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再遇閃電

第三百六十九章 再遇閃電

    10月12日,開拓者在紀念體育館將迎來他們首場季前賽的比賽,他們要對陣的是他們同區的老對手,鳳凰城太陽。

    早上,甘國陽照例早早地去西區找薩博尼斯,兩人一同跑步前往訓練館。

    一路上,薩博尼斯顯得有些興奮,頭一回他的話比甘國陽還要多。

    英語底子本就不錯的他,這幾天經過阿德爾曼和甘國陽的“喋喋不休”外加在家中多看電視,多聽新聞,英語水平可謂一日千里。

    現在他已經能夠運用一些以前聽不懂的俚語,而且對甘國陽的花樣垃圾話也終于不再一頭霧水,有時候竟然還能回應一兩句,這常常讓甘國陽也哈哈大笑。

    薩博尼斯一直都在詢問甘國陽,鳳凰城太陽究竟是一支什么樣的球隊,有什么樣的特點,他們的內線水平怎么樣。

    甘國陽本來想告訴他,一場季前賽而已,用不著這么費心,但想到這算是他的第一次正式亮相,還是說道:“菲尼克斯太陽,他們以進攻為主,你放心,他們的內線就是純粹的軟柿子(pushover),隨便你怎么捏!不用擔心。”

    “pushover?”薩博尼斯還不太懂這個詞的意思,甘國陽用手做了一個捏碎的動作,薩博尼斯才點了點頭。

    話雖如此,可這是對甘國陽而言的,其實對甘國陽來說,整個聯盟除了某幾個球隊,其它球隊的內線都是軟柿子,更別提像太陽這般經過重建,將重心轉移到外線上的球隊了。

    今天開拓者的訓練內容主要就是戰術合練,阿德爾曼與拉姆齊不同,他是一個戰術上比較開放的教練,往往愿意給球員在場上很大程度的自由。

    但基本的戰術還是需要練習的,球員們需要這種戰術練習來培養良好的戰術素養以及配合上的默契,否則在場上自由發揮的結果就是一通亂打。

    “注意你的一傳!一傳非常重要,不要太過于求穩,在這里你可以放開一些,這樣的情況下,你可以直接長傳給德雷克斯勒,或者根據他們的跑位,柯西是第二選擇,波特才是第三選擇,如果你要求穩的話,就把球給柯西,爭取更好的攻防轉換機會。”

    在快攻訓練中阿德爾曼這樣提醒薩博尼斯,薩博尼斯的一傳確實非常非常漂亮,手法、精度都是一流了。

    但薩博尼斯畢竟沒有在開拓者真正打過球,他還是比較習慣在歐洲時的快攻打法,一旦一攻不成,就會傳球給控衛組織。

    而這一球,他低估了德雷克斯勒的速度和擺脫能力,同時也沒有注意到柯西的跑位,把球傳給了站在不遠處接應的波特。

    如果換成甘國陽,這球一定直接一個超級長傳給德雷克斯勒了。

    “如果kiki還在就好了,kiki和帕克森在場上,一定很喜歡薩博尼斯這樣的傳球手。”甘國陽在一旁一邊看著他們做快攻訓練說道。

    范德維奇還在時,他和帕克森兩人組成的快下組合,最擅長在底線拉開做文章,這種情況下,薩博尼斯一傳給控衛,控衛再分球到邊路,是老開拓者常用的反擊套路。

    現在,德雷克斯勒和柯西組成的尖刀,更擅長直接沖擊或者長傳滲透,攻擊性更強,不過相對來說缺少變化。

    “好了甘,就我看,薩博尼斯這樣的傳球技術,遲早會成為開拓者的第一長傳手的。甘,你說如果薩博尼斯打得越來越好,你的助攻會不會掉到一個以下?”一旁的助理教練貝爾曼和甘國陽說道。

    甘國陽聽了也是一愣,上過賽季他的場均助攻數是1.7個,已經是歷史新高了,卻還是少的可憐。

    同時期奧拉朱旺的助攻則是漲到了2.1個,雖然和甘國陽還是在同一水平線,但已經開始慢慢超越甘國陽了。

    因為隨著拉爾夫-桑普森受傷不斷,奧拉朱旺已經成為了火箭內線的唯一核心點,提高轉移球的能力勢在必行,就算趕鴨子上架,練也會練出來。

    但對甘國陽而言,阿德爾曼不需要甘國陽助攻,他只要得分、籃板、蓋帽就ok了。

    “不,貝爾曼先生,我相信,這個賽季我的助攻會上升,我們一定會打出最好看的籃球。”甘國陽看著貝爾曼說道。

    貝爾曼聽了剛想笑話他,但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因為他突然想起一年多前甘國陽和他說,他要把自己場均搶斷的提升到2個以上。

    作為和甘國陽一起時間最長的貝爾曼都覺得甘國陽這樣的想法有點天方夜譚,畢竟場均搶斷達到了2個的后衛都沒有幾個。

    可是在1988賽季,甘國陽以驚人的場均2.5個搶斷和隊友德雷克斯勒并列賽季搶斷排行榜的第五位。

    自此貝爾曼明白,他還是太低估自己這位最得意的弟子了。

    甘國陽之所以要提高自己的搶斷,原因其實很簡單,在那一年和奧拉朱旺的夏季訓練中,在德雷克斯勒的見證下,奧拉朱旺和他打賭,新賽季誰的搶斷數低,誰就要請對方吃一個月的冰激凌。

    87年奧拉朱旺場均搶斷有1.9個,到了88年漲到了2.1個,哪里想得到甘國陽能場均搶斷2.5個。

    打賭的后果當然很簡單,7月份在休斯敦奧拉朱旺每天都請甘國陽吃冰激凌,吃到甘國陽想吐。

    不過,這點也顯示出了甘國陽為達目的不惜一切代價努力的決心,當時為了提高搶斷,他的訓練內容加入了不少后衛式的訓練,而中鋒訓練一點都沒減。

    所以,貝爾曼此刻也相信,甘國陽肯定會說道做到的。

    ………………

    晚上七點多,紀念體育館中的觀眾出人意料的多,一般的季前賽很少會有這么多觀眾,顯然大家都是來看開拓者的新人,薩博尼斯的。

    “這家伙可真是巨大,我想我們的球隊又多了一個馬克-伊頓。”場邊有的球迷看到在場上熱身的薩博尼斯說道。

    “我看他比伊頓還要靈活一些,不知道新賽季他場均能送給對手幾個蓋帽。”

    “我打賭,4個,哦不,3個,他可能不會有那么多的上場時間。”

    “我猜是2個,甘一個人就能送給對方3個,如果再來3個,別人就不用在我們內線投籃了。”

    到目前為止,大多數球迷還是把薩博尼斯當成馬克-伊頓那樣的內線防守大閘,根本沒想到他在進攻端會給開拓者帶來怎樣的變化。

    不過這時候,在場上,甘國陽正忙著和老朋友敘舊。

    “菜鳥,比賽完了去喝點什么?”

    “不,我不喝酒。你什么時候變成酒鬼了?這可不像你。你可不要告訴我,你現在已經沾染了那些煙酒習氣……”

    “哦天吶,能不能收起你那副說教的樣子,你看上去就好像你們的國務卿舒爾茨一樣,我告訴你,我現在就算喝光一瓶白蘭地,還是能把你們統統打爆。”

    甘國陽說完,拿著球走到三分線附近,一個超遠距離的三分,球空心入網,引來了場邊球迷的一陣驚嘆。

    和甘國陽聊天的,正是甘國陽在高中時候的對手,薩克拉門托高中的控球后衛凱文-約翰遜。

    雖然和甘國陽是一同進入了大學,不過凱文-約翰遜選擇在大學中讀完了四年拿到學位,然后參加了1987年的選秀大會。

    克里夫蘭騎士在第一輪第七順位選中了這位七號球員,不過約翰遜在騎士過的并不如意,因為騎士隊中已經有了優秀的首發控衛,馬克-普萊斯,所以約翰遜這個7號新秀只能作為普萊斯的替補出場。

    于是,在交易截止日之前,騎士和太陽做了一筆多人大交易,將約翰遜送到了鳳凰城,“紫色閃電”也因此成為了亞利桑那沙漠中的迅捷響尾蛇。

    來到太陽后,凱文-約翰遜的上場時間增加,數據也水漲船高,從場均7分3助攻來到了12分8助攻的標準首發控衛的水平。

    不過,太陽還是以西部第九的成績,遺憾錯過了季后賽。

    今年夏天,太陽在自由市場釣到了大魚,直接裸簽得到了超音速大前鋒湯姆-錢伯斯。

    這樣,亞當斯和拉里-南斯為主的太陽已經成為過去,一個以湯姆-錢伯斯,杰夫-霍納塞克,凱文-約翰遜為核心的內外鐵三角陣容已經成型,再輔佐以埃迪-約翰遜和阿爾蒙-吉列姆,一個新的太陽升起在了聯盟西部。

    ………………

    和老朋友嘮叨了兩句,甘國陽回到場邊,脫掉衣服,開始準備這場季前賽了。

    在他眼中,凱文-約翰遜已經夠不上他的對手了,最起碼在三年之內,太陽勢必會崛起,但還不至于威脅到開拓者。

    簡單的入場儀式后,甘國陽再一次站在了球場正中央,雖然不是正式的常規賽,不過新賽季的征程就要從這里開始了。

    甘國陽從沒有感覺到準備的如此充分過,他有些迫不及待了。  

U赢电竞 竞博JBO| JBO|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lol| 电竞竞博|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