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安心回家

第三百九十八章 安心回家

    “連勝終結!”

    “波特蘭的‘神奇之旅’就此結束!”

    “印第安納扮演終結者!”

    “開拓者死于最后一站。”

    ……這是開拓者以120:125,五分的差距輸掉和步行者的比賽,結束自己的17連勝后,全美各大媒體的頭版頭條標題。

    在本賽季沒有哪一支球隊的失利能引起如此大的關注,因為所有的人都在猜測著,開拓者開賽季后的超級連勝沖擊波,能夠持續到什么時候。

    比賽結束的時候,印第安納的主場甚至灑下了漫天的彩色紙屑,似乎他們贏下的是總冠軍決戰,而不是一場普通的常規賽。

    所有的記者都一擁而入,不過他們沖向的不是勝利步行者的球員,而是開拓者的球員,這個時候他們更加關心的是失利者的心情。

    開拓者的球員無暇對付那些話筒,在甘國陽的帶領下所有人低著頭離開了球場,進入更衣室通道消失在客隊更衣室的門前。

    這是NBA有史以來最長的開季連勝,上一次最長的連勝還要追朔到遙遠的1948-1949賽季,當時創造NBA開季連勝記錄的是華盛頓子彈隊的前身,華盛頓國會隊,他們創造了15連勝的記錄。

    最終在季后賽,華盛頓國會也是沖進了總決賽。

    緊隨其后的是1957-1958賽季的波士頓凱爾特人,他們的連勝數字是14,并且在當季他們獲得了NBA總冠軍。

    開拓者在本賽季刷新了塵封已久的記錄,將開季的連勝場次提高到了17場,不過沒有人想到這個記錄會終結在開賽僅僅贏下兩場比賽的印第安納步行者隊手中。

    開拓者的失利首先肯定有傷病的原因在里面,所有人,包括阿德爾曼和甘國陽在內都低估了巴克-威廉姆斯對開拓者的作用,他提供的防守面積、籃板能力以及積極的拼搶,是其他人很難取代的。

    同時,他們也過高估計了薩博尼斯的調整能力,顯然他還沒有適應首發的位置,在對陣步行者的比賽中薩博尼斯表現黯淡,全場只得到2分,3個籃板,1次助攻,還有四次犯規背身。

    原本發揮出色的德雷克斯勒,卻受到培森的影響,喪失了理智用肘子去對付了培森,最終自己被罰下場,開拓者雪上加霜。幸好賽后德雷克斯勒并沒有因為這一肘而受到禁賽處罰,當時的聯盟對于這些犯規的判罰確實比較輕。

    在首發主力發揮受到限制的情況下,整個開拓者的替補表現卻很糟糕,沒能彌補首發的漏洞。

    老將吉姆-帕克森最近狀態堪憂,對陣步行者的比賽他全場一分未得,肯尼-約翰遜并沒有很好地替代威廉姆斯的功能,丹尼-楊的表現只能說中規中矩,只有達克沃斯表現還算正常,在薩博尼斯發揮不佳,甘國陽需要休息的情況下比較好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務。

    賽后開拓者全隊也是做了隊內的檢討,認真的總結本場比賽失利所帶來的經驗教訓,不過在總結會上,阿德爾曼還是表達了對薩博尼斯的支持,他明確表態,下一場比賽他還會繼續讓薩博尼斯打首發。

    阿德爾曼就是如此,對待戰術他一向謹慎,可是一旦做出改變就輕易不回頭,薩博尼斯首次首發發揮不佳,阿德爾曼知道如果因此就再把薩博尼斯按在板凳上,這對他的自信心將是一種打擊。

    內線球員的培養殊為不易,薩博尼斯又是一顆好的苗子,在甘國陽的幫助、輔導下,薩博尼斯很可能成長為又一棵參天大樹,此時的阿德爾曼并不擅長發掘新秀,可他還不至于錯過薩博尼斯這樣的良駒。

    阿德爾曼的支持和甘國陽的鼓勵,給了薩博尼斯足夠的信心和動力,在隨隊一同回到波特蘭以后,波特蘭全隊出乎意料地受到了大量球迷的歡迎,在機場上早早地就有波特蘭球迷到來,打出“Welcome-back”(歡迎回家)的標語,來迎接創造了連勝歷史,卻又剛剛遭受失利之痛的開拓者隊。

    “終于回到波特蘭了,感覺真好!”下了飛機以后,甘國陽呼吸著太平洋西北海岸的空氣,感到無比的親切,連續六場的在外征戰,讓所有人都身心俱疲,連續的勝利不僅不再能帶來喜悅,反而帶來了沉重的心理負擔。

    或許在印第安納輸掉比賽結束連勝是再好不過的結果了,再偉大的英雄也會受傷,再堅強的鐵漢也需要撫慰,與其在主場帶著巨大的壓力繼續挑戰連勝紀錄,不如在客場釋放掉所有的負面因素,回到家的懷抱,重新開始他們的征程。

    在球迷們的歡迎聲中,連續客場和失利的疲憊似乎一下子都消失了,在回波特蘭的路上還有球員擔心會不會遭到球迷們的冷落,現在看來這一切都是白擔心了。

    甘國陽一邊和機場的球迷們擊掌,一邊四處尋覓著,終于在球迷群中看到了一個靚麗的身影,是到機場來接他的王撫西。

    王撫西上身穿著花式的小西裝,里面一件純黑色的細膩羊毛衫,胸前勾勒出了豐滿完美的弧線;下身則是一條包臀的筒裙,一雙黑色的長筒靴配上黑色的針織襪,顯得典雅而性感,站在遠傳看著球迷和開拓者球員,就像一尊女神像。

    甘國陽和球隊的人打了一個招呼,立馬拿著自己的行李朝著王撫西走去,直到今天,甘國陽都不愿意自己開車,在波特蘭從來都是王撫西開車,而王撫西不論醫院的工作有多忙,都會抽出時間來開車接送甘國陽,而不是讓馮氏兄弟出馬,這是兩人多年來形成的默契。

    “你今天可真漂亮。”甘國陽見到王撫西以后笑著說道,對待女人,無論何時何地夸獎她們的容貌總歸是沒錯的。

    王撫西卻是走上前,先是觀察了一下甘國陽的脖子,然后臉蛋湊上去聞了聞甘國陽的身體,最后又觀察了一下甘國陽的衣服,在上面摸了摸,最后才說道:“嗯,很干凈,應該沒有女人碰過。不錯,我們走吧。”

    說完,王撫西就摟著甘國陽的胳膊帶他往停車場走去,甘國陽則是哭笑不得,王撫西遇到他的第一件事就是“查崗”,在那個年代沒有手機通訊,沒有網絡,所以王撫西只能用這種原始的方法來監督甘國陽。

    幸好甘國陽身正不怕影子斜,沒有任何破綻,不然回到波特蘭估計也少不得要有一場大麻煩。

    不過,王撫西對待甘國陽還是很信任的,她只是出于女人的天性才會這樣,以甘國陽目前的身份、地位,如果在外面有一些風流韻事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但是到目前為止,甘國陽的風評一直很正,和魔術師那樣的風流種子完全不一樣,這既讓王撫西心安,也讓王撫西越加地愛戀甘國陽,迫切地想要和他成立家庭。

    可是甘國陽一直堅持要拿到總冠軍后才和她結婚,在王撫西不斷地要求下,甘國陽終于承諾,就算本賽季拿不到總冠軍,也會和她結婚,這讓王撫西的心總算的安定了。

    她開始像一個好妻子那樣,認真從事自己的工作,打理好他們的家,同時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讓甘國陽每次從客場打球回來,就能看到賞心悅目的自己;甘有為那邊的很多事也都是王撫西安排,老公公有個小毛小病都是王撫西親自過問。

    她知道,她能夠做的,就是在這些不顯眼的事情上給予甘國陽最大的支持,就像所有中國傳統的妻子那樣,讓丈夫有一個可靠、穩固的后方,能夠安心地發展自己的事業。

    這是甘國陽對王撫西最滿意的地方,雖然她是一個混血兒,身上只留著一半中國人的血液,從小在美國長大,可她卻比很多中國女孩還要像中國人,她身上的許多品質,她對甘國陽的支持和理解,都讓甘國陽感到深深的依戀,甘國陽深信有她在,他就能毫無顧忌地馳騁籃壇,追尋更多的勝利。

    “對了,阿甘,吳志文找過你好幾次,我和他說你回來以后會找他的。”王撫西開著車和甘國陽一起到家后,突然和甘國陽說道。

    “是嗎?待會兒我就打電話給他。”

    吳志文,那位依靠對甘國陽的一次澄清采訪而名噪一時的記者,創造了讓一份音樂報紙在俄勒岡地區脫銷的奇跡。

    隨后吳志文也是憑借這次報道離開了鄉村音樂報,成為了一名體育新聞人,作為一名華人記者他依舊行進地很艱難,甘國陽就是他唯一的倚靠,他常常能夠拿到和甘國陽有關的第一手資料。

    不過,甘國陽也是要求吳志文保持新聞上的獨立性,這也意味著吳志文成為了甘國陽的御用新聞發言人,凡是想得到甘國陽消息的,都要經過吳志文。

    這在一定意義上也是削弱了大衛-法爾克的操控權,一般意義上經紀人對球員是全面掌控的,甘國陽卻不同,他要權力分散開來,這樣他才能掌控他自己。

    “這家伙,大概是為戈爾巴喬夫的事情來的吧。”甘國陽在心里想道。  

U赢电竞 竞博| 电竞竞博| JBO| 竞博电竞| 竞博lol|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