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磨合不足

第二百六十四章 磨合不足

    對于貝爾曼這名開拓者的新助理教練來說,他所要面對的大問題,除了nba職業球員不是ncaa的大學生外,另一個挑戰就是nba在防守規則上和大學籃球的巨大差別。

    除了裁判的吹罰尺度存在區別外,nba的防守規則和ncaa的規則顯而易見的最大不同,就是ncaa允許聯防的存在,而nba是不可以聯防的。

    而且nba的防守規則并不是不能聯防這么簡單,聯盟所制定下的“非法防守”規則,其核心定義就是:不能對無球人施行包夾。

    也就說,在場上防守方能使用的防守方式只有人盯人、對持球人包夾、換防,一旦出現某兩位球員對一名無球隊員出現包夾,或者防守方有一名球員找不到和自己對位的進攻球員,那么防守方就會被判非法防守,進攻方一罰一擲。

    這對于長于利用聯防,適應了大學和高中規則的貝爾曼來說,要將他的防守思想融入nba當中可謂千難萬難。

    為了能夠解決這個矛盾,在前往開拓者進行面試前,貝爾曼就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研究了很多戰術書籍,看了很多nba正事比賽的錄像。

    在進行了細致的分析后,貝爾曼認為,在當今的nba中,雖然聯防是被禁止的,但判斷非法防守的畢竟是裁判,裁判是人不是機器,而且關于非法防守的判定本身就很模糊。

    所以,貝爾曼提出,在開拓者整體單兵防守能力不強的情況下,打規則的擦邊球,隱蔽地使出“非法防守”,來提高球隊的防守效率。

    他的這一想法也是得到了開拓者管理層和的肯定,他們認為要想和湖人扳手腕,不在戰術上做一些創新,使出一些歪招確實有些困難。

    隨后在球隊訓練當中,貝爾曼便開始強調,球員們在進行防守的時候,在盯防對位球員的同時,要時刻關注處于無球狀態下的對方箭頭人員。

    當然,這個轉變過程是非常困難的,有時候一不小心既把自己防的人丟了,也沒有看好無球的箭頭球員;或者干脆關注地太多,就被裁判發現吹罰非法防守了。

    桑普森這一球就是如此,他和甘國陽換防之后,是要去防守亞當斯的,但他看到山德斯在向內空切,于是按照貝爾曼的指使他想略微延阻一下,干擾一下山德斯的跑位。

    但他的移動過于明顯,就是沖著山德斯去的,于是被裁判抓住吹了一個非法防守。

    顯然對于桑普森這樣的老球員來說,適應這樣的防守策略確實比較困難,畢竟他已經在nba打了那么多年了,早就適應了簡單的人盯人防守方式。

    不光是桑普森,其他球員也都在逐步學習和適應這樣的防守方法,也許對付太陽這樣的球隊不需要他們防得太緊,但常規賽就是拿來實驗和磨合的地方,相信這樣的防守在未來硬碰硬的比賽中會派上用場。

    隨著太陽罰球命中,他們將比分變為了14:9,只落后5分了。

    愛德華茲上場后的效果確實顯而易見,甘國陽重新回到了籃下,太陽的外線傳導球一下子順暢了不少,山德斯空切籃下上籃,但遭到了甘國陽的干擾,上籃不中,德雷克斯勒拿下了籃板球。

    這回拉姆齊沒有再喊run-run-run,德雷克斯勒開始運球過半場組織進攻。

    “德雷克斯勒運球組織進攻,他和甘在高位做了一個擋拆,甘在罰球線接球,跳投出手!球沒進……但甘搶到了前場籃板,籃下,晃開了愛德華茲,扣籃得手!一個漂亮的大力扣籃,籃筐都有些搖晃。”

    甘國陽打得確實比較放松,在休斯敦的刻苦訓練,以及到了波特蘭后完整的訓練營,讓甘國陽的狀態非常良好。

    從他的中投出手也能看出,甘國陽打球的心態還是非常放松的,他開始嘗試各種進攻手段。

    而這球雖然沒進,但崩得很遠,甘國陽也是撿了一個前場籃板把球打進。

    逐漸地,開拓者開始慢慢回到上個賽季熟悉的比賽模式當中,甘國陽鎮守籃下,外線各自為戰全力單兵防守。

    太陽的命中率很快提了上來,尤其是山德斯這個點,范德維奇還是沒有辦法抑制他。

    但山德斯同樣沒法抑制范德維奇,范德維奇同樣展現了良好的競技狀態,他的投籃依舊具備了強大的殺傷能力,對于整個開拓者來說,范德維奇本身就是一種戰術,而且是一種很高效的戰術。

    “范德維奇接到德雷克斯勒的傳球,右翼跳投命中!22:16,分差又變為了6分。”

    范德維奇在反擊當中,在右翼接球后施展了一次“范德維奇步”,用一個試探輕松晃開了山德斯,然后18尺的跳投命中。

    “嗡~”這時場邊的蜂鳴器響起,由于兩邊你來我往都沒有死球暫停,所以首節進入了官方暫停時段,距離首節比賽的結束還有2分鐘的時間。

    “甘,下場休息一下,卡爾上場。還有克萊德下,帕克森上場,kiki,你也可以休息一下了,杰羅姆你上場。”開拓者開始了第一次人員輪換,三上三下。

    現在帕克森已經成為了德雷克斯勒的替補,雖然有些不甘心,但他在個人能力上確實和德雷克斯勒有差距,這一點在西部決賽和湖人的比賽中體現的尤為明顯。

    在西部決賽里,德雷克斯勒往往是球隊外線的第一防守點,要負責對魔術師約翰遜的防守,同時在進攻端他還要肩負快攻、組織陣地進攻的責任,這些都是帕克森做不到的。

    不過,賽季開始的這幾場比賽,帕克森肩上的擔子也不輕,德雷克斯勒由于腿傷的原因,每場的上場時間不會太長,還是需要帕克森能夠在場上做持續的貢獻。

    “怎么樣貝爾曼先生,你覺得我們的防守如何?”甘國陽下場后,喝著水問起坐在他旁邊的貝爾曼教練。

    “很不錯,但當對方的進攻策略突然改變的時候,你們的應變還是不足,所以你們又變回到原來熟悉的套路中去了。”貝爾曼也指出了這十分鐘里開拓者面臨的主要問題——還是磨合不夠。

    開拓者進攻端的配合已經相當嫻熟了,但防守端在換防方面還是缺乏足夠的默契。

    當太陽改變進攻策略,比如換上愛德華茲以后,甘國陽和桑普森之間是應該及時的互換的。

    再者,如果以后的比賽中,出現對手的內線球員拉開空間的情況,就應該有球員及時出來與甘國陽互相換防,讓甘國陽既能夠照顧到自己的防守區域,同時又不至于對位球員被徹底放空,或者被吹非法防守。

    “我們還需要慢慢的適應,說實話,我都快忘了聯防應該怎么防了,站在場上難免要思考應該往那里走,還要想著一定要盯緊自己的人,否則就要被吹犯規了。”

    “其實我看過很多場比賽的錄像,非法防守的吹罰并沒有那么的嚴格,不信你以后可以試試。”貝爾曼湊到甘國陽的耳邊說道。

    甘國陽想想好像也是,因為在快速的攻防轉換當中經常會出現找不到對位人的情況,而像甘國陽這樣的中鋒第一步肯定是直沖籃下去防守了,而對方的中鋒可能還慢悠悠地在后場呢,這時候非法防守就非常難以判定。

    甘國陽點了點頭,他已經開始想著以后在遇到湖人的時候,如何用這套體系去對付湖人超強的外線了。

    但場上的態勢卻是朝著太陽這一邊傾斜。

    在挺過了開局的不利后,太陽的進攻開始逐漸找到了感覺,阿爾萬-亞當斯終于開始體現他的價值。

    甘國陽下場以后,開拓者的內線防守強度降了一個檔次,亞當斯利用自己出眾的技術,連續兩次在中路突破上籃得手,腳步都非常的巧妙,肯尼-卡爾幾乎就被亞當斯耍的團團轉。

    而開拓者的進攻效率也開始下降,科爾特和上個賽季相比似乎沒有太大的進步,整個夏天也不知道這個家伙在那里玩了一個暑假。

    在訓練營進行訓練的時候,拉姆齊就感覺到,科爾特的狀態不是很好,雖然他依舊中規中矩,但他的個人能力沒有太大提高,在身體狀況上甚至有所下滑。

    這明顯是夏天沒有進行體統訓練的結果。

    “科爾特持球,突破上籃!球上大了,籃板球被太陽隊拿到,現在的比分是28:24,太陽隊只落后四分了,距離第一節比賽結束還有19秒鐘,太陽隊的最后一次進攻……亞當斯在高位拿球,肯尼-卡爾防守亞當斯,亞當斯在觀察……亞當斯持球突破,桑普森補防,亞當斯分球給了右側的戴維斯,戴維斯中投出手!球進了!兩分命中,沃特戴維斯,28:26,太陽和開拓者只差兩分了。”

    隨著帕克森一個超遠距離的三分不中,開拓者對太陽僅有兩分的優勢,第一節結束。

    拉姆齊看了看自己的板凳席,想著是要換一個年輕控衛上去試試了。

U赢电竞 JBO官网| JBO竞博|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JBO电竞| JBO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