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兩大老板

第四百三十七章 兩大老板

    其實這是甘國陽第一次進入西雅圖太空針塔的內部,雖然五年前他就來這里打過比賽,進入nba以后每個賽季也要到這里比賽兩次,但每次都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只能遠遠地眺望到這座如同外星飛碟一樣的建筑。

    太空針塔是西雅圖在1962年為了舉辦世界博覽會而建造起來的標志性建筑,他的造型直到八十年代,都顯得非常的前衛奇特,而實際上,太空針塔的塔身就是一個巨大的鋼筋支撐架,里面裝有上下電梯,真正能夠供人游覽、餐館、用餐的是頂上的那個大飛碟。

    坐在升降電梯上,西雅圖的全貌慢慢地展現在了甘國陽和王撫西的眼前,此時天空中的雨還在飄,所以西雅圖也是朦朦朧朧地看不清楚。

    “你看,圓頂球館在那兒!”王撫西指向遠處的一個大型體育館說道,它那巨大的圓形穹頂表明,這正是西雅圖圓頂球館。

    因為甘國陽在進入nba以后,超音速就將他們的主場換到了西雅圖中心球館,所以甘國陽對于圓頂球館的路線不熟悉,也就情有可原了。

    此時,甘國陽卻不像王撫西那樣還有心情找圓頂球館,他自然是在心里想著,到底是誰請他上塔頂,他到西雅圖來看比賽純屬私人行為,應該沒有人知道的,而現在他身邊的這位黑人大漢,似乎在塔下等候他多時了。

    甘國陽倒也沒有開口問這個黑人大漢他的老板是誰,反正如果他想說,自然會告訴自己,如果他不想說,問也沒有用,很快就要見到他的老板了。

    高速電梯很快達到了塔頂的大飛碟里,這里面可謂別有洞天,上面是西雅圖著名的天空城市餐廳,以及精品商品店,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他們的旋轉餐廳,占據了一整層,每47分鐘會旋轉一次,這樣在里面吃飯的顧客,過了三47分鐘以后就可以透過窗戶看到窗外不一眼的景色。

    不過,在黑人大漢的帶領下,甘國陽和王撫西去的不是天空城市餐廳,也不是旋轉餐廳,而是頂層的觀景臺,這一層是太空針塔除了避雷針之外的最高層,這一層是1982年才添加上去的,最早在建設時因為費用和技術的問題沒有完工,拖延了20年才重新加頂。

    在這個可以容納百人的觀景臺上,竟然有一家星巴克咖啡店,黑人大漢就帶著兩人進了這家咖啡店。

    西雅圖人愛喝咖啡,全世界最著名的連鎖咖啡館正是在西雅圖誕生,星巴克的品牌色調翡翠綠也正是西雅圖的城市色,此時咖啡館中的人并不多,只有少量的游客,坐在里面喝咖啡,同時欣賞著窗外模糊的奧林匹亞山,再過一會兒天色黑了,就看不見了。

    黑人大漢帶著甘國陽和王撫西來到一個小包間門前,敲了敲門,然后把門打開,示意兩人進去,然后他自己便退開,離開了咖啡館。

    甘國陽和王撫西打開門走進包間,看到在這個小咖啡包間里已經坐了兩個人,一個戴著眼鏡,有一頭栗色的頭發,看上去非常的文雅;而另一個人則有一張大長臉,臉窄鼻高,看上去非常的精明。

    兩個人都站了起來,其中戴眼鏡的伸出手對甘國陽說道:“你好甘先生,還有您,甘女士。”

    甘國陽也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手,這時一旁的大長臉從座位后面拿出兩條大毛毯子遞給了甘國陽,說道:“我們知道您和夫人的身上淋濕了,不過這里似乎沒有適合您的衣服,所以準備了兩條毯子。還有,喝點咖啡暖暖身子吧。”

    說著他從咖啡壺里倒出兩杯熱騰騰的咖啡,遞到了甘國陽和王撫西面前,還說道:“正宗的藍山咖啡,產自牙買加,是我親手磨制的。”

    甘國陽給王撫西披上了毯子,然后坐下喝了一口熱騰騰的咖啡,反正他對咖啡也不懂,什么藍山紅山,在他嘴里喝起來都和板藍根一樣。

    喝完后,甘國陽沒有說話,他在等著對面兩人,很快,戴眼鏡的人開始了自我介紹:“很冒昧的請您過來和我們喝咖啡,簡單介紹一下,我是艾倫,這位是我的好朋友,舒爾茨。”

    戴眼鏡的人簡簡單單地說出了兩個名字,背后卻意味著巨大的財富,他本人正是微軟的創始人之一,保羅-艾倫,而倒咖啡的人,正是星巴克的創始人,霍華德-舒爾茨。

    甘國陽當然不會沒有聽過這兩個名字,保羅-艾倫將名字一說,甘國陽就已經猜到這兩個人是誰了,倒是王撫西只知道一個叫艾倫一個叫舒爾茨,具體他們是干什么的卻一點都不清楚,只好在一旁捧著咖啡杯喝咖啡,像這樣正宗的藍山咖啡,往往是有價無市,有錢也喝不著的。

    甘國陽腦子轉的飛快,他不動聲色,心里盤算著這兩個家伙把他請到這里來到底是為了什么,不可能說兩人正好知道籃球明星桑尼-甘到西雅圖看比賽迷了路,好心請他來喝一杯熱咖啡暖暖身子。

    看著保羅-艾倫,甘國陽腦子里突然想起了一個關鍵的線索,在他后世關于nba的記憶中,開拓者的老板正是保羅-艾倫,他似乎正是在八十年代末才收購了開拓者的。

    但在這個時空,開拓者老板溫伯格見開拓者成績斐然,簡直就是他最好的賺錢工具,甘國陽有耳聞過幾次有人試圖收購開拓者,但都被溫伯格給拒絕了。

    如果甘國陽不是穿越者,他自然不會把保羅-艾倫和收購聯系起來,因為收購談判都是秘密的,球員一般情況下都不會知道,否則對于球員的心態也是一種影響,更何況艾倫和溫伯格從沒有開啟過真正的談判。

    同時,甘國陽也想到了那次在夜總會遭遇光頭黨,以及在酒吧收到神秘人遞送紙條的事件,甘國陽將這些線索聯系在一起,心中終于有了一個念頭。

    “艾倫先生,您是不是想收購波特蘭開拓者隊?”甘國陽喝了一口咖啡后,突然對對面的保羅-艾倫說道。

    甘國陽的這一問如此的突然,保羅-艾倫和舒爾茨完全沒有料到,原本還淡定自若等著甘國陽開口說出疑問的他們,被甘國陽的這句話給驚住了。

    甘國陽看著有些吃驚的兩人,知道自己猜對了,雖然艾倫和舒爾茨都竭力掩飾心中的驚訝,但一瞬間的表情是掩飾不住的。

    這下子甘國陽心里是有底了,安心地喝起了咖啡,這時他瞄到一旁有一臺收音機,就問道:“這個收音機能用嗎?我想聽一聽今晚的比賽,看來我是沒法去現場看了。”

    此時保羅-艾倫已經回到了一開始的鎮定,他站起來打開了收音機,調到西雅圖體育頻道,里面傳來了布萊克本對比賽的解說聲,比賽已經開始好一會兒了。

    這時,保羅-艾倫重新坐下看著甘國陽問道:“你有興趣嗎?”

    “為什么?”甘國陽反問。

    “因為你和我們是一類人。”  

U赢电竞 竞博lol| JBO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JBO| 竞博JBO|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JBO竞博| 官网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