掉的兩場比賽中,對球隊的貢獻不夠大。

    而這一場比賽一開場,甘國陽又開始在低位積極地要位,正如他在第一場比賽時那樣做的。

    “甘在低位要球,開拓者的第一次進攻將要從內線打起。我覺得這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在丹佛的兩場比賽中,甘在內線并沒有對掘金造成太大的威脅,這讓人非常的不解。”

    但他或許很快就能明白,為什么甘國陽在丹佛比賽時,在內線的貢獻非常有限了。

    瓦倫丁剛剛把球吊給了甘國陽,利夫立刻上前進行了包夾。

    利夫的包夾可以說非常迅捷,而這得益于他良好的站位,他在防守瓦倫丁的時候,并沒有死盯住瓦倫丁不放,而是站在了甘國陽和瓦倫丁之間。

    同時利夫也是不時回頭看看甘國陽,只要甘國陽再往里走一些,利夫也往內移動一些,根本不去顧及瓦倫丁會不會在外圍突施冷箭。

    也就是說,掘金已經明確了,哪怕放著讓開拓者外線投,也不能讓甘國陽在內線打開。

    這種策略,上一輪小牛的教練就已經發現了,可惜第二場卻被甘國陽打趴下了,后面就一直沒能站起來。

    現在掘金用針對性更加強,更加嚴密的包夾來對付甘國陽,就是因為他們已經意識到,在甘國陽的身上投入防守兵力,所收獲的成效是最大的。

    包夾甘國陽,一來甘國陽本身的轉移球能力不強,這樣包夾所付出的戰術代價就比較小;二來,甘國陽在拉姆齊的戰術體系中占據著重要的位置,內外脫節的開拓者,戰斗力明顯要下降一個檔次。

    綜合起來,甘國陽竟然成為了球隊最容易被針對的“阿喀琉斯之踝”!

    這就是季后賽,一個不成熟的球員,哪怕他是天縱奇才,也會遭到對手最無情和殘酷的打擊。

    “甘把球傳了出來,瓦倫丁接球后直接投籃!球沒有進,籃板被卡爾文-奈特收下,掘金發動反擊。”

    瓦倫丁這一球明顯還是著急了一些,甘國陽把球傳出來以后,雖然他跟前已經空無一人,但他離籃筐的距離還是遠了一些,這個踩著三分線的超遠兩分球,可是彈筐而出。

    卡爾文-奈特在拿到籃板球后沒有選擇傳球,而是直接從后場運球直奔前場!

    奈特作為一名身高和后衛差不多的大前鋒,他有著速度上天然的優勢,同時在力量上也勝人一籌。

    “奈特,持球突破到了籃下,上籃!球進了……卡爾文-奈特的快攻一條龍上籃,掘金開場拿到了第一分。”

    奈特的快速反擊可以說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開拓者的球員還沒有完全準備好,就被奈特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退防!你們要快速的退防!不要讓他們打出速度!”拉姆齊在場邊大吼了起來,他在賽前就反復的囑咐,開場一定要壓住節奏,提高進攻的成功率。

    可是這下可好,一上來就讓人打了一個。

    “穩住穩住!我們要進一球!”瓦倫丁這時候開始慢慢地運球推進,他開始小心謹慎地組織開拓者的進攻。

    “卡爾,提上提上!”瓦倫丁喊道,肯尼-卡爾立刻提到弧頂為瓦倫丁做擋拆。

    這一下利夫的注意力終于集中到了瓦倫丁的身上,他要想著繞開卡爾的擋人,去防守瓦倫丁。

    可是瓦倫丁根本沒有依靠卡爾的掩護,這是一次假擋拆,瓦倫丁直接從右側向內突破。

    瓦倫丁的在體格上自然比不上利夫,但他的速度占有優勢,一下子就突破到了三秒區附近。

    掘金內線的韋恩-庫珀立馬出來補防,這一下就把甘國陽給漏了個干凈,瓦倫丁面對庫珀和利夫這兩位老隊友的夾擊,從容地將球拋到了空中。

    甘國陽從中路跟上起跳,在空中雙手接球,大力扣籃!

    “漂亮的傳球,漂亮的空中接力!來自于瓦倫丁和甘的配合,他們為開拓者拿下了本場比賽的第一分,非常提升士氣的一球。”

    現場的球迷也感到非常的振奮,用熱烈的歡呼和掌聲給甘國陽喝彩。

    但扣籃并不會為球隊多加分,它的效果和一次普通的投籃差別并沒有視覺看起來那么大。

    很快,英格利什就在進攻當中,在左側45度用一次13尺的投籃,為掘金添上了兩分。

    英格利什樸素的球風,絕沒有甘國陽的扣籃那么震撼,但當一個球員可以一次又一次在對手的頭上,投中這樣投籃,他給對手帶來的心理陰影,是一兩次扣籃所無法比擬的。

    “What-a-fucking……”(這他媽的……)甘國陽看著英格利什用他那略顯蹩腳的直臂高手投籃,頂著德雷克斯勒翻身把球投進的時候,就覺得心中一股郁悶之氣無法散發。

    此時,德雷克斯勒也有著同樣的感覺,四場比賽下來,他發現自己始終無法遏制英格利什的發揮。

    雖然所有的NBA球員都知道,像一些NBA球星是沒有辦法徹底限制,但被英格利什反復用一種招式在頭上得分,不得不說是一件讓人沮喪的事情。

    作為回應,德雷克斯勒在外線跑動接球后,借助甘國陽的一次擋人掩護,外線投籃出手。

    “德雷克斯勒的投籃……球進了!他的姿勢可真夠難看的……”顯然,德雷克斯勒的投籃姿勢要比英格利什還難看,他在空中蹬腿的動作,怎么看都像被吊在空中的癩蛤蟆。

    雙方再次打平,而這樣的平分局面,在之后的四十多分鐘的比賽里,一共出現了41次。

    41次打平,就意味著41次領先優勢的易手,而且隨著比賽的深入,雙方的火藥味開始越來越濃厚。

    開拓者這邊,甘國陽和德雷克斯勒都吃到了技術犯規,就連一向脾氣平和的范德維奇,竟然也有一次技術犯規。

    掘金這邊,英格利什、丹-伊賽爾兩名領袖人物,也是身先士卒,紛紛被裁判吹技術犯規,似乎在這樣的時刻,不吃個技術犯規,就不能證明你在用心打球。

    兩邊嘴仗也在升級,垃圾話充斥了整場比賽,肢體上的動作越來越大,有幾次差點發生直接的沖突。

    就這樣,比賽在令人窒息的氛圍中,一直進行到了第四節最后兩分鐘,場上的比分變為了101:102,掘金隊領先著開拓者一分。

    這樣的分數在這兩只球隊間,顯然算是少的,也足以說明雙方比賽的激烈程度。

    此時,拉姆齊的手上還有兩個暫停,一個長暫停,一個短暫停,他果斷用了一個短暫停來為開拓者布置一次進攻。

    “帕克森,你上場替下克萊德,我們要打一次掩護投籃的戰術!”拉姆齊這話一說完,就意味著本場比賽發揮還不錯的德雷克斯勒,很可能沒有辦法在關鍵時刻留在場上。

    滿臉大汗,彎著腰異常專注的德雷克斯勒在聽到拉姆齊的話后,表情明顯凝固了一下,他默默地直起身子,坐回到了板凳席上,拿了塊毛巾搭在了頭上,不再看拉姆齊的戰術板。

    而拉姆齊也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瓦倫丁你要負責這一球的調配,帕克森、范德維奇,你們一同處在左翼,互相之間利用交叉換位來尋找機會,而甘和桑普森,你們要在上線為瓦倫丁做好掩護。但這都是假象,假象,我們把右側完全的空出來,帕克森,你要抓住機會擺脫防守來到右側,爭取空位接球出手!最后,籃板球,前場籃板球,非常的重要!可以起死回生。”

    拉姆齊將德雷克斯勒換下場也是情有可原,畢竟他的投籃實在太不穩定了,而本場比賽,帕克森作為替補,他已經得到了12分,投籃是6投6中,拉姆齊將這關鍵的一攻交給帕克森也是沒有問題的。

    但這還是讓德雷克斯勒受到了一絲傷害,要知道,在帕克森不在的日子里,德雷克斯勒關鍵時刻的表現,絕對稱得上巨星級別。

    20秒的短暫停很快過去,拉姆齊也來不及囑咐戰術細節,事實上這個戰術是開拓者平時訓練中非常常用的一個戰術。

    可是,拉姆齊卻忽略了一件事,在掘金隊的陣容當中,有三個曾經他麾下的球員,他們對于拉姆齊的戰術安排,可以說的非常熟悉。

    而道格-莫也是通過利夫、庫珀和奈特,對拉姆齊的戰術習慣以及細節有過深入的研究了解,他已經隱約猜到,拉姆齊在這樣的時刻,將會派什么球員上場,會用怎么樣的戰術。

    “雙方球員重新上場,比賽繼續,距離比賽結束還剩下不到2分鐘,開拓者還落后一分,已經到了最最關鍵的時刻,開拓者的這一次進攻將非常的重要。”

    球場的觀眾席上,所有的球迷都已經站起來看球,緊張的情緒和氛圍籠罩在了整個紀念體育館中。

    甘國陽在邊線發球,掘金的防守收縮的很靠內,所以瓦倫丁接球沒有困難。

    這時,開拓者的球員們都已經擠壓到了左側,掘金的防守人也不得不都跟到了左邊,右側被空出來了一大塊。

    帕克森和范德維奇這兩名致命的射手,在左側底線做了一次交叉換位,帕克森換到了更靠近底線的位置,然后范德維奇順勢為帕克森做了一次單擋掩護!

    瓦倫丁則在上線依靠甘國陽和桑普森的掩護,擺脫了利夫的糾纏,找到了一個可以投籃,也可以傳球的位置。

    此時,帕克森已經飛快地從籃下穿越,直奔右側底角的位置,在后面緊追著他的是掘金的后衛鄧恩。

    瓦倫丁看到帕克森已經擺脫了鄧恩的防守,而他自己的投籃位置并不是很好,所以瓦倫丁毫不猶豫地將球傳向了帕克森。

    可是,這球的意圖已經被掘金的大前鋒,曾經的開拓者球員卡爾文-奈特看破,這一球當年他在開拓者的時候,隊里早就演練過無數次。

    奈特直接伸手沖向飛在半空的籃球,但他的個子太矮了,僅僅是手指尖戳到了籃球,這一下就改變了球的線路。

    奈特搶斷失敗,但此時,帕克森卻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他眼看著球向他飛來但卻偏離的方向,他沒有等著這球出界,而是伸手想把這球撈回來。

    “不要碰球!”拉姆齊看到帕克森伸手去撈球,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大聲地吼道。

    帕克森聽到后,立馬想要把手縮回來,可是已經晚了,球砸到了他的手上,出界。

    “嗶!”裁判的響哨,然后把手指向了掘金的前場,“掘金隊的球!”

    整個紀念體育館一片寂靜,男球迷雙手抱著頭,女球迷用手捂著嘴,所有人心頭都像壓了一塊大石頭。

    掘金隊立刻叫了暫停,他們不想給開拓者任何機會。

    “好了,我們只是落后一分,而時間還很充裕,防下這一球,我們依舊有機會!前提是我們一定要防住!”拉姆齊依舊在鼓勵著球員,但他也能看出來,球員們都非常的沮喪。

    主場作戰似乎并沒有給開拓者帶來太多的能量,而掘金也沒有受到客場的太多干擾,他們已經習慣了紀念體育館的喧鬧和躁動。

    雖然整場比賽,開拓者都在和掘金交換領先優勢,打得難解難分,可是,掘金顯得更加高效冷靜,而開拓者更像靠著一股氣在打球。

    而帕克森剛才的那個失誤,把開拓者整場比賽攢的那口氣給泄掉了。

    “開拓者站在了懸崖的邊緣,他們非常危險了。”肖恩利擔心的說道,他在現在的開拓者身上,看不到奮進一致,取得比賽勝利的斗志與希望。

    (最近比較虐,但后面會有爆發的。)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JBO| JBO电竞| jbo竞博体育|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 竞博JBO| JBO体育|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