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四百三十六章 迷路雨中

第四百三十六章 迷路雨中

    1989年4月3號,西雅圖圓頂球館,本賽季的NCAA總決賽將在這里進行,為此,NBA也是停賽一天。

    4月份的西雅圖已經不再下雪,而是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翡翠之城被蒙上了一層薄霧,春天已經降臨在這座位于美國西

    北角的城市。

    春雨并沒有阻擋住籃球愛好者們的熱情,這是繼1984年后,NCAA的總決賽再一次在西雅圖進行,距離上一次的世紀大戰,已

    經過去了整整五年,而那場比賽的硝煙似乎還彌漫在城市的空氣中,并未隨著這雨絲被抹去。

    西雅圖的街頭有著專門的公共自行車道供市民們騎行,這座規劃良好錯落有致的城市,非常適合騎著自行車環游,而今天,

    有很多球迷冒著雨騎著自行車前往圓頂球館,參加一年一度的美國大學生籃球盛會。

    今年殺入到總決賽的兩只球隊分別是密歇根大學和薛頓賀爾大學,湊巧的是,這兩所大學在過去從未獲得過NCAA總冠軍,其

    中密歇根大學曾經在1976年殺入過總決賽,不過那一年他們輸給了賽季全勝的印第安納大學獲得亞軍;而薛頓賀爾大學更是

    首次進入總決賽,所以無論是誰獲得冠軍,都將在NCAA的冠軍名冊上增添一位新的成員。

    雨在慢慢地變大,天也是越來越暗,天色漸晚,還有少量的球迷在通過各種交通工具趕往圓頂球館,此時西雅圖當地的電臺

    已經傳出了“西雅圖之聲”布萊克本的聲音,他已經開始為比賽做預熱了。

    在略顯昏暗和濕滑的街道上,依舊有人騎著自行車不緊不慢地前往球館,路上的人已經很少了,越來越大的雨和不足的光線

    ,讓人沒有注意到這個騎的人比一般人高出一大塊,他騎的車也比一般人的車要大一些。而在車座后面,還坐著一個人為他

    打傘。

    “撫西,你這樣胳膊累不累?”

    “不累,你倒是快一些啊,你不怕遲到么?”

    “不怕,我記得那時候你來看我的比賽,也是遲到了,最后帽子也弄丟了。”

    “不是家里出事了么,當時我在出租車上,一邊聽著廣播一邊往球館趕,心里都急死了。”

    “所以今天我們不用急了,慢慢地騎過去吧。”

    騎車的人正是甘國陽,后面帶著的自然是王撫西,兩個人難道都有假期,西雅圖距離波特蘭又很近,便一同開車到了這里觀

    看NCAA總決賽。

    回想起五年前的決賽,甘國陽依舊會覺得如在夢中,那塊令人窒息的場館,兩萬多觀眾,全美幾千萬人觀看電視直播,和他

    對位的奧拉朱旺,以及最后那個絕殺,全場觀眾涌入場地,甘國陽和王撫西的擁抱,一切的一切,都牢牢地印刻在了甘國陽

    的生命里。

    那一刻甘國陽甚至覺得,就算以后他沒有辦法打NBA,沒有辦法獲得更高的籃球榮譽,擁有這樣的榮耀和瞬間,他的籃球生

    涯也圓滿了。

    甘國陽就這樣騎著車在雨中慢慢悠悠地往圓頂球館駛去,一把大傘撐在他頭上,路邊的人不仔細看還真認不出來這就是時下

    NBA最當紅的巨星。

    球賽和觀眾可不會等待甘國陽的到來,下午6點,圓頂中心已經坐的滿滿當當,這里的氣氛一如五年前的熱烈,而且現場也

    是更加的熱鬧,拉拉隊員們跳著活力的舞蹈給現場加溫。

    雙方球員在場上也是緊張地進行熱身,和五年前的那場比賽相比,密歇根大學和薛頓賀爾的比賽缺少了不少星味和噱頭,兩

    邊都是團隊性的籃球,并沒有超級新星的存在。

    兩邊最大牌最被看好的球星,就是密歇根大學的小前鋒格倫-萊斯,這位極具天賦的攻擊手在本賽季場均可以拿到25.6分,

    他也是成功入選的1989年全美大學生第一陣容。

    而薛頓賀爾大學就是徹底的平民球隊了,首席得分手約翰-莫爾頓是一個場均17分的小前鋒,雖然當年奧拉朱旺和尤因場均

    得分還不如莫爾頓,但在NCAA潛力是不能看數據的,從他們選秀的預測就能看出,奧拉朱旺和尤因都屬于鐵定的狀元,而莫

    爾頓在球探眼中只是一個首輪末尾秀。

    “西雅圖體育臺的聽眾朋友們大家晚上好,我現在正在圓頂球館中為您帶來1989年NCAA總決賽的現場解說,我是鮑伯-布萊

    克本,很高興在5年后再次為大家帶來NCAA總決賽的比賽,那場被載入史冊的經典決賽已經過去,五年之后,我們期待著這

    群小伙子們能夠帶來新的奇跡。”

    布萊克本話是這么說,但他也知道,五年前的那場比賽真的很難在復刻了,四千萬人的觀看記錄,超過百分之25的收視奇跡

    ,跌宕起伏的比賽過程以及兩位注定要成為超級巨星球員的對決,一切的一切,也只有再往前五年的1979年伯德對魔術師可

    以相提并論了,或許五年正是一個循回。

    ………………

    “阿甘,你是不是迷路了?”此時,甘國陽和王撫西還在前往圓頂球館的路上,而他們遇到麻煩了,甘國陽騎著騎著發現不

    認識路了,畢竟西雅圖他不熟啊。

    “……別急,我這兒有地圖呢……”甘國陽停下車從懷里掏出自帶的地圖,這次來西雅圖,開車是王撫西負責,馮培玉則是

    請假帶著馮光耀去醫院看牙齒了,沒能跟著一起,所以遇到這樣的問題他們就要自己解決了。

    “糟了,地圖被打濕看不清了。”甘國陽發現懷中的地圖被雨水打濕有些模糊了,而且在這樣的大城市,有時候看地圖也不

    管用,那時候也沒有導航儀沒有手機,真的是全然沒有了方向。

    “我還記得一些路線,以前我坐出租車過去的時候,好像有經過太空針塔。”王撫西憑著自己的回憶說道。

    太空針塔是西雅圖的標志性建筑,基本上西雅圖最重要的道路都會匯集到太空針塔附近,甘國陽四處張望了一下,發現太空

    針塔距離他們并不算太遠,于是他決定先到太空針塔去,到了那兒再做其他決定。

    不過,望山跑死馬,太空針塔看上去離得近,其實騎行過去還是相當遠,幸好甘國陽的體力那是源源不斷,根本不在乎這點

    距離,但當他們倆到達針塔下時,身上都已經被雨水濕透了。

    這時候甘國陽發現,在太空針塔下還有不少人在排隊等待上頂層觀光,每天這里都會有近萬名的游客來參觀,或者到針塔頂

    端的高級餐廳消費。

    此時的甘國陽看上去異常的狼狽,渾身上下都潮了,頭發也是濕了貼在頭皮上,全然沒有球場上的風采,再加上下雨天很多

    人都撐著傘,所以沒有人特別注意這個大個子,況且當時NBA的影響力還沒有大到球星走在街上人人都能認出來的地步,畢

    竟傳媒的影響力無法和后世相提并論。

    “阿甘,要不我們上去吧,把身上給弄干了,你要是感冒了可不行,后天還要比賽呢。”王撫西向甘國陽建議道。

    “唉,真是蠢,原本還想騎車帶著你去看球,哪知道弄的這么狼狽。”甘國陽搖了搖頭苦笑道。

    “沒事啦阿甘,反正又不是你比賽,看不看我都無所謂,你也好久沒有騎著自行車載我了,都是我開車載你。”

    聽到這里,甘國陽自己也笑了。

    可是,排隊的人相當多,而且甘國陽的身高在人群中相當扎眼,搞不好就要被人認出來,到時候估計會有不少麻煩。

    這時,從針塔的入口處出來一個人,是一個身著黑西裝的黑人大漢,他走到甘國陽和王撫西身前,對兩人說道:“甘先生,

    我們老板有請您去他那兒坐一會,看一看比賽。”

    說完,沒有理會甘國陽和王撫西的反應,就朝著里面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原來在正常的排隊口旁邊,還有一個VIP通道。

    甘國陽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對王撫西說:“走,我們進去。”  

U赢电竞 JBO| 官网竞博| JBO| 官网竞博| JBO电竞| JBO体育|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