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遭受質疑

第二百二十七章 遭受質疑

    蘭尼-威爾肯斯算不上聯盟最最優秀的教練,雖然他的手上有一個戒指,他帶給球隊的改變也總是立竿見影,但在季后賽的較量中他的球隊往往會差一口氣。

    比如他曾經就是波特蘭開拓者的主教練,帶著沃頓像塑造鐵桶陣,結果始終沒有獲得成功,杰克-拉姆齊接過教鞭以后充分挖掘了沃頓的策應才華,開發開拓者的進攻,第一個賽季就拿到了冠軍,如果不是因為沃頓的傷病,78、79兩年,開拓者絕對有實力繼續問鼎冠軍。

    沃頓的受傷也間接成就了威爾肯斯,因為他帶領的超音速在78、79兩年連續殺入了總決賽,并在79年率隊奪得總冠軍,成為了NBA“黑暗年代”的最后一支總冠軍球隊。

    不過,威爾肯斯確實是個好教練,一個曾經帶隊獲得總冠軍的主教練,不可能沒有兩把刷子。

    在八十年代NBA進入黃金年代后,超音速接連失去了重要球員,逐步進入過渡重建期,威爾肯斯也是受邀來到了騎士隊執教,威爾肯斯的到來給騎士帶來了體系、防守以及紀律,伴隨著騎士管理層腦子的清醒化,操作的明確化,圍繞著威爾肯斯的思路,騎士終于在本賽季成了氣候。

    現在,面對著陣容不整,剛剛遭遇大敗的西部頭名波特蘭開拓者,威爾肯斯也非常想擊敗對手來進一步振奮騎士的士氣。

    騎士在陣容上是一支非常正統的球隊,既沒有開拓者這樣的雙塔,也沒有湖人那樣高后衛,他們的首發陣容,中鋒7尺多爾蒂,大前鋒6尺10的拉里-南斯,小前鋒6尺6的邁克-桑德斯,得分后衛6尺6的羅恩-哈珀,控球后衛6尺的馬克-普萊斯。

    從身高上就能看出,這是一個非常標準的首發陣容,每一個位置上都是標準的本位置球員,不像甘國陽原來是中鋒該打大前,也不像維尼-約翰遜控衛、得分后衛隨時搖擺,更沒有魔術師約翰遜這樣的多位置奇才。

    就是這樣一個標準配備的陣容,正和蘭尼-威爾肯斯的胃口,威爾肯斯在進攻中非常注重團隊的配合,同時他又是個極端重視防守的教練,本賽季騎士成績能夠一飛沖天,威爾肯斯給球隊帶來的防守絕對功不可沒。

    面對到訪的開拓者,威爾肯斯和他的騎士倒是顯得很淡定,本賽季球隊的喜人成績給了他們充足的信心,不過表面如此,在賽前騎士的訓練中,威爾肯斯還是加長了訓練時間,演練攻防戰術去針對開拓者。

    威爾肯斯和其他教練不同,他是用兵比較正的一名教練,或者說他的執教比較死板,比杰克-拉姆齊還要死板,杰克-拉姆齊沉迷于他的1977冠軍夢,但他很注重開發球員們在進攻端的天賦,而威爾肯斯比較喜歡讓球員去適應他的防守體系。

    所以,當甘國陽在24號站在球場上和騎士對陣的時候,他就感受到了這支騎士的氣質——這是本賽季他們第一次交手,他們和以前確實不一樣了,陣容嚴整,跑位規范,球員們都不是天賦超群的天才,但都有著很強的戰斗力,是一個相當完美的團隊。

    甘國陽在今晚的比賽中,少有地受到了正統中鋒的防守待遇,威爾肯斯沒有讓拉里-南斯去對位甘國陽,而是讓多爾蒂去防守他,顯然,過去南斯在太陽時防守甘國陽的表現被威爾肯斯看在眼里,可不敢再讓他去送死了。

    在1983年到1987年的五個狀元中鋒里,多爾蒂應該是天賦最少的一個,作為北卡的畢業生,他有著一名正統中鋒所具備的很多特質,尤其他的傳球策應能力在中鋒里算得上出色,只是防守上,蓋帽是他的不足,他的橫向移動速度有些慢。

    回想起來,甘國陽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在比賽里和正統的中鋒對位了,在1988賽季,開拓者對陣騎士的比賽中,甘國陽在籃下單打多爾蒂就和玩一樣。

    不過今晚,面對兵行正道的騎士,阿德爾曼在使用甘國陽的問題上,卻出現了一些漏算。

    開拓者在進攻端是一支開放性的球隊,講究分享球權,分享出手,同時也不排斥球員的個人進攻,所以從場面上看開拓者的傳球非常多非常快,但一場比賽下來,球隊的助攻并不算太多,傳球創造的往往不是直接的得分機會,而是給球員個人進攻的機會。

    在擁有了薩博尼斯后,這一特點得到了強化,薩博尼斯發現機會的能力真的相當強,而甘國陽也是融入了這種進攻模式中,成為了前場的自由人,憑借超群的射術,能夠在任何地方發動進攻。

    現在,阿德爾曼給甘國陽做出了限制,不希望他再做自由人,希望他能夠固定自己的區域,在最有威脅,最需要他的地方出現,這種想法無疑是好的,只不過這樣的調整后,他們面對的第一個對手實在不太對胃口。

    騎士的打法太傳統,慢節奏,磨陣地,威爾肯斯從不兵行險招,就是一對一的防,偶爾夾擊,進攻里多傳球多中投,如果換成全開放式的甘國陽,他能把多爾蒂給活生生跑廢。

    可問題是,甘國陽已經做出了改變,阿德爾曼也是異常的固執,認為這樣的站位打法必須要堅持,哪怕開拓者在場上打得非常艱難。

    甘國陽依舊可以在低位和高位得分,但他對騎士防守的破壞力沒有了,威爾肯斯到后來就放多爾蒂單防,愛怎么攻怎么攻,甘國陽全場比賽在多爾蒂頭上掠下了44分,可隊友們卻沒能突破騎士的鐵桶陣,從第一節開始騎士的防守幾乎滴水不漏,絕少失誤,開拓者只能依靠純粹的個人能力得分。

    快攻沒有了,內外結合沒打出來,第二陣容的沖擊被消弭于無形,甘國陽拿下高分卻對比賽沒有形成決定性的影響,因為他只在一個小扇面活動。

    比賽開始前,甘國陽對于阿德爾曼的這個調整決定還是非常支持的,可是這場比賽結束以后,甘國陽也私下里找了貝爾曼聊天,他對這樣的調整也是產生了一些疑慮。

    隨后的幾場比賽,甘國陽對這樣的疑慮更加的深了,他發現當他只在這個扇面活動時,他可以得分,可以搶籃板,可以傳球,但他對比賽的影響力卻變小了,因為他拉動不了對方的防守了,這樣的他只是一個數據機器。

    更大的問題來自于隊友,他們對甘國陽這樣的改變有些不習慣,波特就覺得,之前甘國陽跑位靈活多變,總能夠出現在合適的位置,他把球傳給甘國陽就是一次得分機會,現在他放眼望去,只能在幾個點看到甘國陽,原來可以接球得分的點,甘國陽都不去了。

    薩博尼斯也在訓練中向甘國陽抱怨,說他的站位太死板了,兩個人只能高低、低高的進行互換,威力遠沒有原來靈活跑位時那么大。

    表現在球隊的成績上,開拓者除了遭遇了兩連敗外,在進入了三月份之后,又接連輸給了76人和小牛,在和步行者的比賽中,也是斗到了加時賽,雷吉-米勒三分球7中4砍下29分,差一點雙殺開拓者。

    只要一輸球,質疑和批評就會接踵而至,如果說上一次在一月份開拓者出現危機來自于外部,來自于其他球隊對開拓者針對的話,那么這一回開拓者遇到的問題更像是自己作死,阿德爾曼為此受到了來自管理層的壓力,希望他繼續維持以前的打法,不要隨便更改對甘國陽的使用方式。

    司徒-茵曼也找甘國陽聊天,希望說服甘國陽變回原來的樣子,充分發揮他的進攻天分。

    在這種情況下,甘國陽一是壓住了隊友們的微詞,二是頂住了管理層的壓力,表示會繼續支持阿德爾曼的做法。

    而阿德爾曼之所以有這樣的信心,是因為在他的計劃里,支持甘國陽這種戰術的球員還在傷病名單里,而3月12號,開拓者又一次面對克里夫蘭騎士,這名球員就要復出了。  

U赢电竞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lol| 竞博|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 JBO官网| 竞博JBO| JBO| 竞博官网下载| JBO|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