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三百七十二章 特殊朋友

第三百七十二章 特殊朋友

    在酒吧收到神秘紙條的事件,沒有讓甘國陽分心于這些事,他的注意力很快就又集中到了籃球上。

    不過,甘國陽在場邊卻因此多了一個球迷,就是那個在酒吧打工的華人女招待,她在知道了甘國陽是波特蘭開拓者隊的球員后,花錢買了季前賽的門票到紀念體育館去看開拓者的比賽。

    這個女孩叫陳小蕊,一個普通的名字,到波特蘭來留學的大學生,屬于自費申請留學,在波特蘭州立大學攻讀經濟學碩士。

    她的家庭條件還算可以,不然也不會有機會到美國來留學,不過她在美國的留學經費都要靠自己打工來爭取,之前她和許多學生一樣在飯館刷盤子,既辛苦工資也低,后來她咬了咬牙,決定到酒吧當女招待,這樣時間上不和學業沖突,收入也還可觀。

    在來到美國之前,陳小蕊并不知道在美國還有這么個華人在打職業籃球,其實她連籃球是個什么都不懂,但她很快就成為了甘國陽的球迷,用她的話說,“在美國有一個這么了不起的中國人,在黃皮膚從未涉及的領域做得這么出色,我怎么能不支持他呢?”

    所以,在開拓者常規賽前三場主場作戰的季前賽中,陳小蕊都買了票,在場邊為甘國陽加油助威,就如同波特蘭其他的華人球迷一樣。

    不知道為什么,甘國陽就覺得這個女孩給他的感覺非常的親切,除了那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外,甘國陽也感覺到,這個女孩子和那些別有用心的酒吧女孩完全不同。

    開始甘國陽也以為這個女孩是想伺機接近他,和那些想依靠甘國陽搏出位的女人一樣,甘國陽是不準備搭理她的。

    但有過幾次接觸以后,甘國陽慢慢發現,她真的只是單純地把甘國陽當成朋友,當成一個在異國他鄉遇到的故鄉人。

    甘國陽過去只在王撫西和水淼身上有這樣的感覺,王撫西是他的愛人,水淼和他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關系,可和陳小蕊,甘國陽覺得兩個人的關系很純粹。

    10月31日,開拓者在主場將要進行最后一次季前賽的比賽,他們的對手是金州勇士隊。

    甘國陽在場上熱身的時候,看了看觀眾席,在靠近技術臺不遠的地方,甘國陽可以看到穿著開拓者11號球服的陳小蕊,正站在那里揮舞著雙手。

    王撫西現在和水淼一樣,已經成為了波特蘭醫院的一名住院醫師,同時她也在攻讀波特蘭大學的醫科碩士學位,個性好強的她不愿意僅僅依靠甘國陽,雖然甘國陽的錢早就夠她過上奢侈的生活了。

    所以她平時忙的不得了,經常到了晚上還要待在醫院里,像一些比賽她就沒有辦法過來觀看了,甘國陽也勸過她不用這樣用功拼命,得到的回應是“你自己就是個拼命工作和努力的人,我怎么能落下呢?”

    對此甘國陽也沒什么辦法,不過能在場邊看到陳小蕊,他倒還覺得心里非常的踏實。

    沒錯,是踏實,凡是王撫西在場邊看比賽,甘國陽感受到的都是一種巨大的激情和澎湃的動力,像那年NCAA總決賽結束時那個永恒的擁抱。

    可陳小蕊在,甘國陽有一種想“會心一笑”的感覺,似乎輕輕松松安安穩穩地打完這場比賽就Ok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季前賽的緣故。

    金州勇士這個球隊倒還真讓甘國陽提不起興趣,只是和前幾年相比,勇士還是做出了補強和調整,其中最大的手筆就是在上個賽季完成了一筆狀元交易。

    勇士送出了他們在1980年得到的狀元喬-巴里-卡羅爾,換來了休斯敦火箭1983年的狀元拉爾夫-桑普森。

    這是兩個內線之間的交易,喬-巴里-卡羅爾離開勇士又回歸以后,過的并不如意,球隊的成績一直沒有起色;而拉爾夫-桑普森在1987年遭受了重大傷病,狀態越來越差,并且他和奧拉朱旺的關系也是越來越差,雙塔開始了球權上的爭奪。

    最終,火箭在奧拉朱旺和勇士之間做出了取舍,留下了天賦更高、更年輕,狀態也更好的奧拉朱旺,去換取另外一個內線,以期重組雙塔陣容。

    勇士則希望桑普森的膝蓋能夠盡快好起來,并且以他為核心重新帶領勇士返回強隊的行列。

    很可惜,這筆交易并不是一筆雙贏交易,卡羅爾去往火箭之后發揮不盡如人意,火箭也沒能重組雙塔,賽季結束后,火箭將卡羅爾交易去了新澤西,換來了一票新球員,宣告狀元交易的失敗。

    另一方面,桑普森在勇士過的也不算好,奧克蘭人對他賦予了很大的期望,但桑普森始終沒能回到他的巔峰狀態,傷病對他的傷害確實太大了一些。

    而這個賽季他的情況似乎更加糟糕,季前賽的比賽他全部都缺席,預計要到開賽兩周以后才能參加比賽,勇士現在就算想把他交易出去,也不會有球隊愿意接受了。

    當真是傷病猛于虎。

    甘國陽看著昔年西部決賽的老對手,只能坐在板凳上呆呆地看著隊友們比賽,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他也曾飽受傷病的折磨,因為那個該死的橄欖球,現在傷愈后的甘國陽除了用辛勤的練習提升保持狀態外,也非常注意保護自己的每一塊肌肉和骨骼。

    比賽中,勇士排出了怪陣,他們首發五名球員最高的竟然是6尺8寸的大前鋒拉里-史密斯,也就是說這是一個無中鋒的純小個陣容。

    這個陣容雖怪,但只要看看勇士場邊坐著的教練是誰就能弄明白了——是唐-尼科爾森。

    面對這樣的陣容,甘國陽并沒有發力打內線,全場他只在場上晃蕩了20分鐘,拿到10分7個籃板就下場休息等待比賽結束了。

    正因為如此,比賽也變得異常激烈,幾年前還是菜鳥的克里斯-穆林已經成長為一個出色的強力得分手,左手投籃奇準的他已經開始獲得“上帝的左手”稱號。

    還有一名新秀的表現同樣令人咋舌,這是勇士在第五順位選到的一個強硬后衛,正好和白人穆林搭檔的得分手——米奇-里奇蒙德。

    在前幾場季前賽的表現中里奇蒙德充分地證明了自己在進攻端的天賦,現在他所需要的是在常規賽中證明自己。

    勇士的這種怪陣,加上后場強大的火力,讓開拓者一時間還有些不適應,不過阿德爾曼也在比賽中重用薩博尼斯,薩博尼斯現在和球隊的默契程度越來越高,已經能夠很好地融入到球隊進攻當中。

    一場無關輕重的季前賽,倒是打出了激情四溢的火花,雙方一直咬到了最后一刻,不過開拓者那時候主力全部下場,讓替補打最后時段,結果被穆林連進兩球,己方則兩投不中,最終輸掉了這場比賽。

    雖然主隊輸掉了比賽,但球迷們倒還是挺開心的,反正這場比賽無關緊要不計成績,季前賽這樣打到最后一刻,票價就已經值了。

    對甘國陽來說,一天的工作又結束了,在更衣室換好衣服以后,甘國陽在馮光耀和馮培玉的護送下,離開了紀念體育館。

    坐在自己的車上,甘國陽正準備離開,這時前排的馮光耀突然說道:“陽頭,前面有個姑娘在朝我們招手!”

    馮培玉說道:“哪天晚上沒女的朝陽頭招手?你瞎管什么閑事。”

    “不是的!好像是酒吧的那個女孩,就是陽頭的球迷,那個什么蕊。”

    這時甘國陽探頭一看,才發現是身上穿著11號球衣的陳小蕊,前幾次她看完甘國陽的比賽都是直接離開的,不知道這回是有些什么事。

    “培玉,把車開過去。”甘國陽讓馮培玉把車開到了陳小蕊身邊,然后把門打開,示意讓陳小蕊進來。

    陳小蕊猶豫了一下,還是進到了車中。

    “這樣會不會被報紙的記者拍到?”上車后陳小蕊有些擔心地說道,她怕自己這樣上甘國陽的車,會被記者拍到當成桃色新聞。

    “沒事,這兩個家伙也在呢,可以做人證。”甘國陽指了指馮培玉和馮光耀。

    馮光耀回頭看了看甘國陽和陳小蕊,突然一按按鈕,前排座位和后排座位之間的隔板就緩緩升了起來,馮光耀還淫笑著說道:“陽頭,我什么都沒看見!什么都沒看見!”

    “…………”

    甘國陽對馮光耀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行為,有種強烈的把他送到波特蘭醫院去看看的沖動。

    不過這時陳小蕊突然說道:“我明天就要回國了。”

    甘國陽聽到這話,沒心思再去追究馮光耀,問道:“怎么突然要回去了?不讀書了嗎?”

    “這幾天我來看你比賽你應該就能看出來啊,我都不去酒吧工作了,我要回國,自然不用再打工了。”

    “怎么這么匆忙?”

    “我的學業在九月份就已經結束了,但我一直沒有湊夠回去的機票錢,學校我也有一小筆貸款沒有還,所以才在酒吧打工的,現在終于還清了,我就可以回去了。”

    原來,陳小蕊在酒吧打工更多是為了還貸款和湊機票錢。

    “留在美國多好啊,還可以看我打球。甘國陽倒是很希望陳小蕊能留下來。

    “我男朋友還在中國等著我,我說好了要回去的。”陳小蕊笑了笑說道。

    甘國陽這才知道,陳小蕊在中國是有男朋友的,看來是要回去結婚了。

    “是要結婚了吧?恭喜你,以后你們可以一起移民到美國來啊。”甘國陽似乎特別希望陳小蕊能來美國。

    “好吧,一言為定,他是學社會學的,確實挺想來美國學習學習。”

    甘國陽知道陳小蕊有未婚夫,心中倒是一點兒突兀都沒有,反而非常的平和安寧,甚至流淌著一絲絲的溫馨。

    很快,車開到了波特蘭州立大學附近,陳小蕊要下車了。

    甘國陽突然提出,想要抱一下陳小蕊,陳小蕊點了點頭,甘國陽上前給了陳小蕊一個用力的擁抱。

    然后,看著陳小蕊下車后的身影消失在昏暗的路燈燈光中,甘國陽覺得,或許,永遠再也見不到她了。

    “這是為什么呢?才認識十幾天而已,為什么感覺像個認識了很久的老朋友……”甘國陽沒有察覺到,坐在車中的他,眼角滑下了一滴淚水。  

U赢电竞 JBO官网| 竞博官网| JBO|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电竞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