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二百八十八章 連戰連敗

第二百八十八章 連戰連敗

    “我不是想指責你kiki,但我覺得那一球你應該去注意外線的庫珀,這是一個球員的職責,怎么能給外線的投手這么大的空檔?哪怕他一整場都沒有投中球,也不能對他有一絲一毫的放松!這一球對我們太致命了,我在防守之前也提醒你了,我能感覺到要出事,我有感覺你明白嗎?”

    “這是教練的策略,我不能違背教練的布置,如果這一球我去補防了,魔術師或許就不會傳球,他或許會直接突破到內線造成殺傷,這對我們的傷害可能更大。而且庫珀并不是我來盯防的,這是瓦倫丁的任務。”

    在賽后的更衣室里,甘國陽終于忍不住和范德維奇爭論了起來,庫珀那關鍵的三分球是擊垮開拓者的致命一擊,如果這球能夠防下來,真的勝負未可知。

    甘國陽對于范德維奇不肯聽他的意見及時盯住庫珀而耿耿于懷,本場比賽開拓者的外線再次被打穿,魔術師和沃西分別得到了30分和29分,庫珀也拿下了15分。

    倒是湖人的內線,賈巴爾被甘國陽防的只得到17分,新援莫里斯-盧卡斯更是被甘國陽整的七中一只得5分。

    在這種情況下,甘國陽對開拓者外線單防不力的不滿徹底爆發了出來。

    “但我們應該隨機應變!在這種情況下,內線已經有我和桑普森了,我們完全可以阻擋魔術師,如果我們阻擋不了,那是我們的責任,而現在沒有補防到位,就是外線的責任!我就不知道外線究竟在防守些什么!被魔術師抓在手里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嘿嘿嘿甘,輸球了誰心里都不好受,湖人是聯盟最強的球隊,衛冕冠軍,我們能打成這樣已經很不錯了,我們都努力了。”聽到甘國陽有暴走的趨勢,肯尼-卡爾站出來說話了。

    肯尼-卡爾的話對甘國陽來說還是有份量的,他的話甘國陽都會聽一聽,所以甘國陽也強制自己平靜了下來,但此時的更衣室卻安靜的可怕。

    沒有人反駁,也沒有人抱怨,甘國陽憤怒的一拳就像打在了棉花上,就連主教練杰克-拉姆齊都沒有說什么,過去他在更衣室擁有絕對的權威,而現在他除了在場上指揮一下比賽,似乎什么事都不想管了。

    這樣的沉默讓甘國陽產生了一種深深的無奈,他看了看肯尼-卡爾,這個老油子對著他輕輕搖了搖頭,好像在提醒他不要再說什么了。

    就連德雷克斯勒也沒說話,所有人都默不作聲地在做自己的事情,收拾衣服,擦洗鞋子,戴著耳機聽音樂,翻看雜志,過一會兒記者會進來采訪,還需要幾名球員參加賽后新聞發布會。

    這時貝爾曼教練走到甘國陽身邊,拍了拍這位弟子的肩膀,這里好像只有他能夠理解甘國陽的心情,對勝利的無比執著和對失敗的極端厭惡。

    “you-just-**ing-coward!(你們這群孬種!)”甘國陽在開拓者球員的目瞪口呆中吼出了這句話,然后打開更衣室的大門,不顧記者們的圍堵離開了球館,賽后采訪和記者會都沒有參加。

    ………………

    由于明天還要在洛杉磯和快船打一場比賽,所以晚上開拓者隊還留在洛杉磯,對于球員們來說這又是一次在這個花花天地放縱自己的機會。

    甘國陽同樣沒有選擇悶在酒店,而是選擇出去走走,但他拒絕了等在酒店門口給他遞電話名片的風騷姑娘們,而是一個人跑去了英格爾伍德王撫西的家里。

    王撫西此時還在斯波坎上學,于是甘國陽只能在王撫西家里陪著未來老丈人喝幾杯了。

    對于王撫西的父親,甘國陽一直覺得這個戴著眼鏡,看上去文質彬彬,有些禿頂的大叔相當神秘。

    甘國陽還記得在1984年四月份,也就是他正在打ncaa總決賽的時候,英格爾伍德發生了社區騷亂,當地的很多商店遭到了打砸搶,王撫西家的電器店也遭到了砸搶。

    那天王撫西還由于此時差點錯過了甘國陽的總決賽,就是因為王撫西的父親在砸搶中被匪徒用槍打傷了。

    后來甘國陽才了解到,這些匪徒打傷王撫西父親的代價,是三死一傷,全都是被王撫西的父親取槍自衛給打死打傷的。

    由此甘國陽才知道,這個看上去不顯山不露水,像個普通中年大叔的“老丈人”實在是“深藏不露”。

    想到坐在面前瞇著眼睛喝小酒的中年大叔曾經手刃三人重傷一人,自己只受了一點輕傷,甘國陽就覺得真是“人不可貌相”。

    而且在被波特蘭警局釋放后,甘國陽也聽表嬸錢慧說了,fbi之所以要查甘國陽,其中一個原因就在于王撫西的父親和在美的臺灣社團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阿甘,今天輸球了心里不好受吧?沒事,輸給湖人算不了什么!我雖然不怎么看球,但也知道湖人可是很厲害的,撫西以前就一直是湖人的球迷,自從你進了nba,他才變成開拓者球迷的。”王撫西的爸爸說道。

    提到王撫西,甘國陽的心中不禁一暖,隨即他也喝了一口酒,對著王撫西的爸爸說道:“伯伯,輸球我不怕,一支球隊哪有不輸球的。但最怕的就是人心散了,隊伍也就不好帶了,輸的比賽只會越來越多。”

    甘國陽這句“人心散了,隊伍不好帶了”似乎一下子說進了王撫西爸爸的心坎里,他稍稍愣了一下,哈哈一笑,對著甘國陽說道:“是啊,人心散了,隊伍就不好帶了。那你想應該怎么帶隊伍啊?怎么把人心聚攏起來?每個人的心思都不一樣,各有各的打算,這種事情最復雜了,誰都猜不透。但你要是老大,最簡單的,凡事身先士卒,樣樣做得最好,抗著隊伍往前走,我想沒有人會不服氣吧?”

    甘國陽一聽,他知道確實是這個道理,當年肯尼-卡爾也和他說過,人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盤,不是誰都和他甘國陽一樣眼里只有勝利和冠軍,現如今這種情況顯然更加嚴重了。

    但要想把球隊抗在肩上走,又談何容易。

    “打籃球啊,就和混黑社會一樣嘛,你去打比賽就像帶人去打架,你做老大的不沖在前面和別人拼命,小弟為什么要為你賣命?當然啦,有人想做god-father(教父),但god-father也是從街頭混起來的,你看vito-corleone(維多-柯里昂,一代教父)剛開始不一樣要親自去殺人……啊,哈哈,我就有點多,舉例不當啊,反正,就是這個道理啦~哈哈哈哈……”王撫西的爸爸打了個哈哈,繼續開始喝酒。

    王撫西的媽媽由于是醫生晚上值夜班,所以兩人可以一直喝到很晚,看著時間差不多,甘國陽也起身告辭。

    離開王撫西家的電器店時,甘國陽又抬頭看了看她家的店鋪牌,是被砸搶后重新安的,依舊是原來的店名——正民電器。

    這個名字取自王撫西爸爸的名字,王正民,一個很普通的名字。

    當然甘國陽并不知道,在臺灣有一位著名的藝人叫王正權,名字和王正民只差一個字。

    王正權的藝名叫做王羽,是七十年代著名的功夫演員,出演過大量功夫武俠片,比較著名的有《獨臂刀》、《血滴子》等等。

    而王羽還有另一重身份,就是臺灣竹聯幫的骨干成員,臺灣八十年代“三大血案”王羽都有參加,還是核心人員。

    這個王羽王正權正是王撫西爸爸王正民的堂弟,同時也是他這個堂哥作為保薦人推薦王羽進的竹聯幫!

    只是王正民卻早早移民到了美國,遠離了臺灣黑道的紛爭,在這里開一個電器商店過著普通人的生活,那些曾經的過往早就被他深埋在了心中。

    …………

    第二天開拓者在洛杉磯訓練了一天,沉悶的氣氛依舊,這種負面的情緒直接影響到了隔天晚上對陣快船的比賽,整個球隊打得毫無活力,失誤連連,創下了賽季新高的21次失誤,最終以113:120敗給了快船,遭遇了兩連敗。

    然而,開拓者的壞運氣才剛剛開始。

    11月17日開拓者作客猶他,客場挑戰爵士,這回卡爾-馬龍終于首發出場,只是他被甘國陽教訓地有些慘,只得到可憐的六分。

    但丹特利卻又一次蹂躪了開拓者的側翼防守,他砍下41分帶領爵士133:120大勝開拓者,開拓者三連敗。

    11月19日開拓者主場迎戰苦主密爾沃基雄鹿,他們的進攻被雄鹿的防守大大削弱,全場只有百分之四十的命中率,主場104:117再次大敗,四連敗。

    11月21日,開拓者的主場被籃網攻破,比分是102:108,五連敗。

    11月23日,湖人來訪,他們毫無懸念的用125:115擊敗開拓者,送給開拓者六連敗!

    勝利,似乎一下子和開拓者絕緣了。

U赢电竞 竞博| JBO体育| JBO体育| 竞博JBO|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体育|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