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三百八十六章 貝克聯賽

第三百八十六章 貝克聯賽

    離開了冰天雪地的密爾沃基,開拓者全隊又乘坐飛機前往六連客的第二站,賓夕法尼亞州的費城。

    甘國陽隨隊在比賽前一天就到達了費城,用柯西的話說,大家都不想在密爾沃基多待哪怕一分鐘了。

    費城和密爾沃基一樣寒冷,開拓者到達時這里還下起了雪,但這座美國最古老的城市可是比密爾沃基有趣許多,甘國陽在到達費城后,剛剛抵達旅館就收到了消息,威爾特-張伯倫人也在費城,并且晚上準備邀請甘國陽去貝克聯賽打球。

    到了下午四點,甘國陽果然接到了張伯倫的邀請電話,張大帥一向在全美各地飄來飄去,閑的沒事到處找人打球,或者跑到球館現場看比賽,賽后再接受一下記者采訪,吐槽一下現在NBA中鋒們糟糕的得分能力。

    當然,張伯倫一直非常欣賞甘國陽,早在甘國陽上高中的時候兩人就是忘年交,張伯倫特別喜歡和甘國陽吹牛聊天,有時候他會專程到客場去看甘國陽的比賽,特別是開拓者打湖人、勇士以及費城的時候,因為張伯倫在這三個城市效力過,拿張球票很簡單。

    對于這個喜歡到處玩的未婚老頑童,甘國陽有時候也是盛情難卻,像去街頭打球這種事情,球隊一向都是比較反對的,球員有受傷的可能性不說,去街頭打球也會打亂球員的體力調整和訓練計劃。

    接到張伯倫的電話后,張伯倫在電話里是不由分說,甘國陽拒絕的機會都沒有,只好答應了張伯倫,準備前往目的地。

    這回甘國陽不是要去普通的街頭打比賽,而是要參加一回費城著名的貝克聯賽。

    費城的貝克聯賽全美馳名,它創立于1960年,創始人是費城籃球歷史上的傳奇人物桑尼-希爾(Sonny-Hill),雖然他始終沒有進入NBA,一直在后來NBA的下屬聯賽,當時的“東部聯賽”打比賽,但之后他創建貝克聯賽,讓這位最早被拒絕了籃球獎學金的5尺9小個子,名垂籃球史冊。

    在NBA的職業化還不發達的六十年代,職業球員夏天去街頭打聯賽是非常常見的事情,所以那時候的街頭籃球可不是之后的花架子,來到費城街頭打比賽的,有大名鼎鼎的張伯倫,“黑珍珠”厄爾-門羅,比利-坎寧安,比爾-布拉德利等等一大批出色的職業球員。

    而且,職業球員到這里可不僅僅是為了消磨時光或者拿些獎金,像比爾-布拉德利這樣曾經遠離過職業聯賽一段時間的球員,都要靠貝克聯賽來恢復自己的狀態。

    之后,隨著球員們工資越來越高,NBA的比賽賽程越來越繁重,很多大牌球員都不愿意到街頭去“浪費”他們的寶貴時光了,更不愿意承擔受傷的風險。

    后來,在貝克聯賽的基礎上,桑尼-希爾又創辦了“桑尼-希爾”聯賽,這個聯賽主要面向年輕的高中球員,之后這項聯賽的規模不斷擴大,擴展到了低年級和大學,讓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得到鍛煉的機會。

    在未來的日子里,一個從意大利歸來的費城之子,就將在桑尼-希爾聯賽中磨練自己的技藝,并最終走上巨星的道路。

    貝克聯賽卻也并未因此而終止,這項聯賽成為了廣大費城地區年輕球員們的籃球圣地,和紐約的洛克公園分庭抗禮。

    甘國陽在風雪中坐上了費城的出租車,很快就到達了張伯倫所說的圣約瑟夫大學的校友捐助球館,這里是貝克聯賽的舉辦場地之一。

    到達了目的地后,幸好甘國陽在美國已然家喻戶曉,一路上給他指路的人那都是主動貼上來,然后甘國陽就七拐八拐到達了校友捐助體育館,在門口看到了穿著一身薄薄的運動裝,還二逼兮兮地大冬天戴著墨鏡的威爾特-張伯倫。

    “你好甘!你實在有些太慢了,我和希爾都在這兒等了你十五分鐘零九秒了!”

    甘國陽懶的理這個家伙,走上前和他擊了個掌,然后就和站在一旁,一個個子小小,滿頭花發的黑人老頭握了握手。

    這個小老頭就是桑尼-希爾,貝克聯賽的創始人,費城籃球界教父級別的人物。

    “很高興見到你甘,過去杰克在和我打電話的時候,常常會提到你,現在他退休了,還是會提到你,哈哈,看你打球很多年,這還是我第一次和你面對面。”

    老人的熱情讓甘國陽吃驚,更讓甘國陽吃驚的是,他提到的杰克,正是之前開拓者的主教練,如今已經退休在家照顧妻子的杰克-拉姆齊。

    在六十年代,拉姆齊在費城76人工作,當時他的職位是球隊的總經理,他早就聽聞桑尼-希爾的大名,并且知道了桑尼-希爾有意從事籃球現場播音的工作,于是便盛情要求希爾成為了費城76人的電臺解說員,兩人也因此結成了深厚的友誼。

    “謝謝,拉姆齊先生是我最好的導師,我很遺憾他沒能繼續在聯盟戰斗下去,不然我一定會給他再帶來一座總冠軍。”甘國陽一想到杰克-拉姆齊這位對他愛恨交織的教練,心中有了一絲酸楚。

    “行了行了,不要讓這次見面變成酸溜溜的寒暄,我們應該干脆一點,我叫你過來就是想和你痛痛快快打一場球,不要那么多的廢話了,里面還有一個家伙在等著我們呢。”張伯倫在一旁急不可耐地說道,他是一個溫和的家伙,但有些時候他并不像內特-瑟蒙德那樣充滿耐心。

    桑尼-希爾白了張伯倫一眼,便帶著甘國陽進入了球館,里面已經有不少人在熱火朝天地進行訓練、對抗賽了。

    甘國陽立馬在所有人當中找出了張伯倫說的熟悉的家伙,因為其他人都主動給他空出一個籃筐讓他練習投籃,其他人只能用另一邊的籃筐,他穿著紅色的訓練服,身上背著6號號碼,正是費城的城市籃球英雄,J博士,朱利葉斯-歐文。

    在1986-1987賽季,季后賽首輪遭到雄鹿復仇淘汰后,時年37歲的歐文知道自己的籃球生命已經油盡燈枯,賽季結束他選擇了退役,這位NBA曾經的標志性人物就這樣結束了他輝煌的職業生涯。

    拿一個賽季,甘國陽因為傷病全季報銷,所以沒能完成和J博士的最后兩次交手,不得不說也是一種遺憾,畢竟甘國陽的扣籃,還常常被人成為是“低空飛行”版的J博士扣籃。

    此時的J博士,早就沒有了年輕時張揚的爆炸頭,而是留著簡單樸素的短發,看上去就像個普通的中年黑人,一點都不像曾經飛越于籃球場的超級飛人。

    看到甘國陽和張伯倫一同進來,J博士也是停下了練習,上前和甘國陽握手。

    不僅是J博士,整個校友捐助體育館里人都停了下來,他們看著甘國陽的眼神都有些興奮,不知是見到偶像的激動,還是期待接下來場上的交手。

    “維爾特這個家伙,只要他喜歡,就會把別人叫過來打球,他叫我們這樣退休的人也就算了,連現役要來打比賽的人都叫過來。”J博士對張伯倫的“霸道”行為也確實有些無奈。

    張伯倫在舊金山,在紐約,在洛杉磯,都喜歡呼朋喚友出來打球,在舊金山瑟蒙德他叫不動,就會拉上勇士的球員填場子。

    在洛杉磯每年夏天他都會跑去UCLA和賈巴爾切磋切磋再續前緣,紐約更不用說了,那里是他的地盤之一,洛克公園的大門隨時向他敞開。

    在費城,重新回味貝克聯賽就是張伯倫常干的事,摩西-馬龍一向對張伯倫不感冒,現在J博士退役了,張伯倫則喜歡拉著歐文來打貝克聯賽。

    不容歐文和甘國陽掙扎,張伯倫把自己薄薄的運動衣一脫,二話不說對著周圍的球員亂指一通,就把球隊給分好了,他反正和J博士一隊,甘國陽再帶一隊人。

    這些球員有些是這里的街頭籃球手,有些是本地的大學生、高中生,反正都是費城的籃球才俊,不過這些人張伯倫字不太放在眼里,哪怕他都退役快20年了。

    正在巔峰的甘國陽自然更加不在意了,反正就是和這些學生們玩玩,主要任務是讓張伯倫玩夠了,玩痛快了。

    張伯倫顯然不需要任何的熱身,脫掉衣服的他依舊有著完美的運動員身材,足以見得在退役的十幾年里,他還是保持著很大的運動量。

    甘國陽同樣沒怎么熱身,把自己的外套一脫,看了看被張伯倫一通亂指指到自己身邊的球員,朝他們點了點頭,就準備上場比賽了。

    “維爾特,你想我要是在你頭上重現拿100分的奇跡,到時候媒體會怎么報道?”甘國陽走到張伯倫身邊,突然對張伯倫說道。

    張伯倫一聽,看了看甘國陽,本還想反駁一下,但一想到自己已然退役十多年,甘國陽卻正在巔峰,要是全力以赴的打,搞不好真能在他頭上拿一百分。

    想到這里,張伯倫頭上的冷汗不禁冒了出來,心想找甘來打球或許是個錯誤,他的一世英名就要這么毀了?  

U赢电竞 JBO| 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JBO体育| jbo竞博体育| 竞博| JBO体育| 官网竞博|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JBO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