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新的安排

第四百二十五章 新的安排

    當阿德爾曼看到比賽大勢已去的時候,想提前將甘國陽從場上換下來,不過甘國陽對著阿德爾曼搖了搖頭,于是阿德爾曼還是將甘國陽放在了場上,直到比賽結束。

    此時阿德爾曼最關心的不是甘國陽能夠在場上多拿幾分,為球隊挽回一些顏面,而是希望甘國陽不要受傷,尤其和活塞這樣的球隊比賽,雖然活塞的這種“骯臟”戰術更多是一種心理戰術,真正因為和活塞打比賽而受傷的球員其實并不多,但阿德爾曼還是不可避免地要擔心這個問題。

    幸好,甘國陽在場上還是安全打到了最后一秒,就連活塞都將主力球員換下來迎接一下球迷們的掌聲,可是甘國陽作為絕對的主力,依舊待在場上,哪怕周圍和他一同上場的都是板凳邊緣的球員。

    比賽結束的哨聲吹響時,整個奧本山球館進入了歡呼狀態,這場大勝對于活塞來說意義重大,不僅意味著他們在和本賽季最大的潛在冠軍競爭對手的較量中取得了完勝,還意味著球隊的交易取得了初步成功,本場比賽阿奎利發揮很出色,更重要的是他和隊友之間的關系異常和諧,他樂于防守,肯聽從戴利的指揮,甘愿從小牛的帶頭大個變成活塞陣中的馬前卒。

    整場比賽活塞的頭號球星伊塞亞-托馬斯僅僅得到6分,11次投籃只有2次命中,發揮不可謂不差,可是活塞依舊可以依靠強大的整體實力,正確有效的策略,乘著開拓者人困馬乏陣容不整的情況下,給了對手迎頭痛擊。

    而開拓者這邊雖然有著種種不利的因素,可是最終結果打成這樣,也是出乎了很多人預料,特別是甘國陽的表現,在丹尼斯-羅德曼的騷擾下顯得特別糟糕,這是典型的老鼠吃大象,下等馬兌掉了上等馬。

    所以,比賽結束以后,活塞球員球特別的興奮,而開拓者的球員則是異常沮喪,勝敗乃兵家常事,但本賽季的開拓者嘗到失敗的滋味真的太少了,像這樣慘痛的失敗更是只有一次。

    在賽后的新聞發布會上,甘國陽無一例外要接受記者們的提問,尤其是開拓者輸球的情形下,記者們的問題總是特別的多。

    當有記者問甘國陽為什么在最后時刻還不下場時,甘國陽回答道:“是我和教練說我想繼續待在場上,我不想下場,雖然我知道我們今晚打得很糟糕,勝利已經沒有了希望,但是,我不能坐在板凳上看著球隊輸掉比賽。哪怕今晚我在場上的表現并不好,可如果我坐在板凳上,我就什么都做不了。”

    “還有,我也不希望晚上看體育新聞的時候,電視臺的鏡頭掃到開拓者的替補席,然后給我一個大大的特寫。”甘國陽在回答完以后,還不忘補充一句,引發了記者們的笑聲,而甘國陽自己卻只能訕訕一笑。

    沒錯,甘國陽可不想自己被掃進“眾生相”里面,其實回到旅館以后他壓根連電視機都沒看,他不想看電視報道,看開拓者再新聞中再輸一次,不像看自己在比賽中被羅德曼弄的那么狼狽。

    當甘國陽躺在床上覺得有些無所事事的時候,房門被敲響了,甘國陽開門,然后看到阿德爾曼手里捧著一個錄像機站在門口,甘國陽趕忙讓阿德爾曼進來。

    “一個好消息,我在旅館里借到了一臺好的錄像機,之前我們自己帶的錄像機壞掉了;壞消息,德雷克斯勒原本可以在28號復出,但是波特蘭傳來消息,他需要再觀察,他腳步的傷勢有些反復,我們希望他能把最好的狀態保持到季后賽。”阿德爾曼進來就和甘國陽說道。

    “這是正確的,如果克萊德在季后賽中受了傷,這才是最糟糕的,現在我們可以撐過去,只不過是一場比賽而已。”甘國陽坐在床上說道。

    “沒錯,一場比賽,但我們犯了很多錯誤,你要知道,現在全聯盟都在盯著我們,研究怎么去擊敗我們,每次我們失敗的案例都會被其他球隊的教練分析來分析去,尋找擊敗我們的辦法。”阿德爾曼一邊說,一邊把錄像機安裝到甘國陽房間的電視上。

    “是的,可是他們大多數都失敗了。”甘國陽走到一旁給阿德爾曼倒了一杯水。

    “可只要他們成功了一點點,每支球隊成功一點點,就會有人找到對付我們的方法。我打賭,帕特-萊利這個家伙現在肯定在看我們和活塞的比賽錄像,在研究怎么限制你,怎么去限制我們的快攻,怎么去限制薩博尼斯的傳球,怎么對付板凳上的威廉姆斯。”阿德爾曼此時就好像葛朗臺一樣,生怕對手研究他們,偷去一點點的勝利。

    阿德爾曼的擔心即多余也不多余,說是多余,因為在常規賽每支球隊都要面對那么多對手打那么多比賽,雖然會針對一兩只球隊,但不可能天天盯著一支球隊,很多時候以開拓者的實力,不怎么需要調整,只要沒傷病一路碾過去到賽季結束問題不會太大。

    說不多余,是針對季后賽,常規賽就是演習場,季后賽才是真刀真槍的戰場,到了季后賽再研究策略布置戰術可就來不及了,常規賽時期一定要多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尤其是一些關鍵問題,到了季后賽中很可能是致命的。

    底特律活塞是本賽季東部最大的熱門,是去年的總冠軍,實力不可謂不強,而且從本場比賽就能看出來,活塞的應變相當自如,用羅德曼去防守甘國陽可不僅僅是讓一個小前鋒錯位防守中鋒那么簡單,甘國陽是敗在整個活塞隊的體系之下,而不是羅德曼的手中。

    這也正是活塞可怕的地方,特殊的戰術是需要在平時反復演練的,看來戴利對于怎么對付甘國陽是早有準備。如果阿德爾曼不做幾手準備,那到了季后賽甘國陽被對方的團隊限制,那可是很要命的。

    “好了,錄像機裝好了,我們來看看今晚的比賽吧,我知道你不想再看,但是我們需要進步,而且對你的打法,我有一些好的建議,之前我已經和貝爾曼先生討論過了,我覺得這些建議非常不錯。”阿德爾曼整好了錄像機后對甘國陽說道。

    甘國陽聽了點了點頭,只要能夠做出改進,有進步,看個輸球的錄像又算得了什么。

    不過,當阿德爾曼打開錄像機的時候,里面自己的表現還是讓甘國陽有些不忍卒睹,接球失誤,傳球失誤,拿不到球,勾手不中,推搡羅德曼吃到犯規,和蘭比爾對罵吃到技術犯規,直到最后比賽快結束,一個人落寞地在場上做著折返跑,這一切再搭配上甘國陽對比賽過程的回想,他不僅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此時,阿德爾曼的建議,卻又讓甘國陽若有所思。

    “你看,甘,你竭力想要依靠自己的跑位來擺脫羅德曼的糾纏,但是你怎么纏得過一個小前鋒?而且你發現沒有,你的位置過于靠近45度向下,太靠近底線了,這些靠近底線的球,你看著這里,這里,這里,活塞的幾名球員都在包圍著你,你自己也應該知道,這種位置是最容易陷入防守陷阱的,我們也經常制造這樣的陷阱,如今你也陷進去了。”

    阿德爾曼其實指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那就是甘國陽的走位問題,作為一個內線,甘國陽的一大優勢就是走位靈活,得益于他越來越大的攻擊范圍,甘國陽可以在任何一個地方接球發動進攻。

    但是,這樣飄忽的走位帶來的問題有兩個,一是增大的隊友和他配合的難度,二是甘國陽有時候會不自覺地被趕到對方的防守陷阱里去。

    “你看這里,我把錄像停下來,薩利、蘭比爾,羅德曼,在這個位置形成了一個小包圍圈,而你又掉進了這個小包圍圈,你看你在左側,我知道在這個地方拿球你最舒服,往底線轉也是你的拿手好戲,但對方也知道你的意圖。”甘國陽最擅長攻擊招數之一,就是溜底線之后在底線或者偏外一些的位置接薩博尼斯的傳球中距離跳投,這一招得分方式輕松,一般比賽甘國陽都能靠這樣的跑位接球跳投拿個七八分。

    但在今晚,這樣的輕松得分機會,甘國陽一個都沒撈著。

    “甘,我想說,你的技術真的很全面,一個內線球員像你這樣能夠溜底線接球跳投得分,真的非常非常少見;但我想說,你能依靠這樣的方式得分,帕克森,柯西,還有克萊德也可以,甚至布蘭斯也可以。如果換成他們,對手會這樣針對性的防守嗎?我想不會,但遇到你,就會。所以,在以后的戰術里,我不會再給你安排這樣的戰術,你需要到更加重要,更加致命的位置去。”說完,阿德爾曼用手指了指電視,指向了三個位置,一個低位,一個牛角位,一個弧頂。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lol| JBO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lol| JBO电竞|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JBO| 官网竞博|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