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三百零五章 一場補賽

第三百零五章 一場補賽

    1986年1月28日,在佛羅里達肯尼迪航天中心,美國NASA的航天飛機“挑戰者號”在升空73秒后在空中爆炸解體落入大海。

    同一天夜晚,在菲尼克斯的亞利桑那老兵紀念體育館,NBA常規賽波特蘭開拓者對陣太陽的比賽前,雙方球員在開場儀式中為挑戰者號殉難的宇航員默哀。

    而本場比賽,甘國陽和范德維奇兩人合力取下75分,超過了全隊總得分的一半,幫助開拓者以133:126戰勝了太陽。

    開拓者的戰績記錄上勝場又增添了一畫,變為39勝9負,在一月初戰勝了洛杉磯湖人后,開拓者只在客場敗給了雄鹿一場,隨后的比賽里,加上和太陽的比賽,他們又取得了驕人的8連勝。

    雖然對手的實力都不強,全是騎士、國王、步行者之流,但在NBA對于一支強隊來講,如何穩定地干掉一支弱隊也是一名學問。

    開拓者的方法很簡單,就是用強勁的火力將對手轟殺,正如這場對陣太陽的比賽,甘國陽和范德維奇的內外線進攻組合,配上德雷克斯勒、桑普森、帕克森這群搶分高手,他們的攻擊力太強大了。

    而他們一月份唯一輸掉的一場比賽,也正是面對老克星密爾沃基雄鹿,開拓者的進攻受到了極大的遏制,全場只得到89分,遠低于賽季場均得分。

    但無論如何,連續的勝利都讓整支球隊其樂融融,賽后的更衣室中,甘國陽不斷地在拿德雷克斯勒取笑,因為本場比賽德雷克斯勒拿了個“三雙”,14分10次助攻,外加10個失誤。

    “采訪一下我們的三雙小王子,請問您今天生涯第25次拿到三雙的數據,有什么樣的感想?希望您能和我們分享一下……”

    “該死,甘,把你的礦泉水瓶拿開,別拿來當話筒,還有,我什么時候拿到過25次三雙了?”

    “如果把你的上場時間也算上的話,我相信你的三雙次數應該超過了25次,哈哈哈!”

    “………………”

    勝利就是這樣的甜蜜,任何尖酸刻薄的玩笑在這種時候都會顯得可愛起來,但對于任何球員來說,最甜蜜的勝利永遠在下一場。

    “好了,收拾收拾小伙子們,準備好坐飛機去印第安納。”拉姆齊提醒球員道。

    開拓者和印第安納步行者的比賽原本應該在一月十五日進行,但由于當天印第安納波利斯的球館發生了火災,所以開拓者和步行者的這場比賽被取消,延后到了一月底進行。

    “真是搞不明白聯盟是怎么安排比賽的,為什么不把補賽安排到賽季末?現在竟然要我們打客場背靠背!我們他媽的都已經多打了多少比賽了?這簡直就是虐待,虐待!”

    一個小時以后,開拓者全隊已經坐在了前往印第安納的飛機上,坐在前排的甘國陽發了兩句牢騷,剛剛打完比賽的他們立馬就要坐晚班飛機前往印第安納,然后第二天晚上就要比賽,打完之后又要立刻回波特蘭,休整一天準備打湖人,賽程實在是非常緊張。

    而且開拓者到目前為止已經大了48場比賽,打完明天的比賽就是49場,是同一時刻聯盟打比賽最多的球隊,同期凱爾特人只打了41場,湖人也只打了43,也難怪甘國陽抱怨。

    “也許他們覺得我們贏的比賽太多,要給我們降一降溫!”坐在甘國陽旁邊的吉姆-帕克森說道。

    “降溫也不必去印第安納,還不如回波特蘭去洗個冷水澡。我真的需要放松一下,當然我是說精神上,這樣的賽程真讓人受不了。”一想到大后天又要打湖人,甘國陽就有些頭疼。

    “也許我們確實可以放松一下~你知道嗎,NCAA的比賽如火如荼,到了印第安納,我們可以一起去看看那些小崽子們的比賽。”帕克森提議道。

    絕大多數的NBA球員都畢業于大學,對他們來說,在賽季進行期間去看大學比賽是一種很好的放松,既可以觀察一下那些馳名全美的新星——他們未來可能成為NBA里強勁的驚蟄對手,也可以回憶一下曾經的大學歲月。

    “如果可以的話,我寧可回波特蘭,回岡扎加看比賽,順便還可以見見克里斯。”

    “岡扎加除了你和斯托克頓,我真不知道還有誰的比賽能看?今年他們注定又進不了全國賽了。而印第安納的比賽可不同,后天有一個超級新星要來比賽,就在圣母大學,我哥哥給了我門票。”吉姆-帕克森說道。

    吉姆-帕克森的哥哥同樣在NBA打球,就是現在公牛隊的得分后衛約翰-帕克森——未來喬丹身邊的重要幫手,約翰-帕克森正是圣母大學畢業的,弄幾張比賽門票再簡單不過。

    “新星?我現在可不關心這些家伙…還有,我們什么時候關系這么好了吉姆?一起去看大學籃球比賽?”甘國陽突然問吉姆-帕克森,過去兩人的關系一直一般般,因為德雷克斯勒的關系。

    尤其在上個賽季西部半決賽的時候,甘國陽幾次都想揍這個家伙。

    新賽季之后,帕克森似乎接受了自己替補的定位,而且他對拉姆齊似乎心懷愧疚,賽季初期無論球隊如何人心惶惶,帕克森都保持了自己的穩定。

    在拉姆齊重新找回自己的角色后,帕克森更是成為了板凳上可靠穩定的得分點,并且在德雷克斯勒無法首發的時候,隨時能夠頂上開拓者首發得分后衛的位置。

    “呃…我想我們應該有更好的關系,不是嗎,甘?”帕克森聽了甘國陽的話,停頓了一會兒說道。

    “嗯,沒錯,我樂意和所有人保持好的關系。”甘國陽點了點頭。

    新秀賽季,甘國陽想當老大,可是,哪怕他在一對一單挑中斗敗了桑普森也不行,因為他沒資格。

    隨著甘國陽用自己的表現在聯盟打出名堂,尤其是本賽季打出MVP級別的表現,那么球隊中的球員們就會自動朝他靠攏。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當你擁有足夠的能力,你就會擁有足夠的關系,自身的水平是維系關系的強力紐帶,而想借助關系強化自己往往是空中樓閣,這一點在NBA這個名利場更加赤裸裸一些。

    “是哪兩支球隊比賽?我可沒聽說最近有什么著名的新星。”甘國陽這么說自然是他自己“孤陋寡聞”,每年美國籃壇都會冒出一堆超級新星。

    但甘國陽這樣說也有他的道理,因為從他后世的經驗來看,自從1985年帕特里克-尤因這屆選秀之后,一直到90年代,NBA選秀出的超級巨星數量明顯比八十年代上半葉要少很多。

    “是ACC的馬里蘭大學,到客場挑戰圣母大學,跨區的挑戰賽。”

    ………………

    1月29日,在印第安納城市廣場球館,開拓者和步行者進行了這場因為小型火災而被推遲的比賽,場館在兩天內很快恢復了正常。

    本賽季步行者的戰績依舊糟糕透頂,在選秀大會上,他們僅次于紐約尼克斯拿到了榜眼簽,可是他們卻也因此錯過了尤因。

    但85選秀大會上還有許多其他的優質新秀,諸如穆林、馬龍、奧克利、喬-杜馬斯,可是步行者“巧妙”地避開了這些球員,選擇了提斯代爾——一位音樂成就高于籃球成就的前鋒。

    提斯代爾的的實力其實并不差,但作為一名內線,他最大的問題就在于“Under-size”,報名身高6尺9的他,其實只有6吃7左右,小前鋒的身高打大前鋒。

    要知道,并不是每一個矮胖子都可以成為查爾斯-巴克利。

    Under-size內線最大的問題就在于防守端沒有辦法提供更多的能量,更有可能成為內線防守上最大的漏洞。

    開拓者抓住了這個漏洞,猛攻大前鋒這個點。

    開拓者的老將米切爾-桑普森本賽季數據下滑嚴重,場均得分已經掉到了15分以下,除了因為甘國陽實力增強占據了更多出手空間外,他本身實力的下滑也是主要因素。

    但就是這場比賽,米切爾-桑普森在進攻端把提斯代爾打得毫無脾氣,只要是提斯代爾單防,桑普森都一打一個準,并在第四節關鍵時刻命中關鍵球。

    原本開拓者體力不足,又是客場作戰長途奔襲,所以比賽打得很焦灼。

    正是依靠桑普森的關鍵時刻進球,以及開拓者咬緊牙關死守最后一分鐘,才保住了四分的優勢,以105:101戰勝了步行者,將戰績變為40勝9負,繼續保持西部第一的位置,在整個聯盟也只比凱爾特人差一些。

    由于比賽是在下午進行,所以比賽結束后,甘國陽立馬和帕克森、科爾特一起跑去了諾特丹,前往圣母大學等待馬里蘭大學和圣母大學的比賽。

    “嘿帕克森,你還沒告訴我,到底是哪個牛逼哄哄的家伙,值得我們大老遠跑過去看這些小朋友比賽?”

    “Horse!(馬!)”帕克森說道。

    “馬?”甘國陽奇怪道。

    “我知道,Horse,倫-拜亞斯。”同行的科爾特插嘴道。

U赢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官网竞博| JBO| 竞博电竞| 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JBO| JBO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