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四百二十二章 賽前小差

第四百二十二章 賽前小差

    密歇根州又下起了大雪,從11月份開始,密西根州就會開始飄下雪花,一直斷斷續續地下到4月份,這里的地上才會沒有那么多的積雪,除了因為緯度高意外,五大湖輸送來的大量水汽也是讓這里飄雪不斷的原因。

    2月21號,開拓者在打完公牛以后,全隊坐上了大巴車,在雪天里前往他們的下一站,底特律。

    “該死的,為什么每次我們到密歇根來,外面都在下雪,然后我們就要坐著大巴車,晃晃悠悠地坐上大半天前往底特律!那個又冷又硬的破地方。”坐在車上的杰羅姆-柯西抱怨道,從1984年來到開拓者以后,每年一次前往中部賽區的比賽,開拓者都是要坐著汽車從芝加哥或者密爾沃基前往底特律,而每次天上都會下著雪。

    “或許六月份的時候,我們也會到這里來。”坐在柯西前面的甘國陽突然說道,說完他又轉過頭閉上眼睛休息了,柯西聽了也沒了聲響,整輛車都很安靜,只有發動機的轟鳴聲,一些球員都在車上睡著了。

    昨天的比賽確實太累了,對于首發的球員來說,這樣的一場比賽簡直比兩個加時都要痛苦,晚上回到酒店以后,甘國陽、柯西、波特等人那是回到房間立馬就睡著了。

    更加痛苦的是,第二天他們要前往底特律。今天早上所有人都起了個大早乘車前往下一站,所以球員們都在車上抓緊時間休息,替補球員們也不會去打擾主力,車廂里才會消無聲息。

    甘國陽原本正被車顛地迷迷糊糊的,結果柯西在后面嘟囔了一句,把甘國陽給弄醒了,柯西這家伙精力真是好的不得了,全隊球員的體力,甘國陽要是排第一,柯西就是第二,反正他在車上還是挺精神的,昨天他把皮蓬也是折騰的夠嗆。

    醒了以后,甘國陽就睡不著了,透過霧氣茫茫的車窗,看到車外正在下著茫茫的雪,雪不算太大,否則他們就去不了的底特律了。

    甘國陽不禁回想起1985年他的新秀賽季,第一次到底特律來打比賽,那年的雪下的比現在還要大,開拓者全隊也是坐著大巴前往汽車城,然后到了城里遇上堵車,全隊直接步行到了酒店。

    第二天的比賽是在銀頂中心進行的,一個大的不可思議的體育館,可以容納八萬多觀眾,根本不是用來進行籃球比賽的,現場的座椅都是臨時加裝的,在觀眾席后面還空著一大片位置,體育館的頂棚也是極高,每一次在里面打球甘國陽都會有打室外場的感覺。

    在銀頂中心的第一場比賽,甘國陽就對著比爾-蘭比爾揮動了拳頭,然后遭到了禁賽,那個時候的蘭比爾雖然討厭,但還沒有到臭名昭著的地步,等他進化成為“黑暗王子”的時候,在1987年的季后賽被羅伯特-帕里什老拳劈倒,結果酋長連被罰出場的懲罰都沒有受到。

    想到蘭比爾,甘國陽就有些郁悶,想到明天要和他打球,甘國陽心里就更加郁悶了,他知道自己少不了要被“拳打腳踢”外加精神折磨了,甘國陽不懼怕任何對抗和挑戰,但對這樣的流氓有時候他還真沒什么辦法——尤其是這群流氓還有一個偉大的領導者,查克-戴利。

    由于大雪的緣故,開拓者的大巴直到下午四點多才抵達底特律,坐了一天的車可謂人困馬乏,這次用不著球員們步行去旅館,大巴把所有人安全送到了指定的旅店,阿德爾曼也是宣布晚上不訓練,大家好好的休息,準備明天的比賽。

    1989年的底特律,正處在城市的復興階段。在經歷了七十年代的石油危機,汽車行業蕭條,底特律陷入了城市危機后,十多年過去了,底特律的轉型正在起到效果,這一切正如同這支球隊的球隊一樣,從破敗到輝煌,從低谷到巔峰。

    甘國陽來到美國以后,每年要在很多城市之間輾轉,有些城市多年來都沒有什么變化,比如密爾沃基這樣的小城,而有的城市則在日新月異,比如底特律,這座原本冰冷喧囂的汽車城,正在有越來越多的娛樂場所進駐,賭場、夜總會、脫衣舞俱樂部、大型高級西餐廳。

    這座藍領城市正在變得越來越白領,當然沒有人知道再過20年這里又會是怎樣一番景象。

    在抵達了旅館后,開拓者的球員們發現一切都很平靜,沒有記者沒有媒體,沒有球迷,好像來的不是目前聯盟當紅炸子雞,而是一支高中生球隊到底特律來參加州籃球賽。在上一場比賽和喬丹一起貢獻了一場驚天動地比賽的甘國陽,沒有引起底特律人絲毫的興趣,不過甘國陽倒是樂的清閑,躲在房間里看看電視看看報紙。

    甘國陽翻開旅館提供的底特律當地報紙,放到體育版,頭版頭條倒是很給面子,將昨天比賽甘國陽大帽皮蓬的巨幅照片放在了封面,這也幾乎是當天所有體育報紙的頭版頭條,甘國陽和喬丹在同一場比賽中分別拿下60分和63分。

    對于比賽的過程和賽后的評價,甘國陽沒什么興趣,上一場比賽帶給他的興奮早已經過去,他期待的永遠是下一場。

    甘國陽又往后翻了翻,一則關于籃球的報道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是一則比賽預告,就是今晚,在底特律的一個中型體育館,將進行一場MHSAA的比賽。

    MHSAA就是密歇根高中體育聯盟,這是密歇根州所有高中體育比賽的總稱,就像NCAA一樣,今晚在底特律,正好要進行MHSAA高中男子籃球比賽的決賽。

    這樣的比賽在美國的各個州每年都會進行,而且每個州的規則都不盡相同,當年甘國陽就是在加州的錦標賽中脫穎而出進入了大學打NCAA,最后進入了NBA,這是每一個職業球員的必由之路。

    在密西根州,MHSAA就是所有青少年籃球運動員的最高舞臺,這個舞臺上出現過的最耀眼新星就是魔術師約翰遜,作為密歇根人,他最終前往了密歇根州立大學并獲得NCAA的總冠軍,成為了密歇根的籃球英雄。

    對于這樣的比賽,甘國陽原本興趣不大,在現在的他看來,這已經是高中生的游戲了,更何況他明天還要和活塞打比賽呢。

    但在報道當中,介紹球員名字的時候,一個人的名字引起了甘國陽的注意,報道在介紹比賽雙方中的一方,當地底特律走讀中學(Detroit-Country-Day-School,奇怪的名字)的球員時,重點介紹了他們球隊的大前鋒,4號球員,克里斯-韋伯。

    甘國陽看到“Chris-Webber”這個名字,再加上底特律這個地方,他就知道,這肯定就是那個薩克拉門托的華麗國王,韋伯。

    甘國陽想起后世做球迷的日子,想起自己最喜歡的內線球員,除了姚明,就是韋伯了,可惜那時候當他開始關注籃球時,韋伯已經開始了衰退,他在國王的日子也是一年不如一年。

    來到美國以后,甘國陽自問也見過不少球星,以及未來球星(有些甘國陽還不知道),但好像大多都是外線的球員,未來的超級內線們甘國陽都無緣提前相遇,于是,甘國陽放下報紙,決定去比賽現場看一場韋伯的比賽。

    甘國陽從房間出來下了樓,叫酒店前臺給自己叫了一輛出租車,然后坐著車直接前往比賽場地。

    等甘國陽到達體育館的時候,比賽已經開始了,因為美國高中的籃球比賽是非商業性的比賽,所以是不收門票的,附近的居民、籃球愛好者都可以免費到場館里為自己喜歡的球隊加油,或者就是湊個熱鬧。

    因為底特律走讀高中是本地的中學,所以現場絕大多數都是身著海藍色服裝,為底特律走讀高中加油的球隊,今年已經是底特律走讀高中連續第三年殺入MHSAA總決賽了,在過去的兩年里他們全都獲得了總冠軍,也就是說,這將是他們取得三連冠的機會。

    甘國陽從后門進入了體育館,然后直接走到了最高看臺后的過道上,他不想被太多的人看到他,此時場上的比賽異常的激烈,比分相當焦灼。

    甘國陽站得高看得遠,很快就看到了他想要看的人,身著海藍色4號球衣的大前鋒,克里斯-韋伯,甘國陽能夠從他還非常青澀的面孔上,看出未來紫色國王的樣子。

    觀眾們都看的非常投入,現場異常的吵鬧,底特律人對于籃球的熱情不輸給任何一個城市,而走讀高中打得也是非常艱苦,對于任何球隊來說三連冠的道路都是艱辛的,未來韋伯所要遇到的艱辛遠超現在。

    突然,韋伯在一次防守當中,一個大帽將對手的上籃扇飛,他的身體素質遠超同齡的球員,而球也是直飛觀眾席。

    韋伯蓋帽后還在籃下擺出一副得意的模樣,這是對方去撿球的人抬頭卻看到了站在觀眾席頂端的巨人。

    其實后面的燈并不亮,場上的球員是看不清觀眾席上人的模樣的,可是甘國陽的身高太扎眼了,場上的球員盯著他看了兩三秒,后面立馬有觀眾回過頭來看他。

    “Sunny-Gump!”很快就有人把甘國陽給認出來了。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JBO|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JBO体育| JBO竞博| 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JBO|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