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三百六十五章 似曾相識

第三百六十五章 似曾相識

    今天的訓練,一切都非常順利,看得出來,開拓者球員的狀態都相當好。

    新隊友的到來給了甘國陽不少新鮮感,巴克-威廉姆斯作為1981年選秀的探花,在聯盟中摸爬滾打了7年時光,作為籃網隊的一員曾經多次在內線和甘國陽交手。

    作為一個身高只有6尺8,體重215磅的輕型內線,巴克-威廉姆斯卻擁有不容忽視的能量,以及強大的籃板能力。

    這也是他被人們稱作“巴克”(Buck,公鹿)的原因,他的原名叫查爾斯-威廉姆斯。

    在來到開拓者以后,巴克-威廉姆斯就開玩笑說,甘國陽可能要拿到不到籃板王了,因為隊中多了一個籃板球高手,必然會被分去一部分。

    在進行內線籃下對抗練習的時候,甘國陽和巴克-威廉姆斯好好分享了一下搶籃板球的技巧和竅門。

    甘國陽從1984年進入聯盟以來,除了1987賽季因傷報銷,其它三個賽季包攬了聯盟籃板王,不過他的籃板中,后場籃板占了大多數。

    這既和開拓者隊的戰術特點有關,也與甘國陽不太擅長搶前場籃板有關。

    巴克-威廉姆斯則不同,相對瘦弱矮小的身材讓他在守衛后場籃板時不占優勢,但靈活的走位和強勁的爆發力,讓他從1981年進入聯盟開始,前場籃板就一直保持在3.9個以上。

    最巔峰的時期,他場均可以搶下4.5個前場籃板,整個聯盟,除了前場籃板狂人摩西-馬龍無人能出其右。

    近幾年,巴克-威廉姆斯的狀態在逐步下滑,1960年出生的他已經快要三十歲,作為一個依靠爆發和速度的小個子內線,他的身體越來越不濟。

    雖然上個賽季在籃網依舊可以拿下18.3分,11.9個籃板,其中11.9個籃板是他新秀賽季以來的新低,不過他的整個狀態都處在一種不可遏制的滑坡當中。

    外加籃網的戰績一直沒有起色,于是開拓者和籃網,加上紐約,一起做了一筆三方交易,將巴克-威廉姆斯提前帶到了波特蘭——在歷史上,他的到來要等到1990年。

    開拓者做出這個交易的原因有二,一是桑普森和肯尼-卡爾都離開后,球隊缺少優質可靠的4號位,這讓他們在1988年對陣湖人的季后賽中大吃苦頭。

    二就是甘國陽向管理層提出建議,希望能夠交易得到巴克-威廉姆斯,或者奧蒂斯-索普。

    其實甘國陽更希望索普可以到來,兩人私下的關系相當不錯,而且索普的身材更加高大,也更年輕。

    但很可惜,索普被休斯敦火箭捷足先登交易到手,所以開拓者只能交易來小號的巴克-威廉姆斯了。

    甘國陽是一個善于學習的人,第一天訓練,他就從巴克-威廉姆斯那里討教了不少關于沖搶前場籃板的方法。

    在激烈而充滿變數的季后賽中,甘國陽知道,在比賽的關鍵時刻,有時候一個前場籃板就能徹底改變比賽的走向。

    除了巴克-威廉姆斯,甘國陽的內線幫手還有“大鴨子”凱文-達克沃斯。

    達克沃斯原本只是1986年馬刺在選秀大會上挑中的一個二輪秀,當時開拓者正苦于甘國陽賽季報銷沒有好用的中鋒,賽季開始后內線防守空虛。

    于是他們把首輪選來的14號新秀,大前鋒沃特-巴里換到馬刺,交易來了這個二輪中鋒。

    當時這筆交易受到了很多人的非議,覺得拿一個首輪14位的新秀去單換一個二輪秀實在是太虧了。

    不過,達克沃斯很快成為了開拓者內線的一道屏障,身高7尺體重達到270磅的他,讓開拓者的內線看上去好歹更厚實一些。

    在1988賽季甘國陽復出后,達克沃斯又成為了甘國陽穩定的替補,讓甘國陽擁有充足的休息輪換時間,保證了身體的健康。

    在上個賽季剛剛開始,也就是一年前,開拓者也舉辦訓練營的時候,達克沃斯第一次在訓練中面對復出的甘國陽。

    不知好歹的大鴨子想在對抗訓練中和甘國陽一對一單挑,結果被甘國陽連灌10球,附送一籮筐垃圾話,從此再也不敢在訓練中對甘國陽挑釁。

    今年首次訓練,大鴨子照例要在對抗訓練中做甘國陽的陪練,但他老實了很多,只是兢兢業業地做好防守動作,進攻中沒有任何單打。

    不過,甘國陽卻在訓練結束后讓達克沃斯留下來,陪他練習勾手,并悉心指導這只大鴨子。

    達克沃斯得到聯盟第二勾手高手的指點,自然是認真學習勤加訓練,于是開拓者內線的第三位勾手高手很快就會誕生。

    現在,甘國陽心中最想念的,則是開拓者的第二位勾手高手,薩博尼斯。

    ……………………

    訓練結束以后,甘國陽作為球隊老大,邀請全隊一同去中國城的酒吧喝一杯,這種事過去都是肯尼-卡爾來做,現在輪到甘國陽了。

    訓練既讓人疲勞,卻也讓球員們感到了放松,在酒吧中所有人也都是開懷暢飲,波特蘭的啤酒在全美都是非常有名的。

    甘國陽和往常一樣,只是坐在那里慢慢的喝,同時不時地和每個隊友都聊上幾句。

    這和三四年前的甘國陽有些不同,那時候他很少來酒吧,偶爾被肯尼-卡爾拉過去,也只是默默地喝酒,這種場合不是他的主場。

    而現在,他像一個德高望重的教父一般,端著酒杯游走在每一個隊友之間,噓寒問暖,聊一聊訓練、聊一聊籃球,或者聊一聊任何人都感興趣的事情。

    這是他從肯尼-卡爾那里學來的經驗,去關注你的每一個隊友,和每個人建立關系,或者像朋友,或者像兄弟,人的領導能力不僅僅來自于自身的強大,還來自周圍人的支持。

    酒到一半,大家都進入了狀態,酒酣耳熱,此時甘國陽卻要抽身退出了,讓他們自己去High。

    甘國陽放下酒杯,準備到洗手間里去方便一下。

    剛剛從包廂出來,甘國陽就被人裝了個滿懷——部隊,是撞到了腹部,普通人根本撞不到甘國陽的懷里。

    “對不起,弄臟您的衣服了。”應該是個冒失的招待,端著酒水撞了人,還灑出來一些到了甘國陽衣服上。

    甘國陽看著面前的女招待,在昏暗的燈光中他發現,看頭發的顏色好像是個黃種人。

    這里是中國城的酒吧,不過亞洲面孔的女招待也不是很多。

    “沒事,不過你的酒可打翻了。”甘國陽用中文說道,他想看看這個女孩兒是不是華人。

    女孩兒聽到有人說中文有些微的驚詫,不過很快想想也很正常,這里是中國城,便說道:“沒關系,我再去拿,再去拿。”

    說著女孩兒匆匆忙忙地轉身離開了,從頭到尾她都沒有抬頭看甘國陽,看上去很是拘謹的樣子。

    甘國陽常年來中國城的酒吧夜店,這里的女招待員、女服務生,沒少勾引過他,每次有服務生來送酒的時候,都會有人給他塞寫著電話號碼的小紙條。

    離開酒吧夜店的時候,門口也總有穿著性感暴露的女孩向甘國陽賣弄風情,只不過甘國陽一向對她們沒什么興趣。

    倒是這個女招待,估計是新來的,還什么都不懂。

    甘國陽心里也是有些好奇的,從剛才女孩說話的口音來看,非常地道的普通話,不像港澳臺的華人或者美籍華裔。

    甘國陽也知道,在1988年,能夠到美國來的大陸人還是非常少的,要么是偷渡,要么是權貴富翁以及他們的子女,要么就是國家公派過來的留學生。

    偷渡的話,福建東南沿海的偷渡客大多都是去洛杉磯、舊金山等西南沿海地區,很少會有到波特蘭這么北面的地方來。

    過去到波特蘭來的華人,都是被美國人販運來的豬仔,現在已經不可能有這樣的情況了。

    權貴富翁們自然不會到這種地方來做服務生,體驗生活也用不著到這里來。

    公派過來的留學生也不像,甘國陽認識一些從中國來的公派留學生,年齡一般都比較大了,而且他們的生活費由國家支持外加獎學金,用不著到這里來打工。

    甘國陽想著那女孩怯生生的樣子,心中沒由來的多了一份憐惜之意,他想照她這樣,估計是要被領班罵了。

    于是,甘國陽走到包廂門口,對坐在外邊喝酒的馮培玉說道:“培玉,去吧臺那兒看看,說剛才不小心把一個女招待的酒撞翻了,賠點錢給酒吧。”

    馮培玉做事一向比較穩妥,甘國陽和他說完,他沒有多問,點了點頭就向著吧臺去了。

    說完這些,甘國陽便回了包廂,不過他的腦子里卻還是想著那個女招待,他總覺得這個女招待,似乎有那么一點點讓他熟悉的感覺。

    “到底是像誰呢?”甘國陽看著他的模樣,在心中隱隱約約有一些印象。  

U赢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JBO| 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竞博lol|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