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四百一十二章 賽后采訪

第四百一十二章 賽后采訪

    “為什么比賽的最后時刻你會站在那個位置?那里并不是一個中鋒應該站的地方,這是阿德爾曼教練的戰術嗎?還是你就覺得應該站在那兒?”

    “呃,這不是一個戰術,當然阿德爾曼教練有布置戰術,我在發完球以后應該從底線繞到左側低位接球,這是戰術的第一種選擇,但是這個戰術被湖人破壞了,于是波特執行了第二選擇,從中路突破然后分球,不過克萊德投籃不中。當時我看到了薩博尼斯,然后我就覺得他肯定能夠搶到這個前場籃板,他對籃板的嗅覺很好,所以我就撤到了三分線外,我相信他看到了我,最后他把球撥了出來,最后我就投中了那個球。”

    這是比賽結束以后記者在詢問甘國陽最后一投時的問答,甘國陽這最后一個三分絕殺可以說氣壓全場,整個大西部論壇球館陷入一片死寂,只余下開拓者眾球員狂奔向甘國陽和他擁抱。

    但從戰術角度來說,沒有人會想到一個中鋒在最后時刻會站在底角三分線外,接到這個被隊友打出來的前場籃板,然后三分命中絕殺對手,如果說甘國陽投進三分的結果非常神奇的話,那么投中三分的這個過程簡直有點奇幻了。

    不過甘國陽心理清楚,雖然這球有很大的運氣成分,可是任何的偶然中都包含著必然,這一球萊利依靠格林和庫珀成功堵住了甘國陽在低位要求的企圖,同時萊利賭德雷克斯勒的中投不會進,因為今晚德雷克斯勒的中投命中率慘不忍睹。

    其實不僅僅是德雷克斯勒的中投慘不忍睹,甘國陽在投中最后一個三分球之前,兩分中距離兩投零中,三分球一投零中,今晚他的得分全是在內線搏殺得來,異常激烈的身體對抗讓他的肌肉緊張很難命中中遠距離跳投。

    在德雷克斯勒出手的那一刻,甘國陽就意識到這球估計是進不了了,弧線太平,同時還偏右,但甘國陽沒有去沖搶前場籃板,他也在賭,他看到湖人所有人都堆積在籃下,他賭薩博尼斯可以搶到這個球,因為薩博尼斯同樣了解德雷克斯勒的投籃路徑。

    果然,球是擦著籃筐前沿往右側飛去,非常平的路線,薩博尼斯正好借勢把球往右撥,甘國陽已經在三分線外做好了準備,接球,略作調整,一擊中的。

    “我印象里,上一次看到中鋒絕殺應該是比爾-蘭比爾了,你覺得和他相比,你們倆的三分技術誰要更加出色一些?”記者突然又問道了這個問題,確實現在的聯盟,中鋒在外面投三分的,主要也就是甘國陽和蘭比爾這兩個奇葩了,蘭比爾在比賽當中同樣上演過三分絕殺對手的神奇表演。

    “蘭比爾?他的三分技術先超過薩博尼斯再來和我比吧。”甘國陽對著記者說道,滿是不屑,薩博尼斯的三分水平也是很不錯的,開拓者兩個內線都會投三分,只不過那時候三分戰術不普及,否則有其他球隊受的。

    反正蘭比爾經過幾個賽季的錘煉,已經成為了徹底的全民公敵,甘國陽調侃他一番大家也都沒什么意見,不過隨后有記者提出了一個敏感的問題。

    “在你絕殺成功之后,不對,應該說之前,你落地后好像指著萊利說了些什么,你能說一說你和萊利說話的內容嗎?”記者們果然是眼毒,甘國陽最后朝著萊利說一句“Who-is-MVP?”,除了場邊的幾個湖人球員和萊利本人,其他人肯定聽不見,而且那時候絕大多數人的注意力都在球上,不看事后的錄像很難有人去注意甘國陽和萊利說話。

    況且,球還沒進就跑去和對方教練說話實在是太狂傲了,過去也只有拉里-伯德干過這種事情,投之前他說過,投完后他也說過。

    甘國陽稍微猶豫了一下,他知道那句話在場上說說也就算了,純粹屬于對萊利的垃圾話,拿到場下說無疑又給人找口實,于是甘國陽說道:“我當時對他說,‘結束了喝一杯’!”

    現場的記者聽了甘國陽的回答也是一片哄笑,大家當然知道甘國陽這是開玩笑的,之后無論記者怎么問甘國陽都不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其他問題甘國陽也開始打哈哈,所有人都明白,這尊大神開始不耐煩了,陪同甘國陽出席發布會的開拓者工作人員也適時地結束了賽后采訪。

    隨后,甘國陽離開大西部論壇球館,上到了球隊的大巴上,當他走上大巴的時候,感覺到車上所有人的精氣神都好極了,似乎這樣一樣極其艱苦的比賽將所有人的低迷通通洗去了。

    “我的伙計們,今晚可以去好萊塢好好玩玩了,就憑我今天的表現,能不能在星光大道在摁一個手印?”甘國陽上車之后就開起了玩笑。

    隊友們聽了都笑了起來,坐在后面的丹尼-楊說:“我打賭,你已經進入好萊塢的黑名單了,下次你再去好萊塢,就要帶上墨鏡和帽子了。”

    甘國陽和好萊塢的一些電影人關系都還可以,每年他都會投資一部電影,今年他參與投資的奪寶奇兵3已經殺青,很快就要在北美上映了,不過這兩天,甘國陽毫無疑問是洛杉磯公敵,連續兩場比賽絕殺洛杉磯的球隊,這或許也是創造了一項歷史。

    “晚上我們就會回波特蘭,到達以后大家早些休息,明天早上開始訓練,明天晚上有比賽,可不要再到處亂逛了。”阿德爾曼這時候出來“掃興”了一下,今晚開拓者就要乘坐飛機立刻趕回波特蘭,因為明天他們還有比賽要打,是一場背靠背的比賽。

    話雖如此,阿德爾曼在全隊的“圍剿”下最后還是同意,將明天的訓練時間延后到中午,但他也申明,大家愿意的話可以早點過去。

    結果到了第二天早上,當回到波特蘭的阿德爾曼清晨前往訓練中心的時候,發現所有的球員都已經到達球館,在場上開始了基礎訓練,這是一月份以來阿德爾曼看到的球員訓練最積極的一次。

    阿德爾曼明白,對陣湖人的勝利意義重大,這不僅僅是一場逆轉,下半場開拓者的表現更是一種自信心的回歸。

    在一月份后半程的比賽中,雖然他們也不過輸掉了4場,可是對手針對性的戰術以及在場上的艱難,讓球員們的自信心出現了小小的問題,對陣一些實力較弱的隊伍,開拓者再也不能像開季時那樣砍瓜切菜了,球員們都開始懷疑他們是不是被看破了,他們需不需要改變打法?

    阿德爾曼頂住了巨大的壓力,堅持不改變戰術打法,可如果昨天對陣湖人的比賽輸了,而且是上半場那種大比分的潰敗,那么改變就不可避免,這樣的改變會給開拓者帶來怎么樣的傷害是誰都不知道的。

    甘國陽最終拯救了球隊,他拯救的不僅是一場比賽,更是挽救了球隊的信心,下半場開拓者在他的帶領下堅持自身的戰術,只是強度提高了一倍,不急不躁和湖人一分一分地咬,每每到了危急時刻,甘國陽都能站出來用進球或者防守穩住局勢,然后和隊友一起追分,直到最后奉獻絕殺。

    這樣的硬仗,對于提升一支球隊的凝聚力以及自信心都是非常重要的,有很多強隊在開季的時候都能高歌猛進,但賽季進行到一半再往后,就會出現種種問題,最終喪失掉開局的氣勢。

    阿德爾曼作為一位經驗并不豐富的主教練,能做到堅持戰術不輕易動搖已經很不錯了,但他還沒有學會如何讓球隊渡過這樣的心理困境,在和萊利的斗法中他也是處于了下風,但甘國陽用他的堅持和領導力,以及個人的出色表現,幫助了球隊。

    洛杉磯一戰,開拓者成功挺了過來。

    阿德爾曼看著場上正在認真訓練的球員,心中突然充滿了豪氣,他回想起甘國陽投中絕殺的那個瞬間,一股由籃球和勝利帶來的沖擊力,激蕩在他的胸懷,他不僅對著球員大喊道:“Assemble!Time-to-fight!(集合!是時候戰斗了!)”

    阿德爾曼的反應,還確實有點慢。  

U赢电竞 官网竞博| JBO体育| JBO体育| JBO|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竞博JBO| JBO体育| jbo竞博体育| JBO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