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二百七十一章 soft-drug

第二百七十一章 soft-drug

    史蒂夫-科爾特,一位出生于于亞利桑那州菲尼克斯貧民家庭的典型黑人球員。

    在高中時代,他已經成為了菲尼克斯街頭籃球的一霸,是當地最強的控球手。

    之后他前往了新墨西哥州立大學,在新墨西哥州立農夫隊的四年時間里,他成為了球隊的重要任務,代表球隊多次參加NMSU(美國大學的一個次級聯賽)。

    大學的四年生活改掉了他很多打球、生活上的陋習,把他從一個熱衷運球過人玩花活的小個子控球手,變為了聰明、識大局的優秀控球后衛。

    這也讓他在1984年的選秀中,在第二輪被開拓者選中,當時開拓者經過大交易,正好缺少第二控球后衛。

    來到開拓者之后,科爾特迅速贏得了拉姆齊的信任,成為了開拓者的第一替補控球后衛——當然那時拉姆齊也沒有別的選擇。

    科爾特能夠獲得穩定的上場機會也不全是因為沒有其他選擇,而是科爾特確實讓拉姆齊比較滿意,雖然他天賦平平,注定無法成為一線的球星,從他的順位就能看出來。

    可四年的大學磨煉,讓他擁有了一名合格控球后衛所具備的各種素質,他穩定,沉著,各項技術都具備,最重要的是他能夠嚴格地執行拉姆齊所布置的戰術要求,這是拉姆齊最最看重的一點。

    所以科爾特的第一個賽季應該說相當的不錯,對于一個二輪秀來說能夠進入球隊穩定的輪換陣容已經算是比較完美了。

    但這個賽季,科爾特前兩場比賽的表現已經不是用“失望”可以來形容的了,簡直是讓人絕望,拉姆齊隱約猜到在這位曾經器重的年輕人身上發生了什么,其實整個開拓者隊都能明白科爾特在做些什么,但也只有甘國陽,似乎對此一無所知。

    “嘿科爾特,你到底怎么了?”比賽結束后,甘國陽在通往更衣室的通道里搭著科爾特的肩膀,對科爾特問道。

    甘國陽到現在還記得在新秀訓練營的時候第一次見到科爾特時的感受,他覺得這家伙就是個頂著爆炸頭的大金魚,因為科爾特兩只眼睛分的比較開,而他的爆炸頭大的驚人。

    兩人開始的關系比較一般,甘國陽始終覺得和這種特別地道的黑人球員比較難相處得來,他還是喜歡和德雷克斯勒這種出身于中產家庭,彬彬有禮的黑人球員。

    但在比賽中甘國陽發現科爾特絕對是一個很不錯的籃球伙伴,在和湖人隊的比賽中甘國陽“命令”科爾特給他傳球,科爾特也是照做,結果甘國陽拿下來39分。

    從此兩人的關系越來越好,他們在場上的默契也非常不錯,科爾特往內線給甘國陽吊的球質量都很好。

    但有一點,甘國陽偶爾也會和科爾特、卡爾等人出去樂樂,不過他從不深入這些黑人們的生活圈,作為一個黃種人,他永遠也無法真正融入他們的文化氛圍中。

    只是這樣也讓甘國陽遠離了很多骯臟、黑暗的東西。

    比如說,毒品。

    “我只是……只是狀態不太好,我需要好好的休息調整,賽季剛剛開始,我還沒有適應過來。”科爾特被甘國陽摟著,卻是兩眼無神,對于最近的表現他也很失落,可是一想到那讓人迷醉的感覺,他腦子里又有些亂了。

    “狀態不好?你這個夏天究竟干什么去了,一直在拉斯維加斯賭博?你沒有參加什么訓練營嗎?或者找一個教練好好提高一下你的力量。”甘國陽很疑惑這個家伙在夏天究竟干嘛去了。

    “我…我不知道…好了,不要再問了,這是我自己的事……”說著,科爾特一把甩開了甘國陽的胳膊,從甘國陽的胳膊下掙脫了開來,獨自一人快速回到了更衣室中。

    “Fuck……這個家伙在搞些什么?”

    晚上,甘國陽應老酒鬼肯尼-卡爾的邀請,和特里-波特、杰羅姆-柯西、德雷克斯勒幾個人一同去酒吧喝酒放松一下。

    由于明天要去洛杉磯,甘國陽原本是想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的,但想到科爾特的事,他決定去一趟酒吧,順便和萬事通肯尼-卡爾這個老鬼請教請教。

    在波特蘭的中心,威拉米特河西岸,是波特蘭的老城區,這里曾經是波特蘭的核心地帶。

    而隨著美國城市的發展,逆城市化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的有錢人和中產階級都將居住地向郊區遷移,所以在美國的很多城市,市中心反而是貧民窟。

    這片老城區,現在就是波特蘭的中國城,也是一片相對比較混亂的社區。

    不過越混亂的地方越容易有樂子,更何況這片社區正好就在紀念體育館的對岸,紀念體育館在東岸,它在西岸,所以波特蘭的球員在比賽結束后一般都喜歡去這個地方尋開心。

    特別是當甘國陽來到這個城市并打出名堂后,中國城的人也是越來越多,甘國陽更是成為這里最受歡迎的客人,雖然他很少來這里。

    “嘿甘,你看那些姑娘都在朝你拋媚眼呢,只要你現在走過去,他們絕對會一個個的貼上來,然后你就可以挑一個回家……不,你應該挑兩個,貝爾曼教練還住在你家呢……”

    在中國城一家酒吧的門口,肯尼-卡爾看到門口一些搔首弄姿的美女對甘國陽開玩笑道,他也知道甘國陽這家伙雖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對那些庸脂俗粉一向沒有太大的興趣。

    “如果可以我會去和麥當娜來一炮,而不是在這里浪費我的精力。”甘國陽對那些女人看都沒有看一眼。

    1984年和1985年正是麥當娜當紅的時候,她前衛的造型和出格的行為讓她瞬間充滿了極大的爭議,卻也帶來了巨大的誘惑,她在1985年首屆MTV頒獎典禮上穿著白色內衣和金色腰環的造型為晚會獻唱,可是說驚爆了所有人的眼球。

    當然,甘國陽對這種“出格”的行為見怪不怪,他現在更在意的是科爾特這個家伙到底是怎么了。

    “你是說科爾特嗎?噢,整個NBA或許也只有你看不出來科爾特這小子到底怎么了。”肯尼-卡爾一邊喝著酒一邊混不在意地說道。

    甘國陽聽完后顯得有些迷茫,貌似他在問德雷克斯勒這個問題的時候,德雷克斯勒也是用一種看傻逼的眼神看著他并露出“這還用問”的笑容。

    看到甘國陽還是一臉茫然的樣子,肯尼-卡爾說道:“好吧,來自中國的乖寶寶,雖然你在美國待了很多年,但是這個偉大的國家依然有很多東西是你所不了解的……比如這座中國城,我們常常到這里來喝酒,但你知道嗎,在更深處,在很多你不曾到過的地方,很多人在做著見不得人的事情……不是每件事都像NBA比賽一樣在聚光燈下進行,而且就算是NBA,我們也有不對外開放的更衣室。”

    甘國陽聽卡爾嘮嘮叨叨了一大堆也不說個重點,但他已經聽出了卡爾的意思:“我不是傻瓜,我明白你的意思,黑暗的地方,賣淫,犯罪,暴力,還有……毒品。怪不得那天科爾特來訓練館那么早……”

    甘國陽瞬間想到那天科爾特一大早就來到訓練館,看來他根本不是早起來訓練的,根本就是一宿沒睡,為了不遲到,直接跑到訓練館來,并抽了點東西提神。

    “哈哈,沒錯,毒品,萬惡之源。不過它也沒有那么可怕,我敢打賭,NBA百分之七十,甚至更多的球員都碰過那些東西。”

    肯尼-卡爾的話把甘國陽嚇了一大跳,NBA百分之七十的球員碰過毒品?這簡直就不敢相信。

    在甘國陽看來,職業球員為了保持身體狀態,別說毒品了,應該連酒、煙都不應該碰的,結果身邊就有一個大酒鬼,抽雪茄抽香煙的球員更是不少。

    可要說吸毒,想到未來電視上經常出現的禁毒宣傳片,里面那些吸毒吸得骨瘦如柴的人,甘國陽就覺得有百分之七十的球員吸毒實在很不可思議。

    “你他媽別一臉不可思議就好像看到UFO的樣子,看到你這個樣子我就覺得你能在NBA生存還混的這么好,簡直是不可思議。毒品(drug),并不都是那些要人命的東西,還有一些,并不那么可怕,它們是軟(soft)毒品。我告訴你,大多數年輕美國人,在高中、大學都抽過大麻,大麻知道嗎?這玩意和香煙差不多!只不過科爾特這個家伙明顯是玩多了,把自己折騰著那個樣子,可惜了。”

    和甘國陽所接受的毒品宣傳不同,大麻雖然也被歸入毒品之中,但和一些高成癮高危害的毒品相比,他的成癮性要低很多,生理傷害也要小許多,但同樣有著很強的心理依賴性以及身體破壞性。

    在全球,除了荷蘭,大麻都是違禁品,但美國吸食大麻的人數相當巨大,尤其在青少年群體中,很多人將吸食大麻作為成年的儀式。

    甘國陽來到美國的幾年中,對于毒品類的東西從來都是敬而遠之,他時常接觸的圈子里也沒有吸食大麻的。

    其他NBA球隊甘國陽不清楚,像上個賽季的波特蘭開拓者還是非常干凈的,最起碼在賽季進行期間沒有人吸食毒品。

    可是在休賽期間,剛剛獲得了一大筆工資的科爾特沒能控制住自己,在花天酒地的同時,還敞開了吸食大麻,結果讓自己徹底沉淪了進去。

    肯尼-卡爾說完后看了看甘國陽,見甘國陽若有所思的樣子,嚴肅地說道:“不要想著去拯救他,在這個聯盟,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誰也救不了誰。”  

U赢电竞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JBO官网| JBO电竞|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官网|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电竞|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