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四百八十六章 only-one

第四百八十六章 only-one

    底特律活塞從來都是一支堅韌不拔的球隊,在季后賽當中,到了比賽的最后時段,球員的意志品質和臨場發揮,往往比技戰術更加的重要,一個搶斷、一個蓋帽或者一個失誤,都有可能改變

    最終的戰局。

    所以,就算阿德爾曼在前三節處處機關算盡,到了第四節他也不敢保證球隊一定可以獲勝,不穩定的因素實在是太多了。

    第四節的比賽馬上就要開始,奧本山宮殿球館中回蕩著當紅歌星蒂芙尼的《I-think-we-are-alone-now》(我想我們現在很孤獨),蒂芙尼的嗓音甜美而動人,但活塞的球迷都沒有心思去聽

    歌,所有人都在等待著,等待活塞在第四節可以上演翻盤好戲,這并不是活塞第一次上演這樣的戲碼。

    和其他球隊相比,活塞的一個最大優勢就是擁有深厚的陣容,所以球員們的體力普遍比較充沛,陣容的調配也更加寬裕,能打球的人實在太多,你不知道哪個店就會突然爆發,給人帶來巨大

    的驚喜。

    比賽一開始,戴利排出的新陣容就發揮了作用,薩利和托馬斯在左側打了一個擋拆,托馬斯拆開后傳球給薩利,薩利接球直接跳投,命中,打入了第四節比賽的第一個進球。

    活塞這個陣容明顯就是上來搶分的,放棄高度,提升速度和外線攻擊能力,后場三后衛一同開火,只留下一個約翰-薩利作為最后一道屏障,這樣的陣容不可謂不險,戴利要的就是在第四節開

    始的三分鐘迅速將比分追近,后面才可以和開拓者繼續較近,否則這樣的分差拖的時間越長對活塞越不利。

    可如果開拓者抓住活塞這段時間防守上的漏洞猛攻,把分差進一步拉大,那么活塞的局面就更加糟糕了。

    可是,阿德爾曼此時是略顯保守,甘國陽被放到了板凳上,他需要休息三分鐘,戴利正是看準了這點,趁著開拓者核心不在拼命撈分。

    這時候,開拓者在場上的進攻核心就是德雷克斯勒和波特了,德雷克斯勒再一次背身要球,這一回他從中路想要壓著維尼-約翰遜往里擠,但維尼-約翰遜雖然個子不夠,可他的身材極為粗壯

    ,下盤很穩,德雷克斯勒沒有好的機會,便一個背傳交給了左側的柯西,柯西拿球直接從底線突破,盯防他的是托馬斯。

    但柯西的上籃遭到了阿奎利和薩利的干擾,在籃圈上轉了兩下掉了出來,薩利拿下籃板,傳球給托馬斯,活塞的反擊。

    托馬斯再一次和薩利在左側做擋拆,,這一回達科沃斯沒有給薩利機會,薩利拿球后沒有空間投籃,在達科沃斯的壓迫下,傳球給了上前接應的阿奎利,結果柯西上前一步想要斷球,但他還

    是慢了一步,球被阿奎利拿到,結果柯西收不住腳了,直接和阿奎利撞上了。

    “嗶!”裁判的哨子響了,叫柯西的主裁判吹了柯西一個防守犯規,結果柯西開始對著柯西抱怨,因為這是他的第五次犯規了。

    阿德爾曼只好提醒柯西趕快下來不要再啰嗦了,不然再吃一個技術犯規可就得不償失了,結果阿德爾曼的話還沒說完,裁判一個“T”的手勢直接出手,給了柯西一個技術犯規,活塞一罰一擲。

    “我根本就沒碰到他,沒碰到!該死的!”柯西下了場抱怨道,這一個判罰非常致命,托馬斯在罰球命中,雙方的差距只有5分,活塞還有進攻機會。

    此時,場上雙方的進攻越來越粘滯,外線球員的突破變得越來越困難,而戴利上三個后衛并不是想讓三個人輪番突破,而是要拉開空間,增強外線的傳導球能力,為內線進攻鋪平道路。

    此時,阿奎利已經是活塞最可靠的地位進攻武器了。

    托馬斯、維尼-約翰遜在外線做了兩三次傳遞,在開拓者壓迫式的防守下終于把球傳到了阿奎利的手中,而防守阿奎利的是替換柯西上場的帕克森。

    這也算是開拓者的常規換人思路,因為他們小前鋒位置上缺人,甘國陽都頂上去過,但死板的阿德爾曼犯了一個錯誤,他沒有預料到,活塞的這個陣容,進攻重心其實就在阿奎利身上,三后

    衛只不過是虛晃一槍。

    阿奎利和杜馬斯是做了一個交叉換位,然后阿奎利錯位去打帕克森,原本應該去防守阿奎利的巴克-威廉姆斯被喬-杜馬斯給堵住了,結果阿奎利接球后面對帕克森輕松翻身跳投命中。

    “盯人!盯住自己的人!你們在干什么?在干什么?”阿奎利這球一進,雙方的分差一下子就變成三分了!

    開拓者為兩分鐘的混亂付出了代價,面對三后衛小個陣容的活塞,開拓者在防守對位上出現了錯誤,大前鋒和小前鋒這兩個位置弄亂了,再加上裁判助陣,活塞瞬間就把比分追了上去。

    阿德爾曼忍不住想要叫一個暫停,但多次比賽的經驗告訴他,這個時候或許并不是叫暫停的最好機會,這是甘國陽的做法給他的啟示,在對方打出一波高潮,覺得要把我們打停的時候,也是

    對手松懈的時候,此時反擊一波或許會起到奇效。

    于是,阿德爾曼沒有叫暫停,而開拓者的球員也是心領神會,快速發球,德雷克斯勒一路狂奔,殺到籃下發現沒有接球的機會,繞出來接波特的傳球,然后在45度直接干拔跳投。

    雖然德雷克斯勒的投籃姿勢還是那么蛋疼,弧線也平的像熨斗熨過,可這一球德雷克斯勒中距離命中!

    阿德爾曼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甘國陽也是從板凳上一躍而起,大大松了一口氣,雙手緊緊握拳。

    不過,活塞三分鐘的突擊還是有效的,回過頭來托馬斯在外線強行突破上籃得手,分差再次變成了三分,對于活塞來說,無論如何分差都來到5分以內了。

    五分以內,一個不大的差距,可在總決賽最后一節最后時刻,簡直就像不可逾越的天塹,雙方的進攻效率低下到了一定地步,每一次進攻都開始變得舉步維艱。

    隨著甘國陽脫下運動服重新站到賽場上,活塞的局面無疑更加艱難起來,甘國陽在低位巨大的威脅,讓整個奧本山宮殿球館的人都如芒在背。

    但活塞還是咬牙挺住了,雙方的比賽激烈到了殘酷的地步,甘國陽的命中率也開始下降,雙方在不斷的打鐵,不斷爭搶籃板球,在每一寸地板上展開爭奪,很多時候戰術開始失去意義,誰敢

    豁出去,誰就能占據優勢。

    “最后三分鐘,最后三分鐘!咬住,咬住!”甘國陽在場上大聲喊道,最后的三分鐘,開拓者還是領先活塞5分,5分,成為了現場所有球迷最煎熬的數字。

    “Come-on!Come-on!”替補席上的活塞球員在大喊,只是這樣的喊聲往往也淹沒在嘈雜的體育館中,觀眾們的加油聲已經不顧一切了。

    德雷克斯勒在左側持球低位單打,當他轉身準備跳投的時候,蘭比爾逼迫了上來,德雷克斯勒選擇了傳球,帕克森接到球在15尺的位置跳投,不中。

    這時,甘國陽在一群活塞球員中奮力起跳,拿到了前場籃板,但當他強起上籃的時候,身上卻掛了三個人,羅德曼,補防的蘭比爾,以及后面上來的托馬斯,可這球裁判竟然沒有吹犯規,甘

    國陽上籃不中,球掉到地上,籃下一片混亂。

    又是蘭比爾,在籃下抓到了球,第三節被甘國陽打爆以后,在板凳上休息了五分鐘的他,滿血復活了,他才不管甘國陽比他優秀多少,比他厲害多少,只要能贏,一切都無所謂。

    托馬斯接到球后穩步推進,他沒有著急,他在仔細的觀察,他先把球傳給底線的杜馬斯過度了一下,杜馬斯回傳,托馬斯接球的瞬間觀察到了跟上的蘭比爾,直接把球拍給了蘭比爾。

    蘭比爾在弧頂接球!

    甘國陽犯了一個錯誤,他沒有去高位控制全局,而是跑去了籃下,結果蘭比爾接球后三分出手!

    “他媽的,糟了。”甘國陽一看蘭比爾的出手弧線就知道糟糕了,心里剛剛想完,球已經空心入網!98:96!開拓者只領先兩分了!

    開拓者在第四節運氣有些糟糕,而且裁判的兩次判罰其實都很關鍵,一次給了活塞一罰一擲,還讓重要的防守人去場下坐著;一次沒有給開拓者罰球,反而給了活塞三分反擊的機會,直接讓

    開拓者的優勢被蠶食。

    這回,阿德爾曼要叫暫停了,留給雙方的時間都不多了,不到兩分鐘,雙方應該還各有兩次進攻機會。

    甘國陽聽著阿德爾曼布置戰術,全力擦著頭上的汗,這一回阿德爾曼兵行險招,決定不讓甘國陽助攻,因為甘國陽投的關鍵球太多了,對方教練用腳丫子想也能知道甘國陽會投關鍵球,所以

    這回阿德爾曼想賭一把。

    他把賭注放在了特里-波特的身上,這是開拓者心臟最大的外線射手,當然,阿德爾曼也換上了帕克森,活塞也絕對不能小覷他,在西部決賽就是他的三分讓開拓者起死回生。

    活塞則派上了最強的防守陣容,薩利,蘭比爾,羅德曼,杜馬斯以及托馬斯,戴利手上能用的人,就好像一支橄欖球隊,可以隨時換上防守組和進攻組。

    “我待會兒要在三分線外給你還一個。”甘國陽對防守他的蘭比爾說道。

    甘國陽這是在干擾蘭比爾,因為之前被甘國陽這樣耍過,蘭比爾的神經立刻緊張了起來,開始緊盯著甘國陽,可是開拓者一發界外球他才發現,主攻點是波特,波特接球直接從左路底線突破

    ,然后在薩利的干擾下上反籃得手!100:96!活塞的局面又危急了起來,戴利叫了暫停。

    開拓者的這次進攻相當成功,甘國陽的分兵之策也很有效,戴利在暫停中針對甘國陽進行的布置統統泡湯了,波特一個突破全給破壞。

    但是,開拓者要去防守活塞更加的困難,雖然托馬斯是活塞最好的進攻終結者,但其他人一樣不可忽視。

    “我待會兒還要頭一個三分!”這時候,比爾-蘭比爾突然對甘國陽說道,這回輪到甘國陽愣了一下,蘭比爾竟然也會說這種話。

    可是,這一次,蘭比爾的角色似乎和甘國陽完成了互換,在外線策應接球后,蘭比爾突然抓住一個空檔向前一步,然后直接在三分線外出手!

    異常果斷的出手,出乎了甘國陽的意料,這一回,球又進了!

    “耶!”進球后的蘭比爾大吼,似乎要把前三節在甘國陽那兒受的氣統統發泄出來。

    甘國陽這回真的大意了,而且是連續兩次犯錯,讓蘭比爾的兩個三分把開拓者逼到了這幅境地。

    當隨后開拓者的進攻中,德雷克斯勒的上籃不中,甘國陽拿下前場籃板傳球給波特,波特也投籃不中后,活塞拿下了后場籃板,機會來到了活塞的面前。

    一分的差距,活塞完全有機會在主場絕殺開拓者,壓力全部到了開拓者身上。

    最后時刻,開拓者似乎有些亂了陣腳,特別是蘭比爾的兩個三分,把開拓者投的有些懵,防守陣型都亂了。

    開拓者的替補,教練,助理教練,工作人員都開始緊張了起來,似乎落后的是他們而不是對手,氣勢已經回到了活塞那邊。

    甘國陽在第四節中段還能連續得分,可是到了末段,卻是失誤連連,一場比賽的好狀態,在最后時刻卻掉了鏈子。

    活塞發球了,蘭比爾再一次來到了外線,這一回甘國陽肯定要緊跟出來,可是甘國陽出來,托馬斯就持球向內突破了!

    他和蘭比爾做了一個擋拆,然后直接殺入內線,薩博尼斯補了上來!

    托馬斯躲開薩博尼斯,在右側底線微微一閃,直接急停跳投了!

    托馬斯的球剛剛舉過頭頂準備出手,卻感覺到球上一股大力傳來,他的身子開始往后倒。

    “砰!”托馬斯被甘國陽一個大帽蓋地坐在了地上!托馬斯根本不知道,甘國陽是什么時候跟上來的。

    但是球還在活塞隊的控制下,外線的羅德曼撿到了這球,直接甩給了外線的蘭比爾,蘭比爾接球又要三分出手。

    甘國陽如同猛虎出籠,他似乎早就預料到蘭比爾會接球,因為羅德曼根本沒有外線進攻能力,所以他先一步啟動直撲蘭比爾!

    蘭比爾三分出手,可是甘國陽感覺到自己的指尖碰到了球,所以他落地后立馬大喊“籃板!”

    果然,球砸在了籃筐前沿,薩博尼斯奮力起跳,拼接身高優勢一巴掌把球拍了出去,但開拓者的外外線還是沒拿到球,喬-杜馬斯搶到了球,活塞的命太硬!

    這回堵槍眼的還是甘國陽,甘國陽立馬封鎖了中路,然后去跟防杜馬斯,把杜馬斯死命往邊線逼迫,德雷克斯勒也上前來幫忙。

    活塞已經沒有時間了!還剩下不到四秒鐘了!

    杜馬斯在甘國陽的壓迫下根本沒法出手,這時,他看到了一個空出來的白衣球員,他不去管這是誰了,就把球朝他傳了過去。

    接球的是丹尼斯-羅德曼!

    羅德曼在比賽結束還有2秒鐘的時候再左側底線接球,此時他距離籃筐有19尺,他唯一的選擇,只有跳投。

    羅德曼的19尺中距離出手!

    “砰!”球砸在了籃筐上,不中,蜂鳴器響起,比賽結束。

    100:99,開拓者在第四場比賽,1分的優勢,艱難戰勝了底特律活塞,拿到了冠軍點。

    比賽結束后,甘國陽高舉右手伸出一根手指,向著所有人大喊:“Only-one!Only-one!(只剩一場,只剩一場!)  

U赢电竞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JBO官网|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 竞博lol| 竞博| JBO电竞| JBO电竞| JBO电竞|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