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四百七十二章 風波再起

第四百七十二章 風波再起

    八九年的夏天,一種異樣、躁動、不安的氣氛始終籠罩在共和國首都北京城上,4月份總書記去世而引發的活動,以常人難以預料的速度迅速擴大和波及,到了五月底,一場無可挽回的運動已經在天安門廣場上集聚了能量。

    不過此時,對于國內所有青年人來說,他們所關心的并不僅僅是政治,在廣場上,有一樣東西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收音機,當時的收音機經過一些改裝,可以收聽到一些境外的節目,而他們最最關心的不是那些獨特的流行音樂,而是每天都會播報的美國籃球比賽的新聞。

    1989年5月31日,當學生們的礦石收音機里播報出波特蘭拓荒者(香港翻譯)在主場擊敗洛杉磯湖人,以4:1的大比分擊敗對手殺入總決賽的時候,從廣場的一個角落開始,慢慢慢慢的擴散,整個廣場都陷入了沸騰。

    其實有些人也不明白NBA到底是個什么東西,只是知道在美國有個很打籃球很厲害的中國人,帶著球隊進入了決賽,一股巨大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激蕩在廣場上,同時一些熱愛籃球,看過電視臺錄播的NBA比賽的年輕人,開始大喊“甘國陽萬歲!”

    同樣,這些“甘國陽萬歲”的聲音也開始在廣場上回蕩,其實有些人也不知道這個“甘國陽”到底是誰,只是這種情緒傳染的太快了,誰讓這些年輕人的血管里都流淌著躁動的熱血?

    這樣的場景被西方的一些媒體記者拍攝了下來,有些記者感覺到好玩,有些記者覺得這應該是一個有趣的新聞,而有些記者卻嗅到了其中不尋常的危險味道。

    吳志文就是第三類記者,美國時間的5月30號,也就是北京時間31號,波特蘭開拓者剛剛在紀念體育館大勝洛杉磯湖人,第四場缺席的三員悍將全數復出,在自己的主場痛擊湖人,甘國陽迎著漫天的彩屑,在球迷的歡呼聲中捧起了銀色的西部冠軍獎杯,宣告老國王退位,新的西部之王登基。

    所以,吳志文正在抓緊時間和各大媒體聯系,動用手中的記者關系,開始為甘國陽的宣傳進行造勢,甘國陽的實力毋庸置疑,但在一個商業聯盟,沒有有效的宣傳,再好的球員商業價值也得不到充分發揮。

    而就在吳胖子忙得團團轉,深夜加班審稿子的時候,一篇來自大洋彼岸的傳真報道傳到了他的辦公桌上,是俄勒岡日報一位記者傳給他的,他們報社得到了來自北京的消息,這位記者第一時間將消息傳給了吳志文。

    吳志文一看到“Long-live-Sunny-Gump”(甘國陽萬歲)的時候,開始心里還一樂,覺得這是挺有意思的一篇新聞,然而稍微想了一會兒,吳志文就覺得有些不對勁。

    倒不是吳志文知道這次事件最后的結果是什么,吳志文只是純粹的感覺到,一個NBA球員,還是來自海外的球員,此時正處在聲譽的高峰,可是一旦被卷入政治相關的事件,絕對不會有什么好結果。

    吳志文先放下手中的事,幾次想提起手中的電話給甘國陽打個電話,可是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甘國陽打完比賽以后,參加了慶功會,現在他要么還在慶祝,要么已經回家休息,吳志文始終覺得打電話給他會打擾他。

    就在吳志文糾結不已的時候,桌子上的電話卻響了。

    “Hello?”

    “是我,志文,北京的消息你應該收到了吧?我在家,到我家來一趟。”吳志文很驚訝,他沒想到是甘國陽主動打電話過來,他似乎也已經收到了消息,并且已經在家里等他了。

    吳志文立馬收拾了一下,從自己的獨立辦公室里出來,準備開車去甘國陽的寓所,但他到達車庫時發現,馮培玉已經在那兒等著他了,看來甘國陽是慶功會結束后直接讓馮培玉來接吳志文,然后自己另外想辦法先回了家。

    當吳志文坐著車到達甘國陽家里的時候,甘國陽的臉上還有著一絲疲倦,第四場在洛杉磯的比賽讓甘國陽體力消耗嚴重,直接導致甘國陽在第五場比賽中發揮一般,只得到17分11個籃板,幸好回歸的三名隊友發揮極其出色,而湖人的士氣和心力在第四場已經全部耗盡,在客場面對氣勢磅礴的開拓者,他們只抵抗了一個上半場就投降了。

    “坐吧志文,長話短說了,現在北京那邊越來越緊張,馬上總決賽又要開始了,到時候我被問到相關的問題根本就是不可避免的,不少人現在可還是在盯著我準備看我笑話,想個法子,這關要過。”甘國陽沒有多一句廢話,開門見山的說道。

    吳志文倒是有點懵,他小心翼翼第說道:“老板,這事到現在到底怎么個定論還不知道呢,學生們對你的熱情也很高,或許……這是一個機會……”

    吳志文還沒說完,甘國陽就擺擺手打斷了他,嘆了口氣說道:“有些事,注定是無法改變的,我其實也是個普通人,沒有了籃球我什么也不是,所以,政治上的事我不敢牽扯。對我的祖國,我會盡我的一份力,你要知道,我一直都是一個中國人,但還是那句話,有些事,注定是無法改變的。反正,媒體那邊,你能讓有些人說話,但你不能讓所有人都不說話,先想想怎么應付吧,過幾天你就會明白的。”

    兩個人在晚上聊了很久,既有關于這次事件的,也有很多其他的,甘國陽說了一堆似是而非的話,把吳志文整的一頭霧水,但很快,對甘國陽說的那些話,吳志文開始有些明白了起來。

    ………………

    美國西部時間6月3號,所有的美國電視臺都開始統一播報關于大洋彼岸中國的新聞,對于美國這樣一個傳媒發達的國家來說,一股反華的浪潮很快開始涌動。

    這對甘國陽而言,無疑是巨大的壓力,因為這個時候,他還是一位純粹的中國公民,沒有美國的國籍,而這個時候,距離總決賽開始只有兩天時間了。

    當然,開拓者隊內的氛圍還是相當的和諧、輕松,所有人都在照常進行著訓練,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總決賽上,NBA球員一般也不會去關心政治,倒是阿德爾曼教練了解一些情況,也只不過在訓練前提醒一下甘國陽把心思放在籃球上。

    甘國陽確確實實想把心思放在籃球上,可是無風也要卷起三尺浪的記者可不是這么想的。

    從六月三號開始,相當一部分的記者開始在訓練后的采訪中詢問甘國陽對事件的看法,甘國陽則始終保持了沉默,笑笑不說話,這些還只是體育記者,大多和甘國陽的關系不錯,對于政治問題,他們的提問也不算尖銳。

    可是第二天的訓練,開始有大量的非體育記者前來采訪,設置要求開拓者專門為此開一個新聞發布會,不過被開拓者的管理層拒絕。

    對于甘國陽本人的訪問轟炸則一刻都沒有停止過,一些記者似乎像發現了寶藏的淘金工人一樣,開始不斷尋找機會,問題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刁鉆。

    4號晚上,甘國陽白天已經被這些記者弄的心緒不寧,而且從媒體上的報道來看,美國的民眾都站在同情的一方,反對政府的行為,一些球迷甚至發來郵件詢問甘國陽“你到底站在那一邊?”

    當甘國陽結束了一天的訓練準備坐車回去的時候,一些蹲守在訓練館外的記者再次涌了上來,馮培玉和馮光耀兩人是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才護住甘國陽,讓他可以慢慢擠出包圍圈去車庫。

    這個時候,有一個記者拿著話筒對著甘國陽大聲問道:“甘!你同不同情那些學生?你同不同情他們?”在她身后還有一臺攝像機對著甘國陽。

    甘國陽這個時候對著話筒想說:“中國人的事情,應該由中國人自己去判斷和抉擇,不需要外國人指手畫腳。”這是言辭比較激烈的回復,不過如果甘國陽這樣說的話,雖然會受到一些批評,不過也就僅限于此了,媒體也解讀不出什么深層意義。

    可是,就在甘國陽一邊習慣性地搖著頭,一邊準備說出那番話的時候,甘國陽感覺到自己的喉嚨一緊,話到了嘴邊卻完全吐不出來了,他說不出話了!

    1986年曾經出現過的情形再次出現,那一年他想封蓋伯德的絕殺,結果身體被定住,這一次他想說出自己的心里話,卻開不了口,結果,被攝像機錄下的鏡頭,就是甘國陽回答記者問題,猶豫著沒有開口,卻是輕輕地搖了搖頭。

    “他媽的,這回這事是難了了。”甘國陽擠開記者,他用余光瞥到了那位問問題的記者臉上心滿意足的表情,知道,自己又有麻煩了。  

U赢电竞 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竞博官网|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JBO| JBO竞博| JBO电竞| 竞博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