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四百四十章 進退兩難

第四百四十章 進退兩難

    美國是種族歧視無處不在的國家,卻又是對種族歧視無比敏感的國家,就好像越是自卑的人自尊心越強一樣,美國這個多種族的國家,每天都在發生著和種族有關的矛盾。

    甘國陽從1981年來到美國以后就深切體會到了這一點,那時候甘國陽為了學習英語經常收看各種各樣的脫口秀節目,而在那些節目中,黃種人常常是主持人口中的玩笑對象,雖然主持人同樣開黑人和白人的玩笑,但對黃種人明顯更肆無忌憚一些;之后在帕羅奧圖高中,甘國陽在打比賽的時候也沒少被人拿膚色說事,當然最后甘國陽都在球場上把面子找了回來。

    進入NBA,在全美各地奔波以后,這樣的印象就更加深刻了,像美國東北部的一些白人地區,比如以波士頓為首的新英格蘭地區,那里白人占據了絕大多數,對有色人種的歧視可以說是方方面面的,所以波士頓凱爾特人也是NBA唯一一支白人球員超過黑人球員的球隊,當時NBA黑人球員簽訂的合同里甚至有專門的條款,可以拒絕被交易往波士頓。

    NBA中過去也存在著大量的種族歧視現象,最早的NBA都是由白人球員統治,黑人甚至無法進入NBA球隊,所以那時候真正最強的籃球運動員并不一定在NBA,也可能在街頭球場,真正的“高手在民間”。

    隨著以比爾-拉塞爾為代表的一批黑人球員進入NBA并統治這個聯盟,黑人球員對歧視的抗爭越來越激烈,比爾-拉塞爾作為給波士頓帶來11個總冠軍戒指的傳奇人物,在波士頓卻還會受歧視,所以他老人家一直都在為反歧視做抗爭。

    從70年代開始,慢慢進入80年代以后,NBA中的種族歧視最起碼在表面上是緩解了很多,一些明目張膽的種族歧視行為都不復存在,1987年季后賽羅德曼和托馬斯言論引起的軒然大波,到現在還讓人心有余悸,托馬斯因此成為了全聯盟鄙視的對象,在電視上被反復批判;而冒冒失失的羅德曼,如果不是托馬斯抗住了大部分火力,這家伙估計就離開聯盟無球可打了。

    當然這并不意味著歧視的消失,事實上很多歧視行為都是隱蔽的,旁人有時候是很難體會的,只不過這是對待曾經激烈反抗過的黑人,對待華人,美國人就沒那么客氣了。

    比如甘國陽在1984年剛剛進入波特蘭開拓者,要求開拓者必須更換隊醫的時候,就有很多媒體發文推測“黃種人可能不太適合NBA的比賽強度,所以他們需要更好的醫生進行保護治療。”

    從道理上來說,黃種人在身體素質上確實比其他人種稍差一些,可如果有媒體膽敢發文聲稱“黑人球員智商普遍比較低,所有他們在失去身體素質后很難混跡聯盟”,那么這家媒體肯定就要倒霉了。

    這樣的局面在甘國陽進入NBA以后慢慢開始得到改觀,甘國陽帶來的很多影響可能是他自己也沒有想到的,他在球場上的出色,拼搏,以及絕不接受侮辱、以直報怨的個性,讓他贏得了球員、球迷以及媒體的尊重,雖然媒體和他不對付,但沒有人會懷疑他的實力,加上甘國陽借用吳志文牢牢把控住了關于自己的話語權,像1984年那樣的報道絕不會再出現。

    而且甘國陽在全美給亞裔人帶來的影響也是空前的,根據一項統計,在1986年甘國陽率隊進入總決賽以后,亞裔籃球迷的數量呈現翻倍式的增長,接受統計的紐約地區,各級學校球隊中參加籃球隊的亞裔數量也是激增。

    1988年甘國陽在MVP爭奪戰中輸給喬丹以后,全美的亞裔球迷全力聲討NBA,各種抗議信像雪片一樣寄往大衛-斯特恩的辦公室,紐約的部分華人球會甚至在奧林匹亞大廈下聚會抗議NBA黑箱操作,歧視華人,要知道在過去亞裔在美國一向以“逆來順受”的形象示人,像這樣為了一項體育比賽的MVP歸屬而發出如此巨大的抗議聲可謂前所未見。

    而且,在美國的亞裔除了東南亞人,東亞的中日韓三國一向互相看不順眼,中國人和韓國人一起仇視日本人,日本人又和中國人一同嘲笑韓國人,最后韓國人又和日本人一塊鄙視中國人,反正這三個群體無論在老家還是在美國都是沒完沒了,但只有在籃球上,甘國陽可以讓他們站在統一戰線,在美國兩個亞裔互相認識熟悉的最好途徑就是聊籃球,聊甘國陽。

    如此的影響力,催發出了亞裔群體的集體感,而拉里-溫伯格和斯特林的談話錄音帶被公布,無疑拋下了一顆重磅炸彈,甘國陽當時看到這個消息就知道,無論如何,這件事都不會輕易了解掉,哪怕談話本身并沒有給任何人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在種族神經繃得異常緊的美國,就會促成一場風暴。

    在錄音曝光的當晚,開拓者管理層就召開了緊急的會議,商議此事的應對方案,茵曼也是不斷地打電話給甘國陽詢問情況,甘國陽表現的倒是非常平靜,他表示自己這邊沒有什么問題。

    而拉里-溫伯格始終沒有對此事發表看法,球隊的管理會議他也沒有參加,于是在第二天開拓者就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就此時向媒體進行解釋。

    不過這件事,真的沒什么好解釋的,并不是什么復雜曲折的事,就是一個球隊的老板歧視他手下的員工,因為膚色的原因,而且這種歧視僅僅是私下里,口頭上的,畢竟這名員工是他手下績效最好的員工。

    所有人在等待的是開拓者方面球員的反應,尤其是甘國陽的反應。

    4月16號,無數的記者等候在波特蘭猶太人社區訓練中心,想對參加訓練的甘國陽進行采訪,但訓練結束以后,迎接記者們的是戴著墨鏡一臉嚴肅的馮培玉和馮光耀,兩人護送著甘國陽離開了訓練中心,在這個過程中甘國陽一言不發。

    馮培玉開車,馮光耀負責把那些記者們轟開:“去去去去!干嘛呢!沒看人心情不好,拍什么拍,球星不是人啊,你要是被人罵了我拿個大相機跨擦跨擦對你拍你能高興啊!去去去!全躲開躲開!車子刮了蹭了你賠不起!”

    “行了行了,你說中文他們又聽不懂,快上車!”馮培玉止住了對著記者狂噴唾沫的馮光耀,反正他也是過過干癮,吼了半天人記者一句沒聽懂。

    上了車以后,馮光耀還是沒消停,問甘國陽道:“我說陽頭啊,你說美國佬怎么就那么矯情呢?不就說人兩句不好么,你看我以前和我哥當兵的時候,天南海北各地的兵都有,什么‘天上九頭鳥,地下湖北佬’,什么‘京油子,衛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互相之間掐架多了去了,可完了也就完了,也沒見人民日報就歧視問題全國通報啊?”

    馮光耀平時雖然咋咋呼呼二了吧唧的,前段時間學邁克爾-喬丹天天嚼口香糖把牙給弄壞了,但他為人實在,以前販毒都透著一股利落,他說的這些話其實說到甘國陽心坎里去了,甘國陽煩惱的也正是這個問題。

    在甘國陽看來,拉里-溫伯格為人還是不錯的,每個人心里有些陰暗的想法那是很正常的,甘國陽就不信那些義正言辭地為有色人種說話的人,心里就真的是這么想,很多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

    問題就在于,這件事被抖摟出來了,所有人全都知道了,甘國陽作為一個中國人,心里再不在乎這種言論,表面上他也必須做出表示,因為他是公眾人物,他背后站著廣大的華人群體,很多人因為他而驕傲,很多人也因為他受辱而感到氣憤,作為當事人如果他毫無表示的話,無疑是說不過去的,過去他為華人群體地位提高所做的種種努力也可能被人質疑——人就是這么奇怪,那些實實在在的事情往往引不起注意,倒是一些虛無的言論會引起巨大的反響。

    此時甘國陽就處在這樣進退兩難的境地中,更讓他擔憂的是波特蘭開拓者整體的狀態,因為開拓者的黑人球員是非常多的,在那卷錄音帶中,斯特林和溫伯格也表現出了對黑人球員歧視的態度,今天在訓練中甘國陽就明顯感覺到球員們非常懈怠,而阿德爾曼也沒有去糾正。

    甘國陽坐在車上思索著,他已經決定,一定要先去見一見溫伯格,在會見溫伯格之前,任何記者的采訪他都不會接受。  

U赢电竞 JBO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JBO|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