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最終拼

第三百五十九章 最終拼

    “35秒,74:79,丹-馬爾利發界外球,查爾斯-史密斯,現在他已經四次犯規了,運球……被搶斷了!倒地,球丟了,只剩下三十秒……出界,球歸蘇聯。還剩下29秒的時間……”

    “哦!搶斷了!一次迅捷的搶斷!是安德森,扣籃得手!安德森的搶斷加扣籃,安德森得到了兩分。”

    “76:79,現在還剩下……哦,查爾斯-史密斯又犯規了,這是他的第五次犯規,他要被罰下了,只剩下15秒的時間。”

    1988年,在韓國漢城第24屆奧運會的男籃半決賽賽場上,美國NBC電視臺的解說迪克-恩伯格與艾爾-馬奎爾看著美國男籃在場上最后是掙扎,聲音中也透出一股絕望。

    隨著蘇聯控球將比賽時間一點點的消耗殆盡,在沒有三分線的國際籃聯比賽中,落后三分的美國隊取勝的希望已經為零。

    他們不得不用壓迫性的搶斷想迫使蘇聯失誤,可是蘇聯始終將球掌控在手中,而且心浮氣躁的美國人動作過大,被裁判吹罰了犯規——這批運動員畢竟只是一群大學生而已。

    “比賽還剩下最后的兩秒鐘,蘇聯隊已經開始提前慶祝了。”

    美國隊因為技術犯規,蘇聯兩罰一擲,蘇聯的后衛馬修-利奧尼斯兩罰一中,最后一秒鐘,蘇聯界外球還打進了一個壓哨上籃,美國隊已經提前放棄了比賽。

    82:76,美國隊以6分的差距輸掉了這場半決賽,他們在國際賽場上21連勝的記錄遭到終結,并繼1972年在慕尼黑輸給蘇聯后,16年后第二次丟掉了奧運會男籃金牌(1980年美國沒有參加莫斯科奧運會。)

    但和1972年遭到“陰謀”,被裁判奪去冠軍的結果不同,這一次,美國人遭到了徹底的失敗。

    整場比賽,他們都遭到了蘇聯隊的壓制,球隊中最重要的兩名干將,大衛-羅賓遜和丹尼-曼寧,在蘇聯的針對性戰術下早早地受到犯規困擾,在關鍵的下半場兩人雙雙被罰出場。

    失落的美國隊球員站在場邊,一臉無奈的模樣,看著蘇聯的球員擁抱在一起瘋狂的慶祝,顯然他們根本沒想到,在奧運會當中,他們會連決賽都打不進去,只能去爭奪第三名。

    美國隊的教練,名帥約翰-湯普森在場邊無力的做最后的吶喊,他想鼓舞一下球隊的士氣,讓年輕人更振作一些,但是沒有球員回應他,所有人的臉上都是一個表情——木然。

    這是,在看臺上,一個高大的身影站立了起來,他帶著白色的鴨舌帽,穿著普通的夾克衫,是個東方面孔,但看上去一點都不像當地的韓國人。

    他的臉棱角分明,堅毅的線條如同古希臘的雕塑,完全不像臉平如鍋的朝鮮人。

    他的鼻子下,下巴上,有一些青青的胡茬,帶著微微的滄桑感,但如果看到他鴨舌帽下的眼睛,則絲毫沒有這種感覺,反倒是透著明亮的光彩。

    由于比賽已經結束,所以觀眾們也都紛紛開始退場,不過這個大個子并沒有和其他球迷那樣從安全通道離開球館,反而是走向了球員更衣室,是美國隊的更衣室。

    更衣室附近的保安自然是要將他攔下來,不過很快更衣室就出來一個人,走到保安那邊說道:“讓他進來吧,他不是普通的觀眾。”

    “不,貝爾曼先生,我還是不進去了,我可不想看那群小孩哀傷倒霉的模樣。您準備一下,我已經和戈莫爾斯基先生約好了在奧運村見面。”

    “好吧,甘,等我一會兒,我也有些受不了那種氛圍了。”

    這個高大的男人真是甘國陽,而現在,是1988年,距離那一次總決賽,已經過去了兩年多。

    兩年前的總決賽中,甘國陽在第一場三分球四中四,并在最后一刻勾手外加罰球絕殺凱爾特人,出人意料的在客場拿下了首場勝利,并打破了凱爾特人季后賽主場不敗金身。

    可正在所有人都對這支開拓者充滿希望的時候,甘國陽在第二場比賽中右手臂舊傷復發,肌腱撕裂,總決賽報銷。

    失去了甘國陽的開拓者,根本無力與凱爾特人抗衡,在拿下了第一場后,他們連輸四場,包括在紀念體育館主場三連敗,1:4被強大的凱爾特人擊敗,痛失總冠軍。

    甘國陽的這次受傷不僅讓開拓者失去了爭奪總冠軍的機會,還完全打亂了開拓者的建隊計劃,因為甘國陽的傷病導致他缺席了1986-1987整個賽季。

    原本準備在休賽期不與范德維奇續約,將他交易或者放棄,可甘國陽的賽季報銷讓開拓者只得和隊內的這名外線頭號得分手重新簽訂了一份合同,他們在新賽季不能沒有得分手啊。

    同時,在1986年的選秀大會上,甘國陽的報銷也讓開拓者的選秀策略出現了變化,原本他們想在選秀大會上繼續挑選一名后場球員,比如馬克-普萊斯,內特-麥克米蘭,來為甘國陽體系添磚加瓦。

    但甘國陽的受傷,以及對他傷病的擔憂——這源自比爾-沃頓,讓制服組決定挑選一名內線。

    甘國陽獲得成功的經驗,外加甘國陽本人的建議,開拓者在選秀上再次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在首輪24順位挑選了蘇聯的球員,身高7尺2寸的重型中鋒,阿維達斯-薩伯尼斯。

    之所以說大膽,是因為雖然開拓者選擇了他,他卻不一定能來,因為現在還在冷戰時期,美蘇的對抗從政治、經濟延續到了體育界,蘇聯體育屆愿不愿意放人完全是個大問題。

    而甘國陽之所以在這個時候來到漢城,就是為了解決這個擱置了兩年的大問題。

    “走吧,貝爾曼先生,希望路上不要遇到FBI的人,否則我怕我們會見戈莫爾斯基先生的事,會被當成里通外國,到時候你這個美國隊的助理教練,說不定要為這場失利負責任。”出了場館,走在前往奧運村的路上,甘國陽和貝爾曼開玩笑道。

    貝爾曼在甘國陽的“幫助下”,不僅成為了開拓者的防守教練,也因為出色的工作能力,成為了1988年美國隊的助理教練。

    要知道,在甘國陽不在的1986-1987賽季,得益于貝爾曼的進一步細化指導,開拓者成為了一支更偏重于防守的球隊,他們在球隊防守效率上達到了聯盟第四的水平,僅次于波士頓凱爾特人、底特律活塞和休斯敦火箭。

    在季后賽當中,缺少了核心中鋒的他們,也奮力打到了西部半決賽,才以2:4輸給了洛杉磯湖人,可以說雖敗猶榮,這也是得益于他們堅強的防守。

    只不過缺少了攻防核心,再強大的整體防守,也無法讓他們走的更遠——更何況,那一年防守最強的球隊,是波士頓凱爾特人,他們也蟬聯了總冠軍。

    “我一開始還不明白,你為什么要向球隊建議選擇這個人,不過今天打完比賽,我算是知道了。雖然他比不上大衛,但他確實是個非常好的中鋒。你就不擔心他取代你嗎?”貝爾曼作為美國隊的助理教練,對球隊的主力中鋒大衛-羅賓遜還是比較了解的。

    “您也知道他比不上大衛,如果他連大衛都比不上,自然也比不上我。而且,我覺得我也是時候改變一下打法了,在薩博尼斯身上,我覺得我有很多東西可以學習。”

    甘國陽在過去熱衷于內線搏殺,他超群的力量和不斷增長的體重,讓6尺10的他能在中鋒的位置上所向披靡,在復出后的1987-1988賽季,甘國陽以場均16.9個籃板再度榮獲籃板王,場均得分也猛增到了30.7分。

    可是,甘國陽的助攻還是停留在可憐的1.7個,他遭到包夾后的轉移球,內傳內,以及弱側分球還是很糟糕,即便有時候靈光一現的傳球異常漂亮,但整體上對球隊的幫助還是不夠。

    甘國陽是沒有想到,“傳球”這個天賦會如此的難以開發,不過,這個夏天過后,甘國陽覺得是時候了,特別是他要幫助開拓者得到薩博尼斯,這個“7尺控衛”。

    “好吧,你確實應該好好感悟一下傳球了,不過這也怪我,在高中和大學的時候沒有好好磨煉你這項技能,否則以你的天賦不會受困于此。”貝爾曼當年指教甘國陽就是把他當成內線超級大殺器來用,傳球永遠是第二選擇。

    甘國陽想要學習新的技能不是沒有原因的,在1988年的季后賽中,甘國陽率領波特蘭開拓者在西部決賽遭遇了洛杉磯湖人,而湖人陣中增添了一位得力干將,那就是米切爾-桑普森。

    在1987賽季,桑普森被開拓者交易,去往了圣安東尼奧馬刺,隨后,在賽季初他又被交易去了湖人,湖人需要他去限制凱文-麥克海爾。

    不過在1987年的總決賽中,米切爾-桑普森似乎沒能發揮出理想中的作用。

    可是,在1988年對陣開拓者的比賽中,桑普森卻成為奇兵,他對甘國陽的球路非常熟悉,包夾異常到位和及時,這讓甘國陽吃盡了苦頭,大大影響了發揮。

    從而導致開拓者3:4輸掉了西部決賽,失去了進入總決賽的機會。

    到了休賽期,開拓者動作連連,先是終于把范德維奇交易走,三方交易從籃網換來了頂級藍領,大前鋒巴克-威廉姆斯,然后在自由市場上簽下阿德里安-布蘭奇和達文-庫克,來補充球隊的后場。

    而球隊的核心陣容并沒有太大變動,甘國陽在休賽期的苦練,使得他自信,自己的狀態已經處在了最巔峰。

    現在,他正和貝爾曼一起,為球隊從漢城,帶回最后一塊冠軍拼圖。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