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如意算盤

第二百七十五章 如意算盤

    (抱歉,今天晚了)

    對于開拓者的總經理司徒-茵曼來說,開拓者目前所面臨的狀況讓他既樂觀又糟心。

    在1984年,新上任的NBA總裁大衛-斯特恩引入了工資帽制度,這也是NBA薪資制度規范化的重要一步。

    對于NBA的總經理們來說,這意味著他們再也無法隨意給球員開出合同,比如魔術師那種25年2500萬的合同,不僅空前也將絕后。

    所以,茵曼將要開始對手上的球員資產進行有效管理,不僅要考慮當下,也要思考球隊的未來。

    在經歷了1983、1984和1985三年高質量的選秀后,開拓者已經擁有了一批足夠優秀的年輕球員,其中甘國陽和德雷克斯勒都是基石型的巨星球員。

    這點出乎了茵曼的預料,在1983年選擇德雷克斯勒的時候,滑翔機只是一名14輪順位的新秀,他的投籃技術有問題,也沒有像他的隊友奧拉朱旺那樣體現出足夠的統治潛力,但兩年時間的磨練,已經讓他成為了一名讓人滿懷期待的全能型后衛。

    在1984年,波特蘭人的首要目標是德雷克斯勒的大學隊友奧拉朱旺,為此開拓者向全波特蘭的市民征求意見,他們到底要選擇硬幣的哪一面。

    雖然最終波特蘭人選擇了錯誤的一面,讓休斯敦人獲得了他們的城市英雄,但開拓者卻也因禍得福,拿下了甘國陽。

    這個選擇自然是飽受爭議,不是因為甘國陽的潛力,而是他的膚色,沒有人認為一個黃種人能在NBA展現出統治力,哪怕他在NCAA大殺四方,拿下NCAA全國冠軍。

    在經過了一年的試煉后,甘國陽展現出了足夠的天賦,他證明自己絕對可以成為一名歷史級的球員。

    于是,茵曼不得不開始考慮這兩位新星未來的續約問題。

    兩個人的表現可以說都是遠超球隊的預期值,這讓茵曼欣喜,也讓他煩惱,因為這打亂了他的建隊計劃。

    1984年休賽期的大交易,為開拓者帶來了強力攻擊手范德維奇,搭配上老狀元桑普森,正值當打年的瓦倫丁,外加成長中的甘國陽和德雷克斯勒,這會是一個極具競爭力的陣容。

    但甘國陽和德雷克斯勒的成長太快了,快到很快他們就將成為聯盟最強的幾名球員之一,并獲取開拓者的主導權,成為這支球隊的真正核心。

    可是,范德維奇并不是暮年將至的老將,他正值巔峰,處在NBA球員的黃金年齡,這對球隊實力來說是好事,但對球隊管理來講,卻是一個麻煩。

    在休賽期,范德維奇已經向茵曼提出續約申請,他想要一份長年限的大合同,來體現自己球隊第一得分高手的價值。

    如果沒有甘國陽的出現,如果開拓者選擇的還是藥罐子薩姆-鮑維,那么開拓者將會選擇和范德維奇續約,用一份高薪來留下這位高效的外線得分手。

    但現在,對于茵曼來說,范德維奇這個有傷病隱患,防守存在缺陷的白人外線已經不是他的第一選擇了,如何在今年夏天用一紙合同留下甘國陽才是老板交給他的首要任務。

    當然,由于1984年凱爾特人伯德條款的存在,開拓者可以超越工資帽的限制和范德維奇、或者桑普森簽訂合約,但這無疑會大大增加開拓者的薪金支出,這并不是他們的老板拉里-溫伯格愿意看到的。

    他可不是什么世界知名富豪,在接手開拓者前拉里-溫伯格只是一個地產商,當時他也只是接手開拓者的老板之一(茵曼也是球隊的創始人),他愿意為塑造一只冠軍球隊而付出金錢——前提是這些錢未來能成倍回到他的腰包里。

    從茵曼的建隊分析來看,用大合同簽下范德維奇并不是一個好的選擇,這會增大支出并導致球隊的操作空間被鎖死——在1984年以前還沒有這個概念,現在茵曼也在重新學習這些復雜的規則。

    桑普森的問題和范德維奇類似,或許比范德維奇還要麻煩,因為桑普森時開拓者自己挑選和培養的球員,他和波特蘭已經有了無法割舍的情誼。

    但他始終沒有像開拓者所期望的那樣,成為這個聯盟最好的球員之一,他只是兢兢業業地做好他該做的事,然后在開拓者打卡上班近十年。

    相比而言,帕克森要更好處理一些,這位同樣由開拓者一手培養出來的得分后衛,隨著上個賽季季后賽的矛盾爆發,而逐漸被排除在了開拓者未來的藍圖中。

    不過,和另外一個問題比起來,這些問題似乎都不是什么大問題,包括科爾特吸毒在內,在茵曼看來,可以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問題。

    茵曼所面臨的最大難題,還是如何和開拓者曾經的大腦,功勛教練拉姆齊說再見,并找到拉姆齊的繼任者。

    拉姆齊和茵曼,和溫伯格,和開拓者一起度過了10年的時間,很幸運,在他們聯手的第一年,也就是1977年,他們就獲得了NBA總冠軍,站上了世界之巔。

    同樣很不幸,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他們朝著曾經到達過的榮耀山峰不斷攀登,卻再也沒有觸碰到那塊地方,他們最接近的賽季正是剛剛結束的1984-1985賽季,這支不算完整的年輕球隊沖到了西部決賽。

    按照常理,新的賽季,開拓者的目標應該是總決賽甚至總冠軍,他們在夏天應該補強,應該簽約新的球員,可茵曼沒有這么做。

    常年的經理工作已經讓他意識到,這樣的多頭球隊結構是無法持久的,上個賽季甘國陽和桑普森,德雷克斯勒和帕克森之間的矛盾已經影響到了球隊的發揮,即便最后一切消弭,誰敢保證接下來,雙子星翅膀越來越硬,會不會和老成員爆發新的沖突?

    與其等到事情不可收拾再來處理,不如將一切禍根都扼殺在萌芽中,他不希望曾經在沃頓身上發生的事重演,那次傷病和沖突毀了開拓者十年的強盛期。

    而要拔除開拓者內部的舊勢力,拉姆齊這位德高望重的老教頭不可避免要成為犧牲品。

    茵曼之所以要撤換助理教練,原因之一就是限制拉姆齊的權力,逐步將他在球隊戰術中的話語權架空,雖然貝爾曼對此一無所知,倒是阿德爾曼已經有所察覺。

    同時,茵曼對拉姆齊的建隊思路早已顯得不耐煩了,他在1977年成功施行的思路,現在看來已經落伍了,而拉姆齊依舊抱著這套“理想國”來挑選人才,構建他的冠軍之師,來重溫曾經的美夢。

    事實上,茵曼從其他各支球隊的招兵買馬以及NBA的改革中已經嗅到了一絲味道——他知道,未來的NBA即將變得更快、更強,團隊籃球將逐漸被更耀眼的巨星籃球取代,斯特恩對黃綠大戰、湖凱對決的宣傳,也讓茵曼意識到了“球星”、“對抗”對于NBA的重要性。

    這讓手握兩個優質資源的茵曼,不得不斬斷過去的舊感情,為了開拓者的未來痛下狠手,他在夏季已經明確告訴拉姆齊,球隊將不會和他續約,這個賽季將是拉姆齊的最后一季。

    如果球隊的戰績不好,拉姆齊甚至有可能提前下課,被拋下開拓者這艘不斷向前行駛的巨輪。

    從前三場的比賽來看,開拓者目前的狀態還不錯,那位新的助理教練也真的有些本事,并不完全只是茵曼用來打壓拉姆齊的棋子,當然也有可能是對手太弱的緣故。

    根據茵曼的了解,在第三場對陣快船的比賽里,拉姆齊已經有些失去對球隊的控制了,這點其實從上個賽季的季后賽,就出現了一絲端倪。

    對此茵曼是樂見其成,他理想中的狀態就是,范德維奇和桑普森因為合同沒有保障而不好好打球,拉姆齊肯定也控制不住這兩位老隊員,球隊的成績自然會出現下滑。

    拉姆齊辭職是最好的結果,如果可以的話,他還會把范德維奇或者桑普森交易出去,換來更為年輕的潛力球員,或者更加聽話好用的老將,來輔佐兩位未來之星。

    其他的諸如柯西、波特、瓦倫丁、帕克森都是比較好處理的球員,反正茵曼并不著急,他有足夠的時間去等待,去觀察,德雷克斯勒和甘國陽還很年輕,日子還長得很。

    其中,德雷克斯勒在夏季已經與球隊簽訂了一份兩年八十萬的合同,價格不高,但年限也很短,所以要在接下來留住這位外線滑翔機,茵曼還要做許多準備。

    而甘國陽是茵曼真正頭疼的,他知道這家伙的經紀人是著名的吸血鬼,他旗下的邁克爾-喬丹已經和公牛敲定了一份兩年一百七十萬的合同,由此茵曼判斷,甘國陽的合同絕對不會低于兩年一百六十萬,這已經比范德維奇的合同還要大了。

    茵曼更希望和甘國陽簽一份年限更長,均薪更低的合同,只是如何說服他的經紀人,以及這個來自中國的籃球小子,將是茵曼最大的問題。

    “四年二百五十萬,希望這樣的合同能夠讓他心動……對了,我給他的可不僅是一份合同,還有整個球隊的控制權,他肯定不會拒絕的……”茵曼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望著窗外的威拉米特河想到。

    只不過,他永遠他也猜不到,在甘國陽的心中,有太多他根本觸及不到的信息,茵曼的如意算盤一開始就打錯了。  

U赢电竞 竞博| 竞博lol| JBO电竞| JBO| 竞博官网| JBO电竞| JBO官网| JBO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