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三百零六章 悲劇人物

第三百零六章 悲劇人物

    在美國,無論NBA怎樣發展,每年有多少場比賽,球員們可以獲得多少榮譽、金錢與地位,大學籃球都擁有著極其牢固的地位,這點從每年的瘋狂三月就可見一斑。

    即便在NCAA全國賽還沒有開始,各個學校都在打區內聯賽和跨區挑戰賽的時候,一場大學比賽觀眾的狂熱程度也絲毫不遜于普通的NBA比賽,甚至比一些爛隊對爛隊的比賽還要火爆。

    甘國陽至今還記得當年他在岡扎加大學打得第一場比賽,不過是到洛杉磯和UCLA進行熱身賽,現場就坐滿了UCLA的學生,那片金粉色的海洋讓他至今難忘。

    更不必說在84年那場創造歷史記錄的NCAA總決賽了。

    昨晚趕到諾特丹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甘國陽一行人便前往圣母大學觀看兩隊的比賽,比賽在下午3點進行。

    到了圣母大學的球館,那種久違的感覺再次襲來,還不同于NCAA總決賽的氣勢宏大,這種大學的中型體育館,坐滿了統一著裝的學生球迷,球館里干凈整齊,沒有廣告牌,沒有攝像機,沒有成群的記者,這就是一場單純的籃球比賽。

    甘國陽的到來也是引起了不小的騷動,沒人這位聯盟目前最炙手可熱的新星,會抽空跑這么遠來觀看一場大學比賽,不少球迷都上前找甘國陽簽名。

    但很快,球館中的主角就變成了球場中央馬里蘭大學和圣母大學的球員們,甘國陽的到來只是一段小插曲而已。

    比賽的進程非常之快,快到讓現在的甘國陽有些不適應,40分鐘的比賽被分為上下半場,裁判響哨的次數并不多,比賽中也沒有官方暫停,雙方都打得很流暢.

    相對來說,馬里蘭大學在實力上更占優勢,但圣母大學坐擁主場,球迷們的加油助威聲山呼海嘯,連甘國陽、帕克森呃科爾特都被感染,和球迷們一起做起了人浪。

    大學籃球的精彩之處就在于,他們打得是正宗的團隊籃球,86年的時候大學籃球也引入了限制進攻時間的規則,所以比賽變得更加緊湊好看。

    而甘國陽和帕克森這次來,主要就是來看馬里蘭大學的核心小前鋒,倫-拜亞斯的。

    “Horse”倫-拜亞斯在上個賽季是獲得了ACC(大西洋聯盟)最佳球員,本賽季比賽已經進行到了一半,以倫-拜亞斯的表現,他很有可能蟬聯這榮譽——這是喬丹在1983和1984年兩年也曾做到的。

    “哇哦!速度真快,他要是進了NBA,過你就會像過清晨大大馬路一樣,是不是吉姆?”甘國陽看著拜亞斯持球一步就過掉了防守人,突入內線在兩人的關門包夾之前上籃成功。

    此時比賽正是進行到了關鍵時刻,圣母大學還落后馬里蘭兩分,拜亞斯的這一次突破也是給球隊吃了一顆定心丸。

    “不要學伯德說話,他明年確實很有可能參加選秀,據說他剛進大學的時候,喬丹都不是他的對手。”

    “別開玩笑了,他比不上喬丹,但確實是個不錯的家伙,但他在場上有些懶,我不喜歡。”甘國陽看著場上的情況,圣母大學依靠積極的前場籃板拼搶,在籃下打進一球,而拜亞斯站在外面看了半天,就是沒有沖進里面跟著搶一下。

    “天才總是擁有一些特權。”

    “特權越多,所要做的就越多,責任也越大。”

    最終馬里蘭大學實力更高一籌,在客場以77:73,4分的優勢戰勝了圣母大學,拜亞斯得到了全場最高的28分,更在最后5分鐘得到10分,成為全場最耀眼的明星。

    沒有賽后的新聞發布會,也沒有大批的記者涌上來采伐,比賽結束,就好像電影散場一般,球迷們紛紛退場,不過看上去大家并很不難過,三三兩兩的都很開心。

    籃球的魅力正在于此,哪怕結果并不那么完美,整個過程卻也足夠讓人開心。

    賽后甘國陽三人一同去了一趟兩只球隊的更衣室,兩邊的大學生球員們都很熱情,他們在球場上比賽的時候就發現了甘國陽,其中不少球員還聲稱自己是甘國陽的球迷。

    不過,甘國陽主要想來看看倫-拜亞斯,他是本場比賽最耀眼的明星,雖然他在防守端的積極性不是那么的出色,但他真的很有天賦,極具沖擊力,他的打法在甘國陽看來相當超前,他的位置介于小前鋒和大前鋒之間,速度比一般的大前鋒快,體格又比小前鋒強壯,這完全是二十一世界鋒線球員的標準。

    NBA的球員提前和大學球員接觸是早有先例,當年名震全美的魔術師約翰遜早早就認識了ABA-NBA的超級人氣球星J博士歐文,并且在歐文的帶領下第一次見識了NBA的更衣室,堅定了他提前結束學業,進入NBA成為職業球員的決心。

    和魔術師一樣,拜亞斯也有著燦爛的笑容,同時他談吐得體,頗有明星范,這讓他很快就能和甘國陽相談甚歡。

    甘國陽告訴了拜亞斯不少關于NBA的趣聞,以及球隊內部運作的一些知識,更衣室的其他球員聽了都對NBA有些心馳神往,馬里蘭大學的主教練萊德賽爾不得不提醒甘國陽不要說太多這方面的東西,這會讓他的球員無心繼續待在學校。

    不管怎樣,這都是一次不錯的接觸,甘國陽晚上還請兩邊球隊的學生們到諾特丹最好的餐廳大吃了一頓。

    由于第二天還有比賽,所以三人沒有再在諾特丹多停留,連夜趕回了印第安納波利斯,此時開拓者其它球員在上午就已經離開印第安納回了波特蘭。

    一路上甘國陽和帕克森都顯得很興奮,說實話,球員們在聯賽期間的生活或許比那些白領們好不到哪兒去,沒完沒了的比賽,大量的時間消耗在交通工具上,一半的日子要住在酒店里,而且工作壓力其實非常巨大。

    好處無非是掙錢多名頭大,況且在八十年代球員們的工資還沒達到一年賺別人一輩子錢的地步,尤其是普通球員。

    所以不過是跑去大學和學生們樂呵樂呵,就讓甘國陽覺得很快活了,反正他也不是那種喜歡出入聲色場所的家伙,平日里日子還真的挺無聊的。

    三人里只有科爾特顯得有些沉默,回來的路上有些沉默。

    “嘿史蒂夫,怎么了?在為沒有球迷找你簽名而生悶氣嗎?別這樣,來,給我簽個名吧,科爾特先生!您最近的表現真是太棒了!”甘國陽看著科爾特一言不發,就口袋里掏出一個小本本上前逗他。

    科爾特在經歷的吸毒事件后,在甘國陽的“嚴密監控”下,終于擺脫了大麻的誘惑,重新回到了正確的軌道上。

    前一段時間,科爾特在比賽中更是屢有上佳表現,在擊敗波士頓的那場比賽中,他貢獻了22分5次助攻,在和勇士的比賽中,他又拿下26分5助攻。

    最近隨著瓦倫丁的傷病,科爾特成為了首發控球后衛,表現愈加穩定可靠,在和波特的競爭中他是后來居上,跑到了領先位置。

    聽到甘國陽的話,科爾特等著他的死魚眼看了甘國陽一眼,沒理他這茬,而是說道:“他們隊里,我是說馬里蘭大學隊里,有人吸毒。”

    “什么?”甘國陽感覺自己好像聽錯了。

    “當然,我沒有看到他們有人吸毒…但我抽過大麻,我知道抽大麻,或者吸食其他毒品人的狀態,還有身上的那種味道,我能感覺到,他們里面肯定有人吸毒,還不止一個。”科爾特一臉嚴肅的說道。

    甘國陽知道,自從科爾特擺脫了大麻以后,他也是有了深刻的醒悟,知道了毒品——哪怕是大麻這種軟毒品,對人的傷害都是巨大的,尤其對職業運動員。

    “現在吸毒的球員確實越來越多,這不是一個好現象,遲早會害了整個聯盟。幸好我們球隊沒有人吸毒。”一旁的帕克森也說道。

    聽到帕克森說開拓者隊沒人吸毒,科爾特不禁老臉一紅,幸好他臉長得黑,根本看不出來。

    聽到吸毒,甘國陽的腦子里卻有一些記憶冒了出來。

    在他的印象里,NBA在八十年代中后期,確實有一位球員因為吸毒過量導致了死亡,最終使得聯盟展開了一場禁毒風暴。

    但這個人到底是誰,是哪一年被選入NBA的,甘國陽腦子里確實完全沒有了印象,他這樣的偽球迷只是知道個大概而已。

    “倫-拜亞斯?倫-拜亞斯?好像有點像啊,難道是他嗎?”甘國陽念著倫-拜亞斯的名字,越念越是覺得這好像就是那個吸毒身亡的球員。

    甘國陽的感覺沒有錯,倫-拜亞斯就是那位在1986年選秀大會結束后,在一次吸食可卡因的過程中心臟病發死亡。

    不知道,在這個時空,這位悲劇人物的命運,會不會有所變動。  

U赢电竞 竞博JBO| JBO竞博| 竞博lol| 竞博JBO|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 JBO电竞| JBO体育| JBO电竞|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